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一夜回到解放前!北京:病毒,又回来了

作者:权周

本文转载自:蒋校长(ID:jiangxiaozhang666)

国内的疫情再一次严峻起来,北京单日新增36人,辽宁新增2人,为北京12日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一夜回到解放前!北京:病毒,又回来了

今天讨论一个所有人的揪心的问题:疫情,到底何时能结束?

简单来讲:想要让疫情结束,有三个办法。

1.阻断传播

2.研制出特效药

3.研制出疫苗

其实还有第四个办法,即群体免疫,而欧美等国家已经用几十万人的生命作为试验品,证明了这个办法的荒唐与可笑。

所以我们仅在此讨论前三种办法。

先说阻断传播。

新发地的三文鱼案板上检测出活体新冠病毒,有人怀疑这轮传染源头是否是感染病毒的三文鱼。

一夜回到解放前!北京:病毒,又回来了

但专家的结论是,几乎不可能。

迄今为止,新冠病毒的已知宿主全都是哺乳动物。

迄今为止,尚未发现任何一种病毒可以同时感染人类和鱼类。

同时,鱼类是变温动物,人类是恒温动物,对温度敏感的新冠病毒感染到生活温度只有3-14摄氏度的深海鳟鱼(三文鱼)身上,在理论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三文鱼上的新冠病毒并非是由于三文鱼本身受到感染,而是因为来自于加工和运输过程中的污染。

国外的三文鱼生产工人患病,导致少量病毒沾染到三文鱼上,病毒在冰鲜运输环境中顽强的保持了生命力,最后被运送到北京的市场里成为“感染源”。

这是最可能的情况。

我们以全世界最严格的标准、最强大的执行力阻断了国内的传播和境外输入之后,新冠病毒还是以不可预测的途径进入了中国。

以上对三文鱼携带病毒的解释,只是对感染源的一种猜测而已,实际上,整个新发地市场中提取了环境样本5424份,其中40件样本都呈阳性。

一夜回到解放前!北京:病毒,又回来了

病毒能在这么多的环境样本中存活,同样也能在进口的农贸产品中存活。

我们能做到五个一航班,最大程度切断国内外的人员往来,但我们不可能把全球的商品贸易停下来。

停掉鱼类进口,所有的日料店就要被逼上绝路;

停掉所有的水果进口,水果店、水果贸易从业者、果脯加工业就要受到巨大的冲击。

再狠点,停掉牛肉、停掉大豆,整个国内的食品消费市场及关键物资的供应就要出问题。

中国是要打开大门做生意的,我们的很多农产品原材料都是需要甚至依赖于进口的,这样的传染是我们防不胜防的。

要么,我们就彻底闭关锁国,彻底变成一座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孤岛”。

要么,我们就在海关检疫上全面检测,所有的进口货物一个个取样,一个个检测,像筛查新发地市场感染源一样检测所有的进口商品,来不及检测完的货物就只能烂在港口上。

一夜回到解放前!北京:病毒,又回来了

▲ 新发地市场的地毯式排查

因噎废食,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只要全球的疫情不结束,我们就始终要面临着这样的风险。

控制不住疫情是他们的问题,但却也是我们的难题,这很不公平,但是我们根本无能为力。

接着说特效药的研制。

只能心痛而无奈的和大家说,放弃这个幻想吧,在短期内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迄今为止,人类没有研制出任何一种可以有效消灭病毒的“特效药”。我们所谓的消炎药、抗生素,全都是针对于杀灭细菌而不是病毒的。

病毒在细胞内增值,现阶段人类的技术水平根本不可能做到在不伤害细胞的前提下“杀死病毒”。

想要杀灭病毒,只能依赖于细胞自身产生抗体,要么是人体免疫系统发挥功效,要么是以疫苗的方法刺激人体产生抗体。

说到疫苗,其实疫苗是一种特殊的方式“唤醒”人体细胞自身,仍然要依赖于细胞产生抗体杀死病毒。

人类的免疫学仍然处于一个非常初步的研究阶段,以我们的现有医学科研水平,根本就不可能研制出“定点”杀死一种病毒的特效药。

实际上,我们连感冒都治不好,每一次感冒的痊愈都是我们自身的免疫了战胜了病毒。

而现阶段所有的临床用药,从清肺排毒汤、到羟氯喹、再到瑞德西韦,我们都是在碰运气,希望从已有的药物中找到能够作用于人体免疫力起效的方式。

一夜回到解放前!北京:病毒,又回来了

再强调一遍,我们就是根据经验用穷举法在临床尝试每一种已有药物(因为副作用和毒性已知可控),看哪一种药物会对病毒起效。

而现实就是,已经快半年过去了,我们没有找到任何一种在临床使用上有明显疗效的药物。

研制新药,现阶段我们的能力达不到,从已有药中找,碰了半年的运气一款有效的都没有。

无药可用,这就是现状。

疫苗,是现在全世界唯一的希望,也是最后的希望。

只有真正有效的疫苗出来之后,新冠病毒才真的有消失的可能。

一夜回到解放前!北京:病毒,又回来了

很多人都关注着疫苗研制的进度,但却忽略了疫苗研制出来之后面临的困难。

目前在疫苗研发赛道上的,绝大部分都是没有量化生产能力的公司或科研机构。

垄断全球疫苗产业超过70%份额的四家巨头:默沙东、瑞辉、葛兰素史克、赛诺菲,默沙东入局非常晚,到5月底才公布新冠疫苗布局计划。

而剩下的三家都只宣布为科研机构提供技术支持,不直接参与研发。

这就意味着,疫苗的研发和生产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脱节。

小药企小机构自行搭建生产线,就要受到大企业的封锁与制裁;若是出卖专利,一定会引发多家药企的哄抢竞价,还会有更复杂的勾心斗角和扯皮,这背后都是在以全世界人民的生命为代价满足资本的利益最大化。

而疫苗生产与供给背后的博弈,不只有企业,更会有国家。

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一旦问世,将成为比1945年的原子弹更珍贵、更稀缺的物资,这是真正让所有国家眼红而稀缺的“大杀器”。

哪个国家拥有疫苗技术,哪个国家就会真正“勒住了全世界的脖子”,即便世卫组织多次宣称“疫苗是为全人类服务的,绝不能允许为某一个国家所垄断”。

一夜回到解放前!北京:病毒,又回来了

但现实已经一次次证明了,在本国的利益面前,西方的强盗国家从来都罔顾国际道义。

在理论上来讲,除了“五常”,没有国家有能力“守住”疫苗的所有权,要么被美国勒索而走,要么得到美国的授意,成为持有疫苗的“傀儡主人”。

到时候,美国就又可以凭借疫苗霸权威胁他国,统治世界,想要拿到疫苗拯救本国人民,就必须成为美国的鹰犬爪牙。

而那些坚持反对美国的国家,那些对美国有威胁的国家,要么为了疫苗彻底放弃国家的尊严,要么就要将本国人民的生命当作牺牲品。

疫苗问世了,新冠病毒被攻克了,但这却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

不要认为这是危言耸听。

2020年3月,特朗普向正在研发疫苗的德国CureVac公司提供了大笔资金,并提交了收购意向书。

一夜回到解放前!北京:病毒,又回来了

德国政府内的消息人士愤怒的表示,在收购意向书中特朗普政府的要求是,该公司的疫苗只能为美国所用。

全世界唯一有能力研制出疫苗并且也有心胸为全世界(尤其是疫情严重,医疗落后的欠发达地区)提供疫苗援助的国家,只有中国。

如果中国的疫苗先研制出来,那么我们就手握着全球最重要的战略技术与物资。

之于西方的对立势力,这是我们最大的底牌与谈判的资本。

之于更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将成为真正的“救世主”,全世界的人民将真正从中而获益。

那些脆弱的生命,那些无辜的百姓,都会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

我们的国际影响力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顶点。

而如果是西方国家阵营先研制出了疫苗,那我们面临的国际形式将更加恶化,我们也必将受到更大程度的孤立。

这是一场无比凶险而关键的战疫,就像1950年10月的鸭绿江畔上,我们又一次站在了历史与命运的十字路口上。

幸运的是,我们的疫苗研发速度领先全球。

更幸运的是,我们的体制优势可以实现疫苗从研发到生产的效率最大化。

新冠疫苗,这是一场我们不能输的战疫。

为中国,也为世界。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047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