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美国的警务改革将使美国更加混乱下去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弗洛伊德之死,突出暴露出了两大问题。一个是警察的暴力执法乱权问题。另一个就是种族主义日益突出。警务改革势在必行。这也是抗议示威者的主要诉求,也是美国各阶层的主要诉求。而目前特朗普也只能是顺应民意进行警务改革。但是,目前的美国警务改革,不管怎么改,都注定是一个失败的结局,甚至还会使美国社会更加混乱下去。

美国是号称世界法律最健全的国家,也是最自由民主的国家,更是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公认为是人间天堂的美国,却同时也是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法律健全与高犯罪率,文明社会与野蛮的社会现象,这是一对原本就不该有的矛盾现象。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美国的犯罪率高,不能总是往种族主义身上赖。因为不管是黑人还是白人的犯罪率同样高。更不能怪执法暴力。如果不暴力执法犯罪率可能更高。实际上暴力执法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正是犯罪率高所致。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一个人间天堂保持高犯罪率?一个看似乎非常文明的社会却普遍存在野蛮的现象。其实最大的根源就是缺乏公平正义。

美国总是把自己当成公平正义的化身,而实际上这个世界的战乱多是由美国一手制造的。美国在世界上从未有过公平正义。制裁孤立军事打击,这成为了美国的家常便饭。凡是不顺从美国诣旨的国家,就采取暴力。

美国的霸权思维越重,世界的公平正义越缺乏。正像美国自由民主的双重标准一样,美国的公平正义也是双重标准。美国的社会文明与社会野蛮成正比例增长。

正因为美国对外没有公平正义,对内也没有公平正义。或者说,不讲公平正义已经成为了美国人的习惯思维。美国政治是财团政治,政府的存在是为了最大程度上维护大资本家的利益。适者自存丛林法则在美国社会上也是如此。

美国最富裕,美国医疗体系最健全,可美国却是发达国家中享受不到医保待遇人群最大的国家之一。

最明显的是疫情期间,死亡病例中多是老年人。而这些老年死者中也未必全都是病重的原因,而是根本不给予救治。十几万的死亡者中,至少有1/4-1/3是死在了养老院或护理院,这就表明在救治问题上至少没有尽心尽力,甚至可以说是放弃抢救治疗。这可以说是对老年人的不公平、不正义。而穷人由于没有医保,根本就住不上院,普通医保也付不起高额的自费比例。对穷人就更没有公平正义了。

而贫穷人聚集的社区,不管是学校还是医院,又或是生活的基础设施也最落后。这与富人区形成了鲜明对比。最优质的服务和基础设施是为富人准备的,是供富人享受的。穷人不可能没有想法和怨气。

即使是犯了罪,有钱有势的人也能够获得一定的优惠。即使是进了监狱,有钱人与没钱人的待遇也不一样。

以上这些就是没有公平正义的突出表现。没有公平正义,自然就会有愤愤不平,自然就会容易引发暴力发泄。缺乏公平正义,才是美国犯罪率高的最大根源。也正因为如此,此次暴力抗议事件中的主要口号就是“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其实,言外之意就是没有正义就必然有犯罪。

诚然,暴力执法与种族主义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暴力执法也与高犯罪率有很大的关系。警察面对的罪犯实在是太多,各式各样的犯罪也实是太复杂多变,而先发制人先发打击的理念也根植于美国的社会思维,警察为了保护自身的安全,自然也就会首先采取暴力的方式,不管罪犯是否反抗,先采取先发制人的方式制服再说。这已经是养成了习惯,一时半会儿很难控制。

正因为如此,美国的警察在面对抗议暴力执法的同时,采取的依然是暴力执法。暴力执力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习惯,何况一国之总统还给予鼓励支持。

其实,美国警察习惯于暴力执法,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美国政府的崇尚暴力或霸凌问题。美国政府对外习惯于采取霸凌主义。而警察作为政府的执法部门,自然也学会了执法霸凌主义。

正像美国安部副长在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样。他说,弗洛伊德之死,并不是种族歧视问题,就算没有种族歧视,同时弗洛伊德是白人在当时情况下也活不下来,必死无疑。那位杀死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并不是因为肤色才杀人,而是因为他渴望利用权威和权力来对别人实施霸凌。

这叫一语中的。霸凌主义是美国主要的外交工具,几乎是唯一的工具。霸凌思维根植于美国政府和职能部门,特别是执法部门。对警察来说,是最有资格也最有能力实现霸凌主义的部门。这已经形成了下意识思维和行动习惯。

这一次示威抗议的主要诉求之一就是解决警察暴力执法问题,而众参两院似乎也都启动了改革的模式。最新报道,白宫新闻发言人麦肯尼(Kayleigh McEnany)周三表示,特朗普可能以行政令的形式对警务改革采取行动。另据NBC报道,特朗普将于周四就改革发表讲话。

警务改革,这是一件大事,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成功的。总统是要以行政令而不是以立法的形式对警务改革采取行动,这显然只是为了应付现有危机。

且不说改革是否成功,也不说是否取消警察队伍或停止减少警务拨款,只要推进改革就一定会削弱警察的执法权力。这自然就会打击警察的执法信心和执法的积极性。

暴力执法是解决了,可高犯罪率却没有解决。如果警察们心中有怨气,进而导致执法不力或不执法,美国岂不成为了犯罪的温床和罪犯的天堂?原本犯罪就高的美国,如果警察执法不力,犯罪率会更高。社会治安会更乱。

缺乏公平正义是美国高犯罪率的根源,这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而这关系到整个社会制度体系甚至是意识形态问题。这是目前无解的事实。而种族主义问题与缺乏公平正义也有直接的关系。不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种族主义问题也同样解决不了。

只解决暴力执法问题,只强调消除种族主义,高犯罪率依然解决不了。这样的美国会是一个什么样?不用细想就知道了。

更何况,特朗普的警务改革行政令,恐怕很难在民主党那里过关。甚至都难以让民众同意。如果在改革问题上再出现重大分歧和争执,人们会更愤怒。这等于是把问题当球踢,等于是忽悠愤怒的民众。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028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