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大反击   03

范佛里特深深地低下了头……

根据这几天的战斗经过,李长生团长发现,敌人每天的攻击都是早上八时开始,他判断,在这之前敌人肯定是在附近某处集结,便派出了精干的侦察分队连夜前去侦察。这些侦察兵果然不负众望,发现敌人的攻击部队凌晨四时左右就在597.9高地南侧的一片树林里集结,李长生决定先发制人,对其实施炮火急袭。

第二天(4日)四时三十分,“喀秋莎”火箭炮团的二十四门火箭炮按照侦察兵所报告的目标方位进行了全团齐射,上千发炮弹顷刻间就轰平了敌人的集结位置。敌人攻击部队遭到沉重打击,伤亡惨重,只得重新组织兵力,这天的进攻直到中午十二时才开始,而且其攻击强度明显减弱。整整一天,敌人没有发动大的进攻。

11月5日,第31师正式接手了45师597﹒9高地的全部防务。

凌晨3时半,“联合国军”又开始了炮击。在一个半小时的炮火准备后,美7师、美空降第187团、南韩第2师的共八个步兵连的兵力,在飞机和地面炮火的支援下,又向597﹒9高地发起了冲击。

91团2营营长杨水保负责指挥本团的十多门迫击炮,隐蔽在阵地的反斜面。团长李长生交给他的任务是填补山、野、榴炮的火力空白,专打阵前一百米开外的敌人步兵。

杨水保指挥炮手们打得又准又刁,将敌人打得鬼哭狼嚎,伤亡惨重。当战斗进入白热化时,敌人蜂拥而上,冲到了3号阵地前,敌我距离不到二十米,3号阵地上只剩下了91团2营5连的一个新兵,他隐蔽在一块被敌人炸掉半截的大青石后面,又是爆破筒、手榴弹,又是冲锋枪、机枪,抓到什么就用什么,劈头盖脑地往下砸、往下打。

敌人在他面前一片片的倒下去,但他毕竟只有一个人,虽然手忙脚乱却仍然挡不住敌人的攻势。

这时炮兵连长请示杨水保:“距离太近了,打不打?”

“干吗不打?打!给我瞄准了打!”杨水保毫不犹豫。

十多门迫击炮一齐开火,炮弹像雨点一样在敌群中开花,炮管打得烫手了,炮手们就脱下衣服包住炮筒继续打,“联合国军”士兵们被打得哇哇乱叫,纷纷往回逃窜。5连那个新兵蛋子兴奋得在阵地上又蹦又跳,欢呼狂喊:“打得好!打得好!”

5连这个新兵的顽强奋战对3号阵地的转危为安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战后,这个新兵荣立特等功,获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称号,他还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并受到金日成的亲切接见。

这个新兵就是12军抗美援朝英雄榜上的“头牌状元”,人称“孤胆英雄”的胡修道。在我军后方炮火的支援下,胡修道与班长李锋、战士滕士生一起,接连打退敌人的多次冲锋。后来滕士生负伤,班长去支援别的阵地,胡修道就一个人孤身奋战,用手榴弹、爆破筒和冲锋枪打退了敌人的大小冲锋四十一次,杀伤敌人达二百八十多人,创造了孤胆作战的光辉范例,而且居然寸土未失!

几十年后,记者在江苏徐州的云龙山公园采访了六十九岁的胡修道老人。此时,老人已经是志愿军仅有的十二名“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之中唯一的健在者。

老英雄回忆道:

“上甘岭战斗双方都是在拼钢铁,但更重要的是在拼意志。因为双方炮火这么厉害,整个山上的表面工事全都没有了,石头都被炸成了粉末,一尺多厚啊。”

“我到了上甘岭阵地后啊,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那时候,都杀红了眼啊……”

几乎所有有关上甘岭战役的著作中都提到了11月5日这天的一大战场奇观 ——

在“联合国军”的最后一次集团冲锋被粉碎时,一架低空支援步兵冲击的美军F-51型强击机与中国军队的一颗弹道很低的地炮榴弹竟然迎头相撞,连续数日浓烟烽火遮蔽的天空在浑浑沌沌的黄昏中立刻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刺目的火球,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刹那间,硝烟弥漫的上甘岭战场上空一片辉煌,紧接着,无数片火红的金属残片像天女散花般的砸在美军进攻的队列中,吓得美国大兵连同伴的尸体也不顾了,转过身来抱头鼠窜,连中国士兵们也被这恐怖的战场奇观震骇了……

得知此消息后,秦基伟高兴地说:“人倒霉了喝口凉水也塞牙,仗打顺了地炮也能打飞机!”

从此,美军飞机再也不敢在上甘岭上空低飞……。

这一天,志愿军以伤亡三百二十四人的代价,歼敌一千五百余人。这一天刚刚打到下午三时,“联合国军”就不打了,早早地停止了进攻,这也是自11月份以来,“联合国军”收兵最早的一天。

命令是美第9军军长卢本﹒詹金斯少将亲自下达的。身为老行伍的他已经看出,这个山头是个无底洞,不能再这么折腾下去了。美国国内民众如果知道真相,是绝不会容忍自己再进行这种毫无收益的血腥赌博的。“联合国军”现在的士气已经降低到了极点,战前,为了激励士气,外号“疯子团长”的美31团团长摩西上校曾以两个美国著名性感女明星的名字命名597﹒9高地的两个山头 ——“珍妮﹒罗素山”和“桑德山”,让士兵们喊着她们的名字发起冲锋。可是现在士兵们对这两个娇艳的尤物也失去了兴趣,都说什么“为这两个放荡的小淫娃卖命实在不值”。

南韩军队的战史是这样描述的:

“停止进攻‘三角高地’,是军团长决定的。自从‘摊牌作战’开始以来,美第7师打了十二天,韩第2师打了十一天,只是增加伤亡。加上‘狙击棱线’连日不断的血战,继续进攻也无所作为。因此,决定从即日(11月5日)起结束‘三角高地’战斗。”

就在这天下午,范佛里特匆匆赶到人满为患的金化前线的一个野战医院去慰问伤兵,胸部缠着绷带、浑身多处负伤的基里上尉告诉他:

“我们被打得落花流水。我身边的无线电报话员和中士都阵亡了,而我连前去增援的六连只剩下了十几个人。那里根本没有藏身之处,中国人发射的迫击炮弹每秒钟一发,可怕极了……”

范佛里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深深地低下了头……

上甘岭,白的雪,红的血……

上甘岭,白的雪,红的血……

(三)“到此为止,联合国军在‘三角形山’是打败了”

崔建功拿出一个大茶缸,倒满了老白干,和战友们痛饮了一大杯!

美国第8集团军新闻发布官坦率地宣布:“到此为止,联合国军在‘三角形山’是打败了。”

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军队能把这个面子给敌人吗?

 —— —— —— —— —— ——

11月5日,12军副军长李德生奉命于德山岘组织成立了五圣山前线指挥所,该指挥所归15军军长秦基伟直接指挥。当晚,31师第92团也奉命接手了537﹒7高地北山阵地的防务。至此,12军全面接手了上甘岭战区的防务。秦基伟曾说:

“第12军的参战,是取得上甘岭作战最后胜利的保证。12军是在什么情况下投入战斗的呢?是当战斗最紧张、最艰苦时,军第二梯队已经拉上去了,敌人又调来了韩9师三个团,韩2师集中最后力量,加上美空降187团、埃塞俄比亚营、哥伦比亚营等投入战斗,597﹒9高地的战斗发展到决战阶段,在这关键时刻,李德生副军长的到来,31师投入战斗,使我们更加增强了取得战役全胜的信心……”

美第8集团军很快就获悉了第12军参加上甘岭作战的情报。南韩军方心情惶然地对此评论说:

“中共第12军享有精锐部队之称,具有攻防全面作战能力。”

消息传出,韩2师、韩9师顿感军心震撼。

就在这同一天,志司总部致电15军并转全体指战员,祝贺收复和坚守597﹒9高地作战的胜利,热情表彰参战部队“愈打愈强,战术愈打愈灵活,步炮协同愈打愈密切,伤亡亦逐渐减少……”,并要求参战部队“再接再厉,坚决战斗下去,直至将敌人的局部进攻完全、彻底粉碎!”

这份贺电被印成号外,迅速传遍了前线阵地……

经过三个星期的残酷血战后,在45师的全部步兵连队中,两次打光之后又重建的就有十六个连队,全师的连级干部伤亡率超过了65%,排级干部伤亡率接近90%,而班一级骨干伤亡率竟达100%!

45师的王牌连队134团第8连 ——也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上甘岭特功八连”,三个星期内三次打光,三次重建,又三次扑上了阵地!!

597﹒9高地最大的坑道1号坑道先后进入的官兵有三四百人,最后只走出了八个人。在越过封锁线的时候,又有两人被敌人的炮火击中牺牲。所剩下的六人中,又有一人在下阵地后因吃了过多的饼干和罐头牛肉,他那因为过度饥饿而严重萎缩的肠胃无法承受,最后竟被活活撑死。

在坚守1号坑道的原8连人马中,最后只剩下了连长李保成、指导员王土根和一个小通讯员三人。在战役胜利后撤回的路上,李保成看见路边有一段不足一米的树干上嵌满了子弹和弹片,粗粗数来不下一百个,便让通讯员扛回来留作纪念,这段树干后来被陈列在了15军的军史展览馆,成为永久的纪念。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抗美援朝战争馆”里,也陈列着三根由上甘岭阵地上保存下来的树干,其长度分别为1﹒93米、1﹒42米、0﹒70米,直径约为0﹒25米。这是上甘岭阵地上仅存的几段树干,树枝早已被炮火炸得荡然无存,树干上至今还嵌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弹片……

指导员王土根带回来的军旗,上阵地时是崭新的,每一次从坑道中向外反击,就插上阵地一次,这面不到两平方米的旗帜,竟然密密麻麻地布满了381个焦糊的弹洞。十年之后,当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建成开放时,这面军旗作为一级文物,成为北京军博(即军事博物馆)最珍贵的藏品之一。

1962年,新落成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特邀8连连长李保成进京,参加隆重的开馆仪式。当陈毅元帅陪同朝鲜驻华大使走到8连旗帜前时,李保成为他们讲述了这面旗帜的特殊历史。虽然李保成不善言辞,但仍然感动得大使先生双泪长流……

第45师全师的307挺机枪,打坏了257挺;1717支冲锋枪,只剩下350支尚可使用;即使是不经常使用的步枪,也打坏了半数以上。全师共消耗弹药约1257吨,其中还不包括大量从敌人手里及敌人阵地上搜集的弹药。

45师自从太行山组建旅团,到上甘岭战役打响前的五年间,共负伤7952人,阵亡2161人。而仅仅在上甘岭这一次战役中,45师便伤亡达5681人,阵亡2849人,伤亡人数达8500余人 ——在两个面积加起来才仅有三点七平方公里的小山包上,竟打残了一个满员步兵师!

但是,45师英勇顽强的战斗打出了国威、军威,打出了王者之师血染的风采,向全世界显示了志愿军强大的战斗力,使敌人胆寒心颤。而作为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的敌手,对此则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南韩人编写的《韩国战争史》认为,上甘岭战役时间之长,战斗之残酷,伤亡之惨重,是史无前例的。韩国人这样写道:

“中共第十五军防御意志坚定,因此,三角形山战斗始终没有进展,反而足以使敌人成为打了漂亮仗而自豪。”

崔建功率领45师在朝鲜战场上度过了整整三个春秋,全师将士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特别是经过了残酷的上甘岭战役的洗礼,几十年后,崔建功将军曾在回忆中说:“作为共和国的一名老军人,我打过许多仗,最难忘的是上甘岭这一仗。”

这一天,上甘岭上初生的朝阳格外的红,血红血红的,红得让人心弦颤动……

凭借自身辉煌的战斗历程,从此,45师官兵骄傲地昂首跨入了15军主力王牌师的行列!!

德山岘,45师指挥所。

45师撤下来的三个团长 ——孙家贵、刘占华、张信元,风尘仆仆地赶到师部,与师长崔建功重逢,四条汉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热泪满面,悲喜交加。团长们都说:“师长,我们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见你啊!”

崔建功也激动不已,他拿出一个大茶缸,倒满了老白干,和战友们痛饮了一大杯!

“联合国军”也伤亡惨重,减员达一万三千余人,美7师已经失去战斗力,被迫撤出休整。韩2师所属的四个团绝大部分连队都被整补过二至三次。

就在这一天,美国大选结束,二战名将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当选美国总统。第二天,11月6日,美国第8集团军新闻发布官以西方式的坦率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

“到此为止,联合国军在‘三角形山’是打败了。”

美军战史也承认:

“在‘三角形山’五天的战斗中,联合国军由最初的两个营的兵力发展到两个师以上的兵力,死伤人数由200人增加到9000人。 ……‘三角形山’之战,中国军队以他们不屈不挠的斗争 ……迫使联合国军停止进攻。”

美联社战地记者发出的报道和评论则更为悲观:

在最近三个星期的战斗中,“联合国军所牺牲的人员和所消耗的军火,已经使联合国军的司令官们震惊了,而且若在最后公布全部损失时,还将使公众震惊。这三个星期的战斗是二十八个月的朝鲜战争中第二次损失精锐部队最多的战斗,这次损失仅次于1950年第8集团军在北朝鲜惨败时的损失。”

随着597﹒9高地的尘埃落定,敌我双方都将目光转向了537﹒7高地北山(即美国人所称的“狙击兵岭”)。

“珍妮﹒罗素山”(597﹒9高地上的一个山头)打不下来,“狙击兵岭”已经是“联合国军”能够保住面子的唯一一根稻草了。从审讯俘虏的情况看,王近山得知,原守卫597﹒9高地的美7师已经因伤亡过重而撤离,将防守任务交给南韩军第2师了。而韩2师随打随补,有的新兵甚至还不知道其连队的番号,就稀里糊涂地当了俘虏,可见该师的老兵已经基本打光。对于韩2师来说,放弃597﹒9高地并不丢脸,因为这个阵地本来就是由美军防守的 ——连美军都守不住,南韩军就一定要守住吗?

可是537﹒7高地北山阵地就不同了,这是从一开始就由韩2师攻占并防守的阵地,岂肯轻易丢失?拼了老命也要保住这个面子呀!

如果中国军队不再对“狙击兵岭”进行反击,双方相安无事,双方都有了面子,上甘岭战役也很可能就此结束了。王近山清楚地预感到,敌人肯定是愿意接受这个前景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军队能把这个面子给敌人吗?


作者:陈亚炜

更多精彩请点击星火智库连载专栏:

朝 鲜 半 岛—— 鹰与龙的搏击

(欢迎点赞、转发和分享。原创不易,您的打赏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您的鼓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多少随意,量力而为。正能量的阵地需要你我共同坚守)

微信图片_20190122121507.jpg

(请用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转账打赏,多少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