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在中美新一轮磋商开始之际,美方又开始玩起了老套路。一边说有望达成“全面协议”,一边又玩起了极限施压游戏。尽管中方诚意满满,美方释放的依然是混乱信息。

从前面磋商轨迹来看,这一轮磋商仍具有不确定性。但是,目前特朗普处境艰难,似乎更急于达成协议。达成一项“全面协议”的可能性也很大。

之所以说特朗普更急于达成协议,主要有以下四点原因。

一是美国经济前景不佳。近一段时间以来各项经济指标预示着美国经济已经踏上了衰退之路。尽管美联储坚持认为目前经济依然向好,但降息或扩表本身就是对经济信心不足的一种证明。

二是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伤害正在显现。其最大的伤害还不在于关税促使物价上升本身,而在于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严重打击了市场的信心。

贸易战既没有掀起美元资本回流大潮,也没有促进企业投资。相反却有出逃之势。股市的剧烈震荡、债市的严重低迷,美国制造业不景气,就是最好的证明。

还有一点就是圣诞节临近,如果谈判无果或贸易战升级,物价会飞涨,这个节可就没法过了。由于反对贸易战的呼声越来越高,他也不得不及时终止贸易战来迎合民意。

三是特朗普正在面临弹劾危机。在通俄门问题上并没有冒失对特朗普进行弹劾,这说明民主党是理智地应对弹劾之事。而今,“通乌门”消息一经披露,民主党甚至都不用仔细研究商量就做出了弹劾决定,这可以说是证据在手、势在必得。也说明民主党不是意气用事。而目前一系列公开证据也确实对特朗普不利。

重要的是,目前主张弹劾的支持率不断攀升,共和党内部也出现分歧,一旦拥有了强大的民意基础,共和党只能是弃卒保车。

要想争取民意,特朗普必须有所作为。美日突然就达成了贸易协议,虽然日本民众认为安倍是在卖国,但从内容来看美国并没有占太大的便宜,或者说这与先前特朗普的目标还有差距。因为协议并没有涉及汽车问题。安倍显然是在押宝特朗普,或者说是在帮助特朗普度过难关。也正因为如此,在达成协议之后特朗普立即表示“这是一个伟大的协议”。

在与日本达成协议的同时,特朗普又开始把贸易战的子弹射向了欧盟,这是在向美国民众展示他的能力。在中美贸易战还没有结果的情况之下就立即对欧盟下手,这本身就说明他很心急。因为“贸易战的胜利”是他赢得民意的唯一机会。

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这一轮中美磋商应当是可期的。但关键问题是,如何具体“描述”这一份“全面协议”。

四是特朗普在贸易战上几乎已经是弹尽粮绝,或者说已经无计可施。

如果继续升级贸易战,对美国的伤害会更大。关税过高实际上也就等于中美经贸脱钩,局势就容易失控。这恐怕不是特朗普想要的结局,更不是美国民众想要的也是无法承受的结局。不管怎么说,中国已经开始大量采购美国商品,达成协议就是胜利。

在磋商之际,美方虽然释放出的混乱信息或不确定性增加,但从中也可以看出特朗普的无奈。

此前,特朗普虽然又臭又硬,还反复无常表现出了极大的不确定性,但基本上来说他打的都是经济牌,几乎没有涉及过人权、自由价值观等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问题。可是这一次不同了。

不但“以人权的名义”对中国企业实施出口管制,还把香港问题与磋商和协议联系在一起。这是典型打意识形态牌。这说明他在磋商中的经济手段不起作用,也说明他手中几乎再无经济牌,不得已才打出人权牌。

其实,他应当清楚,人权牌对中国根本不起任何作用,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面对这种玩法的时候多了去了。

但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自有用意。因为人权牌正是美国包括西方社会乐此不疲的事,这可以极大迎合民意。莫雷事件能够迅速升级,就说明人权、自由问题上能够迎合一部分美国民意。

虽说特朗普是情非得已或无计可施,但从中也可以看出他的一种新动向。不管是以什么名义,终究还是增强了对中国企业直接施压力度。这既与经贸磋商有关,而又不在磋商的范围之内。也就是说,特朗普很可能是想堤内损失堤外补。磋商无果就以各种借口直接打击中国企业。而对华为的封杀实际上就已经是说明了问题。其实这也与关税战有异曲同工之妙。

正因为美方另生枝节,所以磋商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放弃吧,打了半天没什么结果也就意味着失败。更重要的是中断磋商即意味着僵局或升级。不放弃吧,也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在这种情况之下,特朗普会做什么选择?最好的选择就是结束令人生厌的磋商。而结束磋商的最直接表现就是达成一项“全/体面协议”。

经贸磋商或贸易战告一段落之后,特朗普的主攻方向就是封杀中国高科技和直接打击中国企业。

近来,特朗普虽然不再公开提华为,但对华为的封杀却再一次强化,蓬佩奥欧洲行的主要任务就是力阻相关国家与华为的合作。虽然全面封杀华为已经不大可能,因为华为的领先优势实在太大,而“备胎”实在是太多。但短时间之内华为的领先优势还不能变成胜势,可以起到阻止华为领先优势快速扩大的作用,至少华为还不能高枕无忧。

目前,华为禁令禁的是美国相关科技企业与华为合作,下一步很有可能把禁令扩大到盟友圈,甚至是扩大禁令,也就是以“安全”的名义制裁华为,即任何国家的企业都不得与华为合作,否则就是违反了美国法律,就会受到美国的制裁。到那时就不是力劝的问题了,而可能是必须执行的问题了。

但是,这么做也是有风险的。一,各国未必服从美国的禁令,美国霸权的权威可能要受到严峻的考验。二,很有可能恶化美国与盟友国家之间的关系。三,如果把华为逼急了,真有可能对相关国家有偿或无偿转让核心技术。美国的5G依然不能获得世界领先的优势。不管怎么说,对华为的封杀只会加强不会削弱。

日前,美国“以人权的名义”对中国众多的企业进行出口管制,这可能是直接打击中国企业打击中国制造的开始。磋商无法逼中国进行“结构性改变”,那就直接对中国制造下手。

如此一来,贸易战是停止了,科技战、制造战却又开始了。中美经济关系依然无法得到改善。也真的不排除对华采取科技隔离政策。

但现在的关键问题是,特朗普能否顶住民主党弹劾的攻击,他还有没有时间继续玩他的极限施压游戏?

总之,中方是不会在原则立场问题上做出重大让步的,美国想借贸易战逼中国屈服是不可能的事。磋商的最大作用是可以防止迅速走向对抗。因此,对特朗普来说协议已不重要。还不如及时终止,另寻他策。不管怎么说,美国对华的高科技或有代表性的企业已经下手,科技战、制造战已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