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啥对格陵兰垂涎三尺?

很简单,有了格陵兰,美国可进一步俄罗斯争夺、阻遏中国、进一步掌控北约乃至欧洲……

文 | 回家种菜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自从地产大亨出身的这届美国总统宣布要买格陵兰,这个极北苦寒之地就吸引了全球人民的目光。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8月20日,特朗普称其推迟了原定对哥本哈根的访问,理由是丹麦首相拒绝了他购买格陵兰岛的想法。

特朗普是说着玩的吗?非也。

那么,貌似荒唐的言辞背后隐藏着什么?

看看今年6月出炉的美国国防部《北极战略》,剑指中俄意味明显:“中国和俄罗斯在各自的领域提出了不同的挑战,但两国追求的北极活动和能力可能给本国带来风险。

回顾历史就知道,美国对格陵兰的强烈兴趣是与其北极战略相辅相成。

1

买地老套路


1867年3月30日,建国还不到百年的美国以720万美元的价格向不太靠谱的沙皇俄国买下了面积约170万平方公里的阿拉斯加,每平方米地价不到5元,从此名正言顺地成为8个北极国家之一。

不过,那个时候的美国人并不看好北极这块苦寒之地,将其戏称为“西华德的冰箱”,觉着没啥用处。

(注:1861至1869年,威廉·西华德任美国国务卿,力主购买阿拉斯加。)

1917年,美国以2500万美元买下丹麦的西维尔京群岛,由50多个大小岛和珊瑚礁组成。

二战中,美国终于开始重视北极地区的军事价值,格陵兰的重要性显现出来了。

*纳粹德国占领了格陵兰岛东部,并在北极地区建起了无线电通讯和雷达气象站,支持在北大西洋作战的德国舰艇;

*日本占领阿留申群岛的两个小岛,试图从阿拉斯加抄美国军后路;

*西方支援反法西斯战争的许多物资都通过白令海峡、摩尔曼斯克港口源源不断地运往苏联。

从格陵兰向西,经过巴芬湾与加拿大隔海相望;向东,经过格陵兰海、丹麦海峡、挪威海,与冰岛、挪威、丹麦等欧洲国家毗邻,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发,为了保护阿拉斯加和北极地区,美国和加拿大签订了关于在加北极领域构建军事机场和其它基地的协议。

同年,美国与丹麦签署协定,据此,美可在格陵兰建立军事基地。


(注:1940至1945年德国占领丹麦期间,格陵兰由美国代管。)

1944年,罗斯福在全国广播讲话中强调北极对美国的永久性意义,美国海军开始在阿拉斯加北坡勘探石油。

两年后,杜鲁门政府想效仿威尔逊时期购买西维尔京群岛的做法,开出1亿美元价码向丹麦购买当时还是殖民地的格陵兰岛。

当然,脑子清醒的丹麦人十分果断地拒绝了这宗生意

 

2

军事价值


冷战时期,格陵兰的地缘政治意义更为突出——它控制着苏联北部港口通往大西洋的部分航路,是对跨北极地区洲际弹道导弹的最佳监测地点。

于是,防务实力并不起眼的丹麦因此成为北约创始国之一。

20世纪50年代初,图勒空军基地正式纳入美军势力范围,随后大规模扩建,作为北约冷战防御战略的一部分,为美空军中程战略轰炸机跨北极执行任务提供补给,并调度战略侦察机和加油机,沿用至今。

格陵兰对美国的军事价值还不止于此。

1958年,美国在图勒基地以东250公里处启动“世纪营”项目。名义上,是为了在极寒条件下测试不同的施工技术和在冰盖上进行科学实验,其实是拿这个当幌子进行代号为“冰虫计划”的绝密军事核计划——在格陵兰冰原下建设核导弹发射点网络,目的是在冰盖下部署中程导弹,射程足以覆盖苏联全境!


(注:由于冰川的不稳定性导致相关实验的失败,该计划于 1966 年宣告终止。)

耐人寻味的是,长期标榜实行无核政策的丹麦政府对此却闭口不言,老百姓一直被蒙在鼓里。

美国国防部认为,苏联若对美国实施核打击,必先袭击图勒空军基地。因此,自1961年起,美军部署携带核弹头的B-52轰炸机每天在基地附近巡航,一旦基地遭遇打击,立即直飞莫斯科发动攻击。

于是,核弹头日日在头上飞,丹麦民众却毫不知情。

1968年1月21日,一架B-52轰炸机的驾驶舱突然起火,携带4枚核弹的飞机撞向格陵兰岛冰层。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紧急救援之后的一切无人提及,直到十几年后才逐渐揭开面纱。

另外,近年解密的美国文件显示,图勒基地还被用来收集情报,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全球通讯项目的一部分。其中一部分照片信息还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用来实施无人机定点清除。

苏联解体后,格陵兰军事基地自然而然地瞄准了俄罗斯。

2007年,俄罗斯科考队用深潜器在4000米深的北极点洋底插上了一面钛合金国旗,由此开启新一轮北极争夺,围绕资源的博弈愈演愈烈。

2014年,俄罗斯成立北方舰队联合战略司令部,近几年动作不断,如翻新机场、新建军事基地和防空系统网络等。

今年6月美国国防部《北极战略》认为,海水融化将给俄罗斯带来更大的战略优势,“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商业投资与持续的国防投资加强了俄罗斯的领土防御和控制北方海航道的能力”,因此美国必须采取行动给予遏制。

现在,美国国防部、海军、海岸警卫队都在致力于加大在北极的影响力,特朗普购岛的话,就是借着这股“东风”吐出来的。

 

3

北极航道


从地球仪上,我们可以清晰看到,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最近距离是取路北冰洋的北极航道,而非传统上经过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线路。

三条北极航道


“东北航道”:从北欧的巴伦支海至俄罗斯北部楚科奇海的航道,西起西欧,沿着西伯利亚与北冰洋毗邻,绕过白令海峡到达中日韩等国港口,是联系欧洲和亚洲的最短航线。

“西北航道”:从戴维斯海峡沿加拿大北岸到阿拉斯加的极区航道,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能大大缩短北美洲至亚洲的水运航程。

“极点航道”:从理论上来说,北极航道还有一条穿越北极点的航线。这条航线从白令海峡出发,不走俄罗斯或北美沿岸,直接穿过北冰洋中心区域到达格陵兰海或挪威海。不过,由于北冰洋中心区域被多年累积的密集和厚实海冰覆盖,预计这条航线将最晚被开通和利用。

所以,在以上3条线路中,东北航道的现实意义最强。与传统的经苏伊士运河的航道相比,它可以缩短30%至40%的距离,大大节省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

东北航道上的格陵兰


早在苏联时期,东北航道就曾经作为北极圈内沿岸城市赖以生存的物资运输线发挥过重大作用,但是,由于当时技术能力和气候限制,在夏季通过这一航道的船舶,即便依靠飞机不断观察冰情、在必要时使用破冰船开路,仍然面对巨大风险,通航成本极其昂贵。

另外,苏联政府从安全上考虑,拒绝对其他国家开放这一航道——无论是对当年的苏联还是现在的俄罗斯,北冰洋区域都是高度敏感的。

一方面,北冰洋的冰盖可以很好地掩护核潜艇的行动,防止其被卫星或者巡逻机等空天监视力量发现。

另一方面,从北极到俄罗斯或者美国的地理距离相较于其他大洋短的多,在这里部署核潜艇发射的导弹不需要太大射程,因此可缩小导弹体积、降低造价、缩短飞行时间,给敌方的预警时间非常有限,从而有足够的突然性和突防率。

苏联解体后,1991年,俄罗斯对外国货船开放了这条航道,收取高昂“买路钱”。

前途艰险还要出钱买路,因此鲜有尝试者。

直到2009年俄罗斯降低收费标准,北冰洋航路商业航运才真正地成为了可能。

2011年,普京指出,这是一条能够在服务价格、安全性和质量上与传统航线具备竞争实力的国际运输命脉。

当然,正如俄罗斯普列汉诺夫经济大学教授谢尔盖•瓦连泰所说,“北极航线不可能与苏伊士运河航线形成竞争,但可以提供一个替代选择,安全是一大优势,气候则是不利条件”。

但是,近年来北极地区在夏季的海冰正在快速消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数据显示,北极海冰正以每10年12.8%的速度减少。

美国国家冰雪数据中心(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r)主任马克·塞雷泽(Mark Serreze)判断,北极的情况正在迅速变化,未来10年或20年将具有战略意义。

而格陵兰坐拥优越战略地理位置,并且受大西洋温暖洋流影响,南格陵兰广大地区海水冬季不结冰。一旦得到此地,美国将能够在北极博弈中掌握更大主动权。


4

战略资源


格陵兰是地球最大的岛屿,跨越24个纬度,全岛面积217.5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国土面积的22.6%,因此,又有“格陵兰次大陆”之称。

全岛81%的国土面积被冰雪覆盖,仅有约41万平方公里可供矿产勘查的基岩裸露区。然而,在如此有限的区域内,人们已经探测出丰富的油气、稀土、铀、黄金、铁矿石、红宝石等重要资源。

稀土

稀土广泛用于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领域,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澳大利亚地质学家格雷格·巴恩斯透露,格陵兰岛有“世界上最丰富的稀土矿藏”,可能有全世界总储量一半的稀土资源。至今,此地已发现9个稀土矿床。世界第二大稀土矿、格陵兰岛西南部克瓦讷湾地区(Kvanefjeld)的稀土资源储量可以满足世界20%的需求。

要是能把这么富裕的稀土资源收入自己囊中,美国跟日本等小伙伴说话就更硬气。

格陵兰的稀土矿中伴生大量的铀矿,在开发稀土资源时将同时获得铀矿产品。

格陵兰已知铀矿点

为了开发资源、增加经济收入以减轻对丹麦政府财政依赖,2013年10月,曾坚持对铀和其他放射性矿物开采“零容忍”的格陵兰取消了对铀矿等核原料的开采禁令,此后,该地的铀矿、稀土矿等矿产资源向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投资者打开大门。

近年来,随着大量核电项目建成投产,中国对于铀资源的需求持续上涨。若是能与格陵兰在此方面进行合作,无异于给中国的铀供应再加一重保障。

新版美国国防部《北极战略》并不承认中国在北极的地位。该报告称,中国正在通过扩大经济覆盖面、加大对战略部门和科学活动的投资、获得自然资源和新的海上航线等手段强化在北极地区的存在感。

因此,美国不可能乐见其成,找点事,是必须的。

油气

美国地质调查局等机构预计:格陵兰岛能源储藏约占全球未开发能源储藏的22%,其中原油、天然气和天然液化气分别占全球的13%、30%和20%;

仅格陵兰岛东北部就蕴藏着相当于314亿桶石油的油气资源,约为丹麦所属的北海地区储油量的80倍;

格陵兰岛西部沿海地带石油资源储量更是达到1100亿桶,相当于沙特阿拉伯石油储量的42%!

虽然页岩气革命之后的美国自己不缺油气,可中国、欧洲仍然需要大量进口。

此外,格陵兰的渔业和淡水资源也很丰富。

渔业

渔业是格陵兰国民的主要职业和收入来源,海产品出口占其出口总额93%。其中,北极红虾和马舌鲽的年产量约占格陵兰年度渔业总产量的60%以上。

北极甜虾刺身


北极红虾又称“北方长额虾”,主要生活在北太平洋和北大西洋,长约12厘米,呈粉红色,滋味鲜甜,故又被称作“甜虾”。它主要分布在近北极圈附近水深200至500米的大陆架斜坡带,在格陵兰岛南部的西岸和南岸一带较为集中。

马舌鲽


马舌鲽主要分布于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海域,属于底层鱼类,生长在水深100至200米的陆坡海域,体长38至40厘米。尽管在加拿大东岸、挪威西岸、俄罗斯西北岸外海也可捕到马舌鲽,但是,产于格陵兰南部的马舌鲽肉质最好,最受消费者的青睐,价格也更高。

此外,格陵兰还出产大西洋鳕鱼、圆鳍鱼、平鮋属、毛鳞鱼 、蛛雪蟹和蛤蜊等。由于气候变暖,过去少见的鲭鱼等中上层鱼类也大量出现在格陵兰海域。

为获得资金、分担风险,格陵兰渔业管理部门希望租用国外的渔船和加工船,与有经验的外国公司进行合作。除了冰岛、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以外,日本对北冰洋海域的渔业历来十分关注。

5

关系很微妙


格陵兰何去何从,取决于丹麦、格陵兰、美国这三对关系。

丹麦与格陵兰的关系可不止是中央与地方那么简单。

1721年,格陵兰开始了作为丹麦殖民地的漫长生涯,直到1953年才名正言顺地成为丹麦一个州。

丹麦加入欧共体后,格陵兰渔业扛不住其他成员国的竞争性威胁,遂与丹麦展开谈判,出台《格陵兰内部自治法案》。1979年5月,该法案生效,格陵兰正式获得内部自治权,但其外交、防务和司法仍由丹麦掌管。1985年,格陵兰根据公投结果决定退出欧共体,自决倾向和意识不断强化。

在埃诺克森担任自治政府总理期间(2002年至2009年),更是积极推行“格陵兰化”。2009年新的自治法案生效后,丹麦向格陵兰自治政府移交除防务以外的大部分权力,尤其值得一提的就是自然资源管理权。

格陵兰与美军的关系似乎也不是那么融洽,毕竟谁也不乐意自己头上天天悬着那么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

前些年日本因普天间问题跟美国闹得就不太愉快,更何况美军曾在格陵兰搞核武器,1968年的“断箭”阴影还历历在目。加之,在美国军事基地建设过程中,因用地导致原住民搬迁和严重的放射性污染,地区安全、居民健康和生态环境都受到了威胁,双方摩擦不断。

另外,虽然特朗普说不会在这盖“特朗普大厦”,但其可信度世人自有公论。

特朗普称保证不在格陵兰建“特朗普大厦”


尤其是丹麦政府在涉核问题上睁一眼闭一眼,让格陵兰很生气,时常将此视为丹方的“罪状”,并在有关内外事务上力图夺得主导权。目前,格陵兰独立进程加速,舆论称其“正不可逆转地走在通往独立的道路上”。

如此广阔的土地、如此丰富的资源和光明的发展前景,丹麦说什么也得保住格陵兰!

况且,一旦失去格陵兰,丹麦就没了“北极国家”身份、失去了插手北极事务的资格,在欧盟、北约里的地位将大大折扣,其外交范围和国际话语权可能大幅下降。

更要命的是,格陵兰如独立,很可能引发多米诺效应,激起法罗群岛的效仿——它早在1948年就获得了内部自治。

在这种背景下,丹麦如果跟美国搞交易,就无异于在推动格陵兰独立。


为了争取最大利益,美国对丹麦-格陵兰关系作模糊处理,两边都不得罪。

2004年,格陵兰、丹麦、美国三方签署了《伊加利科协定》,提升图勒基地的雷达设施,格陵兰的旗帜自此飘扬在图勒基地上空。

不过,作为格陵兰岛上唯一的海外驻军和巨大的投资和教育资源来源,美国对格陵兰的影响力那是响当当的。

2017年4月,丹麦政府拒绝了中国俊安集团购买废弃的格罗尼达尔海军基地的请求,其中就有美国的影响。

实际上,这事特朗普自己也很明白,说要买格陵兰并不是因为疯癫。

一方面,这种财大气粗、略显出位的方式很抓眼球,很符合选民们的口味;另一方面,如此“狂言”更像一种在北极“秀肌肉”似的试探。

主要参考文献: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及其危害》

《美国北极战略》

《格陵兰岛:稀土宝藏还是地缘陷阱》

《格陵兰与丹麦关系的历史演进与现实挑战》

《格陵兰重要金属矿产成矿规律与找矿方向研究》

《格陵兰自治政府的矿产资源开发与中国参与研究》

《格陵兰渔业及其受气候变化的影响》

延伸阅读:

强买强卖?丹麦首相拒绝卖格陵兰岛后,特朗普怒了:我不见你了

文 | 苏重北

本文摘编自亚太日报旗下微信公众号“APD观察”(ID:apdnews),原文首发于2019年8月21日,标题为《强买强卖?丹麦首相拒绝卖格陵兰岛后,特朗普怒了:我不见你了》,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在收购格陵兰岛一事上碰了一鼻子灰的特朗普生气了,气到不想见丹麦首相了。

据英国《卫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21日在推特上表示要推迟与丹麦首相的会面。在推特上,特朗普写道:“丹麦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拥有非常棒的人民,但从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的言论来看,她对讨论购买格陵兰岛没有兴趣,我将把原定两周后举行的会议推迟到其他时间。”

那么丹麦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究竟说什么了?竟让特朗普这么大动肝火?

15日多家美媒报道说,特朗普在多场晚宴和谈话中透露了想要买下格陵兰岛的想法。18日,特朗普亲自证实,他最近讨论了购岛的可能性。

就在当天,丹麦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出来回应了此事。梅特·弗雷泽里克森直言特朗普的想法非常“荒谬”,并明确表示不会出售格陵兰岛。

不仅是丹麦总理,丹麦诸多政界人士都纷纷站出来对特朗普这一荒唐的想法进行了一番嘲弄,泼了特朗普好几盆冷水。

比如,丹麦前首相拉斯姆森就在推特上称特朗普说:“这一定是愚人节的笑话,完全不合时宜。”丹麦人民党外交事务发言人埃斯普森更是犀利回应称:“如果他真在考虑此事,那就最终证明他已经疯了。丹麦将5万公民卖给美国的想法荒谬至极。”

此外,格陵兰自治政府外事部门主管阿尼·洛娜·巴格尔16日也亲自表态说:“我们向生意敞开大门,但我们不出售自己。”

自己酝酿已久的计划就这么被众人无情拒绝,一向高傲且任性的特朗普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已经确定的访问丹麦的行程,就这样被特朗普取消了。

要说,特朗普真的是一个真性情的boy了!不过,虽然特朗普推迟了与丹麦首相会晤,不过依然还是“贼心不死”,在21日的推文中表示购岛一事仍有谈判空间:“丹麦首相如此直接,可以为美国和丹麦节省大量的费用和精力。我为此而感谢她,并期待在将来的某个时候重新安排。”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苏会志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黄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