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季子越被开除学籍!它恶心了国人,毁灭了自己

作者:后沙

本文转载自:后沙(ID:HSYGLGJ)

6月27号,有网友曝光了中国科学院大学研究生季子越在推特上发布的多条“辱华”推文,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言论之恶毒令人发指,一边用“ZN蠢猪”形容中国人,一边用“老英雄”赞美日本屠夫,还叫嚣“把你家960万平方千米夷为平地”……

季子越言论令网友既感到愤怒又觉得恶心,我甚至恶心到不想贴出它的完整推文。

季子越被开除学籍!它恶心了国人,毁灭了自己

在引发众怒后,季子越于当天在推特上发文致歉,但没有人相信它是在真心道歉,显然它是想保住自身利益和前途。谁会相信一个上午还在辱骂国家,下午就能“诚挚道歉”的道歉者?

季子越被开除学籍!它恶心了国人,毁灭了自己

中国科学院大学随即在官微表态,要对此事进行调查,进行处理。

今天下午六点,校方公布了处理结果:给予开除学籍处分!

季子越被开除学籍!它恶心了国人,毁灭了自己

国科大的处理是迅速而严厉的,作为学校来说,开除学籍已是最严厉处分。不少网友表示接下来还要剥夺其本科学位,并追究法律责任。

简单分析一下校方的通报:

一、校方的反应(调查)是基于网友的反映,这说明季子越是个相当善于伪装和欺骗的人;

二、它在寒假因私出国,并非公派留学生,在美国呆了半年(因疫情滞留延时),7月8日终于找到路子,回到它鄙视而且痛恨的国家;

三、这家伙还在隔离当中,22日就自由了,因为学也不用上了;

四、给了它充分申辩的权利,走了完整的处分程序。

这个败类终于成功地将自己前途毁灭,落水狗无论结局何等悲惨,都是咎由自取,不值得我们同情。

季子越被开除学籍!它恶心了国人,毁灭了自己

季子越,洛阳人,曾是洛阳理工学院附属中学的学生,2015年高考,以总分667分成绩考入中国科学院大学化学专业,高考排名在洛阳市是第八名。

成绩优秀,思想却走向了反人类的地步,这种人将来参加科研工作,无论在哪个单位都是个祸害。

季子越被开除学籍!它恶心了国人,毁灭了自己

季子越在网上发布的自拍照片,都是以女性装扮示人,“易装癖”对于现代社会来说,不足为奇,人们的包容度也很强,我还见过胡子拉碴的美女穿着短裙丝袜排队买票的。

“易装癖”并不是重点,关键是它在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扭曲,一边用穷凶极恶的反人类言论展现自己的灵魂;一边用娇弱无力的形象展示自己的肉体。

那它到底是穷凶极恶还是娇弱无力?两者兼而有之,从它6月27日道歉声明可以看出,这是个秒怂的家伙。

季子越最扭曲的是,身为中国人却无比仇视中国人,能为“南京大屠杀”叫好的人还能算中国人吗?还能算人吗?但它想当日本人却当不成。

大家管它叫“精日”,“精日”好像每年都会在网上蹦出几个,严重的还会穿上日军日服来挑衅国人,然后在拘留所表示悔改。

季子越被开除学籍!它恶心了国人,毁灭了自己

它们生在中国,长在中国,流着中国人血脉,学习、工作也在中国,就算基因突变也变不成日本人,但它们却比日本人还“日本人”。

台湾省光复前,有个典型的“精日”–皇民作家陈火泉,它对天皇的忠心可说是披肝沥胆,它最大痛苦就是身体流着的不是“高贵”的大和血统,而被他诅咒的中国血统。

陈火泉有一段话,就是今天精日的心声:

“愿为大日本臣民,而此身猥非日本骨血,伤悲宁过于此?”

“此身猥”就是自认为贱民贱人,它要以自身毁灭去换来日本殖民者的认同,二鬼子比鬼子还要坏,就是这种逻辑,它是奴化教育的结果。

日本占据台湾期间,有“教职员养成所”,应聘教师的青年,首先要接受奴化教育一年,优秀的再送日本进修一次,最后经过“考察”,只有那些对日本建立了“真感情”的人,方为合格。

这批教师上岗后,再对中国台湾学生进行洗脑,让青少年对中国的天然感情,转变为“厌恶、反感、仇视、敌视”情绪,而将日本视为精神祖国,把效忠天皇当成使命。

在大陆方面,汪伪控制的学校,中国小学生必修课有《日语读本》、《日语教学》;中国初中生必修课有《日本名作集》、《大东亚文宣论集》;音乐课必唱日语歌;体育课必须使用日语口号加油。

1940年7月6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致电汪精卫,声称“日中亲善”标志就是中小学日文教育的落实程度。

因此“精日”是人为形成的,不可能是天然的。

日本侵略者早已被彻底打败,中国人民正走向独立、自由、富强之时,为什么还会出现“精日”丑类?

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民间文化交流逐渐增强,中日两国人民通过电影、电视、歌剧、舞剧等形式互相了解,当时这一切还是健康向上的。

到了80年代中后期,两国交流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有一批中国舞文弄墨者,将文化交流变成了对日本单向崇拜。

他们打着“反思”旗号,将中国人形象形容为:贪小便宜、不讲卫生、没礼貌、不文明……

而日本人形象被塑造为:优雅、礼貌、守纪律、勤奋、严谨……

当然,这也离不开日本在对外宣传方面投入。

举个例子,在九十年代,成都一家日资企业突然掏钱在中国媒体发起了“我心目最美好的日本”征文大赛 。

奖品丰厚,得奖率很高,赞颂日本的征文如雪片般飞来,能不能得奖?就一条标准:看谁能把日本夸得越美丽,越肉麻。

通过小恩小惠,润物细无声地在中国人心中植入了“日本最美”概念。

90年代初,有人炮制了《中日小学生夏令营中的较量》一文,曾摧毁了多少中国人的自信?许多媒体还以此为据,写过多少反思文?有人还引申到种族优劣层面,但文章内容全是凭空捏造和夸大的。

到了网络时代,媚日变成了一种职业,这类营销号各平台都有,歌颂日本已经具有了市场。

日本人喝马桶水、日本一个人的车站、东京街头没有垃圾箱、中日小学生营养餐对比……而很少让你看到日本负面新闻,前两天,埼玉县八潮市3453名学生和教师食物中毒事件,有几个营销号提及?

美化日本的同时,就是丑化中国,当有了这种网络土壤后,就像一滩秽物会孳生蝇蚊一样,“精日”蛆长上了翅膀,开始飞出来恶心别人。

季子越被开除学籍!它恶心了国人,毁灭了自己

一些教授学者也开始试探为侵华日军涂脂抹粉,各种“历史真相”频频出现,甚至把手伸向了“南京大屠杀”。

你要是反对,就会被扣上“狭隘偏激”的帽子,强盗自有强盗的道理, 汉奸自有汉奸的理论。

与之对应,网络开始出现侮辱、抹黑、攻击开国领袖,英雄人物现象,张自忠、杨靖宇、左权、赵一曼、狼牙山五壮士等抗日英雄事迹,都有所谓的“真相”。

媚日文化遍地开花之后,你会发现,有的中国人对自己国家的自信心、自豪感降低了,甚至产生了厌恶中国的情绪。

对日本则丧失了批判精神(好笑的是,媚日者很喜欢标榜自己有“批判精神”),剩的只有盲目崇拜。“精日”败类,在网上言论无不浸透着对日本的无限崇拜,到了连“南京大屠杀”亡灵都可以嘲弄和侮辱的地步。

精日虽然嚣张,但活得很痛苦,在网上抱团取暖,在网下根本就是社会渣滓。

季子越是个硕士研究生,这不代表它就有正常的人生观。

它的“队友”还一度疯狂攻击过将它曝光的网友,并进行人身威胁。这一切都在提醒我们,再不对它们进行严厉制裁,发展下去,它们就是恐怖分子。

网上看到的”精日“言论,皆是触目惊心。但“言论自由”不等于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穿着纳粹军服在以色列挑衅,那是找死。

解决精日,开除一个季子越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教育,文化,传媒等方方面面的细致工作,要有守土有责的意识。爱国主义思想宣传不能简单地大而化之,而是要从点点滴滴,角角落落去做细做强。

不带枪的皇协军比真正的皇军更值得警惕,因为它们就在中国人内部,不但毒害着网络环境,更是在毒害下一代心灵。

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理中客可言,越早清理,代价越小。毒瘤要铲除,孳生毒瘤的土壤也要铲除,落水狗更要痛打!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252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青树
    青树 2020年7月20日 下午12:01

    在微博里看过这个败类的文字,其心灵之恶劣人神共愤!仅仅开除其学籍都不够,应该开除它的国籍,让它滚出·生它养它却被它丧尽良心侮辱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