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谭主

本文转载自:玉渊谭天(ID:yuyuantantian)

9月11日凌晨,从大洋彼岸传来重磅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正式开除自己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理由是“博尔顿提出的很多建议他(特朗普)和他的政府都强烈反对”。

消息一出,大家似乎都松了一口气。英国《卫报》用“总算是走了“这样的词语来表达他们的态度;极端保守的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表示,博尔顿这一走,“世界范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都呈指数级下降”。要知道,一年半以前博尔顿被任命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很多人就捏着一把汗,都在担心这位“鹰派中的鹰派”会将美国引入战争。一位智库专家甚至警告大家“要系好安全带”……

巧的是,这一天,距离恐怖分子袭击美国纽约世贸大楼正好十八年。

“闪开”!意料之内

要说,就这么“被辞职”确实很突然。据报道,美国东部时间10号中午,博尔顿突然看到了辞退自己的推特。此时他正准备与国务卿蓬佩奥、财政部长姆努钦出席下午1点半的白宫记者会。10分钟后,他发推否认,称“我昨晚就递交了辞呈。”实际上,这封辞呈所署日期是9月10日。博尔顿不好意思承认,自己被“嫌弃”了。

但是一切好像也没那么意外。原本博尔顿要参加的记者会照常举行,当有记者问国务卿蓬佩奥,博尔顿走人你惊讶吗?蓬佩奥答,“我从来不惊讶。”

其实这事早有迹象。6月底的时候,特朗普就曾发推称,他在最后一刻叫停了对伊朗军事行动。他吐槽说:“博尔顿绝对是鹰派,若由他做主,他会挑战全世界。”此后,就有美国媒体放出风来,说特朗普总统对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的不满已到极限,目前正在考虑撤换这名外交政策助理。甚至有前白宫官员分析,“任何了解这位总统运作方式的人都清楚,博尔顿的时代即将结束。现在还不清楚他还剩下几周或是几个月的时间。”

所有人都不意外博尔顿的离开,除了博尔顿自己。

当博尔顿被辞退的消息传出,欧美媒体一众欢呼,也纷纷猜测令他“走人”的具体“导火索“。

华尔街日报认为,是因为特朗普想要和阿富汗达成和平协议,但是博尔顿却不赞成,特朗普才会感到忍无可忍。

英国媒体BBC则称在博尔顿的带领下,国安团队完全超然于其他部门之外独立运行,博尔顿自己也主见很强,因此招来许多人的不满。

美国媒体CBS News则在报道中提到,虽说特朗普和博尔顿之间因为对伊朗的态度不同而逐渐产生嫌隙,但是真正触怒特朗普的却是,特朗普认为博尔顿或是他身边亲近的人把特朗普问“核子武器能不能减轻飓风的影响”说出去。

华盛顿邮报总结:“博尔顿留下的就是混乱、失序和没有任何有意义的成就。”

危险的“战争狂人”

北京时间今天上午,谭主就这事儿在@玉渊谭天 微博上做了一个短评,迅速得到了许多网友的跟进,大家的观点比较一致,都认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点也不“安全”,始终惟恐天下不乱。

曾就职于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三任政府的博尔顿身上有很多标签,“极端的好战分子”、“鹰派中的鹰派”、“战争狂人“,一听这词你也能想象出来他大致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以外交政策立场强硬著称。911之后,他坚决拥护伊拉克战争,指认伊拉克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核协议成形后,博尔顿预测伊朗不遵守协议,还试图引兵伊朗。当然,后来的事实都证明,他错了!

不过这些在他看来并不重要。因为他坚信,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美国好。博尔顿说过:“‘美国第一’意味着在最能保护美国的前提下判断国家安全决策”,“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是世界上唯一最好的战略”。

这届政府中,他对于很多国际事务的处理观点,也显现出了“好战”的特点。

比如:

塔利班问题,博尔顿反对与阿富汗总统和塔利班代表会晤,反对国务院与塔利班组织签署和平协议。

伊朗问题上,博尔顿反对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甚至妄图增兵中东,把战火引向伊朗。

朝核问题上,博尔顿不满特朗普在朝韩非军事区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晤,值此重要时刻被“安排”去了蒙古。

也正是在他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期间,这届政府先后退出伊核协议、《中导条约》等国际协议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等国际组织,在“单边主义”的偏道上越走越远。

博尔顿写过一本自传,叫做《投降不是选项》,从中不难窥见其立场,有人调侃,这本书应该更名为《战争的艺术》,因为博尔顿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想付诸战争。(这一点,和那位什么都想付诸“关税”的总统,倒是有得一拼。)

有这么一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人们对国家安全有担忧,也就不稀奇了。

不过讽刺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口口声声说打仗为国家好的人,是个“逃兵”。越战期间,为了避免上战场,他没有参加正规军,而是参加了德州空军国民警卫队,只在美国本土服役。按他自己的说法,他认定越战美国必败,“犯不着把一条性命白白送死在越南密林”。

对华鹰派

在对华问题上,博尔顿也是个绝对的“鹰派”,虽然他从来没有来过中国。

从他去年4月取代麦克马斯特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就多次口出狂言,抹黑、栽赃,那简直是张口就来。

比如,前段时间访问乌克兰,他就说:“中国第五代战机看上去非常像F-35,这是因为它就是F-35,他们(中国)偷了过来。”他还声称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是为进行全球经济扩张;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原因是中国不加入;

此前,他还敦促伦敦在伊核和中国电信业巨头华为公司等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

他还曾建议美国在南中国海等问题上打 “台湾牌”来反制中国, 并主张美军应在台湾驻军。

不过目前白宫里,这样睁眼说瞎话的“政客“还真不止这一位。

下一个被辞的是谁?

白宫如今正在上演“旋转门”大戏。过去的两年多来,白宫要职走马灯般换人已不是新鲜事,国务卿、国防部长、司法部长、白宫办公室主任、驻联合国大使……这些职位都换过人,有些还不止一次。

就说博尔顿刚刚离开的这个职位吧。特朗普政府的第一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2017年2月因为牵涉“通俄门”辞职,在职时间不到一个月;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接任后,一度被视为白宫团队中的“理性派”和“安全阀”,但也因与特朗普“不合拍”而在一年后离职。2018年4月,博尔顿取代麦克马斯特,成为现任政府第三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按在任时长看,博尔顿最长,但也不过1年5个月。

谭主粗粗估算了一下,从弗林到博尔顿,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被解雇的政府高官、顾问一共32人。这些人的离职原因各异。有因与特朗普政见不合走人的,如蒂勒森、科恩;有因“通俄”被调查的,比如弗林、科米;还有因白宫内斗离开的,比如普里伯斯、斯派塞、班农。

(图:特朗普政府高层的更替)

所以,你说在白宫上班,特别是担任重要职位,是不是一件“高危“的事?当然了,这背后,到底是这些职位上的人出了问题,还是用人的人出了问题,值得好好想一想。

谭主猜想,美国媒体现在最津津乐道的话题,应该就是“下一个会是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