今年杭州的2018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宣布成立了一个”平头哥“半导体公司。

由阿里此前收购的中天微公司和达摩院自研芯片业务整合而成。

这家半导体公司名字就很奇葩,平头哥就是是非洲的蜜獾,性格倔强,一生好斗,总是一脸”老子就是不服“的表情,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再加上皮糙肉厚,抗毒能力强,把毒蛇当辣条吃,连狮子花豹都怕他三分。

平头哥蜜獾就这气场,大家感受一下,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管你是狮子还是眼镜蛇,老子就是要刚正面,今天我只想打死诸位,或者被诸位打死。

那么阿里开个芯片公司,和平头哥有啥关系?为啥非要起这么个名字呢?据说,这和马云最近的一次非洲之行有关,估计他是在非洲耳闻目睹了平头哥的英勇事迹了。于是一拍大腿,阿里的芯片公司,就叫平头哥了,寓意大概是——小归小,但老子不怂,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管你是英特尔,还是英伟达,还是ARM,老子也要干到底!

据阿里透露,达摩院的神经网络芯片Ali-NPU将于明年4月正式商用落地。马云喜欢吹牛,但他最著名的地方就是吹牛从不落空,他说要搞芯片,就是真搞芯片。达摩院从刚成立,就砸了真金白银1000亿美元下去了,主攻量子计算、芯片技术、机器学习、基础算法、视觉计算、下一代人机交互传感器技术等等。其中,芯片技术是达摩院成立之初就规划的重要研发方向之一。

自从中兴被制裁事件发生以来,国内对于加大芯片投入的争议一直不断,许多自由派经济学家一直跳出来反对自主研发芯片。哪怕是马云、任正非、马化腾这个级别的商人出来号召自研芯片,都被经济学家们嘲讽,说他们是“红顶商人表忠心”。

这其实是一种极端弱智幼稚的言论,这些人认为只要听从美国的安排,满足美国的需求,在高端产业上就可以合作共赢。然而事实上,美国不可能和你合作共赢,人家只想割你的肉养肥自己。这些人极端渲染中美半导体领域的差距,天天泼冷水,说100年也赶不上,我倒要问一句——赶不上就不赶啦?躺着等死?

搞不过intel就不能做芯片啦?有了微软谷歌不能做系统啦?有了易趣就不能做网店啦?有了GPS就不能做北斗啦?美国军队那么强大,全世界都不需要发展军事啦?别人活得那么好,你这么失败干嘛不去死啊?这就是投降主义胡搅蛮缠的废话。

天天想着“造不如买”的那群人,终究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的,就像抗战的时候,宋小姐说:“飞机这个东西,更新换代太快,不如把钱存起来吃利息,要用的时候直接去买就好了。”她家的政权后来就完蛋了,你保命的东西握在别人手上,你以为到了关键时刻,想买就能买啊?

好的是,中国企业家中还有马云、任正非这样的人物,人家不像自由派经济学家那么蠢,人家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该干什么,说了就做。而不是像他们那样天天躺着意淫,吹冷风放酸屁。马云这个“平头哥”公司的寓意很好,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面对困难的时候,都需要有直面困难的勇猛。

很多人被马云的”装逼“所吸引,却忽略了这个身材瘦小、长相奇特的杭州老男人身上的倔强和固执。自古杭州人就有个外号,叫做”杭铁头“,就是头比较铁,脾气执拗,不到黄河心不死,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还有人忽略了马云身上明显的”民族情怀“,忽略了他从年轻时候就挥之不去的谜之民族自信,刚创业那会儿,他总是说:”中国人的脑袋绝不比他们差!“那时候,他还什么都不是,但却立下目标,要改变世界,要做一家让中国人为之骄傲的公司,当时的投资人听他演讲,都觉得这人是传销导师。

马老师骨子里,真有点平头哥的气质,他不服任何人,不在乎任何约定俗成的规矩,只要他觉得可以干,就会真的集中力量干下去。做芯片,发展中国的半导体,是他早就想要干的事情了。

年初中兴被美国商务部制裁之后,中国制造业”缺芯“的事实终于浮出水面。马云先是全资收购了中天微,再跑到日本演讲,呼吁各国团结起来,研发自己的芯片,打破美国的半导体垄断。

马云在东京的早稻田大学对学生和企业家表示,美国是先行者,而中国需要很多东西。100%的芯片市场由美国人控制。如果美国突然停止销售,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日本和任何国家都需要核心技术的原因。

随着中国与尖端半导体技术全球领导者美国的紧张局势升温,马云与马化腾等人一致,支持创建世界一流的国内芯片产业。

中天微是目前中国大陆唯一大规模量产自主嵌入式CPU IP Core的公司,中天微主要从事32位嵌入式CPU IP研发与规模化应用,面向多媒体、安防、家庭、交通、智慧城市等物联网领域,全球累计出货超过7亿颗芯片。

而阿里巴巴在芯片行业的投资不止中天微,阿里巴巴达摩院此前已组建了芯片技术团队,进行AI芯片的自主研发。阿里巴巴还投资了寒武纪、Barefoot Networks、深鉴、耐能、翱捷科技等5家芯片公司。寒武纪做出来全球AI深度学习计算最快的芯片,已经集成到了华为海思的麒麟970之中,最新的寒武纪NPU,集成到了华为的麒麟980中,目前是世界最强的NPU。

那时候,大家都觉得马云疯了,一个做电商平台的外行,仗着自己有点钱,就敢对人类技术王冠上的明珠——芯片产业指手画脚了?很多自由派经济学者、专家,都在嘲笑马云是以卵击石,或者说蹭热度卖情怀。

那是因为他们不理解一个中国顶级企业家的理想和焦虑,他们也不了解战略层面的眼光和格局。阿里自己在做通讯,物联网,通用处理器、云计算、人工智能、”城市大脑“,在做一家可以服务整个社会的平台,这些方方面面,都需要芯片。就像中国,从监控摄像头,到高铁自动化,到工业机器人,乃至于卫星导弹,方方面面,都需要芯片,这个东西,绝对不能仰人鼻息,不能被美国乃至于任何国家卡住上游产业链!不能受制于人!

马云的思路,和任正非一样:你强你的,我未必非得比你强,但我得有,防患于未然,我不能总是寄希望于你卖给我,万一哪天你犯了中二病不卖了,那我还做不做生意了?我是不是得等死?或者跪下来求你高价卖给我?

咱们做企业的,不能满足于只做一个渠道商,当年渠道商可以呼风唤雨,但现在时代变了,不是你占了个好铺位就能为所欲为了。对比联想和华为,你就会发现,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你才能为所欲为。

我们不要嘲笑中国现在的半导体实力弱,不要嘲笑马云外行人做芯片,那是因为你们对现实状况还不太了解。中国半导体实力再差,也是全世界唯三能够独立设计、研发、生产芯片的国家,工艺水平、质量控制差了点儿,但是我们高、中、低都能做,普通的应用芯片覆盖全社会各个领域,展讯加上麒麟的出货量世界第一。

芯片这个东西,主要靠市场应用,如果你没有应用场景,再先进都没有用,当年英特尔为什么独霸一时?因为他们有个和微软的winter联盟,没有他家的芯片,就没有成熟的PC电脑和Windows操作系统。这也是当年国产处理器和操作系统举步维艰的原因,因为实在没有舒适的应用场景,研发制造出来了,大家也不愿意用。但是为什么ARM可以打破英特尔和微软的霸权呢?因为他们授权给全世界的公司,让他们自主设计自己的芯片,这就完成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革命,苹果、高通、联发科、海斯麒麟的芯片,都来自于ARM的授权。大家要用手机、要移动通讯、办公、娱乐,这就是广泛的应用场景,有了广阔的应用市场,ARM就打破了英特尔的垄断。说到底,有点像”农村包围城市“、”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阿里、华为以及国内所有投入芯片产业研发的公司,咬住的就是这一条道理,只要有应用,我们就可以投入研发,走自己的路。一开始是难了一点,但这条路一旦走通,就必然会越走越宽。当年华为的海思麒麟,设计出来的时候也不好用,但从K2V3开始,一直到950、960、970、980,渐渐就可以和高通分庭抗礼了,甚至在拍照增强、智能识别、基带、信号安全上已经领先了对手,麒麟970的出货量,已经吊打了高通同时代的旗舰845,站住了阵脚,有了自己的基本盘和根据地,以后有的是大把的收割对手的赚钱机会。

这种战略层面的事情,只要方向对了,咬紧牙关做下去,开局虽然痛苦,但积小胜为大胜,终有一天,可以彻底完成逆转超越。中国的大多数企业家,最缺的就是这种”平头哥“的精神,喜欢呆在舒适区域,喜欢赚快钱,走熟路。没有自己的硬货和基本盘,所以抗风险能力极差。

所以一遇到强大的对手,往往惊慌失措,未战先降,膝盖骨一软就跪下去叫爸爸了。但叫爸爸并不能让对手饶你一命,因为你是一只肥羊,体量越大,越容易宰杀。

对于这些投降派,我引用几句话送给他们:

单个个体去给美国人当狗是可以的,可行,而且很可能获得个体乃至家族的荣华富贵。
组织一群人去给美国人当宠物也是基本可行的。
但是超大体量的国家集体投降,美国他吃不下,他也不想吃。
他只想要一个落后的、人多的垃圾场,需要的时候释放产能用,排垃圾用。
然后来养活他们国内不关空调、粮食过剩、假惺惺的慈善家们。

中国是一个庞然大物,有着完整的工业体系,和高素质的劳动人口,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我们如果肯自力更生,优秀的企业家牵头搞自己的高科技研发,这是一个前景非常广阔的事情,我们不能一辈子当他人的原料产地和垃圾场,这个世界的规则很残酷很直白,你不做第一吃肉,人家骨头渣子都不会给你剩下。

阿里是一个庞然大物,电商、物流、云计算、金融、城市服务,无一处不需要芯片,应用场景极为广泛,但对于基础芯片的研发设计需求并不是那么高,因为一个通用处理器、一个安防监控芯片、一个网络处理芯片并不需要英特尔I9的水平,也不需要苹果A12的水平,甚至不需要麒麟970的水平,只要功能性和可靠性过关就可以。如果在阿里的大规模投入下,研发设计出高性价比的通用处理器芯片,形成自己的产业链,成熟之后,完全就可以制定标准,对国际市场反戈一击,收他人的专利费,赚他人的钱,这才是长远的战略眼光。

马云在云栖大会上说:“芯片是核心技术,我们确实跟发达国家和发达企业有不少的差距,但是在IoT、芯片领域,我们有机会换道超车。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互联网用户和市场,有机会发展自己的芯片,很多时候因为基础不好,才有可能跨越性发展。”

不要以为天天干架的平头哥只是鲁莽和冲动,这可是一种狡猾异常的动物,他把聪明都藏在表面的蛮勇之后,它是动物界极少可以制作、使用工具的家伙,而且擅长迂回作战,出其不意,经常把狮子的睾丸咬掉。人类就算把它关在水泥墙里面,它都能折断树枝搭个梯子跑出去。

军事战略上有一招叫做”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对手虽然强大,但我不和他在一个层面上对决,他再强大,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能刚正面,我挖地道、拆铁路、打游击战不行吗?我可以在不断地非对称作战中,蚕食掉对手忽略的市场和领域,从而壮大自己。

所以,对于马云的平头哥精神,和中国半导体的未来,我们要”风物长宜放眼量“。当年ARM一群人没钱没技术,在一个谷仓里创业的时候,谁能料到他们未来会吃掉整个移动芯片的市场?

(ARM创业的谷仓)

平头哥半导体公司的目标很远大,任务也很艰巨,他们的终极目标,在量子芯片和量子计算,阿里达摩院开始研发超导量子芯片和量子计算系统。今年6月,阿里达摩院量子实验室就宣布,研发出量子电路模拟器“太章”,成功模拟了81比特的谷歌随机量子电路。这一结果,激发了界定量子计算超越经典计算能力新的讨论。

其实科研、工业制造的道理都一样,人家起步早,无论是钢铁、还是机械、自动化控制,乃至于发动机、芯片,一环套一环,起步早,就有工艺积累上的优势,你沿着他们的道路追赶,确实很难追上,这个时候只能期待物理法制的终极屏障。但如果找到了新的途径和方向,那么确实有机会另辟蹊径,完成弯道超车。

我讲了这么多,表面上是在讲芯片行业,实际上是在讲企业家,企业也是人的集合,也需要一个导师和领袖,导师和领袖的境界,决定了企业的境界。

(1998年,阿里巴巴创业团队宣誓,要做一家让中国人为之骄傲的公司)

一个企业家的格局和境界高低,从他说话就可以看出来。

前天贸易战一升级,马云和阿里巴巴就宣布取消了在美国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的计划,这个承诺,本来是马云两年前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见面的时候谈好了的。

马云对说:“这个承诺是基于中美友好合作,双边贸易理性客观的前提提出的。当前的局面已经破坏了原来的前提,这项承诺无法完成了。”

在两年前与特朗普会面时,马云承诺让美国小企业和农民在阿里巴巴上出售产品,并以此刺激工作岗位增长。现在,特朗普政府执意要打贸易战,那么一切休提。

有人说:“马云不过说个漂亮话而已”。你还别说,这漂亮话,可不是人人都会讲的,在历史的关键时候,这代表着立场和格局。所以有人开玩笑说:“有一种世界企业叫联想,有一种中国企业叫阿里巴巴。”就算是“红顶商人表忠心”,那也是一种智慧和觉悟,普通三流企业家们是做不到。

杨元庆之前遇到的那个难题,其实马云也遇到过。马云在接受国外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被问到:“有人说,阿里巴巴有日本、美国资本控股,那么阿里巴巴到底是谁家的企业。”

你猜马老师怎么回答的?他说:“你说苹果是谁家的企业?三星是谁家的企业?他们也有很多外资控股啊?但人家一提苹果,就知道是美国的苹果,一提三星就知道是韩国的三星,这就叫国家企业!国家企业,代表的就是一个国家的实力、地位和形象,我追求的是——以后人家一提到阿里巴巴,就会说‘中国的阿里巴巴’,阿里巴巴要代表中国的文化、中国的精神、中国的年轻人。“

事实上也是如此,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决定了大股东无法掌控公司,阿里巴巴的决策权控制在合伙人手中,而日本软银与雅虎只可以分享股份分红等收益,此外,马云也将最重要支付宝从阿里巴巴集团独立出去了。

无论是从阿里巴巴的员工国籍分布、总部所属地,还是纳税情况,都实实在在的表明,阿里巴巴属于中国。

阿里巴巴是中国的”国家企业“,这话说得很漂亮,对,马云是很会说漂亮话,但问题是,很多企业家,连这点漂亮话都不说,这就是觉悟不够,境界不高。像拿着对着美国记者张口就是:”我们不是一家中国公司“的企业家,归根结底,不是脑子不好使,就是心长偏了。

深圳、杭州的朋友们,有空都可以去所在城市最好的企业去看一看,看一看当今中国最有出息,最有想法,最肯实干的科技公司都在干什么。

比如说,最近杭州的阿里巴巴在开云栖大会,大家有空可以去现场感受一下,看看他们的”天空物联网“、”飞天“云计算系统、”城市大脑“,人家那才叫”科技改变世界“。

作者:申鹏  来源:平原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