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聊几句言论自由

作者:西西弗评论J

本文转载自:西西弗评论

聊几句言论自由

文/老C

1、

前几天,北大的校友群中关于言论自由问题,有一些争论。

争论的主要点是在,中国和美国,哪个国家更言论自由。

中国和美国,两个国家都有自己言论上的禁忌。中国有404,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一样也有删文封号。但还是要承认,在言论自由上,美国确实比中国更尺度更大,更自由一些。

但是,美国的这种在言论自由上更大的尺度,并不代表美国在这个领域就天生高尚。

任何一个国家/体制,都有优点和缺点,有强势的地方和弱势的地方。如果一个国家在某方面强大,自然会在这个方面主张最大的自由,这样可以用自己的强势去压迫影响他国。如果一国国家在某方面弱小,就会主张保护和监管,来保护自己的弱点。

比如,美国农业强大,就主张农产品自由贸易。日本农业竞争力差,就主张贸易保护农产品。贸易是这样,其他领域也是这样。

当美国资本远远比中国强大时,就会主张资本的全球自由流动,而在中国也攒了钱,在资本上有点底子时,美国就出台了各种各样对中国资本并购美国企业和技术的限制,不那么自由了。

1946年,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和美国签了一份《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这个条约在当时,看上去非常自由,比如,双方的包括船舶可以自由的在对方任何口岸、地方或领水内自由航行,开入对方“对外国商务或航业不开放之任何口岸、地方或领水”。

当时,在中国国内,普遍认为这个条约是超越了二十一条的卖国条约。对美国开放了全部中国的领土,从水上到陆地,从海洋到内河。

这个条约,表面上确实是两国平等的。但这个条约,现在的美国政府绝对不敢签署了。

为什么美国人当时愿意签,因为1946年,美国在航运、经济、科技、金融、工业具有绝对的优势,所以可以签。现在,美国的优势没这么大了,所以就不敢签了。

强势一方往往会主张更多的自由。

2、

我们必须承认,在宣传、洗脑、全球话语权,这些意识形态方面。目前的美国还是比我们强大的多。自然,在这个领域,美国比我们更主张自由。

美国这种言论自由的主张并不天生高尚。美国的言论自由是美国在宣传和意识形态这个领域具有压倒性优势的结果。

美国对全球话语权的控制,在国际意识形态舞台上的优势地位,比经济的优势大得多。所以美国在这个领域主张更多的自由。

聊几句言论自由

在美国三百万人感染Covid-19,超过10万人死亡时,白宫仍然大言不惭的说,全世界都将美国看作抗击新冠肺炎的领导者。

美国Covid-19的死亡比例是每百万人中405人死亡,中国是每百万人中3人死亡。美国的人口死亡比例是中国的100多倍。

美国的确诊比例是每百万人中9356人,中国是每百万人中58人。美国的人口感染比例同样是中国的100多倍。

美国的检测不到4000万次,中国已经做了9000万次。

中国是第一个发生疫情,毫无经验措手不及的国家。美国是隔岸观火一个多月,准备时间绰绰有余的国家。结果却是天壤之别。

然而,在这么大的差距面前,大部分美国人仍然认为美国对Covid-19疫情的应对水平比中国更好。

53%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在应对Covid-19疫情中的表现是非常好或者比较好的。只有40%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在应对Covid-19疫情的表现是非常好或者比较好的。

看到这个结果,我们不得不惊叹美国政府和媒体的宣传能力和洗脑能力。指鹿为马四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美国的宣传和洗脑能力,毕竟鹿和马长得还有点像。

论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能力,美国第一当之无愧。不服真的不行。

美国当然可以高唱言论自由。老子洗脑能力天下第一,这个世界谁怕谁。

3、

当美国某些地方变得不那么强大时,那就完全是一个不同的故事。自由两个字就会被丢到垃圾堆里。

如果一个领域,美国没有绝对的压倒优势时,美国比中国更加封闭,偏激,自我保护。

在技术领域,美国的优势其实还是很明显的。只是随着中国的发展,没有宣传领域那样的压倒优势了。

这时,美国的嘴脸就完全不一样了。

华为在5G对美国提出了挑战时,美国就什么自由都不讲了,不择一切手段置华为于死地。不光是不让美国公司买华为的设备,连美国公司卖给华为芯片都不允许。

美国不惜打破商业契约,打破全球供应链相互信任的规则,打破一切自由贸易的原则,也要置华为于死地。

当Tiktok(字节跳动旗下APP,类似于国内的抖音)在美国发展起来时,美国也不讲什么自由了。美国打压甚至打算封杀。

聊几句言论自由

聊几句言论自由

当年,中国封锁Google,是因为中国按法规,要求这些网站把数据放在中国,接受中国的监管。而Google自己不愿意,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不在乎中国市场,主动退出了中国。

在一个国家经营,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不是天经地义吗?治外法权早就不存在了。

但目前Tiktok,是愿意接受美国的全部监管。聘请美国人来当Tiktok的CEO,尽一切努力Tiktok的业务和中国划清界限。

TikTok声明称,TikTok首席执行官是一名美国人,有数百名涉及安全、产品、公共政策等方面的员工以及高管在美国工作。声明强调,“为用户提供安全的App体验是我们的最优先事项。我们从未向中国政府提供过用户数据。即使被要求,我们也不会这样做。” Tiktok数据中心完全位于中国境外,美国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备份在新加坡。

聊几句言论自由

你能想象一家美国公司,拒绝其总部的美国团队查阅其软件中文版本的代码库吗?

为了提防中国,Google当年也禁止中国工程师访问Google 全球的代码库,从而大大缩小了Google 中国的研发范围和能力。

为了向美国证明自己,作为一家创立于中国的公司,字节跳动也采用了和 Google当年类似的策略,禁止中国工程师访问海外产品(Tiktok) 的代码库以及数据。

这还不够委屈求全吗?字节跳动将海外与国内剥离,招聘美籍高管,禁止中国团队对海外产品的访问,想在最大程度上做到“去中国化”。

但即使这样,美国还不放过Tiktok,母公司来自中国,就是Tiktok的原罪。

当美国感觉到威胁时,所谓的自由就不复存在了!

在美国政府的强压之下,中国公司昆仑被迫把社交平台Grindr出售。这时候的自由在哪里?

聊几句言论自由

美国的言论自由,只是因为美国在宣传洗脑上是全世界第一,所以主张最大的自由。

当美国的意识形态遇到挑战时,美国的反应是非常偏激的。

比如二战后那会儿,苏联对美国意识形态提出了挑战。美国的应对不是提倡自由,而是麦卡锡主义。

在麦卡锡时代,据估算,到1958年,美国每5名员工中就有1名需要接受某种形式的忠诚审查。一旦某人因审查没有通过而失业,将很难找到另一份工作。

在麦卡锡时代,FBI对疑似共产党人进行了大量非法调查,包括盗窃、私拆信件、非法窃听。全美律师协会(National Lawyers Guild)的成员是少数愿意接手与共产主义关联案件的人,导致该组织的办公室在1947-1951年曾被FBI盗窃了至少14次。

我相信随着中国继续发展,美国在意识形态上开始感受到挑战时,我们会看到新的麦卡锡主义在美国泛滥。

在对Covid-19疫情的应对上,中国美国孰优孰劣,是非自有公论。其实美国的政客们自己也清楚。

所以在今天,我们看到了美国歇斯底里的,对中国的攻击和甩锅。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182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