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司嘉 

本文转载自:华语智库 (ID:huayujunshi)

只有当着还没有出现大量的明显的东西的时候,当桅杆顶刚刚露出的时候,就能看出这是要发展成为大量的普遍的东西,并能掌握住它——毛泽东

近年来,美国内保守主义、孤立主义和民粹主义情绪蔓延,对我战略崛起焦虑感增强。在此背景下,特朗普政府调整对华策略,明确将我视为全方位、全领域竟争者,在经济领域奉行利己的贸易政策、保守的产业政策和趋紧的货币政策,呈现很强的保护主义、利己主义和实用主义特征,对中美经贸关系及我国改革发展带来复杂影响。但近期美对华极限施压的边际效应正逐步下降,中美关系存在出现“战略拐点”的可能性。

美国内经济出现下滑,是出现战略拐点的驱动器

特朗普将美经济问题归咎于中国的观念由来已久。为应对我崛起影响及兑现“美国优先”竞选承诺,从保护主义、实用主义角度出发处理对华经贸关系,挑起贸易争端,分三次对我25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收紧对我出口管制,对中兴、华为等公司实施打压制裁,遏压我高科技产业发展。但从长远来看,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对美经济发展并无好处,最终可能导致中美完全脱离经贸往来。虽然美钢铁业工人表示,关税措施有利于重振美钢铁产业,增加就业机会并创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但从事对华进出口贸易的美公司则称其损失严重,关税增加造成原材料成本上涨,成本压力层层传导,最终导致商品价格上升,市场竟争力下降;同时,因中国也相应提高关税,从事对华出口贸易的美企业销售额也不断下滑。美国通用电气、杜邦等公司相关人员也表示,拥有14亿消费者的中国市场目前仍在不断壮大,美企业对其“无法抵制,需要这个市场”,并担心中国会因特朗普“做得太过火”而减少对其投资。

特朗普政府宣布全面加征对华关税导致中美贸易争端持续升级,对美经济负面影响不断凸显。8月以来,美就业增长放缓,制造业、投资等领域宏观经济指标红灯频现,股市和债市也发出预警,引发美国内对经济衰退的担忧,特朗普民调支持率也从7月的4%大幅下滑至38%。出于2020年竞选连任考虑,特朗普不得不降低中美贸易争端烈度。

美国外部关系趋紧,是出现战略拐点的助推器

近期,美国外部关系,无论是与俄罗斯、韩国以及朝鲜的关系都持续低迷,美希望在地区等事务上获得我方支持,所以中美关系可能将有所缓和。今年以来,美俄围绕《中导条约》博弈再次升级,美俄政治上孤立与反孤立、经济上制裁与反制裁斗争激烈,地缘战略博弈以及军事对抗有所加剧,交恶态势愈发严峻。俄美在政治与外交层面的争斗加剧,围绕军控问题展开缠斗,美不放过任何打压俄的机会,双方陷入“对立—制裁—反制裁”循环。

近期美国与亚大盟国之间的关系也出现趋离征兆。最明显的莫过于美韩关系,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台以来致力于平衡美韩同盟关系,提升韩国政策空间。由于在美韩非对称同盟关系中,美国是最大的受益者,韩国付出的成本远高于收益,韩美间存在的利益差异必然导致同盟关系的调整。要在同盟中真正发出韩国的声音、更好地维护韩国的国家利益,必须努力追求平等伙伴地位。此外,近年来我国努力发挥“南海行为准则”谈判“减压阀”作用,控局、塑局能力不断增强,菲律宾等南海周边国家增进对华关系的意愿持续上升,同时也有效遏制了美利用南海声索国搅局生事的势头。

美朝关系近期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美朝领导人已经实现了三次会晤,但朝美在无核化进程、对朝制裁、签署终战宣言等问题上分歧严重,弃核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美国认为的无核化指的是“朝鲜无核化”,是“永久、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是完全解除朝核武装的无核化。近期,美透过媒体逐步提高要价,无核化的内涵不断拓展:从核武器到生化武器,从远程与洲际导弹到中近程导弹,再到朝核导研发潜力。美方在谈判中如不对上述立场加以妥协,并予朝适当补偿,双方将很难达成共识。

美国在处理国际关系上,尤其是大国关系上不可能两面开刀,这样不仅不利于其国际地位,还可能“腹背受敌”。因此在美俄关系交恶,美韩、美朝关系持续低迷的当口,美国可能会改善对华关系。

如何抓住中美关系的“战略拐点”?

事物的发展变化都是有迹可循的。准确的把握事物发展的规律就需要我们把那些苗头性、倾向性的东西辨别出来,然后分析它的走向,从而提前布局,尽早尽快地顺应这种潮流。当前,随着美国国内经济形势出现下行趋势,且2020年美国总统选战即将打响,美国外部关系趋紧,中美关系可能迎来“战略拐点”。我们不仅要看到这个趋势,还需要提前布局,才能把握住这个机遇期。

首先,增强科技实力,突破美国科技壁垒。纵观历史,美国的霸权地位正是凭借抓住了几次科技革命的机遇,经济和科技实力获得突飞猛进,一跃成为资本主义世界强国。科学技术在增强国家综合实力中发挥的作用日益突出。我国也进入了必须更多依靠科技进步和创新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阶段。美国为了遏制我国的发展,维护其自身的霸权地位,发动中美贸易战,而我国高新技术产业正是美发动贸易战的核心目标。而我们正是要趁美国“内忧外患”之际,加大经济投入和政策投入,增强我国科技创新能力与自主研发能力,尤其是提升以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为代表的关键技术方面的能力,这样就可以使美国对华科技壁垒政策成为“一纸空文”。

其次,设法利用新技术构建不受美元影响的“新金融体系”。 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越来越频发的金融动荡与危机,暴露出当前国际金融体系在金融监督和管理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因此,我国应与其他国际,尤其是新兴国家一道,构建一个更加公平、开放、透明的国际金融新治理体系,增强包括我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在国际金融体系治理中的话语权。

再次,以“一带一路”为抓手,拓展美国之外的市场。从当前形势来看,中美在经贸等各领域的斗争具有长期性、全面性、复杂性等方面的特点,我们应做好长期博弈的准备。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拓展美国之外的市场将成为我国的不二选择。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