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后新冠时代,中美战略角逐的重点在哪里?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在世界范围内暴发新冠疫情之后,美国资深政治外交家基辛格博士说过,新冠疫情之后的世界“再也回不到过去”。也就是说,新冠将使世界发生巨变。美国是世界霸主,中国是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在世界巨变过程,中美战略角逐自然会更加激烈。那么,后新冠时代中美战略角逐的重点到底在哪里?

决定中美关系的因素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是美国的霸权战略所决定的。

美国要独霸世界,就不会让世界任何国家的实力接近或超越美国。

而对中国来说,在经过了百年屈辱历史之后,誓要崛起。重要的是目前正在实现复兴崛起。虽然是不争霸不称霸,但也绝不会受美国霸权限制。要走的是中华民族强大的“自由”之路。

随着中国实力增强,美国的战略打压也会随之增强。也只有当中国的实力强大到让美国意识到不可战胜的时候,美国才会放弃对抗政策。

二是意识形态不同所决定的。

中美之间不仅有历史和文化背景差异,更重要的是有意识形态和发展道路的差异。

美国要用自己的意识形态价值观来“普世”,要把世界统一在美国的文明价值观体系之下。而中华五千多年的历史文化文明决定了,中国不可能接受美国的普世价值。而中国正是因为找到了更适合自己发展壮大的指导思想、发展道路,也才有了今天的发展成就。

因此,中美的战略角逐或对抗,将是一个长期的、复杂的过程。在中国复兴成为世界强国之前,中美之间的遏制与反遏制,就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而这个主题,是不会因为美国总统的改变而改变,也不会因为美国总统对中国的好恶而改变。要改变的是不同的战略战术,或者说是对抗方式。

世界正在进入大变革时代,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则意外加速了世界变革。

基辛格博士为何说新冠之后世界“再也回不到过去”了?那是因为他意识到了,新冠疫情将重创美国和西方世界。或者说,他自知美国和西方世界面对疫情无能为力。也就是作为世界领导者的实力将被严重削弱,将无力控制或改变世界局势走向。

中国能够迅速的控制住新冠疫情,不代表美国和西方世界可以轻松战胜疫情。相反,西方社会制度、治理体系以及价值观决定了对疫情的无能为力。

目前,都把抗疫不力的责任推到了川普头上。而美国疫情不断恶化也确实令川普百辞莫辩。但实际上,如果此时不是川普而是奥巴马、希拉里或拜登,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一方面,美国当前的经济状况堪忧。在疫情之前,人们就已经在讨论经济危机何时显现。正是新冠疫情让危机的鞋子提前落地。而经济状况不佳,自然就影响到了抗疫。

没有一个总统敢完全放弃经济来抗疫。对美国来说,经济危机远大于疫情危机。疫情危机是天灾,经济危机则可能被认为是人祸,是执政能力不佳直接表现。联邦政府是如此,地方政府也是如此。这就是资本主义制度所决定的。

另一方面,美国强调自由权。“不自由毋宁死”的大有人在。西方理论界普遍存在一种担心,如果采取严厉的隔离措施,会破坏美国的人权体系。

三一方面,价值观体系问题。虽然强调人权自由和民主,但适者生存、优胜劣汰却是核心。一开始感染新冠和死于新冠的多是老年人,牺牲这些祖父母来换取美国的未来,或者说牺牲大众健康来保经济,应当是美国社会普遍接受的。没有抢救治疗价值的人,就应放弃,这是共识。

何况,经济危机加剧也确实会带来极大的社会问题,也确实会死了很多人,这就是美国社会的现实。

这是谁当总统都难以避开的实际政治问题。抗疫也好,救经济也罢,必须首先要考虑政治。

对于这些,基辛格非常清楚。所以他一早就断定美国无法应对疫情。而中国的表现非常抢眼,中国的状况也决定了中国影响力提升。中美实力和影响力彼消此长,世界自然也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但基辛格也清楚,无论如何不能让中国的日子好过,也无论如此让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打压中国是必然的。

美国的世界观就是美国好,世界才能好。美国不好,世界就变坏。所以,必须接受“美国优先”。必须保证美国的利益。

既然世界“再也回不到过去”了,那最突出的问题之一,就是中美关系的变化。打压中国,阻止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合作,就成了美国的主题或重点。

虽然说,独霸世界和遏制中国复兴是不可更改的战略,但采取什么政策策略,却要因人而异了。目前正值美国总统大选的关键时期,决定中美关系走向的一大因素自然就是谁会成为下一届总统。

如果川普赢得连任大选中美关系会如何?

目前的川普政府,正在把中美关系推向了恶化的极端。中美脱钩对抗的危险正在增加。甚至都有可能发生热战。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川普赢得大选之后,是继续强化对抗,直到冲突式对抗?还是弱化对抗或保持目前的打压节奏和力度?这个问题目前还真不好说。

那么,如果拜登把川普赶出了白宫,中美关系又会是如何呢?

在拜登的竞选纲领草案中,对于中美贸易问题拜登表达过自己的意见。拜登批评川普对华贸易战是“政治需要,有损美国利益”。而新近接受采访时拜登又强调,他当选后会停止对华关税战。因为对中国商品加税实际上是美国消费者买单。

仅从这一点来说,拜登似乎是有意在弱化对华贸易战,甚至有可能改善中美关系。但这依然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虽然他说要取消加征关税,但并不等于他一定会放弃贸易战,或者能够结束贸易战,更不意味着他不会继续打压中国经济。

当被问到:“如果你取消这些关税,你想获得什么回报,或者你只是在没有任何让步的情况下取消这些关税?”

拜登说的是:“不,不,事情是这样的。”“问题是,他们在参与国际关系、在与我们进行国际贸易时必须采取什么样的适当的行为,并且他们必须遵守国际规则。但我们目前为止所做的只是解除了武装。”

“我们占世界经济的25%,但我们却在激怒所有盟友。”拜登说。他指的是川普政府对加拿大,欧洲和亚洲的盟国征收的关税。“应对中国的方式是我们团结世界其他地方。那是事情开始改变的时候。那时候中国的行为将会改变。”

从他这段话中可以看出,他并不是放弃对中国的打压,而是要改变战略战术。而这个战略战术的核心就是联合盟友共同对中国施压。也就是说,他所谓的取消关税,实际上针对的是关税战本身,主要的是要取消与盟友国家的关税战,以修复与盟国家之间的关系。然而才能建立一个反华联盟。

而此前,拜登在发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说““川普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很严重地失败了。”

可见,他不仅会取消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甚至他也会终止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重谈。这就意味着中美贸易战依然还得继续打下去。

早就分析过,美国下一步的重点是WTO改革问题。中美较量的主战场将移到WTO改革和规则的制定。美国与盟友国家或在WTO改革问题上向中国施压。

关于这一点,即使是川普成功连任,也会主打这张牌。

目前,WTO正常运行实际上已经受到了美国严重破坏。而目前WTO规则也确实不能与时俱进,不符合目前国际经济形势的需要,也确实是需要改革了。

从拜登的竞选纲领来看,他的竞选策略主要的是攻击抹黑川普,通过贬低川普来提高自己,并不是通过新政策策略来提高自己。这是其一。

修复盟友的关系,也将是外交上的重大变化。只有修复与盟友的关系,才能有联合打压中国可能。也才有获胜的可能。这是其二。

修复与国际组织的关系也将是外交上的重中之重。川普毁约、退群,既破坏了与国际组织以及与世界各国的关系,又损失了美国的领导力。因此,他提出了下一步重点就是借此重新整合美国的领导力,恢复被川普损毁的信誉。这是其三。

而要是能够做到这三点,在与中国的冲突中才有可能争取更多主动权。

从上述分析来看,不管谁当总统,WTO改革之战,应当是中美博弈的一大焦点。

中美博弈的另一个焦点,恐怕依然还是打压中国的高科技。

5G为代表中国高科技企业正在崛起。不仅是5G,在人工智能、大数据、量子通讯、新能源等领域中国也拥有一定的优势。而北斗对GPS的冲击也相当之大。这些高科技领域的发展,决定着中美经济的未来。打压中国高科技,几乎可以肯定是中美对抗的另一重点领域。这一点拜登也不会放弃川普的策略。

第三个焦点,就是军事对峙。

近来,美军在南海和台海一线频繁的挑衅。一方面,美国方面不承认中国对南海的主权诉求。二一方面,美国与台湾的联系增强,美卫生官员准备去台湾访问。这两个都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和原则问题。

美国在其它方面占不了便宜或者说占不了上风,就往往利用军事挑衅来显示自己的强硬。但是,正因为这严重损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虽然挑衅,却不大会太过分。挑衅终究是挑衅,也不敢太玩真了。不管是川普还是拜登,都应当是如此。

日前,美防长主动与中国防长通话,一个最重的原因就是怕引发意外的冲突。这就表明了美方是有底线的。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358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