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在中国有一群傻子,平均只活41岁,却救了无数同胞的命

作者:邓丫丫同学

本文转载自: 青年大院(ID:YouthAssemble)

进入这篇文章前,我想先请你想象一个场景:

每天出门上班前,你不看天气预报,而是看每个街道的危险预警。
因为走在街上,你要躲的不是雨,而是流弹:
 
X街发生枪战;Y小区发现尸体;不要去Z地区。
 
这不是枪战片里的恐怖情节。
而是每天在墨西哥上演的真实画面。
究其原因,只有一个——毒品。
截至2018年1月,由毒品引发的暴力杀戮,已经夺去了超过20万墨西哥人的生命。
越过太平洋,有一个东方国家也曾和墨西哥一样,遭受过毒品重创。
那就是中国。
我们之前写过「中国缉毒警察」。
其实除了缉毒警察外,中国能从「东亚病夫」的屈辱中重生,还离不开天罗地网的禁毒网络。
中国的禁毒力度到底有多大?
我采访了几十个一线经历者,他们的所见所闻,给了我惊人的答案。
 
禁毒力度有多大,查毒范围就有多广
 
@杜明光 
我在火车上,亲历了一场抓毒行动
宾馆、夜场这些地方不用说,我来讲讲自己火车上的亲身经历。
 
大学毕业时,我去云南旅行,回来时坐火车硬卧。
我上铺长得黑瘦,旧衬衣黑裤子。他一上车,朝我友好地笑笑。
对面下铺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哥,很羞涩,上车一句话没说,就开始呼呼大睡。
 
开始大家谁也没搭理谁。
第二天早上醒来,明显感到车厢里气氛轻快了不少。
 
中年男子和对面小哥搭讪了几句,到了中午,他买了两份盒饭。
自己一份,还给对面小哥带了一份。
我忍不住想,这哥们还挺大方!
 
本以为旅途将在这样轻松的气氛中结束。
然而刚过一站,一群穿深色制服的人刷刷刷,把包厢围了个严严实实!
 
然后,一个三四十岁的普通大叔在我对面坐下,冲我一笑: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从哪上车,去哪儿?」
 
见我一脸懵,他掏出一个小本本。
我定睛一看,上面赫然「缉毒刑警」四个大字。
 
还没消化完这四个字的重量和意义,大叔告诉我:

「你上铺的中年男人是毒贩,对面下铺的小哥也是。」
 
我惊呆了,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掀开层层铺席,拆开枕头,掏出一个红色网兜。
里面是类似白色大蒜头的小白圆球袋子,大概五六个。
 
他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是冰毒。
 
此时,我已经完全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他: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毒贩?
大叔笑了,指指自己脑袋说,我当然知道。
他脸上自信、威严、还带点狡黠的表情,现在还印在我脑子里。
原来他们潜伏在这条线上很多年了,一眼就能看出谁不正常。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和两个毒贩近距离同睡了一天一夜。
想想还真是后怕。
 
@vian 
因为一个小小的注射器,我知道了中国禁毒有多严。
我从小有个罕见病,叫神经性头痛,通常晚上开始疼,疼起来很要命。
以前我应对这种病的方法是,去医院急诊开止疼针。
打一针立刻见效,管半年。
 
几个月前,我又发病了,去医院急诊开药,医生让我拿出毒麻本。
我懵了, 那东西是啥?
没办法,只好去找神经内科、神经外科,但也都开不了。
最后向疼痛科主任解释了一大通,才总算拿到药。
 
主任叮嘱我,疼的时候可以自己打。
于是我又屁颠屁颠,去社区药店买了三个小号注射器。
 
然后高潮就来了。
15分钟后,警察叔叔敲开了我家的门,表情严肃。
我非常听话,配合出示了身份证、处方单和药,以及刚买的注射器。
我看到警察叔叔眼里的凶光灭了。
 
然后我尿检显示正常。
这回,他眼里的凶光真的灭了。
 
@阴间一鬼 
千万不要闻锡纸!!!
寒假时,我在公安局帮忙。因为太困了,就点燃一支肺易清提神。
 
吸烟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辅助戒烟产品。
里面有薄荷,闻着醒神,也能降低吸烟伤害。
 
但好死不死,我突然想闹着玩。
于是把锡纸铺平,凑过去闻了闻,看有没有味道。
就在这时,经侦队长瞬间推门而入。
然后,我就被带去做尿检,录口供,化验,折腾了一上午。
 
经过这次作死,我对我国禁毒有深刻体会:

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这就是中国壮士断腕的禁毒态度。
@李zhorin usiha 
中国禁毒,在民间。
我来说一段自己的经历。
我小时候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有一年暑假,在人人上看了个视频:用小锅熬白砂糖,加点染色剂,就能做烟雾弹。
那时家里没有小锅,可熊孩子哪会被这点小事难倒?
于是,我用锡纸窝了个小碟子,备好东西到了阳台,一边用炭炉烧白糖一边用吸管吹炭搅和。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个时候,我姥爷带着仨战友回家了。
门一响,我咬着吸管,眯眼瞅他们,三个老头站在门口,目瞪口呆。
几秒钟后,什么嘎啦、小葱拌羊肉、猪耳朵、猪头肉全朝我身上扔来!
我被打得仰面而倒,爬起来撒丫子就跑,以为冲到门口就自由了。
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
俩爷爷一把把我摁在门口,姥爷操起皮带上来就给我一顿抽。
至今,我还记得我被揍得兔子蹬鹰时的哀嚎:
「是糖!糖!糖!糖!糖!」
传到姥爷耳朵里是这样的:
「疼?疼就dei了!今天给你长长记性!」
一朝吸毒,终身被查
 
@赵大东 
在中国,一滴毒品都不能沾,否则你一生都会留下污点。
我在火车站工作时,辅警查到一个吸毒人员,是个二十多的女孩。
送去派出所验尿的路上,她一直求情,说自己以前被朋友骗,吸过一次冰毒被抓,此后再也没吸过。
 
我和同事没搭理,瘾君子的话谁信?
但女孩紧接着说的话,让我们都呆住了,她问:「你们怎么知道我以前吸过毒?
同事说,你身份证里有吸毒记录,会一直跟着你。
女孩就哭了,我还没结婚呢,以后怎么办啊?
 
看着眼前这张年轻的脸庞,我心里难受极了。
毒品如恶魔,一朝吸毒,终身被查。

难听的名声会折磨你一生啊。
 
@大将军录尚书事霍 
我表哥的一生都被毁了。
我有个远房表哥,因为贩毒被判8年。
5年多后出来,亲戚介绍了一个酒店保安的工作。
 
他要去上班之前,警察第一时间上门了解情况。
每次附近有案子发生,都要求他汇报当时的行踪。并且还要找人核实,看他有没有说谎。
但即便如此,他半年后还是被辞退了。
 
不止上班,出行也很麻烦。
警察在火车站、商场查身份证,普通人也就刷个证,随便问两句。
如果查到他,至少盘问半小时。
有一次还被带到巡逻车里问话,最后联系家人,才被放走。
 
还有住旅馆。
只要刷过身份证,10分钟之内立马会有警察出现检查。
遇到大型安保,一晚上要被查好几次房。
 
所以我表哥只能回农村种田,平时打打零工。
为沾上毒品,一生都被毁了,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关于禁毒,警察最有发言权
 
@刘星辰 
毒品犯罪,一律重刑重典
作为战斗在禁毒一线的缉毒警察,我想告诉大家:中国的禁毒力度,可以说在全世界空前绝后。
 
首先是立法,涉及到毒品的犯罪,一律重刑重典。
每年因为涉毒而执行死刑的犯人是最多的。
 
其次,中国有专门的缉毒警察。
在云南等重点地区,会专门成立禁毒局,专门负责缉毒。
可以说和公安局平级。
 
再次,对于吸毒人员的处理无比严格。
第一次被抓,行政拘留五天。
第二次被抓,行政拘留十五天,出来后每月还要来派出所验尿。
第三次被抓,直接强制戒毒两年。
 
只要你吸毒被抓,就会录入全国公安库。
无论坐飞机、高铁,还是住宾馆,都会显示你是吸毒人员。
然后就得等着检查。
 
再来讲讲我们缉毒的经历。
 
有一次,我们去抓一群吸毒的。
砸开门后,屋里一个人推开窗户就跑。
 
我脑子一热,跟着从二楼窗户往下跳。
房子一层是店铺,延伸出一个很窄的房顶。
他沿房顶跑到拐角,就慌里慌张地往下跳。
 
我本能地跟着跳下去。
落地的瞬间,脚被震得失去知觉。
只好用手撑着,在地上爬了一段才起来,两腿还是发麻,
 
但那小子比我惨,崴着脚了。
我几乎是蹲着身子过去,一把按住他。
 
事后想想,他应该是没控制住不小心滑下去的。
但我来不及思考,直接跟着跳。
如果撞到地上锐利的东西,后果不堪设想。
 
这只是我们缉毒工作的缩影,甚至都算不上案件的一次行动。

更多的大案巨案,缉毒警察们是把脑袋拴在腰上去办。
我只想借这次采访告诉大家,远离毒品,珍爱生命,对得起缉毒警察的牺牲。
 
@亵渎 
为了缉毒,中国警察无所不能
我家在湖北省一个盛产蔬果的农业大镇。
有一天,镇上来了个要饭的。
平时,他靠别人给的剩饭剩菜充饥。
吃饱就到处瞎逛,但手脚干净,不偷不抢。
因此一直留在我们镇上。
 
半年后,一向安静的小镇突然来了很多警察,他们直扑进山,抓了五个毒贩子。
据说,他们用承包大棚当幌子,挖地下室制冰毒。
这群人平时很和气,所以事情发生的时候,邻居难以置信。
 
毒贩子的行动如此隐蔽,他们是怎么暴露的?
一个更让人震惊的真相是:那个吃了半年垃圾的乞丐,其实是警察。
 
他伪装成乞丐,悄悄掌握了他们的制毒窝点和贩毒时间。
他的同事还化装成蔬菜老板,和毒贩近距离接触。
 
平时看新闻没感觉,当事情真正发生在身边,我才惊觉震撼!
为了抓一伙毒贩,整整当半年乞丐,缉毒警察的付出让我由衷敬佩!
@匿名 
诗都没时间念,直接上!
 
我认识的警察叔叔给我讲了个故事:
 
他们一个副所长快退休了,平时工作比较清闲。
结果有一次,遇到一伙吸毒的,瞬间兰博附体。
 
兰博:史泰龙演的勇猛老兵
 
一个人拿枪顶着吸毒头子,独撑半小时等大部队赶到。
 
遇到毒品,所有中国人就跟林则徐附体一样,诗都没时间念,直接拿命上再说。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中国禁毒力度有多大?和国外比比就知道
 
@Max Power 
禁毒力度有多大?看看澳洲就知道
 
我在澳洲住了很多年。这里对毒品的监管,比中国落后一大截。
 
以我们熟知的大麻为例。
它是一种草本植物,长这样:
 
加工到可以吸食的状态,就是右下角的叶子状。
 
在澳洲,政府管得不严时,街边普通烟店里就能买到叶子。
在年轻人眼里,叶子只不过是所谓的「软毒品」。
比普通香烟更容易上瘾,更high一些。
因此,聚会上high几口叶子,在澳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比起中国警察,澳洲警察对查毒的重视度也很低。
这么说吧,如果当澳洲警察接到报警,一个是有人聚众吸大麻,另一个是制造噪音扰民。
讽刺的是,扰民的出警率比吸大麻高几十倍。
 
而在中国,大家都知道大麻是一种毒品。
吸毒明星不论多红,说抓就抓,说封杀就封杀。
 
这种差距不仅源于政府宣传,与学校、家长、全社会的教育都分不开。
中国禁毒力度全世界最大,绝不是一句空话。
@松平信纲 
英国首相求情都没门。
 
说到中国禁毒,我想说说第一个在中国被判死刑的英国公民——阿克毛。
 
2008年10月29日,阿克毛被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
原因是他携带八斤海洛因,从乌鲁木齐国际机场入境。
 
消息一出,在英国掀起轩然大波。
《每日电讯报》编辑皮策尔,甚至撰文警告中国:必须宽恕阿克毛,否则将面临严重后果。
 
他还搬出贸易裁判威胁: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舰炮外交。
但如果中国执意处死阿克毛,欧盟必须用最强烈的言辞谴责中国。
并且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
只有那样,才对中国有杀伤力,直至中国的司法符合欧盟评判标准。
不止媒体,连英国政府与出面与中国「疯狂谈判
时任英国首相布朗,不仅向中国领导人递交请求书,甚至要向人大申请「宽大处理」。
 
最后事情是怎么解决的呢?
即使英国一再施压,中国政府也没有动摇。
2009年12月29日,阿克毛被注射执行死刑。
 
法律面前,内外平等。

只要涉毒定是重罪,永远不要低估中国人民禁毒的铁意决心!

👨🏻‍💻 💬 👩🏻‍💻

整理这篇文章时,有两个数据让我深深震撼。
一个是,我国禁毒民警牺牲时平均寿命41岁,比全国人均寿命低32.5岁。
算下来,只能活你我人生的一半左右。

另一个是,仅2016年,我国就有362位民警牺牲在岗位上,平均每天有一个。

当你看这篇文章时,可能就有一名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但令人愤慨的是,根据国际惯例计算,我国实际吸毒人数已经超过1300万。
这意味着,在中国,每100个人中就有1个人在吸毒。

而禁毒民警,一共不过1.6万名。

这是一场事实上的敌众我寡、实力悬殊的现代战争。
缉毒形势依旧严峻,缉毒警察依旧高危。

作为他们拿命保护的同胞,如果还不坚决抵制毒品,又该如何告慰他们的泉下英魂?!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1202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