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梁子辰

本文转载自:蒋校长(ID:jiangxiaozhang666)

9月2日,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内举行的罢课集会上,其一名学生代表登台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香港和台湾齿亡….唇寒齿亡……齿寒…

▲ (图源:观察者)

就这一个成语照着读了三遍,他愣是没读对,逗得旁边的“女代表”直接咧开了嘴。

唇亡齿寒,意思是双方息息相关,荣辱与共,大概处于是一个小升初难度的词汇吧。

这么简单的词语,连着错了三次,难怪网友送出了无情的嘲笑:这水平还罢课?再不上课成文盲了。

实际上,废青当中水平不如这名男同学的人大有人在。

比如这个:必报元朗愁,你们有啥“仇”人不知道,但是你们有多“愁人”我们是知道了啊。

比如这个:你到底该干哪边,你母亲大人知道嘛?

错写几个字可以用文化水平来解释,但是接下来的这波操作,可能就是…..

智力问题了。

有两人意欲当街放火,一顿操作之后发现无法顺利引燃,然后——他们将目光投向了青草。

▲ (图源:环球网)

打火机点青草,这种场面我真没见过,这要是能成功的话,记得先告诉贝爷,这样他生火就没那么困难啦。

还有更加令人智熄的……

▲ (图源:观察者)

一名负责采购“装备”的暴徒在直播时,直接说漏“金主”身份,自曝收到议员郑松泰的资助。

直播时,他还一直强调,“金主”们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 (图源:观察者)

▲ (图源:观察者)

然而,黑衣青年可能是忘记了他正在直播……

“废青”们不仅自己失去了智慧,还嫉妒一切有智慧的“人”,其中就包括无辜的智慧灯柱。

在游行中锯断、拉倒、拆解、火烧多个智慧灯柱,理由是智慧灯柱录入人脸涉嫌侵犯隐私。

灯柱要是有思想的话,估计都想诘问:你们有脸吗?凡此种种行为屡见不鲜,难怪网友们评论说: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刷刷新闻看看废青们又干了什么蠢事,快乐源泉。

我们不禁要抱着同情且怜悯的念头问一句:做出这样行为的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的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群人?

在物质上,废青们很贫穷。早有消息曝出,上街游行将收到数百至上千港元不等的“报酬”,仅仅为了几千块钱,便可以看出他们的经济状况有多么的捉襟见肘。

在过去的三十年间,香港人群收入呈现出越来越严重的两极分化的趋势,基尼系数上升至0.537(美国为0.41),从事金融与地产的人越来越富,而从事底层低端服务业的人则越来越穷。

▲ (从事零售、饮食、保安、清洁等低端服务业的比例持续上升)

更重要的是,随着制造业的萎缩,社会可提供的中等收入薪资岗位越来越少,没有根基与背景的年轻人无法踏入人才需求量较少的“高端行业”,便只能委身于低端劳动行业,或者是自暴自弃,成为废人。

在父母的溺爱与香港的高福利环境下,废青成为了伸手族,啃老族,还有社会的寄生虫,亦或是像现在这样,将怨恨化作手中的大棒,叫嚣着挥向全社会,肆意伤害着每一个无辜的同胞。

不可否认,香港的高房价和不健康的产业结构的确挤压了年轻人的生存空间,也给年轻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但是这就是肆意为恶的理由吗?穷,不能成为蠢的借口,穷,更不可以成为坏的动机。巨大的经济压力选择以暴力激进作为发泄口的时候,也意味着问题不仅存在于物质上的穷困,还有精神上的空虚。

港媒《大公网》刊出了一封打入废青内部后写出的来稿,投稿人伪装成废青中的一员,在经过两个月的暗访之后,剖开了废青们贫瘠而荒芜的内心世界。

▲ (图源:观察者)

——“参与暴动是为了被认同”,缺乏父母的陪伴和家庭沟通,参与暴动便成为一场集体活动,能够收获同伴的“极度认同”。

——“除了会喊几句口号外不乐意聊任何政治话题”,除了一遍又一遍的喊出“为自由而战”之外,便说不出任何有深度的见解和看法,无知的废青,就这样彻底沦为幕后黑手的提线木偶。。

更令人感到触目惊心的是,废青们游行的重要动力就是——以英雄式风采拥抱港女。

平日里自卑又有些沉默的废青们,也许鲜有机会获得异性的芳心。但是在骚动的人群中凶狠出手,便有机会成为异性眼中的“勇敢英雄”,更有女孩投怀送抱,呼吁着“自由X嫁勇武哥”。

“港女献身暴徒”,这一消息已经得到了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的确认,14岁的爱香港女仔,因为不想被说不合群而加入了示威,并且被灌输“应该用身体安慰义士”等荒谬论调,被人引诱下吸大麻后,遭到7个男子侵犯。

罗范椒芬两次向外界发声强调此事为真,确实有年轻的女孩子为示威者提供免费性服务。 

▲ 罗范椒

《纽约时报》也发布了一条暗访视频,看着这些在镜头面前还带着一丝稚气的脸庞,真的让人很难想象这就是那群出手凶悍的街头暴徒,但是听到他们开口说出的话,我们却又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这些废青,真的是废掉的一代人。

▲ (图片源自上观新闻——解放日报)

他们理直气壮的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是释放、是解压、是娱乐、是猎奇,是伪装自己后的一场趣味冒险活动。如潮水般汹涌集结后冲向街头,然后大摇大摆的施暴后,再脱下衣服摘下口罩,摇身一变便藏匿人群中,回到便利店里,又会成为那个微笑着对每一个顾客说欢迎光临的小时工。

同样一双手,上一刻还在握住棍棒挥向街头的警员,这一秒便拿起温热的便当递到顾客手上。这样的人,渗透在香港千千万万个角落里。

这是他们的双面人生,他们的游戏人生。

▲ (图片源自上观新闻——解放日报)

在他们眼中,每一次的行动就是真人GTA,一样有暗中组织,一样有危险的任务,一样依靠任务实现个人目的,更是一样的使用暴力,一样的对抗警察力量,而美丽的城市、一切公共设施、纳税人的血汗钱、同胞的鲜血等等都可以肆意践踏破坏,因为那不过是“一场游戏中的道具场景”。

不过他们说错了一点,废青们哪里是只有一条命呢?大法官们不会这样轻易的收走你们的生命与自由,就像他们当中的“英雄”黄之锋,多项重罪,仍然可以全须全尾的被释放。

因为有人在为他们撑腰,有人在为他们摇旗呐喊,有人为他们打气助力,更有人为他们求情,求一个宽容大度,求一个网开一面,求一个法外施恩。

黄秋生与黄之锋在街头相遇,两人面带笑容的搂肩合影,然后又友好的互拍肩膀,是互相鼓励吗?鼓励他积极策动港独?还是鼓励他以更激进的方式发动暴乱?

龙应台发长文,将他们比作“花园地上的一颗鸡蛋”,认为这颗鸡蛋需要被温柔以待,香港的确是美丽的花园,但是这颗“鸡蛋”孵化而出的废青们,是喷着火肆意破坏美丽花园的恶龙,这样的一颗“坏蛋”,也需要无底线的温柔以待?

面对罗范椒芬对下“免费性服务”女孩的痛心惋惜,“香江第一才子”陶杰更是无下限的为废青辩白:两情相悦之下,性爱就是性爱而已,不存在误导之下的“免费性服务”之说,好一个两情相悦,好一个单纯性爱,将礼义廉耻至于何处?

是,废青们根本就不想要这样一个美丽繁荣、安定和谐的香港。

他们在羡慕向往着乌克兰,向往着香港可以效仿乌克兰“颜色革命”的方式,向往着700万港人的家园变成乌克兰,通过一场又一场“披着民主外衣的街头暴乱”,“颜色革命”成功了,政权更迭完成了,他们想要的“民主”达到了。

然后呢?

现在的乌克兰是一个人均GDP3000美元、人口外流严重、工业体系完全垮塌、政府贪腐严重、犯罪率居高不下的欧洲第一穷国。

无知的年轻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和满足内心一点阴暗的想法而跟着政客起哄,最后的结果是搭上了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命运。

当年发起革命的那一批年轻人陷入到无尽的黑暗当中,“我们的民主非常失败”、“我们当时真不懂事啊,竟然跟着那群人闹”,悔恨之情溢于言表。

而废青们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将乌克兰街那一套暴力行径复制到香港,然后还哭着说:

我希望香港可以像乌克兰一样有一个这样好的结局。

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第5册的《阿房宫赋》有这样一句话:秦人无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是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废青们在香港的国文教材中读过这篇文章吗?

老师给他们讲过其中的含义吗?

他们懂得哀吗?

他们又懂得鉴吗?

最后的最后,送给他们一段在大陆青年中广为流传又给人以力量的话:

如果你觉得你的祖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她;

如果你觉得政府不好,你就去考公务员去做官;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就从你开始做一个高素质的公民;

如果你觉得同胞愚昧无知,就从你开始学习并改变身边的人。

她有缺点,我们一起修正,而不是一味的谩骂、抱怨、逃离。

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若光明,中国便不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