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作者:詹姆斯·麦克弗森

本文转载自:活字文化(ID:mtype-cn)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美国“Black Lives Matter”活动影响下,华纳旗下的HBO Max将经典影片《乱世佳人》下架。

《为奴十二年》的黑人编剧约翰·莱德利通过《洛杉矶时报》呼吁:“这部电影要么在忽视奴隶制度的恐怖性,要么就是在塑造有色人种最痛苦的刻板印象。”

HBO发言人则回应称:“《乱世佳人》是其所处时代的产物,描绘了一些很不幸地已普遍散布于美国社会的种族偏见。这些种族歧视的描绘在彼时和此时都是错误的……”

以美国南北战争为背景的《乱世佳人》改编自美国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所著《飘》。提到美国内战,我们总是会联想到这是一场消灭美国奴隶制的革命战争。可在战争伊始,从彼时的美国总统林肯,到北方军队中的一名普通士兵,都没有将消灭南方种植园奴隶制作为战争初衷,其目的仅仅为了维护联邦的统一。而彪炳史册的《解放宣言》的发布,与其说是对美利坚合众国自由制度的维护,毋宁说是为了赢得战争的适时之举。并且为了解决种族问题,林肯甚至还设想并实践过将美国黑人迁移至海外殖民地生活。

今天,活字君与书友们分享美国历史学家James M. McPherson所著《火的考验》中对这段历史的叙述:“1862年8月14日,总统曾将华盛顿的5名黑人领袖邀请到白宫,并极力要求他们考虑移民出境的主张。林肯对代表团说蓄奴制是“强加给每个人的最大错误”。然而,即使制度被废除,种族和偏见将依然存在。林肯恳求听者召集几百名黑人伙伴研究一项海外移民计划,以证实种族问题这一解决办法的可行性。”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蓄奴制与内战:北部的政策1861年一1862年

本文摘自美国历史学家James M. McPherson所著

《火的考验》

内战最初两年间的军事、外交和政策,是在有时不公开承认蓄奴制问题的情况下产生的。蓄奴制是南北冲突的根本原因,而这一冲突已引起了战争。南部已经脱离联邦,以维护它的特殊制度,使它的前途免受已经察觉到的共和党的威胁。尽管邦联内部存在着严重的不满情绪,但北部就战争目的发生的分歧却比南部严重。南部是为争取独立而战斗。只要北部单纯为恢复联邦而战,北部的团结就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然而,究竟要恢复什么样的联邦,这一难题不久就使北部分裂了。正像废奴主义者和激进共和党所期望的那样,是一个没有蓄奴制的联邦呢?还是像民主党人所坚决主张的那样,“联邦保持原样,宪法保持原样呢?”究竟南部是在保持原来的权利和政权的情况下回归联邦呢,或是以自由劳动的北部为模式进行重建呢?关于对最终目标的争执,不久又转为对手段的争执。究竟是一场为争取全面胜利而进行的全面战争呢,或是进行一场有限战争,以期早日召开和会,并通过妥协去恢复联邦呢?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蓄奴制问题

热望使人类获得自由的崇高词藻反映的问题,乃是1861年北部为恢复蓄奴制的联邦而进行的战斗。林肯在7月4日向国会提出的咨文中,重申就职演说中的誓言:他“无意直接或间接干涉南部各州已经存在的蓄奴制”。8周后,国会几乎一致通过克里坦登-约翰逊决议案,确认进行这场战争不是为了“废除或干涉那些州的权利和已建立的制度”,而仅仅是为了“捍卫和维护宪法的无上权威和保存联邦”难怪在战争的这个阶段,大失所望的欧洲自由主义者开始质问:既然“北部不宣布废除蓄奴制,又从不假惺惺地声称为反对蓄奴制而战”,那么为何“我们能够完全接受呼吁,对联邦的事业表示热烈同情呢”?国会中投票赞成克里坦登-约翰逊决议案的大多数共和党人,当然都是反蓄奴制的。林肯也不止一次詈骂“蓄奴制是对黑人、白人,也是对国家的极大不幸。……蓄奴制极不公正的行为……使我们共和政体的楷模失去在世界上应有的影响一一使自由制度的敌人以其花言巧语嘲笑我们是伪君子”。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林肯肖像

一点不错。既然如此,林肯为什么不宣布不仅为联邦而战,而且为自由而战,从而对这种嘲笑作出反应呢?因为作为所有州的总统,他依然认为,宪法保证诸州的蓄奴制,使自己受到约束。联邦政府进行战争是基于这样的理论,即脱离联邦是非法的,尽管邦联诸州暂时处于叛乱分子控制之下,却仍然是联邦的合法组成部分。林肯和国会确保蓄奴制的另一原因,就是需要保持边境蓄奴州的忠诚。除此之外,则是两党支持战争的愿望。在1861年大选中,自由州选民几乎有半数投了反林肯的票。北部民主党人是赞成蓄奴制的派别。战争政策中出现任何反蓄奴制的迹象,都可能导致北部的分裂,并得罪大多数民主党人。

反蓄奴制的论据

废奴主义者和一些共和党人不同意这个分析。几个知名的反蓄奴制的国会议员在表决克里坦登-约輸逊决议案时弃权或投了反对票。对大多数废奴主义者来说,让奴隶获得自由比联邦更有重要意义。既然“生死盟约”因南部脱离联邦而遭到破坏,废奴主义者就支持联邦的战争,因为他们相信“与南部奴隶统治者的死亡格斗”,必定会成为与蓄奴制本身的死亡格斗。正如黑人领袖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于1861年5月所说:“美国人民和华盛顿政府可以暂不承认这种格斗;但是,‘事情的不可抗拒的逻辑',最终将把它强加于他们;因此目前在这块国土上进行的战争,乃是一场维护和反对蓄奴制的战争。”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1817─1895)十九世纪美国废奴运动领袖,1817年2月,道格拉斯诞生于美国马里兰州塔尔波特县吐卡霍地方的一个种植场。母亲是一个黑人奴隶,父亲是一个白人。是一名杰出的演说家、作家、人道主义者和政治活动家。在废奴运动中他是一个巨人般的人物。

但是,由于北部是为了维护蓄奴制的宪法而战斗的,解放主义者就不得不寻求宪法之外的理由去反对奴役制一一这些理由能迫使人们足以克服已使北部长期容忍蓄奴制的那种冷漠、保守主义和种族歧视的惯性。废奴主义者马上想到解放奴隶的“军事必要性”论据。他们坚决认为,蓄奴制对南部的战争尝试关系重大,而废除蓄奴制对北部的胜利更为必要,所以希望把他们的主张写入尽可能被广泛接受的政纲——一个能够博得全体联邦派同情的政纲,不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是激进主义者还是保守主义者,是平等主义者还是种族主义者。尽管他们自己想以正义和道德为理由提出解放奴隶,但他们在战争早期的基调中却回避了这主题。查尔斯·萨姆纳于1861年11月写道,“你们将注意到,我提议不进行废奴战争,解放奴隶将严格地作为军事必要性的一种措施提出……而并非以博爱主义为根据。……废除蓄奴制不会成为战争目标,只不过是战争的一种动力。”蓄奴制对邦联的军事价值是显而易见的。邦联11个州共有350万奴隶,几乎构成总人口的40%,又占劳动力的大部分。南部的报纸自诩说,蓄奴制是“邦联的可靠支柱,因为这使它能够按照白种人口比例投入战地的兵力比北部多得多”。邦联的钢铁业、盐业的重要矿山工人,半数是奴隶。迄至1864年,邦联的两个主要兵工厂,里土满的特里迪加钢铁厂和塞尔马的海军工厂,黑人占劳动力的三分之二。邦联军队医院的护士,至少有半数是黑人。奴隶充当厨师、仆役、马车夫、建筑工人,甚至是邦联军随军乐师。奴隶所处地位举足轻重,所以军事当局从战争初起就强制他们服劳役,并大大早于邦联着手征集白人男子入伍。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有理由惊呼,“这叛乱的真正核心是以奴隶形式出现的黑人。夺取黑人手里的锄头,你就能打中要害而将叛乱消灭。”

联邦军队与解放奴隶

北部士兵的种族情绪,反映了他们原来所在的社会。尽管有些人参军是为反蓄奴制而战,但一名细心的学者研究了联邦土兵数以千计的信札和日记后断言,在冲突期间的任何时候,对解放奴隶本身真正感兴趣的士兵不会超过十分之一。”许多士兵同意那个士兵的说法:“我出来参军是为恢复联邦而战,使蓄奴制不进入准州,而不是为了解放黑鬼。”有些北军士兵毫不掩饰他们的种族歧视观点。一个纽约人于1861年写道:“我认为解决如何处置黑人问题的最好方式,就是把他们枪毙。”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美国南方种植园中的黑人奴隶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场全面战争需要把南部白种人当作敌人,把南部黑人当作潜在的同盟者,这使得大多数北部土兵改变信念:解放奴隶一一即使不是正义行动,至少也是战争的需要。1863年8月,一个明尼苏达州士兵写道:直到这场战争已使我决定相信蓄奴制的罪孽比我们政府所能承受的还要深重,我才赞成废除蓄奴制一一于是,我参加了一场解放奴隶的战争。……我相信蓄奴制是……属于黑暗时代的制度一一而且像我们这样地位的国家,长久保存这种野蛮行径是不幸的,这与时代精神背道而驰一一在我看来这场叛乱只不过是那个畸形怪物的垂死挣扎。战时逃奴把北部士兵当作“救星”来欢迎,给他们提供食物,引导他们找出在丢弃的种植园里埋藏财宝的地点,还为入侵部队充当向导、侦察员和密探。奴隶们时常庇护逃脱的联邦军战俘,帮助他们返回北军战线。这种友善的表现必然影响北方士兵的态度其中有些土兵便以教逃奴读书写字或以其他方式帮助他们,作为报答。俄亥俄州一个团的反蓄奴制的士兵募集捐款,将一名有前途的逃奴送到奥伯林学院。其他获得了自由的奴隶也得到类似帮助,前往北部。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汤姆叔叔的小屋》是美国作家哈里特·比彻·斯托(斯托夫人)于1852年发表的一部反奴隶制小说。这部小说中关于非裔美国人与美国奴隶制度的观点曾产生过意义深远的影响,并在某种程度上激化了导致美国内战的地区局部冲突。

把获得自由的奴隶迁往殖民地

总的看来,尽管北方军队终于成为一支解放大军,但它的许多士兵充其量只是勉为其难的解放者。然而,一个赞成解放奴隶的伊利诺伊州士兵却在1862年10月宣称,“我不赞成解放黑人,让他们获得自由,与我们混杂在一起,林肯的意图也不是这样,但是,我们要把他们打发走,让他们移民出境。”

当时林肯发表的意图的确是这样。1862年8月14日,总统曾将华盛顿的5名黑人领袖邀请到白宫,并极力要求他们考虑移民出境的主张。林肯对代表团说蓄奴制是“强加给每个人的最大错误”。然而,即使制度被废除,种族和偏见将依然存在。

“你们的种族在我们中间生活,他们中的许多人饱经苦难,而我们的种族也由于你们的存在而蒙受忧患。在美国,黑人绝少有平等的机遇。况且他们不愿意你们获得自由,尽管这可能是无情的,我们的民众的有色人种同我们在一起生活,……我的意思不是要讨论这个问题,而是把它作为我们应该处理的一件事提出来。即使我愿意,……我也不能改变它。所以,隔离对我们双方都比较好。"林肯恳求听者召集几百名黑人伙伴研究一项海外移民计划,以证实种族问题这一“解决办法”的可行性。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不出所料,北部的黑人和废奴主义者均谴责总统的建议。30年来,他们一直反对移民,而在胜利的前夕,他们现在更无意罢休。费城的一位殷富的黑人废奴主义者罗伯特・珀维斯直言不讳地写信给林肯说:“你跟我谈到‘两个种族’及其‘相互对抗',这是无益的。就人权而言,只有一个种族,那便是人类。……先生,这是你们的国家,同样也是我们的国家,我们不愿意离开它。”大多数激进派共和党人,至少在私下流露了同样的观点。蔡斯在日记中抱怨林肯在建议中承袭种族偏见。“坦率地反对肤色偏见该多么好!要作出明智的努力,让自由民在美国建立家园。”

然而,这仍是北方少数人的意见。从托马斯・杰斐逊到亚伯拉罕・林肯,美国第一流的政治家们得出相似的结论:只有把获得自由的奴隶殖民海外,解放奴隶工作オ行之有效。否则,南部将忍受种族战争的恐怖,而获得自由的人不是遭到灭绝,就是沦为依靠社会福利生活的堕落阶级。1862年解放奴隶的实际前景,加深了这些忧虑。废奴主义者“可能随心所欲地轻率地说,蓄奴制的终结就是冲突的终结,”波士顿一个保守主义者告诫说,但是,“巨大的困难オ刚刚开始!这问题乃是一个意义深远、令人生畏的种族问题。”

不管移民的实际成就如何,但它是上策。林肯决心颁布一项解放宣言,认为最好把这个苦药丸裹上一层移民糖衣。甚至有些激进分子也接受了这一论调。“我实际认为[移民]是令人讨厌的骗人鬼话,”有个人说道,“可是,那将合平民众的心意。”1862年,国会拨款60万元,作为获得自由的奴隶自愿移民的费用。共和党激进派最初反对此举,但是,当事情已清楚表明这项拨款对保证通过1862年的没收法案是绝对必要时,他们有一半人最后才改变了主意。海外移民最后变成一个骗局。林肯设法招募了450名黑人,让他们定居海地沿海一个岛屿。然而移民队却遭受天花病和白人承办者胡作非为之害,该人已与政府签订了包揽这一冒险事业的契约。政府于1864年承认此举是错误的,遂派出一艘海军舰船接回了368名幸存者。到这时,战争的势头已使北部舆论摆脱了1862年的保守主义思想,移民的事再也不提了。一个废奴主义者为这个可悲的插曲发表了如下恰当的墓志铭:“由此可见,‘保守主义’吹嘘的明智原来是如此愚蠢,而‘狂妄的激进分子’的‘狂热’以经验证明却是绝顶明智。”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南方联邦的黑奴拍卖公司,照片摄于1864年

林肯关于解放奴隶的遁词

1862年8月一9月

在决定颁布解放宣言至实际发表日期的10个星期内,谨小慎微和拐弯抹角的战略支配着林肯的公开宣言。在北方士气急剧下降的这段时间,激进分子从左的方面非难他保留麦克莱伦的指挥权,以及拒绝宣布解放奴隶,而民主党人则从右的方面抨击总统,并且指望秋季大选获胜。林肯表面上始终保持镇定自若,态度暧昧。他拒绝过早地透露解放宣言,唯恐把保守分子和民主党主战派推进对手的怀抱。同时,他还暗示即将发生的事,免得激进分子彻底背弃他。林肯的时机选择观念从未像在1862年晚夏这些窘困的日子里显得那么好。表现林肯战略的一个例证,便是8月22日答复霍勒斯·格里利发表于《纽约论坛报》的一封公开信,题为《两千万人的呼吁》。格里利抱怨“联邦事业因错误地尊重南方的蓄奴制而受到损失”。他恳求林肯把战争转变为争取自由的讨伐运动。总统在这一不寻常的公开答复中,作了谨慎的解释:“我在这场斗争中的首要目标是拯救联邦,而不是去拯救或摧毁蓄奴制。如果不解放任何奴隶能拯救联邦,我愿意那样做;如果通过解放全体奴隶能拯救联邦,我愿意那样做;如果通过解放某些奴隶而不顾另一些便能拯救联邦,我也愿意那样。”

林肯在结束时说,这体现了他的“公务观点;而我无意改变经常表示的个人愿望,即四海之内人人享有自由”。这里给保守分子和激进分子留下某些回味;一个断言是,为了联邦而非解放奴隶是北方的战争目标;但也有个暗示是,为了拯救联邦,解放奴隶可能是必要的。

《乱世佳人》里的那场战争,是为了解放美国黑奴吗?
黑奴的后裔,1937年摄于阿拉巴马州

《解放宣言》草案

安蒂特姆会战结束5天之后,林肯召集内阁会议,宣布发表《解放宣言》的决定。几个月来,总统已提醒顾问们,他已设法说服边境州采取反蓄奴制的行动。目前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我们应该采取进一步行动”。“不久,他们就[可能]接受,即使不是即刻;因为他必定相信蓄奴制[已]受到奴隶主的致命打击一一它不可能在叛乱过后残存下来。”至于北部民主党人,林肯不愿再说服他们,因为“他们的会议经常用来反对我们可能采取的方针”。1862年9月22日的法令实际上是宣言的草案,因为它宣布从1863年1月1日起,仍处于叛乱状态的任何一个州的奴隶,“将在那时及以后永远获得自由”。宣言认为只以军事需要为理由解放奴隶是正当的,赞成获得自由的奴隶志愿移民,重申林肯关于在忠诚的蓄奴州逐步解放奴隶的主张。这种保守态度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这一革命性措施在全国引起的反响尚不确知。总统宣布此文件,在某种意义上旨在使它不致引起轩然大波,并使释奴手段看起来不过是赢得战争的必要条件。大多数激进主义者和废奴主义者都理解这一点。“一份拙劣的文件,然而却是一个强有力的法令,”这是马萨诸塞州激进派州长约翰·安德鲁对宣言的评论。一名废奴主义者认为,从语言纯正癖者的观点看来,宣言尚有若干瑕疵。但是,“我不能拘泥于这些。欢乐、鸣谢、感恩、新的希望和勇气,充满了我的胸怀。”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028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