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蓬嫂,听说你要跑?!

作者: 库叔

本文转载自:瞭望智库(ID:zhczyj)

不久前,因卷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被曝出为了自保,正在寻求“回乡”竞选堪萨斯州的参议员。不过,据英国《金融时报》12月9日报道说,蓬佩奥这么做,可能是在为202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铺路。

想不想当总统,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最近,蓬佩奥先生倒是频频发声,处处刷存在感。

先是对欧洲各国隔空喊话,指摘中国企业华为“涉嫌在一些国家从事间谍活动、尤其窃取德国、英国等国知识产权”。

近日又再次发表声明,指责中国“压迫”宗教与少数民族人士并“侵害”人民自由,并称若要在爱好自由国家眼中重获其道德权威性,必须重新致力于保护人权与基本自由。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美方这个声明让我再次想起了安徒生的童话《皇帝的新装》,这真是莫大的讽刺,明明自己没穿衣服,还自我感觉好到爆棚。

对于蓬佩奥本人,华春莹更是将其比作鲁迅小说《祝福》中那个总是喋喋不休同样话题的祥林嫂:“只不过祥林嫂唠叨的是一些无害的废话,而蓬佩奥先生唠叨的都是有毒的谎言”。

真是一针见血。

蓬嫂,听说你要跑?!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

文 |陶短

编辑|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专门和华为过不去?


祥林嫂最喜欢唠叨的,是那条吃掉她儿子阿毛的“冬天的狼”。蓬佩奥如果与之类比,他口中的“头狼”恐非华为莫属。

2019年5月8日,他在会晤英国时任外相亨特(Jeremy Hunt)时称,华为如果被允许参与英国电信网络建设“可能冒国家安全威胁”、“与英国通过‘五眼’体系共享情报的美国也将被殃及”,威胁英国“如果一意孤行,美国将重新考虑是否继续与其共享情报”

5月21日,他在会晤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时再谈“华为威胁论”,并“独创性地”抛出绝对带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有价值观的互联网”概念,且再次以“不听话就停止情报合作”相威胁。

蓬嫂,听说你要跑?!

(德国外长马斯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8月20日,他再次提高了对华为的抨击调门,并声称在这个问题上“总统一直态度鲜明”、“(美国决策层)没有不同的声音”,大喊“华为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12月2日,在接受《POLITICO EUROPE》采访时蓬佩奥再次警告欧洲,“不要让中国科技巨头主宰5G网络”,并抱怨欧洲盟友“放任自流”,导致华为在非洲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上“坐大”,还毫无根据地指责华为“涉嫌在捷克、波兰和荷兰从事间谍活动”,“据传闻窃取了德国、以色列、英国和美国的知识产权”、“据说为获得合同贿赂了阿尔及利亚、比利时和塞拉利昂官员”。

所有这些指控的共同特点,就是拼命渲染耸人听闻的论点,却懒得拿出有说服力的论据和论证。

一些欧洲分析家指出,蓬佩奥的说辞“单调乏味,充满了冷战时代的单线脑回路”。

比如他在论证“华为的安全威胁”时,总是说“中国是个共产党国家”,“中国落后所以必然窃取西方知识产权”、“中国和欧美制度不同,所以必然会想方设法进行技术间谍活动”。他甚至用“如果撒切尔夫人健在,会不会允许一家中国公司把持5G市场和标准”来威胁英国,用“别忘了你们是冷战间谍活动重灾区”来威胁德国。至于用“中止情报合作”要挟盟国就范,则更是一以贯之的套路。

2
长期“吃相难看”


然而,正如英国《每日电讯报》特约撰稿人戴维斯(Jamie Davies)等所指出的,蓬佩奥这套说辞,至少在理性、务实的绝大多数欧洲伙伴面前缺乏说服力且收效甚微,在世界其它角落则更是“曲高和寡”。

这些分析家们指出,如果说美国最初炒作“华为话题”时,还多少引起一些欧洲盟友的关注,但随着其“打压对手、垄断市场”的真实意图暴露无遗,在这方面吃了不少明亏暗亏的盟友们也不得不重新盘算。

因为许多美国数码巨头通过在税率很低国家设立子公司的手段在欧盟范围内避税,令欧盟税收收入损失惨重,欧盟自2018年起提出对这些美国公司征收“数码税”(GAFA),法国、英国是急先锋,对此美国雷霆大怒,又是威胁“301”,又是高喊拿法国红酒、乳酪和奢侈品开刀,一言以蔽之,“吃相难看”,而蓬佩奥则是这一切“表演”的急先锋——在这种情况下,其说辞的“穿透力”自然要大打折扣。

自从重商主义盛行以来,“市场无国界”、“商品和技术无善恶”已成为不同制度、不同意识形态国家的共识。即便在冷战时期,对立阵营间在非敏感领域进行合作、交流和情报交换,也是非常普遍的事。北约和华约在军事上针锋相对,但正常的军事交流、互访不但被允许,甚至受到鼓励,并被认为是避免误判、促进缓和与维护和平的不二法门。

而蓬佩奥却对这些正常的、涉及千家万户和平机构及民众日常工作生活的技术、产品和产业链“画地为牢”,这在许多包括来自美国的企业、供应商、学者和民众看来,都是不可理喻的、损人不利己的。

由于听者寥寥,善变的特朗普(Donald Trump)不得不多次在华为问题上闪烁其词,一会说将之“赶出这个或那个体系”,一会又不得不延长对华为的“豁免”。身为美国“第一外交官”(也有人说国务卿只是美国“第二外交官”,因为总统才是“第一外交官”)的蓬佩奥却要打着“总统一贯旗帜鲜明”的旗号到处施压,着实有些尴尬。

蓬嫂,听说你要跑?!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

更尴尬的是,在5G等领域,华为等中国公司已成为领先者,甚至在个别领域的地位已不可替代,尽管特朗普一心“切割”,百般鼓励,但“在商言商”,不少相关企业和投资者并不打算放弃商业利益或甘冒技术风险“跟进”,毕竟产业链合作已是国际惯例,互惠互利也是全球经济时代普遍为各国所接受的常识——很显然,这并非蓬佩奥的常识,但他又能如何?

在非洲,没有任何一家中国以外的供应商愿意和华为在5G基建上“赌一把”;在欧洲和其它一些国家,决策者必须面对“选华为还是选择推迟5G进程”的选择题;甚至在美国本土,由于其它供应商“成本打不平”,如果硬逼华为退出,许多边远农村社区就将立刻面临通讯“梗阻”,这也是特朗普屡屡发狠、又不得不一再“高抬贵手”的奥妙所在——当然,“第二外交官”可以不去在意这最后一条,因为国务卿“不问内事”么。

3
似曾相识的“冷战鹰派语言”


堂堂“美国第二外交官”当然不会只针对一家中国公司——事实上“针对中国”才是“全豹”,华为不过是“一斑”而已。

在英国,他放言“决不允许中国控制互联网的未来”,声称“中国想控制人工智能、太空技术、弹道导弹技术和许多其它领域的主导权”,称“中国所产生的经济和安全威胁范围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当今世界正面临一种新的挑战,即‘一个在经济上已融入西方的威权政体’”。

11月9日,出席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活动的他威胁东德出生的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中国采取的某些政策和手段,与你所熟悉的东德如出一辙”,声称“自由世界正与中国、俄罗斯进行‘价值观的竞争’”,指责中国“正营造一种在这个世界上长时间都不曾见过的新威权主义”。

蓬嫂,听说你要跑?!

在北约这个因冷战而成立的军事联盟70周年诞辰之际,“美国第二外交官”替“美国第一外交官”代言,称后者“已收回‘北约过时论’”,呼吁盟国和美国“携手打赢这场‘价值观的竞争’”。

10月30日,他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讲话,称“继续无视美中两国间根本差异是不现实的,也绝对无法忽视这种差异对美国和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称“美国如今意识到中共对美国和美国价值观怀有敌意”,表示“特朗普总统已意识到这点并准备加以正面回击”

11月4日,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声称“中国的强迫技术转让、网络袭击和南海行动都给‘所有亚洲国家’带来威胁,这是严重威胁”,声称“特朗普总统正严肃对待”,呼吁“全世界加入我们一起应对中国的威胁”。

正如BBC外交及防务记者马库斯(Jonathan Marcus)等所言,蓬佩奥在柏林墙倒塌纪念活动上的讲话“仿佛是在用宣布第二次冷战的爆发,来庆祝第一次冷战结束的周年纪念”。

他在一次又一次的讲话中动辄使用诸如“自由世界”、“价值观竞争”、“正面对抗”、“全世界携手”之类似曾相识的“冷战鹰派语言”,毫无掩饰地向全世界表达一个观点:中国是敌人。

他在对华问题上所作的一切,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中国和美国毫无关联、不能从美国处获得任何得利,令中国无从发展,直至“消灭敌人”

4
“屁股决定脑袋”的结果


然而正如马库斯所言,“甚至许多华盛顿的盟友,对蓬佩奥如此激进的论调也不敢苟同”,且“许多鹰派人士从策略上对蓬佩奥的言论也不以为然,因为这种论调只能令不少美国盟友和伙伴望而生畏,并给中、俄等国以口实和机会。

一些分析家指出,在美中(当然也包括美国和其它一些国家)关系问题上,“美国第二外交官”甚至比“美国第一外交官”走得更远——后者强调的是“美国第一”,是“我们能赢、能签署更好的东西”,并不排斥、至少台面上不排斥和对方的合作、交易、交往;而前者则几乎完全否定彼此间任何合作或成为伙伴的可能性。

针对蓬佩奥“在对华战略上美国决策层没有不同声音”,许多西方分析家罗列事实指出,实际上蓬佩奥和特朗普间就经常发出“不同声音”(当然特朗普一个人时也一样),他们中一些人更进而质疑“美国对华战略的基本要点到底是什么”,以及“到底谁说的才算数”?

蓬嫂,听说你要跑?!

(美国总统特朗普)

有分析家总结认为,特朗普的“美国第一”意味着美国必须在和任何伙伴的合作中时时、处处占便宜,否则就是“不公平”,就要“推倒重来”而蓬佩奥针对中国和其它一些国家的“鹰派言论”,透露的却是一种“美国唯一”的论调,即这世界上只能有一个王者、强者,甚至生存者,而这个“天赋选民”只能是美国,这个世界的“格式”只能是“你死我活”,或干脆说,别人都去死,只有美国能活。

问题在于,如今是一个全球化、多元化的时代,各国只有相互合作、互相依存,才能共赢、共生,反之只能谁也过不痛快。

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并非仅仅只有“美国永远占便宜”一个侧面,其另一个侧面则是“全球收缩”,即“美国不再为不相干的外国事务浪费人力物力和财力”。特朗普政府在叙利亚、北约,在TPP和气候问题上的一系列做派,都本着这“两个侧面”展开。这意味着“特朗普的美国”既要在世界每个角落、层面继续做“当然的领导者”,又要尽量推卸“领导者”所不得不承担的花销和义务,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绝大多数国家——包括绝大多数美国盟国,甚至美国许许多多头脑并不那么偏执疯狂的人——都相信,一个求同存异、互惠互利的世界秩序,是对大家都有利的,而一个一家独大甚至“一家独活”的世界秩序注定不能长久,而且在当今世界也没有生存的土壤。

美国立国200多年,其生存、发展和壮大,靠的正是“门户开放”、伙伴合作和全球分工,作为一个典型的移民国家,“美利坚大厦”的一砖一瓦,无不凝聚着世界各国人力、物力、财力和智力的结晶。

可以说,美国是当今世界不折不扣的“全球化最大受益者”,蓬佩奥这个“美国祥林嫂”的逻辑和做派,仿佛一个正在奋力切割自己手足、却还沾沾自喜洋洋自得的怪人。

蓬佩奥曾长期担任美国情报机构负责人,他何尝不知道某些“自由世界国家”(比如德国)电子信息和情报最“热心”的受益者是不是中国,或者究竟是哪个国家,之所以仍然要这样说话,说到底是“屁股决定脑袋”的结果。

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世界各国及各国有识之士究竟愿意选择互利共存,还是愿意选择“独利单存”,恐怕是一个不难看明白的问题。

最后不得不引述一句古老的格言:当你把一个人视作你的敌人,并且像对待敌人那样对待他,那么他就一定会变成你的敌人。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03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