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作者:西西弗评论J

本文转载自:西西弗评论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文/老C

1、

最近,中国科学院大学学生季子越的一些“恨国”言论,引起了大家关注。他的这些言论,已经不仅仅能用“恨国”两个字来形容,几乎可以说是反社会反人类了。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然而,在推特上经常逛的朋友,对这个言论估计早已经见怪不怪的。推特中文圈上,比这个更过分的言论有的是。

向川大统领进言要尽快”核平中国的“,“鼓吹杀光大陆华人的” ,”天天盼着’张献忠’的“,“’盐碱地’的人死光活该的”,“天天盼着三峡垮坝的”

推特FB这种地方,反华反人类的言论层出不穷。在这一点上,推特算是挺”言论自由“。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季子越自己估计还觉得挺冤枉。推特上“恨国党”这么多,他又不算言论最过分的,只是被中国群众揪出来,火起来了。

他的那个所谓“道歉”,并非是对自己错误世界观的反思,而只是对言论被抓出来,影响到自己的懊悔。他认为他的言论没有错,道歉只是因为他的言论伤害了别人的感情。

2、

季子越的推特上有不少关于他自己生活和心情的露骨描写,有些基本上可以够得上黄色小说的尺度。

19年初,他写了一篇自述。老实说,文笔写的还可以。他自述他自己是贫困县出身,学习还不错,估计高中应该是学霸。最开始学的是化学,然后转学计算机。

能看的出来,他在大学中生活很迷茫,属于心气很高,很自恋,但无法接受现实中的平庸。

从他的文章中,能感到有抑郁症的症状,和一定的自杀倾向。这个在宅一族中,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

人在抑郁的时候,总是要找一个精神寄托,这个同学,就把女装做为了自己的精神寄托。

季子越应该是Gay, 在推特上有一段和男友的公开示爱。他是女装癖,自我暴露癖,感觉有抑郁症,闹不好有自杀倾向。他的性格有明显的内向、偏执、情绪化的一面。推特上骂人的帖子不止一条,都是极其难听恶毒的。他的心理健康程度应该是红灯。

我个人的判断是,季子越的”恨国言论”,是他糟糕心理状况的一个宣泄出口,对家庭,对学校,对国家,对社会,对世界,对一切现实的东西都看不惯。

看到季子越的案例,我想到的并非政治上的汉奸卖国贼,而是马加爵。

如果马加爵当时在社交媒体发帖,表达的情绪也会和季子越类似的。

3、

因为季子越是一个明显的”精日“,日本动漫和宅文化的爱好者。有朋友发信息给我,对日本动漫文化对中国青少年的影响忧心忡忡,担心日本军国主义会借动漫这个途径污染中国的青少年。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担心。

首先,季子越的案例是个案。喜欢日本文化动漫的人多了去了,喜欢到女装癖心理变态的人,是极少数,喜欢到“恨国党”的也是极少数。

中国14亿人。正态分布之下,大公无私的好人有,十恶不赦的混蛋肯定也有。中国这么大,什么怪人都有。出现个别问题,就事论事,别上纲上线。

我一直反对“定体问”的思维方式。用一两个社会负面案例个案去上纲上线质疑体制是不对的。

同样,用一两个个案去上纲上线,说什么精神污染也不可取。

我曾经针对火箭的莫雷事件,写过一篇文章。反对因为那个事件抵制NBA。

《我的正义,你的正义 – 从NBA风波说开去》

因为季子越这个个案,就认为日本文化动漫是大毒草。同样不应该。

大概得有20年前吧。当时日本的文化在中国还没有这么流行。一批日本游戏,特别是光荣的《信长之野望》的爱好者,在网络上建立了一个《新日本战国联盟》,里面的站点主要都是介绍日本历史和日本文化的。本人也曾经在里面潜水一段时间。

如果说,日本文化是毒草,这个《新盟》估计是被毒化的最早一批人。但20年过去,里面还在网络上活跃的人,基本都是三观很正的。写《长安十二时辰》的马伯庸就是当年战盟的活跃分子。

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化,都有正面和负面的东西。十八岁以后的成年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把自己的失败和变态推给一个所谓的毒草文化,是不负责的体现。

纳粹德国的电影《意志的胜利》固然是为纳粹唱赞歌,但莱尼·雷芬斯塔尔的拍摄手法和电影的艺术价值还是在那里。难道看了《意志的胜利》或者《奥林匹亚》就会成纳粹分子?

4、

更何况,日本的动漫文化界的绝对主流一直是反战、反军国主义的左翼思想。

我看的第一部日本漫画是《哆啦A梦》,当时叫《机器猫》。

在其中的一篇《大象与叔叔》的漫画中,非常明显的表达了反战思想。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在军官要杀死动物园的动物时,大雄和哆啦A梦欢呼雀跃着说:不用担心战争的事情,反正战争很快就要结束,日本战败啦!

欢呼雀跃的肢体加上这句“日本战败啦”,使得这部动画播出后,很快便在日本引发了很大的震动。日本右翼抗议说 “日本战败了是可以笑着说出来的台词吗?”

另外,哆啦A梦两个作者之一的藤子不二雄A还画了一部漫画《毛泽东传》。这个漫画应该是西方出版的关于毛泽东的传记中,最正面描写的。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从手冢治虫开始,日本动漫界的绝大部分作者都是有很明确的反战反军国主义的世界观。整个日本的文化界中,动漫界的反战倾向是最明显的。

宫崎骏的《红猪》、《起风了》、高畑勋的《萤火虫之墓》、大友克洋的《回忆三部曲》。本宫宏志的《国家燃烧》《高达0079》《Macross》都有很明确的反战主题。

即使《七龙珠》这样打打杀杀为主题的作品,正面人物也还是爱好和平的孙悟空。

我自己已经很多年没认真看新的日本动漫了,人老了就看不下去了。但因为工作需要,有时候还得硬着头皮啃。去年啃了三分之一的了B站爆款《关于我转生后成为史莱姆的那件事》,主题还是死宅白左世界和平那些事儿。

日本动漫领域,宣扬军国主义的作品少之又少。平成死宅也不喜欢那些东西。

当然,日本的动漫作者还都是日本人,站在中国人的角度,还是会觉得他们还是反思不够,但整体来看,日本的动漫文化界的反战和反军国主义倾向都是在日本平均水准之上的。

如果一个日本动漫的爱好者会产生日本军国主义倾向,那种倾向的来源九成不是因为动漫作品。

5、

我很烦整天定体问的人,同样很烦把什么事情都推给精神污染的人。

一个强大国家的文化,一定是兼容并包,兼收并蓄的。未成年人需要保护,需要家长帮助他们筛选信息。但成年人完全有能力也有责任为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负责。

一个强大国家的文化,能从全世界各种各样不同的文化中吸收营养,然后消化吸收后,变成自己文化的一部分,然后再输出给其他国家。美国就是这样。电影不是美国人发明的,但好莱坞最终统治了世界电影业。

一个人形成偏激极端的世界观人生观,甚至产生精神疾病,90%都是自身心理健康的问题,并不是受到了某种不良文化的污染。

解决这个问题,也不是要隔绝消灭某种文化,而是要通过每个个案的心理治疗。

回到季子越的问题,他和梁艳萍不太一样。他的问题并非仅仅是“恨国”,而是他有严重的心理问题,从而形成了偏激极端甚至有些变态的人生观。他并不是臭脚那种政治上的“恨国”,而是啥都恨,某种程度上已经形成了反社会人格。

但做为一个年轻的学生,人生的路还长,未来还是可以改变的。

如果从治病救人的角度,让他去看心理医生,也许比开除他更合适。

6、

下面是季子越19年在推上的一个自述。我看完的感受就是他是一个心理上有严重问题的人。

他的恨国言论并不是啥政治上的宣言,而是自己心理状况的一个宣泄。

有病得去治呀。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闲聊两句季子越这样的“恨国”党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133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