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局势君 

本文转载自:局势很简单(ID:TalkForEasy)

当5月份美国对伊朗的最严厉制裁生效后,波斯湾内外的海面颇不平静,前后多达11艘油轮遭遇到了袭击。公海上没有摄像头没有路人也没有记者,因此坏事儿到底是谁做的至今说不清楚。但是这个不影响美国采取行动,在7月10号那天,特朗普派人发布了他的召唤,由美国和盟友在波斯湾组建一支军事力量,打着保护过往商船的旗号,实现在外海对伊朗形成军事威胁的目的。

这种合作模式特朗普相当熟悉,这就好比他自己先发起一个项目,然后忽悠其它人入股做合伙人,这一次入股的盟友除了掏钱以外,还得出人出武器装备。只要吆喝的声音够大,总会有人加进来,合伙人达到一定的数量,那么就能借助他人之手把自己的事儿办了。这种套路特朗普以前在房地产项目上可没少玩。

只是漫长的一个月过去了,真正加入他那个护航联盟的只有英国一家。对于老相好英国人的加入,特朗普高兴不起来,因为英国离开欧盟在即,而且硬脱欧的概率还不小,英国人这个时候入伙可以说是别有用心的。虽然英国的加入多少化解了特朗普的尴尬,但是他注定欠了英国一个人情,这个人情只能等英国脱欧后再还了,比如在推特上免费替英国的经济和内政说几句好话,稳定一下人心。

(在波斯湾航行的美国航母)

 

一个月才有一个人加入,到底是美国的号召力变弱还是他这个护航项目有问题?闲暇的时候,特朗普会因此陷入疑惑的失望中,这军事威胁伊朗的算盘似乎要落空了。在8月21号这个普通的日子,也就是“护航联盟”项目上马的第41天,远在天边的澳大利亚宣布入伙,正式成为护航联盟的第3个成员,并带来了一艘军舰和一架侦察机。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为自己的决定给出了理由,他说伊朗在波斯湾威胁来往商船的安全,这会破坏地区稳定和损害盟友们的利益,所以澳大利亚很有必要参加这个护航联盟,这符合国家的利益。莫里森显然没有说出真心话来,政客们说话的风格就是这样,10句话里大概有9句都不是实话,他们会找一个能骗过选民的理由,在确保民众不反对国会顺利通过的前提下,去实现真正隐秘和复杂的目标。

澳大利亚选择入伙,可以说这是个必然事件,唯一不好确定的是它究竟在哪一天加入。如果要在这个世界上给美国找一个最忠实的追随者,那么非澳大利亚莫属。为什么是澳大利亚呢?这个当然有悠久的历史原因,在交代那段历史之前,我们先举一些澳大利亚忠诚的例子来强化这个客观现实。

二战结束之后,美国先后发动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反恐战争,以上这些战争多少都得到了盟友们的支援和参与,而澳大利亚绝对是美国盟友里面最靓的那个仔,因为以上所有战争澳大利亚都参加了,唯恐哪一次自己被美国给忘掉。那么澳大利亚加入波斯湾护航联盟,就一点儿不让特朗普感到惊喜和意外了,最多只是欣慰。那么澳大利亚为什么这么做呢?

(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纺织厂)

 

话说英国当年以第一名的速度完成了工业革命,机器的使用促使纺织业爆炸式发展,羊毛的需求量暴增,每一个毛孔流着贪婪血液的资本家们果断砸钱圈地养羊薅羊毛,导致大量失去土地的农民跑到城市里流浪,这个就是著名的“羊吃人”圈地运动。这些跑到城市的失业者乱搭乱建,以偷盗抢劫和贩毒为生,于是大英帝国的监狱里人满为患,犯人变成了王室的一大负担。

好在那个时候王室已经在全球开发殖民地了,需要大量的人手,国王跟幕僚们灵机一动,以免刑为条件把犯人送到殖民地充当劳动力,劳动期满后想不想回来随意,可以说这是一项把负资产变成劳动力的天才计划。于是大量的英国罪犯们跟着殖民公司到了北美拓荒,现在那些傲娇的美国白人要是往上倒腾几代,说不定老祖宗就是当年被流放过去的劳改犯之一。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到1776年美国居然独立了,而独立前后爆发的独立战争,就已经导致北美殖民地没法玩了,国内的犯人再次变得没地方可去,王室这才被迫开发了遥远的澳大利亚作为新的投放地。因此澳大利亚开始被英国殖民,也就是美国独立前几年的事儿了。

此后的170年间,澳大利亚都忠心耿耿或者被逼无奈跟着英国混,如今澳大利亚的一把手是总理而不是总统,就是因为照搬了英国的议会内阁制。澳大利亚本土的士兵,过去也一直被英国人差遣着到世界各地出差,比如在第2次世界大战期间,澳大利亚的军队被远征到英国本土、非洲和东南亚等地为英国人当炮灰。

(伊拉克战争中的澳大利亚士兵)

 

当二战进行到后期的时候,也就是日本投降的倒数第三年,澳大利亚和英国的关系变了。那个时候小小的日本居然把战线从太平洋一直延伸到东南亚,战场分布在小半个地球上。日本的战斗机甚至飞到澳大利亚本土进行轰炸,潜艇也开到了悉尼港的不远处,让澳大利亚举国惶恐。堂堂的大英帝国居然挡不住小日本南下的脚步,澳洲人产生了连自己都感到后怕的质疑:难道英国人靠不住啦?

当澳大利亚请求把自己在外出差的军队召回来保护本土的时候,丘吉尔居然不太乐意。澳大利亚人这才醍醐灌顶般意识到,世界永远是属于年轻人的:英国人老了,现在的年轻人是美国。在1942年那个时候,澳大利亚的政客们开始普遍性表现出对美国的友好,他们频频表示澳大利亚应该跟英国分手,转而去追美国,只有帅气多金的美国才能带给自己带来安全感。

第一批到澳大利亚出差的美国士兵是1942年过去的,为的是和澳军联手在北边狙击日军的南犯。有了美国士兵的常驻,澳大利亚人彻底踏实了,二战的战火也怎么伤着澳大利亚。等到仗打完了美国士兵也就待着不走了,美国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它这是把澳大利亚当做在南部围堵亚洲的前沿阵地这么培养的,不是因为祖上都是英国来的犯人有血缘关系而纯粹帮忙。

距离澳大利亚最近的国家是印尼等东南亚等国,那里的人普遍头发卷曲、皮肤黝黑、身材矮小,那么以地理位置去推测澳大利亚原本也是遍地棕色人种才对的,而现在的澳大利亚是个纯粹的白人国家,全国90%以上都是白人,白的毫无杂质。不但肤色像欧美人那样白,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也跟欧美没有区别,于是澳大利亚人天生认为自己就是欧美基督圈里的一份子。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特朗普)

 

但是这个世界的经济中心和政治中心永远在欧洲、亚洲以及北美,远在天边的澳大利亚完全游离于舞台之外,要是这个世界风平浪静上一段时间,澳大利亚都要过上超然于世的日子了,这会让澳洲人有种被遗忘的失落感。假如澳大利亚不主动迎合和参与基督圈的事务,那它可能真的会被主流世界彻底遗忘。

这种恐慌和失落的心理造就了澳大利亚的主动外交,只要有机会,它都会自掏腰包出现在欧洲和美国的各种活动现场,即使过去当个听众蹭点咖啡都没有关系。尤其是对美国外交事务的支持,简直被澳大利亚奉为基本国策,所以美国发动的每一场战争都有了它的身影,这次波斯湾护航联盟也没有落下。

如果看世界地图的话,澳大利亚的位置明明就在亚洲的南部,虽然它一家顶着“大洋洲”的帽子,但是究其本质它就是一个岛国,岛国永远应该跟距离它最近的大陆搞好关系,这是国家长远发展的需求。美国的保护决定了能不能存在,而经济发展水平决定了存在的好不好。所以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澳大利亚,它应该跟亚洲某大国搞好关系才对,这样对它长期发展最有利,可是唯美国马首是瞻的澳大利亚却偏偏做不到。

(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

 

时刻准备着追随美国的外交政策,是澳大利亚的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如果美国说谁威胁了自己的安全,澳大利亚听到后十有八九也会说自己被对方给威胁了;如果美国决定制裁谁,澳大利亚会开新闻发布会解释制裁的合理性;美国说伊朗袭击商船威胁波斯湾的安全,澳大利亚果不其然派人加入其中。这种亲美国远亚洲的态度,就导致澳大利亚和亚洲国家的关系一直都不和谐。

看目前的情况,特朗普这个护航联盟是发挥不了什么实际作用了,既不需要保护商船的安全,也威胁不到伊朗。但是澳大利亚入了伙可能会给它带去一些风险,它这一次明显冒犯了伊朗,然后中东的什叶派穆斯林们从此就不喜欢他们了,这就提高了澳大利亚人跑到中东参观古迹吃羊串时被人绑架的风险,也提高了澳大利亚国内的穆斯林们想干坏事的风险。

一旦类似的坏事发生,天真的民众只会认为是那些极端分子们太可恶,就知道欺负无辜的民众。可是天真的民众会不会想到,自己国家极度亲美的政策才是这些危险的本质原因,而他们会反对这种外交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