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海大鱼

这座百湖之城的地下,深埋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作者: 元淦恭
本文转载自:元淦恭说(ID:yuangg173)
这座城市,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江汉关钟声的敲响。自199771日的香港之后,再没有哪一个超百万人口的中国城市,以这样强烈的仪式感迎来新一天的零点。
在承平年代,封城76日,这座“为全中国堵抢眼”(王烁语)的城市,经历了一段永难忘却的日子,终于迎来了“开城”的时刻。这段时日,有死亡,有悲伤,还有这座城市的千万居民不服周的坚持。
朋友的父母住在黄石,年前到了武汉。今早,他开车出武昌,送他们回程,早高峰的时间,竟然意外地遇上了堵车。
另一位住在武汉的朋友今早吃到了豆皮,他在群里说接下来准备每天不重样的过早,度过开城后的一个月。
这是武汉普通人的开城第一日,这是这座千万人口大城市的平凡一天。
曾经稀松平常的省内通勤,曾经每天的固定节目过早,终于伴着这城市渐渐苏醒而回归生活。但这座城市的战斗和抗争,还远未结束。
武汉,算是我熟悉的城市。
第一次到武汉,是在十年前的早春三月。彼时因为一些事情,情绪不好,便想到有大江大湖的城市去散心,就在北京西站买一张南下的火车票,第二天早上就到了武昌。
黄鹤楼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重建的,并非古迹。她曾经所在的黄鹄矶,已经变成武汉长江大桥的东桥头堡,现在的黄鹤楼距离长江有约莫一公里的距离,然而登上蛇山黄鹤楼,眺望龟蛇锁大江的景象,仍让人心生澎湃。
那次在武汉只有匆匆两天,临离开汉口之前,我在江滩坐了许久,不为了别的,就是看着这条滚滚东去的大江,静静听江水拍岸的声音。
自那以后,我前前后后又去过八次武汉,也熟悉了珞珈山的地理,凌波门的步道,跨江轮渡的路线和老汉口的租界。
武汉是独特的。
人们常说,与其说她是一座城市,不如说她是三座城市。时至今日,我们仍能感受到武昌、汉口和汉阳不同的特质。武昌的文教和科技,汉口的商业和码头,汉阳延续百年的工业传承,这座面积大得令人咋舌的城市,每个区域却有着无比鲜明的特质,把它和别处,清晰地区分开来。

这座百湖之城的地下,深埋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雾霭下的武汉长江大桥,连接着武昌和汉阳
这种空间上的独特性,让武汉拥有极大的文化多元性。放眼北纬三十度附近的主要城市,上海和重庆是典型因开埠而实现跨越的港口城市,南京、杭州、成都、苏州是典型的具有浓厚人文色彩的古都。而唯有武汉,兼具诗情画意的文人气质,又有大开大阖的江湖草莽。
长江南岸的武昌,是有着上千年文化根基的古城,黄鹤楼虽然屡毁屡建,却世代留下文人的吟咏。长江北岸的汉口,自汉水改道才形成,历史只有短短五百年,却以火箭一般的速度蹿升,先是成为四大名镇,在民国时更成为仅次于上海的都会。有人戏称,从前中国只有两个大城市,一个叫大上海,一个叫大汉口
鲜明的文化个性,和紧密的空间连接,交融在这片大江大湖之间。从武昌坐轮渡到汉口,便有了点从成都去了趟重庆的味道。
武汉自古是楚地。
不论三镇之间有着怎样的差异,这片土地都凝着“楚人”的血性。世上本没有那么多要做英雄的人,只是时势使然,纵然千钧重担,也义无反顾去承担。

这座百湖之城的地下,深埋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武大老图书馆,1938年国民党临时全代会在此召开
109年前,武昌城头一声枪响,敲响清王朝的丧钟。82年前,武汉会战的一寸河山一寸血,终于将中日战场拖入相持。枪炮声轰隆,让这座城市经历烈火的淬炼。
滔滔长江穿越这座城市的腹心,江水也一再给这座城市考验。1931年,1954年,1998年,每一次长江特大洪水,都成了这个城市刻骨铭心的记忆。
这座城市经历过多少水火啊!再想想她夏天极炎热,冬天极阴冷的气候,要在这里生活,须得有耐性,有达观,当然还离不了那一口让人印象深刻的汉骂
有一个武汉,于这个国家,是一种幸运。

这座百湖之城的地下,深埋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武汉东湖凌波门
她不只是九省通衢的交通枢纽,她不只是华中地区的政经高地。她是一个月都吃不重样的早点摊,是东湖畔盛开的那一季樱花,是绵延几个月的小龙虾和夜啤酒,还是江轮的汽笛和整点报时的钟声。
要是中国少了武汉,会少了多少生趣呀。所有人都在等着这座城市回来,在她陷入沉寂的76天,人们才真切感受到,这种静默是多么可怕。
多少年以后,人们仍会记得这个春天。
记得这个春天的武汉,有那么多不想回忆、未敢忘记的瞬间。
这一切不能,也不会白白过去。
它们被镌刻在这座城市的历史上,又明白地告诉人们,这是一座一再经受水深火热,却从未屈服的城市。
在这座百湖之城的地下,深埋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111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