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作者:蛋蛋姐Coollabs

本文转载自: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大家好,我是蛋蛋姐。
以前提到地表最强小学生,我一直以为是柯南——到哪儿哪儿死人,走哪儿哪儿出事。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最近我才发现,是我天真了。
一位名叫陈灵石的六年级小学生,在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上,以一篇标题我都看不懂的生物医学研究论文,勇夺三等奖,重新定义了小学生。
他的研究叫做——《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技能与机制研究》。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在陈同学的研究报告里,只见他实验手法娴熟,研究态度严谨,一幅万事亲力亲为,独立完成整套科研实验的模样。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小小年纪就能独立完成博士级别的科研项目,清华北大看了也得直呼牛逼。
然而我们复盘他的科研之路,就会发现陈同学的强大不止于此。
2018年1月9号,陈同学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学生,不知道什么叫基因,于是上网搜了一下。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到了13号,他经搞懂了PCR技术的原理,扩增mRNA底物的概念。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在踏进实验室之前,他对肿瘤的理解水平还是:以后不再买三无产品,呼吁大家爱护环境。
看完我很满意,普通小学生也就是这样的理解水平了。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进入实验室之后,陈同学却突然成了不世出的天才,操作精准,走位风骚,他对癌细胞的理解已经足以设计出精密复杂的实验,独立操作完成实验并且制成复杂图表。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就像低头捡了一只笔,我再也没有听懂过数学课一样,错过了几天陈同学的科研日记,我再也跟不上他的学术水平了。
这种学习能力,不仅让我做人的自信被冲击得稀碎,科研狗们看完更是当场抑郁了。
前期的文献调研不用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不用找了?
人家一边还在学乘法表,一边就能做出完美的实验数据,为什么自己在实验室里996地泡了四年还毕不了业?
陈同学甚至不需要从人类的2万个基因里茫然地筛选,就有人把C10orf67送到了他的手上,这一切,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知乎用户@飞天神狗巨能吃的评价,恐怕代表了大部分科研狗的心声:
985本科大学生没小学生时间安排得当,没小学生实验设施完备,没小学生临床资源充足,没小学生资金来源充裕。
我没脸活了,真的。
被小学生按在地上一顿毒打之后,不知道毕业和秃头哪个先到来的博士生们,只能相约走上天台了…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博士也就图一乐,真正的科研还是得看小学生?
快爷拍着大腿后悔自己毕业早了,连夜写了辞职报告,重新递交了小学入学申请书,希望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一点。
但是很快,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发声明的一耳光抽醒了快爷:哪儿有什么天才小学生,这是我们研究员的公子啊!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吃瓜速度一流的网友们,早就把陈同学科研报告里提到的两位“老师”找了出来。
陈老师,也就是昆明动物研究所肿瘤信号转导研究组负责人陈勇彬,恐怕就是陈同学的父亲。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而陈同学的母亲,应当就是这位副研究员杨翠萍。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大家在学术网站上一搜索,发现杨翠萍还曾承担过一个名为《C10orf67在低氧适应及非小细胞肺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的研究项目。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和陈同学的科研方向基本上一模一样嘛。
网友更进一步找到了陈勇彬在国外的相册,证实了昆明动物研究所声明里含糊其辞的某位“研究员”,就是陈勇彬没跑了。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由于造成的影响太大,陈勇彬昨晚在科学网上发表了道歉声明,提出上交奖项。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然而,陈同学很可能只是比赛造假的冰山一角。
1
在陈同学被曝光之后,我还有一点好奇,博士级的成果都只能拿三等奖,一等奖的作品得有多强?
翻开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获奖名单,满篇都是写着“天才”。
我随便截取了一段中学组的一等奖名单: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他们都拿奖了,我却还看不懂他们的标题。
这一串儿生僻字,大家能全都认下来吗?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这个标题,大家断句能断明白吗?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还有这位研究镁合金的曾嘉同学。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研究有多高深复杂就不提了,人家在研究里用到设备的可是上海同步辐射光源。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我查了一下,第三代同步辐射光源全中国也就上海有一个,当初花了6年的时间建设,第四代还正在北京建设当中。
它可号称是我国迄今已建成的最大的大科学装置,它的建立和应用还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的重大成就之一。
想要申请用一用,也不是很容易的样子呀。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普通的研究生博士生都没资格申请使用,科研人员也得经过初审和专家评审,人家认可你的课题意义了,才给用。
这设备现在已经可以开放给高中生随便使用了?
中小学生真的恐怖如斯?
《半月谈》采访到了一位给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当过枪手的博士:
一位曾当过“枪手”的博士说,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代工”过一个项目…“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替某领导的孩子参加一项全国性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做的。”
在知乎上的一条关于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问答上,2019年1月就已经有人指出,课题不是自己做这件事,是大家都知道的。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这些明显超过了中小学生科研能力的成果,亲历者的现身说法,让造假的疑云,笼罩在了整个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头顶。
如果说,科创大赛是诞生理科天才的圣地,那么在文科领域,也时常冒出来震惊我们眼球的中小学生。
这两天,跟着陈同学一起火了的,还有一位名叫岑怡诺的小姑娘。
她号称一天能写2000首诗,平均43秒一首,还要一整天连续作战才行。
这几乎让我们看到人类大脑战胜AI的希望了。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岑同学的父亲坚称自己没有夸张,那么岑同学的文学造诣,可以和陈灵石并称文理双雄,笑傲九年义务教育了。
笑过之后,蛋蛋姐其实想问问:为什么要给孩子编造这么离谱的简历呢?
为什么要给孩子套上不属于他们的光环的呢?
因为这个社会,对孩子们的要求就是太离谱啊!
两年之前,有个上海的5岁男孩,靠着15页超强简历上了热搜,简直就是一位文史理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神童。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而且他每天的时间安排都极为严格,让上班8小时还摸鱼的我,都感到了一丝时间的宝贵。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可我没想到,评论里竟然有不少不以为然的声音,觉得这个孩子水平根本算不上牛娃,太普通了?!
有人分析出了这个孩子的一系列“致命缺陷”:
他想上的学校主要招收的学生都来自附近的某高档小区,最小的户型180平米,售价1500万起,PPT里既没有提自己是这个小区的业主,也没有家里房子的照片,说明他们家里房子可能很小,条件不行。
这孩子上的兴趣班都是某某培训品牌,说明父母没有给孩子请私教;
钢琴没有提到师从,说明不是在音乐学院走的专业级道路,是不加分的;
罗列的英语读物是常见的幼儿园老师推荐的那些,没有稀缺海外读物,也不值得一提。
总之,这个孩子应该上不了想去的学校了。
评论里的一位家长,把自己5岁半的女儿拉出来和他比较。尽管他的女儿已经又优秀了100倍,也不过是“偏上水平”。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一个孩子是牛娃(很牛的小孩)还是普娃(普通的小孩),家长们都已经有了一套心照不宣的标准。
孩子所有学过的特长,都已经暗中分好了等级。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这样把5岁的小孩子拉出来,一项一项打分,我觉得已经很残酷了。
然而,在一些父母的聊天群里,似乎习以为常地给孩子们分着牛熊…
简简单单的三言两语,概括的孩子能力,全是我花了18年都没有学会的。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我以为中英双语已经够厉害了,人家眼里五岁就会三语的才算是牛娃…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看到这些父母,突然觉得陈同学的父母好像没有那么疯狂了。
造假,钻空子,占便宜,是这场疯狂的比赛土壤上结出的毒果。
这场小学生军备竞赛,对每一个参与者来说,都是残酷的。
2
最近有个名词很热门,叫做内卷。
所谓内卷,就是大家没有创造更高级的价值,只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进行疯狂的竞争。
有一个例子,可以解释内卷是如何造成双输的:大家都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有人想看得更清楚便站了起来,后面的人也被迫站起来,接下来,不断有人踮起脚,甚至站到椅子上,想要超过前面所有的脑袋。
最后所有的人都踮着脚看完了一部电影,人人都累得半死,却并没有看得更清楚。
小学生的军备竞赛,显然就是一种内卷。
大家说好了比赛自行车,有个孩子突然开着法拉利上路,这不是犯规吗?
为了赶上这位选手,孩子们都被迫3岁考驾照,6岁上手F1,提前掌握了一大堆属于成年人的技能,活得越来越不像个人,反而像一件商品。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教育资源内卷的后果,就是让原本轻轻松松就能上的小学,变成了一条扭曲的死亡赛道。
当小学生的简历越来越疯魔的时候,当竞争的程度超过了小学生承受能力的时候,造假、代笔、夸夸其谈,各种奇葩的故事就上演了。
拿出了博士生的研究成果,目的却只是为了去上个好的小学或者好的初中。
这不可笑吗?
不能创造新的价值,就只有无限地竞争、内耗。
如果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出现内卷,情况就更糟糕了。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看看隔壁的韩国,就是一个高度内卷的社会。
韩国的经济是被几家大财阀控制的:三星、现代、SK、LG、乐天。
有个说法是,韩国人的一生逃不了三样东西:死亡,税收,和财阀。
尤其是占据了韩国股市总市值30%的三星,更是把他们的一生都牢牢绑定。
一个人的生活可以是:住着三星盖的房子,用着三星造手机,开着三星生产车,去到三星的公司上班。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财阀如此密不透风的生产网络,还有其他公司挣钱的机会吗?
没有。
韩国几乎没有中小企业的成长空间,他们不是被财阀挤死了,就是被招安,吸纳成为了财阀的一部分。
这也导致了,韩国人如果不能去大公司里上班,就只能在炸鸡店打打零工这样子,很难找到其他合适的工作。
进入三星公司,你就可以晋升成为中产阶级,拿高工资,买奢侈品,住大房子,过上等人的生活。
看过《寄生虫》的人,都知道那些进不去的人,过的是什么生活——很多失业者们只能靠偶尔打零工生活,度过贫困交加的一生。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韩国人的人生通路确定而且狭窄:考上韩国最顶尖的大学,进入大公司工作,成为上等人。
机会这么少,5000多万韩国人只有内卷。
从学生时代起,韩国学生就为了进入大公司而拼命。
纪录片《学习的背叛》里,6年级的小孩子都知道,只有考上首尔大学,才能过得好。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韩国初三学生艺媛,为了中考一遍又一遍地抄写教科书——她要抄到完全不看也能全写出来。
握笔的右手写到没力气了,就用橡皮筋把手勒住,靠手腕的力量来写字。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她不敢停下来。
年轻人的求职,也要面对hard模式的内卷。
2018年,韩国媒体指出韩国青年人的失业率为9.4%。然而这个“失业率”异常严格,一个星期只要打过一小时的零工,就能算作“就业”。
而按照大家的感受来判断,2019年韩国青年人的实感失业率恐怕要高达24%。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没有找到工作,所有的寒窗苦读都要化为泡影。
无数人为了一个招聘岗位而竞争,他们有的从大一就开始参加面试的培训,有的拼命考证、参加社会实践,甚至有人要去爬喜马拉雅山,就为了能够招聘时多一个加分项。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在韩国的电视剧里,经常上演入职之后,年轻人遭遇前辈欺压、异性骚扰桥段,他们也只能忍耐。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图:韩剧中的职场性骚扰
因为工作来之不易,他们只能无限放低自己,才能在内卷严重的竞争中保住位置。
韩国,明明是一个发达国家。
但是跨国财阀挤死了更具活力的新公司的成长空间,没有产业升级的余力。
而财阀自身攫取的利润,却又大多数落到了美国人的口袋里,留给韩国的只有持续低迷的经济,走高的失业率,和贫困的失业者们。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图:三星集团55%的股份被外国掌控,其中大部分都在美国。
韩国不能突破现在的发展模式, 残酷的内卷就永远不会停止。
3
我们也要警惕内卷。
最近,网络上流行一种说法:为了不导致内卷,我们都应该学习和践行《摸鱼宣言》。
认认真真上班,这根本不叫赚钱,这是劳动换取报酬。只有偷懒,在上班的时候划水摸鱼,你才从你老板那里赚到了钱。
摸鱼党有个错误的认识——为了避免内卷,大家都要上班摸鱼,到点下班,工作没完成也没关系,工作6点以后老板别想找到自己。
只要我回家,工作去他妈。
而那些努力工作,接受加班的人,被反过来称做“奋斗逼”,摸鱼党认为就是他们破坏了游戏规则,一人996,导致全体都要被迫接受996。
他们的逻辑很简单也很天真:内卷让大家在电影院里都踮脚怎么办?佛系一点,大家一起坐下来不就行了嘛。
可是,现实生活可不是人人都有座位的电影院,而是一辆已经人满为患的公交车。
总是赶在最后一秒慢悠悠到达的人,是挤不上车的。
更何况,经济是会萎缩的。
如果人人都要求朝九晚五,月薪两万,老板一合计,挣的钱还不够给员工发工资,纷纷关门大吉了。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这就相当于把公交车原本就不多的位子又拆掉了一排,更多的失业,更激烈的竞争,除了把越来越多的人挤下车之外,不会有任何好的结果。
位子越少,内卷只会越发残酷。
摸鱼党的策略不是在解决内卷,是在掀桌子了,让大家都没得饭吃。
其实,真正摆脱内卷的方法,大家早就已经说很多遍了。
越低端越内卷,越高端越轻松。
是否996根本不是我们说了算的,而是国际分工决定的。
中国要去创造更高级的价值,要走到价值链的上游,要获得最大的竞争优势,要拥有足够多的大型公司,要让全世界给我们打工。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毋庸置疑,这很困难。
我们想要冲到上游去,欧美国家能心甘情愿地被我们拍死在沙滩上吗?
美国发动贸易战,对最有希望的科技企业华为,采取技术封锁,把重点高校列入实体制裁清单…全方位地让我们生产停滞,科研阻断。
这就是为了让我们永远困在低端产业里菜鸡互啄,永远替美国打苦工。

中国只有打赢了贸易战,才能避开内卷陷阱,我们才不用一辈子都活在hard模式里。
幸运的是,我们能看到赢的希望。
十年来,中国的制造产业正在力争走向价值链的上游。
5年前,中国每辆小型客车的出口平均单价是8000美元,现在已经超过1.2万美元。

我们正在高端制造产业发力,大飞机制造有了C919,船舶行业有LNG(液化天然气)运输船“泛非”号,核电行业有了应用第三代技术的华龙一号,高端手机也有了华为。

中国的出口品类,从手工制品转向手机、汽车、计算机、大型机械还有大型飞机。

在ACCA预测中,未来中国的100强企业,高技术含量的行业占到了绝大多数。
这是我们和西方去比拼产业价值的底气。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中国还有飞速成熟起来的新兴产业,比如互联网。
十年前,大家提到高薪职位,都是金融、咨询、外企,现在,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程序员。
这意味着,一个新的产业达到成熟,就有机会创造一类新的高薪职位,上百万的竞争者分流到了新的赛道,有了新的机会。
无数个新产业走到成熟,还会进一步在服务业内催生出各类高薪服务,人们在各个行业内任意发展,从教育到就业的内卷,迎刃而解。
那些最有机会的新兴产业:人工智能、机器人、光电子器件、大数据、云计算,中国都没有缺席,甚至在5G,无人机,新能源汽车这些领域,我们还领先于世界。
硕士博士就是搞笑的,搞科研还得回小学
这是我们肉眼可见的机会。

但是这个机会,也必须依靠我们这一代人的奋斗来实现。

在向上突破的过程中,勤劳、奋斗,是我们应有之义。

后发国家不奋斗,不奔跑,凭什么超过别人?
中国已经跑步前进了99步,如果能在我们手里实现最后一步的突破,我们就不必再在狭窄的圈子里厮杀内卷,跳出去还有更广阔的空间。
最终,我们还是要朝着《新华字典》里的目标去走——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参考文章:
挖数,《内卷韩国: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发表于微信公众号“挖数”
乌鸦上尉,《东亚高考难,真的是个无解的循环吗?》,发表于维系公众号“乌鸦校尉”
ACCA,《中国未来企业100强》,发表于网站“ACCA中国”
韩国纪录片《学习的背叛》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2310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