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当“入关”成为显学

作者:申鹏

本文转载自:平原公子(ID:pingyuangongzi)

今天和大家讲讲“入关学”。

当入关学还是“网络暴论”的时候,无论左右都对其嗤之以鼻的时候,我们不辩经。

当入关学成为显学的时候,我们就要把经书整理一下,告诉大家“入关”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准备解决什么问题?准备建设什么样的东西?

1、“我蛮夷也”;

山高县刚刚提出“蛮夷入关”的时候,网络上最抵触的还不是精美和自由派,而是“民族主义者”、“皇汉”、“明粉”,他们认为,把我们比作建州女真,比作蛮夷,是对华夏的侮辱。

实际上,这是非常狭隘、非常不唯物主义、不实事求是的看法。

我问你,近代四百年以来,我们华夏文明是世界上的主流文明吗?不是!我们是边缘文明,欧洲文明、西方文明、昂撒文明才是主流文明,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们就是处在世界边缘地带的“蛮荒之地”,在西方文明眼里,我们就是扎辫子、裹小脚、边吃饭边拉屎的不讲卫生的东方蛮子,他们才是“上帝的选民”,他们时刻可以来讨伐“蛮夷”和“异教徒”。

当“入关”成为显学

我再问你,自二战以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世界上的主流价值观吗?不是,资本主义、自由主义才是世界上的主流价值观;无论是苏联、还是我们,在西方视角下,都是“邪恶帝国”,在主流资本主义国家,他们谈共色变,把共产主义、集体主义视为洪水猛兽,视为瘟疫。

所以,把自己的文明,自己的价值观,放在一个“蛮夷”的低姿态,是非常合适,非常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符合毛泽东思想实事求是的方法论的。

我们完全不必纠结于“入关学”的初始概念,因为这个关,你可以理解成山海关,也可以理解成函谷关;建州能入关,大秦也能入关,四野更能入关,张麻子是要进鹅城的,共产党和人民军队也是要“进京赶考”的。

当“入关”成为显学
当“入关”成为显学

当初西周讨伐商朝的时候,西周也是“蛮夷”;大秦讨伐东方六国的时候,大秦也是“蛮夷”,以下博上,打破不公平的世界格局,有错吗?

当“入关”成为显学

我个人很喜欢“蛮夷”这个定位,我很喜欢大人老爷们骂我“蛮夷”,你说我是蛮夷,我踏马就是蛮夷,将来打爆你狗头的,把你按在臭水沟里踩上一只脚的,就是“蛮夷”。

这就好比当代资产阶级精英骂我们无产阶级是“穷鬼”、“屌丝”、“泥腿子”、“暴民”,好得很,咱们就是穷鬼,没问题,这时候我们就该露出工人农民淳朴的微笑,“劣绅,今天教你认识社会主义”。

当“入关”成为显学

2、“不辩经”

不辩经的意思,不是指我们不讲道理,而是说,“大明”从来没有准备和我们讲道理。

如果我们的对手真的是“大明”,你就没有资格和它讲道理,因为大明的军事、经济、科技、文化,都是世界第一,蛮夷内部到处都是它的粉丝,到处都有人为它说话,你和它辩什么经?

你准备和它辩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吗?他直接骂你是“异教徒”,让你下地狱;你和它辩论“自由”、“民主”、“人权”吗?那都是它定义的东西,你也配和它讨论“民主”和“自由”?

你和它不是一个等级,你也没有资格和它讨论“普世价值”,如果你和它“辩经”,就是小六子和胡万去茶馆断案,全世界都是它的舆论主场,说到最后,就是你剖腹取粉自证清白,他还要杀人诛心,说你羞愧不已、畏罪自杀。

当“入关”成为显学

“大明”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屑下场和你“辩经”,舆论场上,“大明的狗”就可以咬的你遍体鳞伤。下场和你辩经的,往往都是蛮夷中的“精神大明人”,这些人都是饱受“明式教育”的博学大儒,位高权重,在他们体系化的礼教逻辑里,你也辩不过。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辩经”,不辩经,不代表不说话,而是我们可以嘲讽、可以骂娘、可以直接承认、可以“去你妈的”。

比如说,蓬佩奥骂我们是“帝国主义”,那我们就不必讨论“帝国主义”的概念,我们直接回骂:“X你妈,你才是帝国主义,呸!你这北美奴隶主匪帮,连帝国主义都不如”。比如说蓬佩奥骂我们是“马列主义”,那我们就可以抱腹大笑,说“入你先人板板,你爹爹就是马列主义,将来要打爆你法西斯狗头的。”

当“入关”成为显学

再比如说,他们说我们是“异教徒”,“没有信仰”,“要下地狱”,“要被火刑”,我们直接X它的上帝,然后承认说,对对对,老子就是在地狱里,全球的财富和资源都被你们北美匪帮掠夺了,何处不是地狱?地狱就是我家!我将带着地狱的烈火归来!在烈火中得到永生!

3、不做“大明的狗”

之前有个谬论,说和美国做朋友的国家,都过得很好;和美国做敌人的国家,下场都很惨。

这个谬论,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上的,这个前提是“和美国做朋友,还是做敌人,是我们说了算。”这个前提荒谬至极,和美国做朋友、做敌人,当然是美国自己说了算,它为了利益,想和你做朋友,就做朋友,为了利益,想把你变成敌人,你就是敌人。

苏联主动解体后,俄罗斯曾经主动靠拢西方,宣布自己是“民主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愿意和北约做朋友,然而呢?斯拉夫蛮夷也配谈“民主”?也配我们做朋友?

实际上,很多国家和势力都做过“大明的狗”,下场也都不怎么样,比如说北洋军阀、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比如伊拉克、利比亚、ISIS……都是一时风光而已。

《让子弹飞》中,张麻子之前有五个县长,都是跪着赚钱的,都是黄四郎的狗,但是都死了。

当“入关”成为显学
当“入关”成为显学

所以,想要活着,想要像个人一样地活着,就得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

入关,是要在世界范围内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在世界范围内推倒“三座大山”,让天下人都能做人,不去做“大明的狗”,非图一族一国之荣华,实为五洲苍生乞活。

4、不是我们要入关,而是关要入我们;

“入关学”的核心,不在于我们要做什么,而在于帝国主义、垄断资本主义要对我们做什么?

学过政治经济学的都知道,资本主义有个无法解决的内在矛盾,生产资料私有制和社会化大生产的矛盾,企业的生产有组织性和市场的无序竞争的矛盾,最后导致产能过剩,有效的需求严重不足,金融资本疯狂增值,生产者严重被压榨,贫者无立锥之地,消费不足。导致经济危机无法被消灭,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次,他们要通过战争去消灭生产力、消灭过剩产能,重新洗牌。

全球化延缓了这个矛盾的爆发,它使得帝国主义可以通过和平的手段剥削全世界,吸血全球的,占领全球市场,掠夺全球资产、人才和劳动力,把自身的经济矛盾、金融危机,全部转移出去,把雷爆在外面。

当“入关”成为显学

但是,地球也是有极限的,庞氏骗局也是有人数上限的,韭菜总有割完的一天,特别是,出现了我们这个“蛮夷”异类,不听它念经,可以选择不吃它的“雷”,有的时候吃了它的“雷”,还能通过别的路径让它吃回去。

那么作为全球“普世帝国”、“中央王朝”来说,它是无法忍受的,所以,它必然会“犂庭扫穴”,对我们发动“战争”,可以是冷战,也可以是热战,也可以是贸易战、科技战、舆论战。当代美国的特朗普政府,逐渐在内外矛盾中变得法西斯化,这不是预言,这是事实。

老虎是一定要吃人的,不是我们一定要拼命打老虎,而是不拼命就一定被老虎吃了。

举个例子,解放战争初期,难道我们老老实实什么都不做,蒋介石就不会进攻解放区?

所以,不是我们要入关,而是关每一天都在向我们飞奔而来。

当“入关”成为显学
当“入关”成为显学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369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