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星辰大海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作者:有里儿有面

本文转载自:有里儿有面(ID:youli-youmian)

“港版国安法”呼之欲出,让许多“港独”分子预感时日不多,于是有的弃保逃亡海外,有的忙着转移资产准备移民,还有的开始就地“绣红旗”忽然爱国,但仍然有一些苟延残喘、上演末日疯狂的,甚至把黑手伸向了校园。以“打国际线”“我最棒”自居的“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其头目黄之锋、郑家朗就是这样的恶魔。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毒童新魔”——郑家朗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6月7日,香港众志副主席、“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发言人郑家朗在facebook发帖,叫嚣国家在香港设立国安机构,在香港教育中加入国家安全内容,是“以严刑峻法规限港人的思想自由”,同时造谣称“在国安法下,可以预见政权对教育的干预更加无孔不入,凡是当权者觉得碍眼的都足以入罪,学生教师命悬一线,学术自由荡然无存”,鼓动在校学子“决不能置身事外”,并表示6月8日至13日,“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将在香港各区设立街站,蛊惑香港中小学生积极参加6月14日“公投”。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港版国安法”打击的对象,中央已说的非常明白,主要是针对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以及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针对的是极少数人。可在郑家朗的口中,怎么就成了“觉得碍眼都可以入刑”的”严刑峻法“?
在香港教育中加入爱国内容,是为了加强学生对国家观念与国民身份的认同,防止“港毒”污染校园空气。这种关怀和保护之举,是让“教师学生命悬一线”?恐怕应该是黄之锋、郑家朗及其港毒“黄师”,担心“潮水褪去”失去掩护,陷入“裸泳”受到严厉制裁而“命悬一线”吧?!
还有那个“公投”,实属于一无宪制性法律依据,二无法律效力的“双无产品”。更何况以“成功标准”为“1万名中学生的有效票,并有六成赞成票,就筹备罢课” 的所谓“民意”来反对“港版国安法”,数量上根本没法和300万香港市民签名拥护“港版国安法”的真正民意相比!
其实,郑家朗也知道这些都是烟雾弹、障眼法,搞不成啥大事。他的本意只是借此吸眼球、博出位,让美国粑粑注意,好走一走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等人的老路,以得到主子的赏识,兴许能混个名校上上,赚点美元花花!
真是白日做梦容易碎。6月7日当天阴谋一出,郑家朗就遭到特区政府的严厉谴责。不知悔改的郑家朗一意孤行,他一边安排人在备受学生青睐的“照片墙”软件中大肆散播煽动口号,一边继续“键盘革命”。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6月8日,他声称联络到“二百万三罢联合阵线”将于6月14日进行“罢工罢课公投”。
6月11日,他妄称相信“学生愈打压愈顽强”,同时表示“有信心公投将取得至少1万名中学生的有效票”。
6月12日下午,眼见天气预报说6月14日的乱港“公投”,可能被台风“鹦鹉”吹走,郑家朗发帖通告“罢工罢课联合公投延期至6月20日”,同时以“两办及政府党媒一齐出声批评罢工罢课公投,更加证明中共对公投非常关注,我们一定要更多人参与,展现决心”而自欺欺人,并怂恿大家不要退缩。
可是预告的台风并没有说的那么强悍,不甘寂寞的郑家朗于是怂恿几个“炮灰”当晚去香港东角道站街,结果中学生“手足”没招来多少,倒是让香港警方快速反应,当场没收反动文宣物资,拘捕了三名乱港分子!悻悻不已的郑家朗,无奈之下伙同毒果日报“碰瓷”港警,乱叫抓捕行动过于粗暴。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更为讽刺的是,面对特区政府、教育界以及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的严正警告,郑家朗竟然将其作为“业绩”四处炫耀,并声称截止6月15日,8天内6次被中央及特区政府“点名”,感觉就如受到“轮奸”一样爽!真是脑子与节操都碎了一地。
“害童生意精”——黄之锋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小弟”郑家朗上蹿下跳的表演,让忙着撕扯毒果日报刊登“难忘反国教报道黄之锋打国际线靠《苹果》”稿件,是想借机”抢走“香港众志“潜在捐款的“生意人”黄之锋,又看到了“商机”,他一边卖力转发,一边各种恬不知耻地向美国粑粑示忠。
6月14日,眼见郑家朗的祸乱行径已招致国务院港澳办点名批评,达到了预期的“宣传效果”,黄之锋赶紧在facebook发帖文“被国务院港澳办点名的第五人 —— 郑家朗”来蹭热度。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帖子回顾了郑家朗的“成长史”,对郑家朗在自己缺位时“主动担当”,积极组织“手足”发起联署、出席公听会等活动,并表现出“有耐心”等“优点”进行了点评,同时话锋一转,把大篇幅放在展示自己的“功劳”上,大讲去年“修例风波”即使自己被收监、身陷囹圄,却还是忙于开拓“国际线”,并晒出近期“功劳簿”,声言“同步拓展国际线、新媒体、囚权和维持各种社运议题推进”。
黄之锋的帖文意思很明白:郑家朗是我“小弟”,是我一手扶持成长起来的,我才是“香港众志”真正的老大;郑家朗主导的“罢课公投”只是“香港众志”系列乱港行动一个小插曲,另外还有“国际线”、“新媒体”、“囚权”、“社运”等等大手笔都是我在组织运作,我黄之锋才是“统管全局、劳苦功高”;我曾吃过几个月牢饭,而郑家朗仅是被罚款一千元,这点“毛毛雨”怎能和我蹲大牢的“功勋”比!
黄之锋引以为豪的“国际线”推进的怎么样?卖力吹捧德国,妄图让其对中国进行制裁,结果德国外长马斯称黄之锋的政治立场“包含了分离主义倾向”,这与德国政府的对华方针不符;“碰瓷”韩国总统文在寅,奉承人家“对人权和民主的理解比任何人都要高”,结果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黄之锋隔空通过节目向韩国总统文在寅喊话
“新媒体”呢?也不过就是每天发几则帖文,或是搞搞视频直播,带着几个小弟智障一样的胡言乱语,抑或是街头搞个被大风随时吹走的牌子,把自己河童的标准照放在上边?能成啥气候?!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社运怎么样?街头摆街站,被路人痛骂“其实他们应该叫众弃才对,最好国安法早点来,治一治他们,我们才可以过回安稳日子”!
不过,黄之锋的“囚权”工作确实做的不错:他在facebook上深情发帖回忆去年吃牢饭的情形,同时通知牢里的“手足”:快去领一万元港币!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有这好事?仔细一看,原来是特区政府发给全体香港市民的大礼包!这可真是厚颜无耻、臭不要脸!你怎么不把美国粑粑给你的赏金拿出来给“手足”们分分!
其实,在黄之锋心中,“手足”就是可以贩卖、让自己名利双收的“独家资源”,这也是与美西方粑粑达成的“合作协议”。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从2012年开始,这种吃“人血馒头”的发财致富罪恶就已开始:绝食罢课开展“反国教运动”、指挥香港年轻人重夺“公民广场”,“非法占中”、“修例风波”中推波助澜,到现在已是靠幕后操纵、摆POS就可以领赏了。
西方主子的奖赏也确实丰厚: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被评为 “全球25名最具影响力少年”;获得美国国际财经杂志《财富》“全球50名伟大领袖”;被美国12名国会议员提名竞逐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黄之锋这种吃“人血馒头”的生意,不仅获得了政治虚名,更为他带来了滚滚财源:此人每逢搞事都在反动文宣上附一个捐款链接,并且注明只能用美元结算,现在在他的箱底已堆满了大把银子!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更大的财源则来自于国外:近年来美国政府通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NGO组织,直接拨给黄之锋的“活动经费”已多达一千多万美元!
“多行不义必自毙”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生意人”黄之锋、郑家朗之流很清楚,中美博弈下的“港版国安法”犹如定海神针,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其落地!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现在上街“搞事”既没人响应,又会遭人痛骂,还好不谙世事的青少年好糊弄,而且蛊惑孩子上街,不仅可以“交作业”领美元,而且也确实可以裹挟更多家庭,撕裂社会,种植仇恨,这种“一石多鸟”的买卖怎能错过!
“香港众志”的黄之锋、郑家朗之流显然打错了算盘,国务院港澳办及中联办发出的“香港众志以及黄之锋、郑家朗之流是在为自己的罪行录上再添下重重的一笔”的警告还在回荡,伴随着港版国安法的落地,迎接他们的,必将是正义的审判!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080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