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申纪兰走完了一代人的长征路

作者:温伯陵

本文转载自:温乎(ID:wenhu491001)

申纪兰走完了一代人的长征路

温乎曰:

重新认识一下申纪兰。

1

6月28日凌晨,申纪兰去世,享年91岁。

我和申纪兰是山西老乡,但是很遗憾,第一次详细了解申纪兰,是从10年前的新闻开始的:

“连续做了50多年人大代表。”

“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

当时看到这两条新闻,我和很多人一样,对申纪兰老人产生出一些恶意,如今想来,实在惭愧。

先说第一个。

众所周知,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没有明确的任职年限和退休规定,很多领导干部在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几年。

73年的八大军区司令对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司令员们在一个地方一个岗位呆的太久了,各种关系盘根错节。

即便毛主席、周总理等领导人,也是在岗位上干了一辈子。

当然,我们不能站在上帝视角指责他们,因为每个时代的环境不同,做的事情当然也不同。

直到1980年,由于老同志老干部太多,严重影响了干部流动和新老交替,中央才出台文件废除干部终生制。

当时的大环境就是如此。

那么从1954年开始,申纪兰连续当选20多年人大代表,有什么问题?

随后便是改革开放,申纪兰做为20多年的人大代表,又为农村建设做出卓越贡献,并且是出任过省妇联主席的农民,身上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就像我们之前说的,一件事情持续的时间越久,附加的惯性也越大。

可能开始的时候只是正常运行,但到后期,这件普通的事情已经被附加了特殊的历史意义继续走下去影响不大,骤然停下来却影响巨大。

申纪兰后期的代表生涯,便是如此。

于是,两个时代的风云际会,让申纪兰成为唯一一位连任十三届的人大代表。

这完全是环境造就的命运,跟个人、体制都没关系。

再说第二个问题。

“没投过反对票”,是2010年媒体报道申纪兰时说的,但是2011年重提此事的时候,申纪兰想了想说:

“当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利益,不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我文化低说不清楚,但这么多年,内心拥护的事我就投票,不拥护的事我就不投票。”

那什么是内心拥护的事情?

申纪兰的答案是,始终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也是以国家的利益为出发点。

也就是说,申纪兰从来没有为了反对而反对,用投反对票来显示自己的权力,而是懂的事情就赞成,不懂的不拥护的就弃权。

万一那件事真的有利,自己却因为不懂而投反对票,那不是添乱么?

从这点来看,申纪兰可以说是:

质朴。

2

我们现在说起申纪兰,感觉她永远是大会场里的符号,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确实如此。

因为从社会层面来说,“申纪兰”已经不是那个91岁老太太的名字,而是新中国第一代建设者的代表。

1951年,平顺县西沟村成立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23岁的申纪兰当选为副社长,开始参与新中国的建设工作。

换句话说,申纪兰的职业生涯和新中国同时起步。

但是,当时歧视女性比较严重,同样的劳动成果,男社员给10工分,女社员只有5工分,还要记在家里男人的名下。

申纪兰不愿意。

她把合作社的女社员组织起来,和男社员开展劳动竞赛,结果硬是没有输给男社员,从此以后,西沟村才开始实行男女同工同酬。

很多人觉得,男女平等之类的事情,早在清末民国就有人说了,申纪兰不算首创更不是里程碑。

但是说到和做到之间,还有一个过程,男女平等虽然说了几十年,但整个中国的性别歧视依然很严重。

申纪兰所在的平顺县就讲究:“好女走到院,好男走到县。”女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行了,外边的工作交给男人。

这哪有男女平等的样子嘛。

正是申纪兰在西沟村的努力,1953年的《人民日报》才发表长篇社论:《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新中国开始树立起男女平等的典型。

第二年,申纪兰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也是在这次大会上,“男女同工同酬”被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啥叫女权?

这就是女权。

现代女性在家里有皇太后的地位,能在职场上和男性竞争,实在因该感谢申纪兰,正是申纪兰和那代女性的努力,才开启中国男女平权的道路。

申纪兰当选人大代表后,一直在尽职尽责的工作。

66年的人大代表生涯,申纪兰的提案都是农业、农村建设、水利、交通……甚至还有保护耕地和农村环保。

就在今年5月,申纪兰还带病去北京参加两会,回到山西没多久就住院了,然后又坚持了不到一个月。

这样一个人大代表,你能说她什么事情都没做,只是一个举手机器?

她自己说过:

“人民代表就要给人民说话,人民代表就要给人民办事……共产党员就要活到老干到老。”

其实,老一辈共产党员基本是申纪兰的样子。

1973年,45岁的申纪兰成为山西省妇联主任,属于正厅级干部,然而申纪兰主动要求不转户口、不定级别、不领工资、不要住房、不调动工作关系、不脱离农村。

正厅级啊,要套房子涨点工资是很正常的,甚至在现代人看来,在正厅级的平台上,不知道能捞到多少资源。

可申纪兰依然把自己当作普通人。

职位是职位,个人是个人,共产党员不能用职位谋私利。哪怕做过省妇联主席、市人大副主任之后,申纪兰依然回到农村扛锄头。

很可笑对吧?

但那代人就是这么做的。

远的不说,我爷爷的爹曾经是乡镇书记,我爷爷就想找一份不用种地的工作,结果老爷子劈头盖脸的骂:“你把老子当什么人,赶紧回家种地去。”

没办法,我爷爷就回家种地一辈子。

要是放到现代,干部不给子弟安排个事业编制,都对不起八代祖宗。

可这就是新中国的第一代建设者啊。

申纪兰们从人民中走出来,在一张白纸上为新中国作画,走过筚路蓝缕的几十年,才有了中国的进步。

而且他们一辈子从未改变过,不值得尊敬么?

3

说这些不是回忆过去,更不是说过去比现在好,而是申纪兰身上有一种沧海桑田的历史感。

申纪兰和毛主席见过面,和周总理吃过饭,并且在新中国70年进程里留下自己的痕迹。

她足以代表那个干劲十足的建设年代。

而这样一个人,如今也去世了。

再想到在世的开国将领寥寥无几,袁隆平和屠呦呦等人也是皱纹白发,很多领域的建设者也退休在家享受天伦之乐。

可以说,他们已经带着使命和荣耀走入历史。

他们也走完了自己的长征路。

而年轻人们将在他们的基础上,开始走自己的长征路。

就像毛教员在莫斯科对留学生说的: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133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