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一勺思想 

本文转载自:观视频工作室(ID:guanvideo)

香港这些日子的风波,我们已经聊得够多了。今天,我们更将直接对话恒隆集团董事长陈启宗,来听一听他的看法。

作为香港的知名房地产商,陈先生的身份本就处于舆论的浪尖上。废青,英国人,香港普通市民,董先生和其他历任特首,各大房地产商,还有他听到的一些北京的想法,今天陈先生全都不避讳,就和我们完全打开天窗聊一聊,说清楚在他眼中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先生本期节目全文整理如下:

香港人政治上是给英国人搞到个地步,是完全没有政治意识,所以对政治的事是非常不了解的,包括最大的地产商。

我在北京的朋友,就以为民生问题,是现在这些难处的核心问题,我告诉你绝对不是。民生是问题,但是绝对不是最核心的问题,最核心的问题是政治问题

怎么解释呢?第一,香港人的基因跟内地人很不一样的。一九四九年跑下来的,“三反”“五反”跑下来的,大饥荒六二年跑下来的,文革跑下来的,“民运”跑下来的。香港人的基因跟内地的老百姓的基因是有相当的不一样的地方。那么这个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英国人也真厉害。英国人就培养出一种人来,是世界少见的。这样的人是第一完全没有国家观念的人,第二这样的人是完全没有政治意识的。国家概念没有,50年代他怕你有,有的话,你就跑台湾去,你就跟台湾勾结;到了70年代、80年代之后,特别是80年代之后,要是你有国家观念的话,你就可能跟北京挂上钩;然后他也怕你有英国的国家观念,因为他绝对不承认你,早就说了,不让你移民到英国去,是吧?所以他对国家观念是极度的敏感。无论你是对台湾的政府,对北京,对英国,就用经济来麻醉你。

那当然也有些好处,社会上优秀的人,有脑子的人很多都往商界去跑,自然商业气氛浓厚就起来了。但是另一方面也就产生了一帮人是完全没有政治意识的,也是政治无知的。香港不容许你讲政治,大政治更不容许你讲,国与国之间的事,反正香港不是国家从来都不是。

九七年之后港人治港,开始有政党了,那才开始玩地方政治,玩地方政治的同时对大政治,国与国之间的政治还是不懂的,完全没这方面的培养。当然你说内地的朋友们怎么样呢?他们当然很有国家观念,所以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他们都会很注意,他们的难处可能是什么呢?比较不容易客观的看国际的问题。香港人是客观也没有,主观也没有。大政治完全不懂。地方政治也是九七年之后才开始,中美这个大格局的改变,香港就变了一个a pawn,前面一个小卒小兵就行了。

再来一个,九七年之后,香港从来没有一个讨论关于英国的殖民地时代,好在哪坏在哪,英国人在香港做了什么好事,但是也做了什么坏事?没有过这样的一个社会里的大辩论。

不用说背后还有国际势力,自己有用心的人,就把香港的年轻人就完全的毒害了他们。你说现在这年轻人好多都是回归多少年了现在?22年。好多就是20岁不到的,就是30岁以下的那些,当时也不是8岁。你对北京有什么认识?北京没有对你不好,要是北京有什么情况都是之前的事儿。以往30年,有对不起你没有?没有。但是他们确实变了,就不是为反香港政府是反北京,是吧?然后那些人控制了教育界,控制了孩子们读的书,以往这二三十年初长大的那一班,现在在街头上的那一班,他们受的教育都是所谓的泛民写出来的东西,那你说他政治意识是怎么样子的?

我记得九七年北京派来香港的官员全部撤退,全部回去北京,不管就是管好。当时是没办法的办法,但是当时北京真的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那也是一个错误的估计。

我新加坡的朋友说香港人有政治人才吗?刚才我说政治意识都没有,何来政治人才?原本他们可能在写基本法的时候,以为香港特首是一个行政的位置,其实是个政治问题。董先生非常好的一个人,但是要玩政治,也没玩过,你让我玩政治我也不懂,是吧?

有人竟然会把公务员送去当特首的,我说这个是荒谬得不能再荒谬的事,香港人我说没有国家观点是吧?最没有国家观念的是谁?是公务员,最不可以有政治意识的这些人是谁?是公务员。你想要把一个吏放在一个官的位置上,你还把吏做特首,那谁的错?你不要说别的,你代表中央主权,那个本身就是一个政治的东西。

英国人在的时候把政治锁得死死的,临走之前特意把它开了门请它出来。那你就受,那是英国人有意留给你的。李光耀1997年大概是3月左右,董先生去新加坡见李光耀聊天,李光耀就听他说,英国人留了好多地雷,你要小心。我们香港人哪里懂这些?他是在政治斗争里长大的,他懂,他也跟英国人打仗打了那么久,是吧?我们香港人哪里懂?

所以我说中国第一低估了英国人;第二,高估了自己,非常高估了自己。第三,高估了自己前线那个人叫香港人,根本不知道香港人是没有国家观念,没有政治意识的。你以为民生解决掉,别人就回家了?幼稚了吧。

我曾经跟国家有一些领导人好多年前了说过一件事,我说北京,共产党是统战高手,周恩来总理是统战高手。但是要是他们看到你们九七年之后在香港做的统战工作,死不瞑目。国家领导人立刻转身对负责统战朋友说,我早就告诉你了,统战工作是要越做越开的,你们是越做越窄。

最高领导是意识到的,下面操作上完全是大问题。

电影明星要卖片子在内地,当然要爱国,没有什么大不了。在重要的那些社会里的所谓的精英阶层,会思考问题的,会写文章的,有几个爱国爱港阵营里的人士被人尊敬的?

北京想过要用的人好多都是无能,在社会上我们都不尊敬他们的。前不久有个人也是北京来的,聊天,他就说某某人为什么不行?他们讲的那些人的水平都是低的,简直是可笑的。我说怎么搞的?你真的轻忽对香港事务,要我陈某人去打篮球,打CBA、NBA您不是开玩笑吗?

20年前我就说,我说香港出生的时候就卖掉不知哪去了,或者是被别人拐去了哪儿了,根本他没有中国人的感情也没有,认识也没有,是吧?这个儿子回来了,有钱吧?但是我说可靠吗?所以我说北京不把上海做好做起来,那是对不起老百姓。深圳大概也是类似吧,再加上位置上,它去跟大湾区其他地方完全没有任何的隔阂,香港还有,是吧?

香港有什么?一般人只说一个就是金融,是吧?不要忘记金融是个服务行业,整个大湾区都是以金融为主体的。金融是服务行业是服务别人,别人的行业里有需要的时候,你就用金融来服务服务是吗?

香港还有什么?我想来想去只有另外一个东西,香港的大学相当好,香港的理科、工科、医科是吧?等等是相当不错的。除了这些之外,香港还有什么呢?

九七年之后,传媒业各方面的,都把年轻人教育,把他们弄成一个这样子的,从前是自高,现在变得自卑,没钱了,内地人有钱,那个落差好大

十年前、八年前还在说,内地人来香港购物给别人打,拖着行李在旺角,在铜锣湾走,还给人打,是吧?瞧不起他们。我心里想,你跟他们什么不一样?你爸来香港,早一代人来香港,早三十年来香港就是了,是吧?你为什么瞧不起别人?有点思想的人不会这样想的。香港人会这样想。

然后很快,短时期之内调过头来,就变得非常自卑。昨天晚上我跟老婆去吃饭,我们俩夫妇听听周边的人是什么人?那是个很好的菜馆,比较贵一点,都是说普通话的。有香港人有外国人煽风点火一下,干柴烈火,就这样子的。

自己不求上进,就懂得别人的错,都是欠他的,理所当然,我该得的,你说不给我?根本就不求上进。我十几年前、20年前,我跟别人就跟香港人说了,我说要是我是你,我一定往内地跑。

以往这儿20多年来,好多做法都是跟基本法原本的意思不一样。像立法会的议事规则搞得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我也知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要忘记,立法会的主席都是要中央,是吧,那借着这个机会正本清源,回归基本法。

必须要有一个强人,就是有能力的人,政治能力,不是治理的能力,不是吏是官,也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叫北京对香港有比较正确的认识,不要太过自信。

我最近在北京住了几天,跟那些人不同的人聊天,都是有识之士。有人说跟我说香港都是你们房地产商搞出来的问题。我说首先我已经20年差不多20年了,没有在香港买过什么土地。我已经退出香港的房地产市场差不多了,所以我算是比较客观的。

我说香港房地产商,你不能把一切的罪过推到他们头上去,也不是我为我的朋友们说话。我承认香港房地产商有几个很严重的缺点,第一私心太重,社会的公心不够,私心太重。第二,政治真的是一窍不通

那么房地产原本不应该是问题。现在全香港只有24%左右的土地是已经盖了房子,盖了路,盖了桥的,那个当中住宅一块很小的,百分之十几而已。你把郊野公园2%拿出来,你增加土地,全香港增长百分之十几。

你想想看,九七年董先生7月1号,他就宣布一年盖8万5千套,要是真的做,今天就没难处,根本解决了问题了。

当然不幸运的是,7月1号是香港回归,7月2号是亚洲金融危机,是吧?所以结果就不能做了。那不能做,早晚还是应该做的,对不对?但是结果完全没做。

所以我说香港房地产地价贵,有三方面的罪人

第一泛民,基本上以往20多年来,该卖地的时候,泛民不要卖,不该卖的时候像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快卖地,而他们的原因不是经济原因,都是政治原因,逢中必反,逢香港政府也必反,是吧?所以因为政治原因,泛民22年来,是完全误判了香港的房地产市场。这是第一。

第二政权,董先生要卖地,但是不幸运,亚洲金融危机卖不了,没办法,下台之后曾先生上了应该买了吧?他在任大概八九年,头六七年卖地是零,不合理的。为什么呢?主要是因为少数的房地产商私心太重,他们不让卖他就不卖。在SARS之后,到了零五年,绝对是应该开始卖地的时候,我们大部分的房地产商都叫他卖,他就不卖。他就听一两个的,不卖地。所以今天问题就在这儿。

当然第三个该负责任的是谁?该负责任的就是要曾先生不要卖地那几个人。

梁先生,他是地产专家了吧?上海卖地那个条款是他亲自用手写的,他懂了吧?他愿意卖地了吧?结果呢?梁先生下台为什么?好多人就因为他们的利益受影响了。为什么他没上台的时候就不让他上台?宁可要找一个傻瓜来当特首,傻瓜好摆布,就不要梁先生上台,到了他上台之后就把他弄下来了。

到了林郑,你不要说林郑完全没做事,在卖地的事上,林郑也是做过不少努力的了。她曾经是发展局的局长,她非常懂得,是吧?而且这两个人,老实我告诉你,在我个人认识,梁先生也好,林郑也好,都是相当有社会主义倾向的人,都是要社会贫富不要悬殊,都是要大家安家乐业的。林郑也不能搞出一些地来,也是同样的原因,政治挂帅。

凡是你政府要做的事,他们就反。是吧?你说民生房子太贵、太小,一大堆问题都是政治问题。

香港不过是整个地缘政治,还不止是地缘经济了,现在已经超越地缘经济了,地缘政治大盘棋里的一只小卒而已。为什么打击香港?是打击你北京的。正如泛民不是冲着你香港政府,是冲北京的。你说那个不是政治是什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