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未分类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本       文     约 5718 字

阅       读       需       要

17min
 
7月10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又做出“惊人之举”,宣布将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改造为清真寺,土耳其最高法院很快废除了1934年将大教堂改为博物馆的内阁法令,埃尔多安签署总统令,表示穆斯林信众7月24日即可在此处进行礼拜,圣索菲亚大教堂也会用新的地位欢迎所有人。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埃尔多安7月10日签署更改圣索菲亚大教堂地位的总统令

埃尔多安这一举动在西方世界引起轩然大波,美国、俄罗斯、欧盟对此事高度关注,希腊总理对此强烈谴责,俄罗斯东正教会发言人称此举无视基督徒的担忧,方济各教皇在7月12日的弥撒中对改建一事表示悲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此深表遗憾,要重新评估圣索菲亚大教堂在世界遗产名录中的地位……面对西方世界的众怒,埃尔多安强势回应,称圣索菲亚大教堂地位问题属于土耳其内政,要求所有国家尊重土耳其的决定。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大教堂今貌

一座教堂地位的变更,使得土耳其与周边国家的形势再次紧张,圣索菲亚大教堂为何没有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摧毁?而教堂又是何时成为了博物馆呢?
 

象征罗马帝国荣耀的大教堂



圣索菲亚大教堂位于昔日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公元330年,皈依基督教的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一世放弃“永恒之城”罗马,看中了古希腊人的殖民城市拜占庭,在此建都,称“新罗马”,更多的人称这座城市为君士坦丁堡,意为君士坦丁之城。在君士坦丁大帝的支持下,帝国境内兴建起大量教堂,然而,帝国首都中最重要的教堂命运多舛,先后两次建成,但都毁于地震和暴动。在君士坦丁大帝下令修建教堂100多年后,雄才大略的查士丁尼一世登上王座,其在位期间竭力扩张帝国版图,从黑海之滨到西班牙海岸,都飘扬着查士丁尼的旗帜,系统化的罗马法推广到被征服地区,帝国处于鼎盛时期。查士丁尼一世希望建立一座巨大的教堂,用以巩固自己的权力并表达对上帝的虔诚。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圣索菲亚大教堂入口大门上方的壁画,查士丁尼一世(左)手捧圣索菲亚大教堂,君士坦丁一世(右)手捧君士坦丁堡,二人将各自的“礼物”献给圣母子,圣母玛利亚是君士坦丁堡的主保圣人
 
公元532年,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新教堂,教堂选址在曾经被摧毁的前两代教堂的旧址上,命名为圣索菲亚,在希腊文中指“上帝的智慧”,查士丁尼一世将它敬献给三位一体中的圣灵。为了这座宏伟的建筑,查士丁尼一世请来了两位物理学家——米利都的伊西多尔和特拉列斯的安提缪斯作为建筑师,皇帝给予他们高位与特权,以便随时交流工程的进度。

建造圣索菲亚大教堂需要大量的资金与材料,查士丁尼一世决心倾全国之力建造教堂,他首先将参与叛乱的元老院成员的财产没收,又通过巧取豪夺、调高税收的方法征调大量资金,他最著名的将军贝利撒留从战场上带回的大量财富也被投入到了教堂建设中,仅工人们的报酬是每天一份白银,教堂的花费高昂的难以想象。教堂的建筑材料几乎来自帝国各地,埃及的花岗岩、希腊北部的斑岩、叙利亚的黄石、意大利的大理石、罗德岛的烧砖……它们通过航船被运到教堂工地修建教堂,用以彰显帝国的强盛。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教堂建造使用了多种石料,木材来自黑海沿岸,教堂内部9000余平方米的马赛克镶嵌画和壁画约用1089镑黄金,这使得教堂内部金碧辉煌
 
教堂最引人注目的是巨大的穹顶,这一设计参考了古罗马卡拉卡拉大浴场。在方形的教堂上构建拱顶,这是古代西方建筑中一项极为艰巨的挑战。建筑师们通过精密的力学计算,在没有钢筋的年代依靠砖石构建起了离地56米高,直径30余米的巨大穹顶,24座窗户围绕四周用以照明。圆顶坐落在四个厚重的拱门上,拱门由坚固的墙壁支撑,辅以四根花岗岩石柱加强,这样进入教堂就看不到密密麻麻的承重柱,给人一种轻灵的感觉,神权与皇权在此合而为一。与查士丁尼皇帝同时代的历史学家普罗柯比赞叹道:“教堂似乎没有建造在坚实的基础上,就像传说中被金链悬挂在天空一般。”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教堂巨大的穹顶在公元558年的一次地震中崩塌,伊西多尔的侄子小伊西多尔对穹顶进行修复,在修复中,他略微缩小了穹顶的宽度,但增加了6米的高度,使其更加陡峭,也更给人置身空中的感觉
 
公元537年,这座动用上万人,倾帝国财富而建造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完工,时人无不惊叹它的宏大与精美,这座教堂自建成这一天起,将“世界上最大的教堂”这一称号保留了近千年,在落成典礼上,查士丁尼一世用虔诚的语气高呼:“荣耀归于上帝!只有他相信我能完成这样伟大的工作!啊!所罗门!我已经超过你了!”《圣经》中,所罗门王建造了圣殿,可见查士丁尼一世面对完工的教堂是如何的震撼与激动,普罗柯比写道:“亲眼见过他的人无不叹服,道听途说之徒难以想象。”

自教堂落成之日起,这里就成为拜占庭帝国皇帝举行加冕和重要典礼的场所,代表拜占庭工匠们最高水平的壁画不断被绘制在教堂中,为教堂增光添彩。自教会大分裂后,圣索菲亚大教堂便成为东正教牧首的座堂,教堂中供奉着大量传说中的圣物:真十字架碎片、刺穿耶稣基督的铁钉、犹太人震毁耶利哥城墙的号角、裹尸布、诺亚方舟中被鸽子衔回的橄榄枝……

圣索菲亚大教堂不仅是罗马帝国荣耀的象征,更是东方基督教世界的灵魂。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清真寺




查士丁尼一世希望君士坦丁堡与圣索菲亚大教堂不朽,但残酷的现实摆在帝国面前,由于连年征战与国库空耗,拜占庭帝国陷入停滞不前与萎缩的状态,随着塞尔柱突厥人的兴起,拜占庭帝国的生存空间遭到严重威胁,战场上拜占庭人连吃败仗,失去了东方的大片领土,逐渐走向衰落。

1202年,教皇英诺森三世发起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然而本欲进攻埃及阿尤布王朝的十字军调转矛头,利用拜占庭帝国诸皇子争夺皇位内讧的机会攻陷君士坦丁堡,威尼斯总督丹多洛率领十字军洗劫了君士坦丁堡,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圣物也被十字军掠走,成为西欧各教堂的“镇店之宝”。十字军占领君士坦丁堡期间,圣索菲亚大教堂成为拉丁帝国的天主教教堂,当城市再次回到拜占庭人手中时,教堂已破败不堪。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德拉克洛瓦的《十字军占领君士坦丁堡》。威尼斯总督丹多洛死于君士坦丁堡,据传葬于圣索菲亚大教堂,拉丁帝国的皇帝也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加冕
 
拜占庭帝国在衰落,临近的奥斯曼土耳其正在兴起。自开国领袖奥斯曼一世开始,历代信奉伊斯兰教的苏丹都将征服世界作为己任,14世纪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经占据了拜占庭帝国的大部分领土,并将势力发展到欧洲,拜占庭帝国仅能控制君士坦丁堡周边与几个遥远的飞地。

1451年,穆罕默德二世继位成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新苏丹,这位君主通晓多种语言,眼界开阔,将自己视为古罗马帝国的继承者,希望比肩亚历山大大帝,而这一切首先需要征服拜占庭帝国,完成历代苏丹未竟的事业。1453年,年轻的穆罕默德二世率大军围城,用上百艘战舰封锁了海湾,将巨炮对准古老的城墙。守军人数处于绝对劣势,拜占庭皇帝与民众在绝望中齐聚于圣索菲亚大教堂中祈求上帝的宽恕。然而上帝没有选择拯救拜占庭,教皇组织的援军还在路上,君士坦丁堡就已陷落。

5月29日,土耳其人杀入城中,开始洗劫,惊恐的民众涌进圣索菲亚大教堂寻求庇护,期待古老传说中复仇天使冲下来狠狠教训敌人的神迹。然而,奇迹没有发生,苏丹近卫军劈开教堂的青铜大门,将牧首拉下圣坛。在这一天的下午,整座城市停止抵抗,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骑马入城,来到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前,他弯下腰捧起一把土洒在头上,摆出宗教仪式里净化的姿势,随即走进教堂。他穿过惊恐的民众,静静地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巨大的穹顶之下,注视着几千只蜡烛的光影,年轻的苏丹被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宏伟所震撼,他意识到这不仅是建筑瑰宝,更是精神财富。穆罕默德二世没有按照惯例摧毁基督教堂,他自认是罗马帝国的继承者,而圣索菲亚教堂正是罗马帝国权力的体现。他留下了东正教牧首,面向麦加进行祷告,随后宣布这所教堂成为清真寺,城市也更名伊斯坦布尔。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穆罕默德二世进入君士坦丁堡

穆罕默德二世需要的不是一座废墟,而是一座“罗马帝都”,它保留了索菲亚教堂的名字,称“阿亚索菲亚清真寺”,同时对教堂进行改造。在教堂内部,所有画作均用石膏和灰泥进行了简单覆盖,这是因为伊斯兰教禁止具像崇拜。土耳其人移除了圣坛,修建了指向麦加的神龛“米哈拉布”和讲经坛。19世纪中叶,苏丹的礼拜楼修建在在阿亚索菲亚清真寺中,同时清真寺内部四周挂上了阿拉伯语书法的写成的圆形盾盘,书写四大哈里发和先知的名字以及《古兰经》的内容。在成为清真寺的岁月里,苏丹们对阿亚索菲亚清真寺的保护使它免于受到十字军东征一般的毁灭。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高大的宣礼塔取代了穹顶成为伊斯坦布尔新的制高点
 
在教堂外部,阿亚索菲亚清真寺周围树立起四根高大的宣礼塔,新的清真寺也在伊斯坦布尔中不断修建。16世纪著名的奥斯曼建筑师科贾·锡南对阿亚索菲亚清真寺进行了抗震加固,在维修中锡南也折服于圣索菲亚大教堂穹顶的精巧设计,这成为了后来奥斯曼帝国清真寺修建的“隐形蓝图”,锡南随后设计的苏莱曼尼耶清真寺和蓝色清真寺的穹顶都有浓郁的拜占庭风格,清真寺的采光也遵循了圣索菲亚大教堂的设计,从此,高大的宣礼塔成为城市新的风景线,穆斯林的祈祷声回荡在阿亚索菲亚清真寺中。
 

凯末尔的博物馆与危险的政治工具



伊斯坦布尔没能成为帝国征服世界的新起点,相反,自16世纪开始,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走了下坡路,而1918年一战的战败更让帝国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面临被肢解的危险。一战英雄穆斯塔法·凯末尔力挽狂澜,打退了希腊干涉军,废除了苏丹制,尽可能地保全了大部分领土,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

在凯末尔看来,封建落后的政教合一体制是国家发展的最大阻碍,因此他在改革中不遗余力地推广世俗化,并不断削弱伊斯兰教的地位。1924年,土耳其废除哈里发制度,奥斯曼王室全部被驱逐出境;1928年土耳其修宪时删去了“伊斯兰教是国家宗教”的条款,同时抛弃阿拉伯字母,改用拉丁字母,宣礼时要用土耳其语。凯末尔还鼓励妇女摈弃面纱,给予她们投票权,一系列的措施都表明凯末尔希望打造一个土耳其民族为主的、远离宗教的现代民族国家,因此在1934年,凯末尔政府下令将阿亚索菲亚清真寺“世俗化”,改为博物馆,四百年来回荡在阿亚索菲亚清真寺周围的祈祷声逐渐沉寂,拜占庭时期的镶嵌画得以重见天日,凯末尔认为,阿亚索菲亚博物馆“应该是所有文明的纪念碑”。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凯末尔挽救了土耳其的命运,并不遗余力地推广世俗化改革。1934年,土耳其国会向凯末尔赐予“阿塔图尔克”一姓,即“土耳其人之父”
 
凯末尔的一系列举措赢得了西方世界的好感,也缔造了现代国家,但是,凯末尔的改革举措仍有一些遗留问题,在土耳其内陆地区,宗教影响力强大,世俗化的好处不能打动他们虔诚的心。而阿亚索菲亚清真寺自改为博物馆后,就不断成为多方利用的政治工具,它的命运仍然受制于土耳其周边复杂的政治宗教潮流。

自凯末尔时代开始,博物馆的地位没能成为阿亚索菲亚“中立”的保护符,反而使得各种势力跃跃欲试,穆斯林、基督徒、世俗化的土耳其人眼中的阿亚索菲亚博物馆都是不同的建筑。在国内,不断有宗教团体要求恢复阿亚索菲亚清真寺的地位,而世俗主义者站出来坚决反对,要捍卫凯末尔留下的政治遗产和共和国的象征。

2006年,本笃十六世教皇访问伊斯坦布尔,这激起了一场宗派怒火,因为教皇在不久前的一次演讲中引用了拜占庭皇帝将伊斯兰教定义为暴力宗教的话语。成千上万的民众认为教皇出访是在宣扬基督教对阿亚索菲亚的主权,因此他们聚集在博物馆外,高呼“打开锁链,打开清真寺”的口号,39名男性因在博物馆中进行祷告而被逮捕。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2006年12月1日,本笃十六世教皇在阿亚索菲亚博物馆外放飞和平鸽。教皇希望平息宗派怒火,乘坐防弹车来到阿亚索菲亚博物馆,没有做出任何天主教祈祷姿态,然而梵蒂冈和阿拉伯世界至今也没能消除隔阂
 
阿亚索菲亚博物馆在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教世界都很有影响力,这使得局势越发复杂。希腊人和基督徒都希望让它重现古罗马荣光,成为一座教堂,美国政客克里斯·斯皮鲁在2007年宣称圣索菲亚大教堂被“囚禁”,号召所有人恢复它原本的地位,这引起了土耳其国内穆斯林的担忧。世俗主义者与宗教团体互不信任,认为对方在利用阿亚索菲亚进行危险的阴谋——世俗主义者认为宗教团体背后有阿拉伯国家的资金支持,而宗教团体坚信世俗主义者要夺走他们的一切。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2018年3月,埃尔多安与政府、宗教界人士在阿亚索菲亚博物馆举行了诵经仪式,被视为更改博物馆地位的危险信号
 
阿亚索菲亚博物馆的维护工作仍在进行,埃尔多安的总统令无疑对修复工作雪上加霜。时至今日,历史学家和文物修复者们尚未完全调查清楚这座宏伟的建筑,修复中总有新的历史发现,研究价值不可忽视。上世纪九十年代,文物工作者们在对穹顶维修时发现了10世纪东罗马帝国工匠们的涂鸦,他们在摇摇欲坠的脚手架上写下祈求上帝保佑的话语。阿亚索菲亚博物馆在一千多年里不断老化,天花板逐渐剥落,镶嵌画因为渗水和光照而变色,最危险的是建筑的抗震性是否还能经住考验——几百年来围绕着教堂主体结构进行的增修与改建,使得博物馆成为了一个复杂的受力体,而维修的费用也是巨大的数字。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阿亚索菲亚博物馆二楼中创作于13世纪的《三圣像》,其右下角为复原图。三圣从左到右分别是圣母玛利亚、耶稣、施洗者约翰。画面下方已严重损毁,画作与地震威胁下的建筑墙体成为文物保护工作艰巨的缩影
 
尽管埃尔多安宣称改造的清真寺将对所有人开放,但大众们最关心的是壁画和镶嵌画能否保留,穆罕默德二世震撼于它的壮美,只用石膏遮挡,为后代留下了珍贵的遗产,历代苏丹也没有更改建筑的主体结构,几百年里只增加了一些清真寺的细节元素,使得伊斯兰世界的艺术和基督教世界的艺术在此大放光彩,象征着不同文明和谐共存,这一次的地位变动,不知能否再让这座饱经沧桑的博物馆前飞翔着和平鸽。
 
参考文献:
Fergus M.Bordewich《A Monumental Struggle to Preserve Hagia Sophia》
查尔斯·金《佩拉宫的午夜:现代伊斯坦布尔的诞生》
帕特里克·贝尔福《奥斯曼帝国六百年》
奥尔罕·帕慕克《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
伯纳德·刘易斯《现代土耳其的兴起》
陈志强《拜占庭帝国史》
刘云《凯末尔改革中的伊斯兰教》
常天乐《基督教与伊斯兰教文明下的建筑穹窿顶研究》
王云清《查士丁尼统治时期拜占廷帝国建筑资金问题探析》
周霞《查士丁尼时期君士坦丁堡建筑初探》
安冬《从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历史变迁看文化的民族性和世界性》
毕健康《土耳其国家与宗教——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之反思》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果粒历史”限时特惠




足不出户畅读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享89元/年会员续费
168元/年新会员优购
把历史私教装进口袋里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在看”的永远18岁~
奥斯曼帝国攻下君士坦丁堡后,为什么没有推倒圣索菲亚大教堂?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232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