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本文转载自: 量子位(ID:QbitAI)

他叫张霁,1993年生于湖北,最近以入选华为「天才少年」计划被人熟知。

因为27岁的他,拿到了华为最高201万的年薪offer。

一开始被认知,他是华中科技大学博士毕业生、8篇顶会论文作者,实习成果就让巨头腾讯感到真香。

但随着更多采访深入,张霁更多经历也开始为人所知。

原来,如今的「天才少年」,出身属实算不上好——生于湖北人均收入垫底的小城咸宁通山,高考不算如意(*),靠着自律、不屈、勤奋和自驱力,才完成了今日的高光。

所以张霁也说,「我只是个普通人」。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此外,这个「普通人」还有让人更为咋舌的选择,在这次毕业“求职”中,华为的201万年薪并非最高offer,因为还有企业给他出价360万。

但张霁最终还是选择了华为,「因为志同道合」。

关于这个「天才少年」,背后有一连串宝藏经历。

科研实力「TOP PhD」

张霁在博士生涯期间,发表在顶会的论文有8篇。

从论文选题来看,张霁的目标非常明确,研究方向主要在数据库磁盘故障优化两方面。

而这8篇论文,每篇都发表在顶会或顶级期刊上。

一起挑几篇看看:

1、《An End-to-End Automatic Cloud Database Tuning System Using Deep Reinforcement Learning,采用深度强化学习的端到端云数据库自动性能优化系统》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这是一篇腾讯与华中科技大学合作的论文,是张霁在腾讯实习期间进行的研究。

论文首次提出了云数据库自动性能优化系统CDBTune,可以在缺少相关经验数据训练的情况下建立优化模型,为用户提供在线自动优化数据库性能的服务。

性能调优结果首次全面超越数据库专家,大幅度提高了数据库运维效率。

这篇论文被2019年ACM SIGMOD(Special Interest Group on Management Of Data,数据管理国际会议)收录,是数据库领域具有最高学术地位的国际性学术会议。

2、《AlphaJoin: Join Order Selection à la AlphaGo》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这是一篇数据库查询优化方向的研究。

论文采用AlphaGo用到的蒙特卡洛树搜索,将之用于数据联结选择,提出了一种AlphaJoin的技术,实验成果超越了当时最前沿的相关研究。

论文被2020 VLDB收录。作为数据库领域三大顶会之一,VLDB有着与SIGMOD同样的地位。

3、《Tier-Scrubbing: An Adaptive and Tiered Disk Scrubbing Scheme》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这是一篇有关磁盘扇区错误的研究。

这篇论文设计了基于LSTM的自适应清理控制器的分层清理方案,用于预测解决磁盘扇区错误,进一步提高清理效率,提高存储系统的可靠性。

论文被存储行业顶会FAST 2020(18th USENIX Conference on File and Storage Technologies )收录。

4、《Minority Disk Failure Prediction Based on Transfer Learning in Large Data Centers of Heterogeneous Disk Systems》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这篇论文,是关于磁盘故障方向的研究。

论文提出了一种基于迁移学习的、名为TLDFP的方法,用于预测磁盘故障。与同样基于迁移学习的两种最新方法相比,这种方法超越了SOTA,降低了额外的维护成本。

论文被TPDS收录(IEEE Transactions on Parallel and Distributed Systems)。作为中国计算机学会推荐的计算机系统与高性能计算领域的3个A类顶级期刊之一,TPDS的分量不可小视。

而另外的4篇论文,也已经被ATC 2018、DAC、ICPP 2019、NEDB等顶会收录(文末附论文地址)

这样的实力,无疑是TOP PhD的水平。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不过,张霁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也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以自己的体会,首先要对自己的选择做一个规划,然后一定要坚持,要有信心,不要轻易放弃。

另外,取得成绩后,要戒骄戒躁,沉下心来,盯紧下一个目标,每个阶段都要提升,要持续学习,让自己持续进步。

比如,据《长江日报》报道,张霁的第一篇论文发表其实并不顺利,先后被拒绝了6次才最终发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是反复的修改,反复的自我督促。

你会在一次次失败中找出问题所在,继续坚持,这就是收获。

实习期间项目落地

科研实力强劲,张霁的实战履历也很亮眼。

2016年,张霁进入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攻读博士,师从周可教授。

据《长江日报》报道,在张霁正式进入实验室的前一年,周可刚好和腾讯成立了联合实验室,于是不久就把他派到了腾讯实习。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2015-2019年实习期间,张霁获得国际和国内专利7项,研究成果获得腾讯公司2016、2017年度杰出贡献奖,2019年度卓越运营奖。

据虎扑网友、张霁师弟透露,张霁的许多成果都是在腾讯实习期间完成的,不仅在学术上是顶会级别,在工业界也是能真正落地的研究。

事实上,张霁开发的很多系统已经上线,为腾讯节省了大量成本。

这位网友认为,这样经过验证的将AI落地到工业界的能力,正是华为这种工业界龙头企业十分看重的。

2019年10月,张霁出国,在全美排名第一的应用数学研究机构——纽约大学库朗数学研究所进行了半年的访问学习。

拒绝360万年薪,选择华为只为“志同道合”

2020年,张霁博士毕业。

但据《长江日报》报道,因为科研项目比较多,他基本上没有刻意找工作,甚至没有主动投递简历,都是企业或者高校联系他。

阿里、腾讯、IBM、海信和两家初创公司纷纷抛出橄榄枝,其中一家给出的年薪甚至高达360万元。

但张霁自己觉得研究方向和华为比较匹配,加入华为就可以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

于是,在经历简历筛选、笔试、初次面试、主管面试、若干部长面试、总裁面试、HR面试7轮严苛选拔之后,张霁拿到了华为「天才少年」最高档offer。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张霁表示:

最近华为在国外受到一些所谓“制裁”,我希望自己能够把所学所用在华为最困难的时候发挥出来,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如果有可能,咱就尽力帮助华为渡过一些难关

薪资完全不考虑是不可能,但是我不会太看重,毕竟我能够放弃更高的薪资。我更看重公司能够给我提供一个研究的平台、空间,让我能够更长远看这些事情。

这样的主见,与张霁父母从小的教育或许也不无关系。

据《长江日报》报道,张霁坦承父母对自己的影响特别大,并且非常尊重他的选择和独立思考。

无论什么事,做还是不做,爸爸妈妈都不会给我做决定。

其实,各个公司给出的薪资水平,也侧面反映了张霁拿到201万年薪并非幸运,而是一种实力积累下的「必然」。

「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官方发文中就提到:

拿到华为「天才少年」offer的那一刻,他们无一例外地并没有太多惊讶。

无数个平凡的日子才造就了今日的不平凡,一切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而他们的价值也远非简单能用金钱衡量,那些熠熠闪光的可贵品质,本身就已是无价之宝。

也正如网友所言,最令人羡慕的是,从薪资角度来说,华为的201万只是张霁的一个普通选择。

而这种“选择”的权利,正是张霁从「三本」武昌理工学院,到「985」华中科技大学,一路以来一步一个脚印,以踏实的努力和过硬的成果为自己争取来的。

他曾经复读才考上三本,如今让华为开出201万年薪(其实还拒绝了360万offer)

在知乎热议中,有这样一个匿名评价,或许可以给更多真正的普通人带来勉励和劝诫:

高考只是人生一个重要的路口,从长远角度看又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路口,一个人只要目标清晰,意志坚定,知道自己去哪,无论走了多少弯路,最终都能接近自己的目标。

而大部分普通人是没有这种意志的,总是沉浸在投机和短期享乐中不可自拔,只有羡慕别人的份。

所以,张霁取得的结果可能只是“个例”,但他肯定会激励更多人。

我辈楷模,张霁是也。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346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