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天堂地狱一念间

作者:詹得雄(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

本文转载自:华语智库(ID:huayujunshi)

来源:南方杂志 (2020-06-15 )

资本主义的病根在哪里呢?就在于从只想个人利益,发展到个人主义盛行,再畸形膨胀到目前的极端个人主义,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资本主义是其最典型的集中表现。
新冠病毒把资本主义推到了舆论焦点,它的美丽神话和“自由、平等、博爱”的外衣已支离破碎。美国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和死亡人数已居全球第一。
“资本主义病了!”这是很多年来人们不得不讨论的话题。2012年4月,时任达沃斯论坛主席施瓦布先生对记者说:“人们绝对可以说,当前形式的资本主义制度不再适合当今世界。”今天的新冠病毒让人们更理解了这句话。
一切都是柜上的金钱交易
资本主义的病根在哪里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先来讨论另一个问题:资本主义好不好?答:它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阶段,不能简单地用“好”与“坏”来回答。到欧洲去旅游,大家会看见一个又一个古堡,里面曾住过一位又一位贵族爵爷。史书记载,那时渔商从海边贩鱼运到城里去卖,要经过一道又一道卡,交一次又一次税,等运到城里,鱼也臭了。资产阶级革命就是要革掉这些封建城堡的命。
穷人开始时是跟着商人一起争自由的,但一旦商人得到了自由,穷人却被套上了新的枷锁。近300年来的西方历史,就是这么走过来的,有许许多多悲惨的过去。英国工业革命大有成效之后,伟大的作家狄更斯1854年写了一本著名的小说《艰难时世》,里面如实描写了一个新兴工业集镇:“这是一个到处都是机器和高耸的烟囱的市镇,无穷无尽长蛇似的浓烟,一直不停地从烟囱里冒出来……镇上有一条黑色的水渠,还有一条河,这里面的水被气味难闻的染料冲成黑紫色,许多庞大的建造物上面开满了窗户,里面整天只听到嘎拉嘎拉的颤动声响,蒸汽机上的活塞单调地移上移下,就像一头患了忧郁症的大象的头……”这景象同后来他们自诩的“山巅光辉之城”反差太大。
经过“羊吃人”的圈地运动,被赶出田园的农民就成了机器前面的新奴隶,尽管他们似乎可以“自由”地出卖自己唯一剩下的东西—劳动力。而资本家是何等人物呢?用书中主人公工厂主葛擂硬的话来说,他的唯一信条是:“人从生到死的生活每一步都应该是一种隔着柜台的现金买卖关系。”真是一语警世,赤裸裸地道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
葛擂硬先生一生严格奉行这个信条,包括把他20岁的女儿嫁给50岁的银行家。他是这么跟女儿讲道理的:“照虚年龄来说,你已经20岁了;庞得贝先生照虚年龄来算是50岁。从你们两个人的年龄来说,是有些不相称,但是从你们的财产和地位来说,是没有什么不相称的;反过来说,倒是非常门当户对呢。那么,问题就来了,只有一点不相称,难道就能作为这么一桩婚姻的障碍吗?”真是逻辑严密、无缝推理,他一手培养的可怜的女儿连还嘴的余地都没有。
病根在哪里
当时的教育信条就是个人利益第一。狄更斯在小说中用一个人的对话记录了这一点:“……我相信你知道我们整个的社会制度都是建筑在个人利益之上的。个人利益的这种说法是任何人都听得进的。这是我们唯一可以掌握的东西。人性根本就是如此。这一番道理我从小在学校里就听熟了。”没错,整个光怪陆离的资本主义大厦就是建立在这样的道德之上的。
现在可以回过头来回答:资本主义的病根在哪里呢?就在于从只想个人利益,发展到个人主义盛行,再畸形膨胀到目前的极端个人主义。看看今天华尔街的金融资本主义吧,大亨们可以用谁也搞不明白的什么衍生金融工具,敲敲键盘,不动声色地让一个国家一夜破产,别人跳楼,他们窃笑。
那么,从封建城堡到工业重镇的这种社会演变好不好呢?狄更斯在写了《艰难时世》5年后写了《双城记》。他在小说一开头就写了下面这一大段广为流传的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幸运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这是100多年前写的话,今天读来依然生动,发人深省。人类如何往前走,天堂地狱真的就在一念间啊!
资本主义是完全的恶吗?不能这么说。凡是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东西,都有在一定条件下存在的理由。1848年,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的这段话也是大家所熟知的:“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出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相对于封建主义,它是巨大的进步,人类从而向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迈进了一大步。但同时,它给人类带来的问题甚至灾难也是史无前例的:两次世界大战、殖民主义、冷战、一次又一次的经济危机、骇人听闻的贫富悬殊……但现在要紧的不是愤世嫉俗,也不能幻想一拳打得天下平,而是需要好好想想,如何才能从现实出发,一步步向天堂而不是向地狱走去。
《国富论》是资本主义“生理学”,《资本论》是资本主义“病理学”
开拓思路,需要读读经典。记得在一次研讨会上,有位经济学家说,亚当·斯密(1723—1790)的《国富论》是资本主义的“生理学”,而马克思的《资本论》是资本主义的“病理学”。细细琢磨,觉得有道理。
出版于1776年的《国富论》原名《国民财富的性质与原因》,被称为资本主义古典经济学的开山之作。其主要观点是人都是自私的,个人在发家致富的利欲冲动下,通过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自行调节,不知不觉地推动了整个社会的繁荣发展,而社会财富会像水滴一样滴下来滋润下层百姓。这种“生理学”的描述似乎很逼真,只不过斯密没想到的是,“自行调节”不可靠啊!否则今天怎么会落入病入膏肓的局面呢?
我国有人闹了点笑话,说斯密写了《国富论》后觉得太张扬自私不好,所以又写了《道德情操论》来加以补救。他弄错了。斯密是先写了《道德情操论》,17年后才写的《国富论》。这两本书,一本是主张利他的,一本是主张利己的,在学术界被称为“亚当·斯密悖论”,为此争论不断。
作为一名200多年后的后人,回过头去望望,觉得只要是一位正直的学者,他应既是一位理想主义者,又不得不是一位现实主义者。如果脱离了现实去空谈理想和道德,又有什么用呢?后人习惯说斯密是经济学家,其实在他那个时代,大学里是把经济归入哲学来教授的,还没独立出一门今天所谓的经济学。斯密是格拉斯大学的逻辑学和道德哲学教授,所以他首先关心的是道德。但道德不是空的,所以在仔细观察资本主义的运作至少17年后,《国富论》诞生了。难道资本主义不正是符合当时经济条件下的道德的吗?葛擂硬先生会觉得他那样嫁女儿有什么不道德吗?
社会永远在矛盾中前进。《国富论》问世91年后,《资本论》来了,它是资本主义的“病危通知书”,马克思冷静地从资本主义的“细胞”—商品入手,一层层揭开剩余价值之谜,即剥削之谜,从而宣告了资本主义的必然命运。他认为只有经济基础改变了,真正的“自由人的联合体”才能实现。现在达沃斯论坛上的很多人避开经济基础不谈,只谈道德,幻想凭空实现“有人情味的资本主义”“兼顾利益相关方的资本主义”等等,恐怕难啊!不过,这总比冷酷的“赢者通吃”的新自由主义理论要好些吧。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5月20日刊登了一篇题为《多一点社会主义的时机已经成熟》的署名文章。文章说:“现在,新冠疫情已经证明,社会主义者是完全正确的。随着失业率的飙升,可能有900万人已经失去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在美国的私营保险制度下,一旦就业状况出现变动,保险也将随即中断,在疫情期间,这种不必要的残忍变得更加严重。”这是残酷的现实迫使人们发出的呼声。
人啊,认识你自己!
当今世界正在悄然发生深刻变化,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不同的企业和企业家精神面貌确有很大不同,并非个个唯利是图,视钱如命。特别是一些新型科技企业,不少员工往往也有股权,出资者与出力者的关系比较和谐,一种合作伙伴关系在悄悄代替雇佣对立关系,如果这样的企业多了,社会会有什么变化呢?
改变经济基础在当前形势下不可能一蹴而就,这需要在宏观政策变革的同时,充分调动个人积极性,大力发展生产力,久久为功,才能形成潮流。但一个国家的宏观政策靠什么来改变呢?此次疫情把各种制度和治理方式都考验了一遍,各国情况大不相同,今后如何变革,说来话长,这里只能破个题,点到为止吧。
要看到,今天的高科技正在出人意料地改变着人类的生存基础,如果可控核聚变能够实现,能源就无穷无尽,还要打什么能源战?人工智能、区块链、新型材料等,预示着一个新的世界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让人似乎看到了人间天堂的曙光。笔者想,人类只要能有命运共同体的共识,谨慎地迈好面前的一两步,从“美国第一”变为“人类第一”,今后的路就宽广了。
与此同时,人类也已经看到了核武器、生化武器、太空武器、网络战、环境恶化等,大致也看到了地狱之门的模样。“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希腊古哲云:“人啊,认识你自己!”眼下千万要走好啊!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072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