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作者:学爸蛋总

本文转载自:超级学爸(ID:chinasuperdad)

全文共4100字,主要分为三大部分。

(一)拜登的副手,浑身都是必杀技

(二)从四大不能惹到新七大不能惹

(三)叠buff大赛,哈里斯脱颖而出

(一)拜登的副手,浑身都是必杀技

我在浙江学习期间,拜登公布了自己副总统的人选,当时我差点笑晕在厕所。美国政治太好玩了。自川建国对决希拉里开始,我就冷落了郭德纲和于谦,在这里我向德云社致歉。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811日,拜登终于揭晓了自己的竞选搭档(副总统候选人)——55岁的加州参议院哈里斯。这位哈里斯不简单,浑身都是必杀技。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因为这位哈里斯,可以说是黑人(牙买加非洲裔黑人),也可以说是亚裔(母亲是印度泰米尔人),本身又是女性,老公是犹太人,自己还有个中文名——贺锦丽(按贺锦鲤好记)。

蛋总之所以笑晕,是因为美国的民主选举已经成了笑话,变成了各种叠buff大赛,谁叠得多,谁就能赢取更多的选票。

(二)从四大不能惹到新七大不能惹

以前蛋总说过,社会上有四大惹不起:喝酒不吃菜,光膀扎领带,RF露在外,骑车八十迈。然而时代变化太快,美国出现了新七大惹不起:

祖先非洲来(黑人),白帽头上戴,同性谈恋爱(LGBT),禁人吃荤菜(素食主义者),护狗我最快(狗权和动保人士),环保表面外(环保主义者),弱智需关爱。

这群人有多惹不起,我们可以看看下面这段视频。

比如在美国种族主义是个极度敏感的词,一旦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轻则罚款,重则失业,总之可能让一个人身败名裂。

姚明在NBA打球的时候,有一个中国记者采访姚明,结果这记者有口头禅“这个、那(内)个”把姚明吓出一身汗,差点把记者嘴给堵上,因为“内个”的读音更像“nigger”。

所以在美国,黑人可以歧视白人,白人和黑人可以歧视亚裔,所有人都可以歧视华裔,但是任何人都不可以歧视黑人。

是不是黑人完全就无法无天?也不一定,就看你能叠加多少buff(游戏魔法技能),如果一个白人女性,又是素食主义者、环保主义者、女权分子、动保人士、同性恋,那还可以一战。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在美国,同性恋不能惹。20136月,步行者球员希伯特说了一句:“He was stretching me out so muchno homo”被罚款75千美元。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这个homo有同性恋的意思,但是在俚语中,no homo是“没别的意思”的意思、主要在男性与男性之间表达“没有同性恋的意思”的意思,普遍用于是一个男人夸奖另一个男人。

希伯特是个黑人,结果就因为表达了自己不是同性恋闯祸了,被罚了7.5万美元。201811月掘金队球员约基奇也顺嘴说了一句no homo,被罚了2.5万美元。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在美国,女权也走向了政治正确的极端。只要女性控诉你性侵,你就摊上大事了,基本就没有辩驳的余地。

现在美国有女性碰瓷者,叫Hunter,去各种派对。如果有自己喜欢的男生,她可以尽情搭讪调情甚至从一垒到二垒,到全垒打。

但如果她看到一个不顺眼的,她会想方设法碰瓷,让你不小心碰了她的肩,蹭了她的手,她就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受害者,然后大呼小叫,报警告你性侵。

总之,这些buff,成了美国社会撕裂的又一例证,每个群体都可以强化自身的标签,这已经成了政治正确。

只有强化了自身的标签,抢先占领社会舆论的道德高地,才能获得更多的特权,才能更多地分享社会蛋糕,本质是一种按闹分配。

而对于统治阶级而言,社会的各个群体因为细微的分歧而相互攻伐,争得头破血流,让他们忘记了阶级斗争,忘记大家共同的敌人是大资本家,其实是一种政治奶头乐。

我们先说女权,正如团团所说,真正的女权往往是这样的:我能行,我要做,我去做,我担责,我争取权益,我实现自己。

而田园女权是这样的:我不行,我不做,我不想做,你要为我做,你要为我担责,我的权益至高无上。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当前,田园女权已经成了资产家牟利的工具。你想想,号召女性脱离家庭,不婚不育,不光剥夺女性当妻子和母亲的幸福感,最终帮资本家节约了用工成本。

不婚的女性越多,对应的不婚男性也就越多。无论男女,大家都没了家庭,没了孩子,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为资本家加班。

其实假女权们,反对的并不是所有男性,而是非资本家出身的男性。要求有房有车,要求高额彩礼,要求女性不用上班不用干家务。这么高的条件谁能做到?只有资本家能做到。

还有假女权主义者呼唤性解放。大家可以想想,如果真的性解放了,最开心的是谁?当然是那些永远喜欢18岁女孩的猥琐男。

纵情固然一时爽,但人都会老的。一旦年老色衰,又没有稳定的家庭,到头来吃亏的还是整个女性群体。

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赛车模特因为穿着暴露给男性欣赏,被认为不女权,遭到了女权组织的抗议,于是这些赛车模在一脸蒙逼中丢了工作。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之后,女权组织又认为,从事色情服务属于女权的个人自由。于是有些赛车女郎又沦为了妓女。在这个过程中,女权主义者实现了双赢,也就是连赢两次,反正砸的也不是自己的饭碗。

环保主义者也不好惹。本来环保挺好的,也是应该的,但是也沦为了政治工具,可以用来牵制自己的反对派,也可以用来牵制他国,还可以维护小团体利益。

比如香港的反对派,为了保护房地产资本家的利益,就以环保之名阻挠政府填海修建公租屋;也以环保为借口,阻挠高铁施工。

美国也一样,环保是竞选的口号。克林顿的副手戈尔,就是一名口头环保主义者,每年定期进行环保表演,经常大喊环保主义口号,环保演讲出场费高达五六万美元。

2000年大选戈尔对决小布什,他的标签就是环保界第一意见领袖,他主打 “绿色政纲”。制作的环保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荣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然而真相是,这是个环保伪君子,他的豪宅平均每月电费1200美元,比美国普通家庭一年还多一倍。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由于他的环保表演,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2010年他在瑞典做了一次环保演讲,吸引了大量社会名流。

为了凸显演讲的绿色主题,他要求参会者务必乘坐公交地铁到场,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然而他自己,却租用专车前往会场。不仅如此,为了保持车内始终凉爽,他根本不熄火。

环保也是打击对手的利器。欧洲企图通过主导气候大会搞碳指标分配,其实就是给发展中国家带上紧箍咒。

过去几百年,他们排够了成了发达国家,却要限制发展中国家。如果发展中国家指标用完,还要高价买他们的指标,梦想着永远奴役发展中国家,躺着把钱挣了。

另外环保也是贸易保护主义的工具。比如他们制定一项排放标准,其实自己的设备也无法达标,但可以以环评不达标的借口,拒绝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产品。

同样,狗权人士也是这副德行。真正的爱狗人士是怎样的?狗是人类的忠诚伴侣,我爱狗所以我不吃狗肉。假的狗权人士,我爱狗所以你们都不许吃狗肉,除非给我钱我才闭嘴。

(三)叠buff大赛,哈里斯脱颖而出

总之,在欧美政治中,各种标签都是政治工具,都是竞选中的buff,叠加的越多越好。每贴上一个标签,就能拢住一个群体。

比如这个哈里斯,为什么要起一个中文名?就是为了选举而叠buff2003年,哈里斯参选旧金山地方检察官时,为了拉拢华裔选民,她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贺锦丽。

而民主党,作为白左的大本营,手握如下政治正确buff:女权主义、反种族主义、支持LGBT、主张西式普世价值、环保主义、动保主义、极端反共。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竞选中找搭档,就看谁能叠的更多,最好是能跟自己互补。自己作为一个白人,最好选个黑人;自己作为老男人,最好选个女的。

所以拜登在党内刚确定候选人后,他就宣布副手一定是一位女的,可以拢住女性选民和女权支持者。而黑命贵运动爆发之后,黑人搭档也成了不二选择。

所以拜登可选择的人选并不多,而哈里斯作为一个有黑人血统、亚裔血统、犹太人的妻子、祖父还是牙买加白人,几乎成了唯一的候选人。

此外,哈里斯还强行给自己贴标签,支持素食主义和环保主义。目前,她已经得到了气候活动人士的公开支持。

可惜了同性恋这个buff叠不上了,因为自己有老公。但可以考虑强贴双性恋,或者强行解释——自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男的。

除了政治正确之外,拜登选择哈里斯,还有三个原因:一是私人感情;二是安全起见;三是哈里斯不够白左。

哈里斯女士和拜登的大儿子博·拜登是非常亲密的伙伴。两人后来竞选议员的时候也是互相支持,互相给对方引流。

当年哈里斯是加州检察长的时候,拜登大儿子在德拉维尔也是检察长,他们在当时有过非常密切的合作。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哈里斯在自传中说“我们当时每天都谈话,一天好几次,我们真的是互相支持”。可惜了,拜登大儿子在2015年因脑癌去世,拜登因此还放弃了2016年大选。

为什么说选哈里斯图个安全省心稳妥呢?目前的形势,拜登的民调和支持率遥遥领先,而特朗普也没有了维基解密哈桑奇作为神助攻了。

再说了拜登作为政坛透明人,自己的臭底子早就被扒过几轮了,身上那些八卦已经无法引起大家兴趣,很难有新料出来,正所谓“利空尽出是利好”。

同样的道理,贺锦丽参与过多场选举,黑历史也早被各种竞选对手扒过,最大的污点就是29岁时给60岁的旧金山议长当过小三。

但是共和党明显不敢动这个污点,毕竟懂王作为花花公子,在这方面的料似乎更加劲爆,萝莉岛的事儿还没说清楚,丹尼尔斯的小电影还挂在网上呢。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第三,哈里斯不够白左。哈里斯在加州担任总检察长时,打击犯罪非常严厉,被认为对于黑人并不友好,让极左派称贺锦丽为加州“头号警察”。

有人说拜登不担心得罪左派选民么?不担心,一点儿都不担心。因为拜登的铁盘都是特朗普所赐,只要有特朗普在,这些铁盘都跑不掉。

登的铁盘根本不是因为哪些人支持拜登,而是那些人强烈反对特朗普。打给比方,在吃屎和选特朗普中选择,他们宁肯选择吃屎,这就是拜登的铁盘。

正是因为太铁了,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副手是哈里斯而流失。但是哈里斯披着民主党外衣,其实很多观点都接近共和党,这样还可以争取到一部分中间选民,甚至争取到一些共和党大本营的选票。

综合来看,有了叠buff的哈里斯作为副手,拜登胜算更大了,而特朗普就危险了。特朗普这几天心如火焚,对拜登选了这么个副手羡慕嫉妒恨。

有消息称,特朗普已经动了邪心,想在8月下旬的共和党大会上,把彭斯这个老白男换掉(可能性不大),换另一个buff也不少的黑莉(黑皮肤、少数族裔、女性)作为副手。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当拜登公布了竞选搭档之后,我笑晕在厕所里

可以看出,美式民主的虚伪性。他们并不是选贤与能,而是看谁更善于叠buff,看谁善于操弄各种标签的工具人。

美国的统治阶级,通过尊重自由、尊重滚多元化的政治正确,将社会族群撕裂成碎片化,让底层无法形成一股强大力量,无法对统治阶级形成威胁。

值得警惕但是,我们要提防这种政治正确在国内的泛滥,警惕假女权主义、假环保主义,假动保主义,警惕有人炒作撕裂性话题——比如中医VS西医,转基因与反转基因。

我们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不反对多元但必须有自己的主流文化。相比西方的普世价值,我们要有更崇高的价值追求,在实现社会价值的过程中实现自身价值。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407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