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就中美关系罕见发声,其实“三战”就在嘴边

作者:后沙

本文转载自:后沙(ID:HSYGLGJ)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昨天在纽约接受了美国《时代》周刊的采访,他专门谈到了对中美关系的担忧,他表示:中美之间的这些分裂,尤其是经济分裂,增加了形成‘两个阵营’的风险,两种主要货币、两套贸易规则、两种互联网、两种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然后形成两种地缘政治和军事战略,这对世界是巨大风险。

联合国秘书长就中美关系罕见发声,其实“三战”就在嘴边

古特雷斯先生就差没有从嘴里直接说出“第三次世界大战”,当然,那会引起全球性的恐慌。

对于古特雷斯先生18日的谈话,今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给出了回应:

中方注意到古特雷斯秘书长有关表态,……当前中美关系遭遇严重困难,原因在于一段时间来,美国政府单方面挑起事端,肆意采取一系列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方利益、严重破坏中美关系的言行。美国一小撮政客出于一己之私利,蓄意煽动反华情绪,挑动对立对抗。

赵立坚强调,我们敦促美国个别政客从中美两国和世界各国人民的福祉出发,认真倾听国际社会的呼声,摒弃陈旧过时的冷战思维,客观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同中方相向而行,推动中美关系回到协调、合作、稳定的轨道,共同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

也就是说,“中美分裂”引发的全球风险,并不是中国造成的,而是美国蓄意挑动。

美国无视任何国际规则,强行将自己的意志和国内法延伸到全球每一个角落,古特雷斯应当指出这一点,而不应回避。

美国霸权野心已到了毫不掩饰的地步,联合国自己也是深有体会,被拖欠会费(施压)那还是小事,美国甚至有可能绑架或者退出联合国,就像纳粹德国和日本退出国联一样。

一战,产生了国联,二战,产生了联合国,说明人类是需要一个解决矛盾的国际平台的。但是,为什么有了国联之后,二战还是爆发了?

因为一些国家对纳粹德国、对法西斯日本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甚至采取了绥靖政策。不但不去扑灭战争火苗,反而想火中取栗,心甘情愿被人利用,国联成了一个摆设和工具。

两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提都是世界划分出了两个敌对的阵营,几乎每个国家都要站队,包括冷战也是如此。

联合国秘书长就中美关系罕见发声,其实“三战”就在嘴边

今天,美国就是想强迫各国站队,蓬佩奥每一次出访,都要求相关国家与中国切割,华为5G、“港区国安法”等等议题都是美国的“政治指标”。

世界之所以没有出现两个对立阵营,是因为中国不愿意那么做,不去逼迫别的国家“二选一”。有人或许以为中国没有能力这样做,这些人不是高估了美国的力量,就是低估了中国的力量。

中国不搞所谓阵营,是基于人类历史和现实的教训,这是一种高度的负责心,也让美国失去了发动大战的目标。

如果中国与某大国、某大国、某大国结成军事同盟,世界会怎样?一场小冲突就可能让全部大国卷进来。

阵营划分意味着什么?人类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已给出了答案。

当时,全球霸主是大英帝国,英国对任何有可能挑战它霸主地位的国家都非常警惕。英国要确保它的工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在全球畅通无阻;英国要确保它的工业产品在全球市场的绝对优势;英国要确保它对能源关键地区的绝对控制。

这就是英国对国际关系的理解,它是通过暴力(海军)力量来实现的,谁失去了海洋,谁就失去了主动权。

英国人是“灵魂深处的海盗”,它的海外贸易市场与军舰实力有着极为深刻的互为因果关系。如果没有海军优势,英国就无法得到贸易市场,反过来,从贸易得到的财富,又增进了英国海军实力。但英国的霸权仅仅是来自贸易优势吗?遍及全球殖民地才是它取之不尽的滚滚财源。

联合国秘书长就中美关系罕见发声,其实“三战”就在嘴边

每一个大国,要得到贸易优势,都必须拥有或控制尽可能多的出海口,比如沙俄彼得大帝为了出口海,一直推进到了波罗的海沿岸,叶卡捷琳娜二世再推进到了黑海沿岸,但这两个都是内海,通过世界海洋还会面临交通被切断的风险。所以,沙俄一定要得到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地区),控制博斯普鲁斯海峡。

但这会威胁到英国的霸权根基,所以英国联合所有可以联合的国家来阻止沙俄对君士坦丁堡觊觎。

但普鲁士统一德国后,英国霸权遇到了真正的对手。在德国的帮助下,1912年奥斯曼帝国亚洲部分铁路线已达到5200公里(1890年时才850公里),德国大量投资于奥斯曼帝国,同时德国海军开始扩充。

德国的威胁,远远大于沙俄,于是英国对沙俄产生了“友情”,世界大战的乌云在君士坦丁堡上空聚集,但这场大战通过外交手段被避免了,根本原因是两个对立的军事集团还没有完全形成。

俾斯麦建立德意志帝国后的二十年时间内,在国际政治方面相当低调,甚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因此英国同意在1890年将黑尔戈兰岛(相当于德国的直布罗陀)割让(归还)给它。

德国不断发展的工业资本力量,国内已无法容纳,它必然要向国外扩张,这必然触犯到英国利益。

德国要通过它的优势–基础设施建设,向东打造属于自己的经济带,在当时,修铁路是最有效手段,这就是奥斯曼帝国亚洲部分铁路线,为什么大大增长的原因。

这条铁路叫“巴格达铁路”,英国口头上不反对这条铁路,但英国政治人物认为这条铁路未来是:柏林–奥地利–塞萨洛尼基港(希腊)–君士坦丁堡–巴格达。有了这铁路线,德国随时会进攻埃及,也就有可能进攻印度。

奥斯曼帝国(土耳其)力量加强,首先对沙俄不利,俄国人想得到君士但丁堡,土耳其当然是越是虚弱越好,而不是相反。

于是俄国、英国这两个宿敌出于不同的动机,走到了一起。英国同意跟俄国瓜分奥斯曼帝国,但君士但丁堡英国是不会同意交给沙俄的,所以英俄在阻止德国的同时又互相算计。

英国选择与日本结盟,为其提供贷款,通过日本让俄国在远东消耗国力。1905年日俄战争,英日是同盟者。精疲力尽的俄国,无力再去阻止英国推进自己的战略。

法国更容易对付,只要英国保证法国对北非摩洛哥的统治(《英法摩洛哥协定》),法国就会放弃它对埃及的野心。

被无视的德国必须发声,宣告自己的存在,德国政府严正抗议《英法摩洛哥协定》,称协定悍然侵犯了德国利益。

伦敦和巴黎没有搭理柏林,德皇就去访问摩洛哥北部古城丹吉尔,法国坐不住了,它在摩洛哥特权地位看来还需要德国的一份协议。

英法俄都必须正视德国的崛起,然而在利益冲突之下,谁也不想让步,把自己那一份让给德国。

伦敦想打造一个强国联盟,遏制德国、威慑德国。1908年,英王爱德华与沙皇尼古拉二世在爱沙尼亚的里瓦举行元首会晤,英俄“友情”让人相当吃惊,然后是英法元首会晤。

这一切就是告诉德国:老实点,欧洲还是我们几个说了算。

1908年10月,奥地利吞并波黑,引发塞尔维亚骚乱。俄国因日俄战争元气大伤,只能用口头威胁。

德国站出来为奥利地出头,告诉俄国人,如果俄奥战争爆发,德国将站在奥匈帝国一边。

1911年,摩洛哥首都菲斯发生骚乱,法军以保护侨民为借口进驻菲斯,德国指责法国破坏协议(承诺不驻军),将炮艇“豹子号”派到摩洛哥港口。

法德在战争边缘控制住局面,根本原因是法国不想打,德国还没准备好。

英德矛盾也在升级,德国不但建造了“无畏舰”,还缩小了与英国海上军事力量对比,海军总吨位从10比22变成10比16,而且军舰数量还在增加。

英国要求列强开会限制各国海军军备,只要大家不建军舰,停在原地,英国还能保持最强实力。

德国断然拒绝了英国提议,开足马力建造战舰。英国在舆论上将德意志帝国形容成凶暴的军事国家,而独霸海洋的英国成了无辜受害国。

联合国秘书长就中美关系罕见发声,其实“三战”就在嘴边

德国是自身发展的需要,而非蓄意挑战英国,德国新首相上台,还真诚地希望改善英德关系。

但英国认为,只要它的海洋霸主地位被动摇,就是不可接受的事情。也就是说,英国可以容忍德国发展陆军,但接受不了德国发展海军。

战争爆发

意大利是个欧洲奇葩,德奥意三国同盟形成,有它的一份功劳,俄国通过拉科尼基会议唆使意大利叛变,建立一个反对德奥的阵营。

意大利果然叛变,令德奥同盟更加明显,阵营更加清晰,这让战争的可能性又增加了几分,俄国开始扩军备战。

俄国向法国借了25亿法朗巨款,兵力增至180万,但是,俄国还不起新旧债务,在农业丰收时还能维持,结果,1913年是灾年歉收,支付结算无法平衡。

沙皇面临两个选择:破产或战争。

德国也在备战,它判断英国会加入反德奥阵营来绞杀自己。

奥匈帝国王储在萨拉热窝遇刺事件,只是雪崩时的一个小雪球,这种小雪球就算不在萨拉热窝,也会在别的地方出现。

战争原动力是一个新兴强国对旧帝国挑战,有人要保持霸权,维护既得利益,而挑战者就必须被扼杀。

战争爆发后,问题就不再是:英俄能否瓜分土耳其?俄国能否占领君士坦丁堡?德国能否修建巴格达铁路?法国能否占有摩洛哥……

问题变成了:

一、德志意民族是否能够生存下去?

二、德意志帝国的领土是否完整?

三,沙俄的威胁是否继续存在?

四,英国霸权是否应当结束?

没有英国,就不能称之为世界大战,英国参战,它的附国都卷入了战争。在这之前,这些附庸国决不可能向德国宣战。

英国是全球霸主,它的语言、它的文化、它的制度、它的价值观在全球有着绝对影响力,也是其它国家的效仿对象。

当德国、法国、俄国、奥地利、美国、日本都建立起国家工业时,英国称霸的秘密武器—工业垄断,就被彻底打破,进而威胁到它的海洋统治权。

从一百多年前,或许可以依稀看到美国与中国的影子,但中国决不是一战前的德国,“一带一路”也不是巴达格铁路这么简单。

然而,有一点是相同的,在霸权主义者眼中,就算你没有直接挑战它,只要你有可能超越它,那也是不可饶恕的原罪。

中国永远不称霸,不拉帮结派去互相对抗,只有这样,人类才有真正的和平与发展。

中国走的是一条光明大道,但美国会允许中国道路取代美国道路吗?它会用什么办法来阻挡这一趋势?

现在谈论第三次世界大战,当然还为时尚早。谁跟谁站一边,还是未知数。比如三哥会加入哪一方呢?

“一战”这面镜子折射出来的真相是:

备受颂扬的“盎格鲁-撒克逊式自由”的基础是殖民和奴役。

他们的财富、自由、民主对应的是农业家的贫穷,奴役,混乱。

国与国之间不是平等关系,而是支配与被支配关系。

联合国秘书长就中美关系罕见发声,其实“三战”就在嘴边

古特雷斯先生对”两个阵营“的焦虑是可以理解的,但联合国应当看到谁在制造阵营?”五眼联盟“现在在干什么?该说的却不敢说。

今天,已经没有任何国际势力可以支配中国,想在中国面前称王称霸,门都没有。

没有一个霸权是永存的,最终都必然走向没落,西班牙、英国、苏联接下来还有谁?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431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