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物语

女权主义者最大的敌人,往往就是女人自己。

1

环球网最近发了一篇文章,

说现在“最令人作呕的网络用语”是——坐地排卵。

“坐地排卵”是什么意思?

就是女粉丝爱小鲜肉男星爱上天了,

愿意马上排卵为他生孩子,

“我坐地排卵了。”

“我原地排卵了。”

“我当场排卵了。”

环球网这篇文章一出,

立马遭到很多女粉丝的反击:

“我就愿意为他排卵,关你屁事啊!”

“你又不是我妈,你管得着吗?”

然后说着说着就扯到“女权”上了。

“凭什么男人可以说脏话,女人就不可以说。”

“凭什么你们男人说得,女人就说不得。”

“现在男女关系还是不平等啊。”

这其实关“男女平不平等”什么事了,

而是说用这样的词雅不雅的问题,

谁说男人就拥有说脏话的特权了,

男人说粗鄙之语一样会被diss啊!

我觉得一个女网友说得特好:

“积极向上的东西不去学,

偏偏在这种恶心事情上搞平等,

女权是这样的吗?

追求女权的人,

不但不去批判男性说话不着调,

反而要跟着更不着调,

这哪里是真正的女权。

我以前觉得女权最大的阻碍是男人,

现在越来越觉得:

在男女平等这条路上,

最大的障碍其实不是男人,

而是我们女人自己。”

2

公号“谈心社”做过一个话题——在中国,女人比男人更歧视女性。

一个女孩想努力读书,

另外一些女孩就会说:

“学习成绩差不多就行了,反正女孩到高中就不如男孩了。”

一个女孩大学毕业后想读研,

另外一些女孩就会说:

“你一个女生读这么多书干嘛?”

一个女孩想自己创业,

另外一些女孩就会说:

“这么折腾干嘛?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一个漂亮女孩开着好车,

另外一些女孩就会说:“肯定是被人包养了。”

小S嫁入豪门后,

接连生了三个女儿,

一家人过得很幸福,

但一些女人在她微博下面感叹:“可惜没有一个儿子。”

一个女人嫌弃月薪五千的老公不上进:

闺蜜问她:“那你怎么不努力?”

她回答:“我是个女人哎!”

我们总是觉得男人歧视女人,

其实在歧视女性的阵营里,

女人永远比男人更狠。

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一个问题:

在男女平等这条路上,

最大的障碍其实不是男人,

而是那些自弃的女人。

女人要想获得真正的“女权”,

首先不是要求男人去做什么,

而是自己要先看得起自己。

我们自尊自爱自强了,

又何愁男人看不起呢,

又何惧男人看不起呢!

3

在今年的《奇葩大会》上,

一个富二代诉说自己的种种烦恼。

然后高晓松讲了这么一件事情:

高三填报志愿的时候,

父母让他填报清华,

但高晓松要填浙大。

于是父母就对他说:

“我们不强迫你,如果你上清华,

我们什么都替你准备好,

但如果你想上别的大学,

那你就自己打工赚钱。”

接着,父母跟他解释说:

“你要追求西方式自由,

那你自己就得经济独立,

你想要享受东方式家庭铺路给钱,

那就得接受东方价值观行为准则。

你不能喊着要西式自由,

然后又伸手朝家里要钱。”

讲完自己的这段经历后,

高晓松对富二代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们要有一以贯之的世界观,

不能要自由的时候把西方那套拿出来,

要钱的时候把东方那套拿出来。”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做人不能玩“双标”。

知乎上一个女生提了个问题:

“我们在一起好几年了,

感情很好,准备结婚了,

现在他准备买房,

首付要30万,都是他爸妈出的。

我让他买房时写上我的名字,

因为我怕万一哪天我俩分手了,

至少我有一个退路,

也算是我多年对家付出的补偿。

但他爸妈不同意房本上写我名字,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下面,一大串女生给她支招。

“名字都不愿加,说明他根本不爱你。”

“你是他老婆,没出钱,他也得写!”

“你还要为他家生孩子呢,要求加名字,合情合理。”

“疼钱?那就别娶老婆啊。淘宝个充气娃娃吧,一劳永逸。”

但知乎上还有一个类似问题,

只不过这次想加名字的是男的:

“准备买房,首付是我家出的,

但男朋友提出加上他的名字,

他说结婚后他一起还房贷,

我现在该加他的名字吗?”

结果,一大串女生在咒骂:

“真是极品渣男,还想占女人便宜。”

“想吃软饭,这种男人太不要脸了。”

“不能加,加了,以后离婚你就亏大了。”

“房子都没有,还好意思耍朋友,穷逼结什么婚。”

同样的一个问题,

只是换了一下性别,

“评价”一下就两重天了。

一些女人争女权,

争的其实不是平权,

而是“特权”和“霸权”。

一面要求男女平等,

一面又利用女性的优势来将利益最大化。

什么才是真正的女权呢?

真正的女权有两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是——追求平权。

所谓追求平权,就是要求权利平等——男人可以做的事情,女人也可以做。

比如男人可以追求事业,

那么女人也可以,

不能说女人就只能做家庭主妇。

第二层意思是——承担平责。

所谓承担平责,就是要求责任平等——要求男人尽到的责任,女人也要尽到。

也就是说,不能只享受权利,不承担责任。

不能说——

“我是女的,所以男人都得让着我。”

“我是女的,我就可以不工作,就该你养我。”

真正的女权主义者,

追求的是平权平责,

而不是女性特权或者女性霸权。

怎么才能做到平权平责呢?

我觉得作家李然说得很好:

“对于男女交往中的任何事情,

将其中的性别互换后,

大部分人的认知不会出现错位,

那就是正确的。

如果只是要求女人做得,

而男人做不得的事情,

或者只是要求男人做得,

而女人做不得的事情,

那就是特权主义和霸权主义。”

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二个问题:

女权,不是让女人掌权而是平权。

真正的女权,从来不是执行双重标准。

4

现在还有一种女权主义,

就是什么都讲究独立,

甚至喊出了“我们不需要男人”、“这辈子不要依靠男人”的口号。

我觉得这不是真正的女权。

女权虽然讲究“平责”,

但“平责”不是“等责”,

不是让女人承担和男人等同的责任,

因为男女有很大的性别差异,

所以不能要求绝对的平均。

如果你是林黛玉,

没必要非得争着像张飞一样去打铁,

如果他是张翼德,

没必要非得让他像林黛玉一样来绣花。

我喜欢杨绛对女权的诠释:

“我由宽裕的娘家嫁到寒素的钱家做媳妇,

从旧俗,行旧礼,

一点没有‘下嫁’的感觉。

叩拜不过跪一下,礼节而已,

和鞠躬没多大分别。

如果男女双方计较这类细节,

那么,趁早打听清楚彼此的家庭状况,

不合适不要结婚……

我成名比钱锺书早,

我写的几个剧本被搬上舞台后,

他在文化圈被人介绍为‘杨绛的丈夫’。

但我把钱锺书看得比自己重要,比自己有价值。

我赖以成名的几出喜剧,

能够和《围城》比吗?

所以,他说想写一部长篇小说,

我不仅赞成,还很高兴。

我要他减少教课钟点,致力写作。

为节省开销,我辞掉女佣,

做“灶下婢”是心甘情愿的。

握笔的手初干粗活免不了伤痕累累,

一会儿劈柴木刺扎进了皮肉,

一会儿又烫起了泡。

不过吃苦中倒也学会了不少本领,使我很自豪。”

“我觉得男人跟女人应该是惺惺相惜的,

谁也不比谁优越,

谁也没有必要强调自己的重要性,

各自在不同方面发挥着不同作用。

这样阴阳才平衡。”

我觉得,这才是高级的女权,

没有时刻觉得不合算和玻璃心,

最重要的是能上能下,

有一颗平等、客观、谦逊的心,

既不妄自菲薄,又不恃才傲娇,

既拥有独立完整的自我,又能以宽广胸怀成全别人。

“我们这么辛苦地修炼自己,

不是为了脱离男人,

而是为了更好的与男人相处。”

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三个问题:

真正的女权,从来不是与男人为敌。

真正的女权,从来不是把自己活成女汉子。

5

明慧和尚在深山修行。

每次打坐快入定时,

就会遇到一只大蜘蛛来捣蛋,

从而无法安然入定。

明慧十分苦恼,便向师傅求教。

师傅对明慧说:

“你拿上一支笔,

等蜘蛛出现的时候,

就在它肚子上画个圈,

看看它是何方怪物。”

明慧再次打坐入定时,

那只蜘蛛又来了。

明慧便用笔在它肚子上画了个圈。

画完蜘蛛就走了,

他也安然入定。

可明慧出定后一看,

发现那个圈竟在自己肚子上。

这就是佛家所说的“魔由心生”。

女权最大的敌人不是男人,而是女人自己。

· 有一种爱叫做点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