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作者: 文史君

本文转载自:浩然文史(ID:haoranwenshi)

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食多少直接关系到军队是否具有行动力与战斗力,对于古代社会中的骑兵来说,战马是否吃饱则决定了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大小。八旗军是满清引以为傲的铁骑精锐,东征朝鲜、西征蒙古、南克大明,驰骋于天下,但就是这样一支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铁骑,却被一粒小小的豆子卡住了咽喉。

一、豆子与骑兵

要问影响大清八旗军战斗力的因素是什么,大部分人都会说武器的先进程度、将领作战能力、军队纪律等都是关键因素。在这些因素之外,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战马。战马吃得饱,其战斗力就强,吃不饱则羸弱不堪。换言之,得马“粮”者得铁骑。

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八旗

在中国辽阔的北方大地之上,生长着一种“处处有之,苗高三四尺,经霜乃熟”的作物——黑豆,作为豆类的一种,黑豆自出现以来直到现在,都不是人们餐桌上的主流食物,也就是“非主流”食物。这种主要产自山东、河南两省的黑豆,一向被当作主流食物的辅助或入药、喂养牲畜来用的,只有人们实在没东西吃了,才能想起来还有这么种豆子。

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黑豆苗

但就是这样一种人不喜食的豆子,在战马看来却是“山珍海味”,是美味的上等食物。众所周知,大清以八旗著称,八旗军更是大清攻占天下的利剑,与根本用不太到黑豆的大明朝相比,满清对黑豆的需求则出现了暴涨趋势。有人或许要问为什么非得用黑豆呢,别的粮食不行吗?满人之所以坚持以黑豆喂养八旗军战马,很大原因在于米、谷等对战马来说是“食性不宜”,况且要凑够能够喂养数十万匹战马的米谷显然是不现实的,人都吃不上饭,何况是畜生呢。黑豆无论在实用性还是性价比上来说,都是最适合喂养战马的。

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二、饥饿的黑豆

俗话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黑豆在大明朝那就是没人瞧得上的东西,喂猪可能都不稀罕,但到了大清朝却随着八旗军的大量需求,从而迅速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一时间可谓“洛阳纸贵”。不说大清作战主战场西北地区,就光以北京城来说,那里是数万军队驻扎的核心要地,上万战马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黑豆喂养。顺治入关之后,从1644年起便一直有大臣上折子反映战马粮食短缺的问题,南征北战所向披靡的大清君臣,入关后竟然被一粒黑豆搞得束手无策。

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顺治

到康熙年,京城的马匹随着战争的减少而逐渐压缩规模,但依旧有14000匹战马在京城豢养着。照每匹马每个月消耗1石左右的黑豆来看,这上万匹马每年要消耗近17万石黑豆。到乾隆时期,京城里的马不但有官马,还有大量的私人马匹,每年需要的黑豆竟达二十五、六万石。要知道集全山东、河南两地的黑豆产量,每年也不过50万石左右,这还要运送给当地的马以及西北战区的马匹使用,由此可见当时的黑豆是多么的紧缺。

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自康熙中期开始,大清在西北便战事不断,康、雍、乾三位帝王投入大量兵力与战马用于平叛西北战乱,这使得本就不丰裕的黑豆更加紧缺。而且黑豆除喂养战马之外,对于运送物资粮食的骆驼来说也是美味的食粮。雍正七年(1729年),在一次作战当中,负责运送粮食的骆驼竟因没黑豆可吃,在未赶到军营之前便死去一大半,使原定的物资没能够成功运送到军营,极大地影响了士兵的战斗力。乾隆二十年(1755年),同样在西北作战当中,因缺乏黑豆,朝廷命人到处采购,前后竟然用了半年才买到了1万多石黑豆,这还不够一个月的需求,对于西北作战来说,缺黑豆成了致命的危险。

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三、黑豆腐败

西北作战需要黑豆,京城战马需要黑豆,运送物资骆驼需要黑豆,驿站马匹需要黑豆,整个大清到处都需要黑豆。1750年乾隆皇帝南巡,尽管大部分行程都是在船上度过的,但依旧用到了近7000匹马以及近7万石的黑豆,这才仅仅是一次南巡的黑豆需求量。黑豆是大清的硬需求,因此黑豆采购事务就成为流油的肥差。

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乾隆南巡

拿钱买黑豆,钱在自己手里也就有了可操作的空间。康熙八年(1669年),朝廷都察院左副都御使向朝廷奏报说,自从朝廷放权让官员买黑豆以来,各地是稍有不如意,便将负担全数压百姓身上,不但强制百姓种植黑豆用以交差,还在购买黑豆的过程中上下其手,贪墨朝廷下发的购买资金,以低价强制收购民众手中的黑豆,从而造成了马匹喂饱、地方官员喂饱但百姓“饿死”的现象。

毫不客气地说,1840年之前的大清,国家安全取决于一粒黑豆

贪官贪墨黑豆购买款

嘉庆年间,朝廷清剿白莲教导致元气大伤,从而大幅度减少了战马的数量,此后黑豆的需求量急剧下降。更为关键的是,1840年鸦片战争的爆发,导致朝廷财政近乎陷入崩溃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百姓尚且吃不饱饭,尚且是马匹了,朝廷也不得不规定黑豆的喂养量缩减为原先的一半,剩下的都折价换算成银子以充公。1896年,朝廷正式下令停止对部分地区的黑豆收购,山东、河南等黑豆大省的收购量也逐渐下降,此时的大清经历甲午战败,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新式军队的重要性, 而八旗军也早已破败不堪,战斗力几乎为零,在这种情况之下,黑豆逐渐恢复到大明朝时的地位,成为一种普通的豆类。

文史君说

俗话说,一个小小的马蹄钉便可以决定一场战争,而小小的黑豆看似不起眼,但却是“马背上的大清国”所必须的粮食,无论是运送物资的马匹与骆驼,还是用于作战的战马,无不对黑豆有着大量的需求。对黑豆的硬需求自然催生出严重的社会问题,例如官场腐败与官民矛盾等。在进入近代社会以后,海洋成为国家间军事较量的主战场,战马所仰赖生存的黑豆才逐渐从市场金字塔尖上走了下来,回归到正常的谷物行列。

参考文献

高王凌:《马上朝廷》,经济科学出版社2013年。

刘仲华:《清代骑射制度下的黑豆价值及其时代命运》,《史学月刊》2018年第11期。

(作者:浩然文史·刘越)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539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