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米国到底要中国的钱还是要中国的命?

作者:刘仰

本文转载自:刘仰(ID:l-i-u-y-a-n-g-1-2-3)

米国到底要中国的钱还是要中国的命?

川普上台后,米国对中国越来越狠。毛衣战死缠烂打;对中兴、华为杀气腾腾;对孟晚舟的手段阴损龌龊;在南海无事生非、挑衅升级;面对新冠疫情,叫嚣要中国赔偿;声称要罚没中国的米债,要与中国完全脱钩;对中国留学生、华裔科学家限制越来越紧;近日甚至宣称正在考虑要禁止中国共产党员及其家人前往米国。虽然还有人对米国抱幻想,但更多人不得不采取底线思维,预判米国对中国究竟会走到哪一步。

米国到底要中国的钱还是要中国的命?

    米国为何这么做?有很多解释。例如地缘政治,大国争霸,各种陷阱,米国第一,米国优先,老二理论,制度竞争,体制优劣等等。上述种种观点难免让人狐疑,各家说的似乎都对,重点是什么?核心关键在哪里?不搞清这一点,我们该如何应对就难以清晰。米国接下来还会干什么,出什么牌,使什么招,就不好研判。有人问:米国到底要中国的钱还是要中国的命?

复杂问题往往答案简单。然而,简单答案正因为其简单,往往会被人忽略。不会那么简单吧?如果真那么简单,专家们都白忙活了?我认为,错综复杂的中米关系的背后,其实是一个简单的宗教问题。米国是一个没有基督教名义的基督教国家,信教人口90%左右,其中,作为米国精神核心的瓦沙比(WASP,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曾经占据米国人口绝大多数,近年来下降到50%的荣枯线以下,使得米国的瓦沙比们拼命地发出最后的吼声。

米国自建国以来一直认为他们是被上帝保佑的国家,美国这块土地就是上帝赐予他们的“应许之地”。米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就是上帝对米国特殊恩宠的证明。这是瓦沙比对于米国伟大、米国第一、米国优先等长期精神信仰的最终根源。所以,在虔诚的瓦沙比看来,如果中国成功了,而且还不信上帝、不信耶稣,等于证明他们信奉了几百年的上帝、耶稣的失败。对于瓦沙比来说,这个结局是不允许出现的。不光他们不允许,上帝耶稣也不允许。而且,上帝耶稣怎么可能失败?

绝大多数中国人不信教,所以,对虔诚教徒的心理往往难以理解,或者认为那些幼稚的想法很可笑。但事实上,米国近年来对中国所作所为背后的思想源泉,就是这么可笑,就是为了证明上帝不会失败,就是为了证明上帝不会允许异教徒胜利。

所以,当有人问:米国到底要中国的钱还是要中国的命?我的回答是,米国要中国共产党的命。近年来,米国政客无数次在公开场合点名中国共产党,甚至在疫情期间还表示同情中国人民,反对中国共产党的做法。显示了米国人在此问题上的天真:他们以为可以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怎么分开?去年,米国副总统彭斯见港毒头目黎智英时曾经说:香港街头的年轻示威者高唱“哈利路亚”,中国大陆有一亿三千万基督徒。想想几年前,国内某媒体就说中国有八千万基督徒,国内个别基督徒知识分子甚至宣称,中国的基督徒已接近人口的40%。米国的一些学者也一厢情愿地发布他们的研究成果: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上层的基督教信仰管理比较严格,但中国下层完全不是这样,中国下层民众其实宗教信仰很自由。换句话说,米国的研究者和政客们认为,靠基层的基督徒就可以搞颜色革命,推翻中国的执政党。只要中国没了共产党,中国成为基督教国家,那么,即便中国成功了,也证明依然是上帝的胜利。这就是米国当今占据主流的瓦沙比幼稚可笑的真实想法。近日米国宣称正在考虑限制中国共产党员及其家人前往米国,也是这个原因。这就是米国的宗教自由、信仰自由,这就是米国的人权。无神论是他们的死敌。

米国到底要中国的钱还是要中国的命?

疫情期间川普特地到教堂前手举《霸伯》拍照

本文不讨论中国共产党与中国道路的关系,也不讨论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本文只讨论,米国的这种想法有用吗?能实现吗?如果你也信上帝,你就很容易被米国思维带走,陷入他的思维陷阱。如果你不信上帝,你就会发自内心地认为米国很可笑,就好比在疫情期间,瓦沙比们不戴口罩不居家,拿着枪上街游行要解放,要去教堂,牧师在布道时也向信徒许诺:耶稣会保佑米国,消灭病毒。川普说:病毒有一天会突然消失。说实话,米国如果觉得靠上帝和耶稣可以同中国决一死战,米国必败无疑。因为道理很简单:上帝不存在,死人不会复活,耶稣不会回来。按照这个方向走下去,未来的米国只能成为“米国阿Q”。所以,我们乐见米国在求助上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轻快,乐见米国天天向上帝祈祷,给上帝烧高香、磕响头,在反智反科学的宗教信仰里醉生梦死。在这里必须强调一个问题,米国的成功根本不是因为他们信奉上帝和耶稣,而是米国特殊的历史、地理原因造成的。

米国到底要中国的钱还是要中国的命?

川普邀请众多宗教领袖到白宫祈祷、加持

如果米国把上帝放在一边,真的在科技上、经济上与中国认真周旋和较量,那还真要引起我们的重视。虽然这不会影响我们的信心,但那样的话,过程会更漫长些。当今米国内部实际上这两种势力都有,所以我一直说米国是半神权半启蒙国家。如果米国的半神权长期占上风,米国的衰落会大大加快,我们无需太多担心。如果米国的半启蒙占上风,中米之间还会有较长的相持阶段。从长期看,瓦沙比下降到人口50%以下,米国的宗教右翼近年来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但我们不能忽视这种挣扎的力度和烈度,是否可能孤注一掷,我们应该警惕。

米国到底要中国的钱还是要中国的命?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245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