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五星出东方

来源:红德智库原创

范冰冰巨额罚金?还不够买幅画!

范冰冰案处理结果曝光之后,吃瓜群众纷纷按起计算器:罚金高达8.84亿,年薪30万的小白领,需要不吃不喝工作3000年才能攒够。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么一笔巨款,可能连一幅画都换不回来。

空口无凭,上证据。

这个微信表情  的来源,挪威画家蒙克的《呼号》,2012年在伦敦苏富比拍出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2亿,几乎追平范冰冰的罚款数额。

杰克逊·波洛克《1948年第5号》,2006年由以1.4亿美元的价格收藏,折合人民币9.5亿,远超范爷罚款额(啥?你说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看不出来就对了,这都不是“画”出来的,是画布铺在地上,人拎着颜料桶,画笔蘸上颜色,各种甩,洒,泼,溅,滴……弄出来的)。

再来个拍卖纪录:达芬奇《救世主》,201711月,在纽约佳士得以4.503亿美元的价格成交,30.6亿人民币,范爷那点罚款,连三分之一都买不到。

中国买家出手,也很是了得:莫迪里阿尼《侧卧的裸女》,201511月,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刘益谦出手,以1.7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84亿元),拍得《侧卧的裸女》。

作品摆出来,各种吃瓜言论可能就有点不淡定了:这是什么艺术啊?也不好看啊?为啥那么贵啊?真值那么多钱吗?

至于那些艺术学院来的老爷们,就在那里各种忽悠:理念啊,哲学啊,生活啊,社会啊,个性啊,创新啊……云山雾罩一大堆,就是不和你谈钱。

愁死我了。

这本来就是个钱的事好吗,谈啥艺术?特别是学院派的冬烘大老,稀里糊涂扯一堆他们自己都不懂的废话,和那些谈感情骗炮不给钱的流氓渣男有啥区别?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别和我谈感情,伤钱。

就是啊,做人要讲诚信,你谈钱就真心谈钱,扯什么感情呢,耍流氓。

这里也一样。谈钱就谈钱,别和我谈艺术,伤钱——当然,你要谈艺术就谈艺术,别谈钱,不然,伤艺术。

把钱和艺术扯在一起捣浆糊,就是耍流氓。

我也敢赌一个西红柿,这篇文章,放到艺术学院是要愁死人的,大概率是100个里面挑不出一个能看懂的,倒是能招来一堆不着调的反驳,套路呢,也无非就是“你和他谈钱,他和你谈艺术”的捣浆糊。

因为我国的艺术学院还停留在中世纪,还在傻不呼呼的把艺术当作某种理念理论的图解,在“某种理念”是“国家主义”还是“个性至上”的,吵个没完,却对于证券、期货、多头空头、资金周转等等概念闻所未闻,提都不提。

但是,实际上,当代艺术,西人称之为“Contemporary Art”的,其实很大层面上是和股票一样的玩意儿,老早就该归于经济学范畴,至于意识形态领域的什么理念也好,艺术也罢,不过是不同的股票代码,背后的资本运作才是本质。

所以,看当代艺术,必须具备一点财经头脑,否则永远是瞎子摸象。

但是呢,尽管性质相似,艺术品却又不能简单地等同于股票,所以,还要做一点抽丝剥茧的工作,才能说清楚那些天价神画背后的奥秘。

回溯历史到股票的诞生之日,还有点像“众筹”的意思。那是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成立,为了筹措到足够资本金,公司拆成若干股份向社会发行股票,由大小股东认购,荷兰政府则将一部分政府职能赋予该公司,折合25000荷兰盾的股份——红果果的权力寻租。

攒够了钱,雇工造船,东印度公司信心满满地向东向东再向东。

一去十年没有分红。

这十年的状况,想都想得到:那些手握东印度公司股票的大小股东,有些等着用钱,有些已经丧失信心,而没有股份的,也有人迫切看好该公司,想加入成为股东,哪怕每股多加钱也可以,还有人觉得这公司只是“还行”,不介意加入做个股东,但是那公司的股票,不值票面的那个价。

有人想买有人想卖,唧唧歪歪吵吵嚷嚷一时不休,政府索性画了块地方给这些人讨价还价交易去,这就是证券交易所。

那么问题来了:股东出了钱,理应是公司的主人,可这么来回倒手,今儿姓张明儿姓王,这公司运营听谁的?

公司设计当然不傻,就有了公司的管理层:董事会,负责公司决策。

董事会也是股东,才好掌握话语权,为了表示区分,公司专门发行不同的股票,一种是带有决策权的股票,由董事会成员持有;一种是对外发行,随便外界讨价还价去,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谁声大谁赢,但是不能干涉到公司的决策运营——除非看不下去,也杀进决策层,不过,那是另一回事了。

闹闹哄哄的“外部股票”交易场,就是二级市场。

经营归董事会,交易归交易所,也就是股市,规则明晰,各就各位。

接下来的问题就很简单了:谁是股市的主导呢?

当然是资本大鳄。资本市场的散户,乌泱乌泱如同潮水,或者像无数小铁屑,大鳄资本就是电磁铁,想要拉高,大手笔投入,散户呼啦就都给吸过来,等到大鳄看准高点抛出,盘面被砸,就如同磁铁断电,小铁屑们呼啦啦就都跌下去。

还有个更形象的称呼:韭菜,涨一截,割一截。

不过,韭菜被无情收割,但也是有限度的,因为韭菜手里的钱是有限度的,割得凶狠,连吃饭的钱都没了,那要闹出社会动荡民不聊生,经济萎缩萧条,大鳄也会被连累。

所以凡事要有一个度,如何掌握这个度,于是就有了一大堆的精心计算与专业管理。

OK,现在回来谈艺术品。

艺术品,也是这么玩的套路,管你是谁,资本追捧,便价高,看空,价就跌。

非常简单。

艺术品被证券化,就具备了资本市场的特性,资本运作不可任性。

首先艺术品没法分割,不可能像公司股票似的,发行成千上万几千万股,都不是问题,画作一张就是一张,再贵也不能一切两半,你5000万买上半截,我5000万买下半截——劈更多份就更不可能。

所以没有频繁的流动性,一般来说,一幅画被买家收藏,总要过个几年甚至几十年,才会拿出来再次流通,短时期频繁易手的现象极其罕见。

——N亿一幅画,然后资本沉淀在画里睡大觉?那怎么可能。

艺术品的套路,可以举个栗子。

一幅画,10亿,包含卖家的价格,和拍卖行的佣金。

落槌为定,但是买家不忙着付给卖家,而是拿了画去银行抵押,申请贷款。一般来说,10亿画作的抵押,可得5亿左右的贷款额度。

5个亿到手,摇身一变成为地产商,拍卖得到地皮一块,盖房子。

后面的话不用说了——房价飙涨,牟取暴利不在话下,你懂得。

5亿投入,只怕50亿的收益都能赚回来。

再回头去还贷,从保险箱拿走名画,摆进自家开设的美术馆,富贵风雅全齐了,吃瓜群众惊掉下巴,却不知供起这豪华展品的,是自己和无数房奴的血汗钱。

你看看这拍卖和付款的时间——

刚才说到的那位,天价10亿买莫迪里阿尼的刘益谦,在201011月的北京嘉德秋拍,以3.08亿元的价格拍到东晋王羲之的《平安帖》,直到20154月,《平安帖》才入驻龙美术馆,也就是他的私人美术馆。

嗯,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羊毛出在猪身上”。

只是,房奴有限,贷款额度有限,市场有限,房价飙升到一个高度,就死活不能再涨了——再涨,老百姓被敲骨吸髓,泡沫破裂,经济完蛋,国将不国。

怎么说呢?

念好吧,在中国,艺术品证券化始终没能真正落地。

资本拱火N年无果,原因也很简单无非是政府监管,国家限制,就俩字:不准。前述老刘们的游戏就是试探,但是只有一些民间资本为主的金融机构涉水,四大国行是不会开这种口子的。

否则,就这么简单粗暴狠,那得多少冰冰才能填得满。

艺术品证券化被限制,在另一领域倒是放飞了一把——就是大名鼎鼎的娱乐圈。

其实,娱乐圈都只能是啃个西瓜皮而已。

吃瓜群众目瞪口呆的天价片酬,也不过是大几千万,比那些动不动N亿的一张画,可不是小巫见大巫么?

但是就是这些小巫,折腾出的风浪也够瞧了。

一部电影,投资三五亿就算巨额,而这笔投资一般来自若干投资机构或者个人。

其实,最普遍的现象是,投资到位,这电影的运作就基本完成了,从导演到制片人到演员到剧务组瓜分收益,弄几条拷贝交差,完毕。

每年大几百部电影杀青,公映的才几部?大多数根本你见都没见到,就完事了。

还票房涨跌呢,压根没票房。

话说,投资人真金白银扔出去,票房为零,为什么不心疼,为什么不想着回本?

这有两种解释:1.投资人傻;2.投资人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反正又不是自己的钱,赚了当然好,不赚也没关系,能把投资挖出来投出去,自己吃过水面都肥了,那票房要辛苦赚回,费劲扒拉碴,还吃力不讨好,观众的心理,比甲方爸爸还难猜,何必受那个苦恼去。

有情怀有才华有追求的人是凤毛麟角,比如吴京,比如田晓鹏,但是世上多得是熙来攘往的芸芸众生,今朝有酒今朝醉都是好的,寅年吃了卯年粮,还美其名曰“超前消费”。

贵圈水浑,贵圈水脏,说个都知道的,那红雷梦,背后不是拖出了大老虎嘛。

红雷梦投资两个多亿,砸出一堆废品——要说,导演还挺委屈呢,相比那些砸箱底都没见天日的东西,这雷梦好歹在公众面前装神弄鬼作过妖,都算得良心之作了。

大老虎该当何罪?吃瓜群众以为大老虎混入剧务组是玩弄女演员,其实呢钱才是关键。

国有资产流失罪是怎么来的,没有这么多花里胡哨的巧立名目,难道老虎们能直接打开财政账户,大不剌剌的刷进自己和走狗情妇们的卡上?

大老虎打开仓库,一堆老鼠搬仓,这才是最触目惊心的国有资产流失。

为什么如今电影如此难看?因为电影早就不谈艺术,都是钱。

就算不是只想吃投资睡大觉的,有点进取心,也无非就是迎合市场,打造爆款——艺术早不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成了谄媚逢迎的婢女,还有什么魅力可言?

从一开始就没想追求高雅,从一开始就刻意打造交际花,你还想啥自行车?

这是一整个行业的规矩套路,根本不是针对谁——针对某个人,使劲吹或者使劲踩,都是耍流氓。

阴阳合同之类,不过是大潮奔流中的一朵浪。

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然而在这世道,你要想做文化产业?对不起,没有,有的只是这等资本游戏。

即如冰冰,当她还是个喜欢影视表演,想要投身表演艺术,从事表演职业的漂亮姑娘懵懂丫头,那时候的她有错吗?一点都没有。

但是放眼看去,只有被资本锁死的娱乐圈。除了门口的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她要么跳下去,要么掉头走人。

她选择了跳下去,付出N年苦功,奋力刷存在感,刷热搜榜,刷知名度,笼络粉丝,终于混成流量担当,还懂得将知名度巧妙运营及时变现。譬如她弟弟的一张照片,一夜之间收款几百万,而天价合同阴阳合同那些事,也只有她这种流量才玩得起,换做片酬连起征点都超不远的菜鸟,都不值得费那个劲——范爷说她是豪门,在这演员艺人圈子里,她似乎确实可以用这词儿,并且这种套路,无论男星女星女星都一样,可别以为是美女专利。

再往下,风景不一样。当然那些人可能既没有范爷的资源手段,也没有她的野心野望,那些二三线的演员们,安于或者不得不接受更低的片酬,比范爷片酬少掉一二三个零,随行就市,找个大中小款擦出火花,搭伙结婚,在吃瓜群众视线以外过日子。

至于不入流的十八线以外的奋力求生者,常见有开直播混网红路线的,或者生在中产之家,可以托人托关系,顶着一张浓妆的脸,大睁两只无神的眼,混在写字楼里冒充白领,转型成功的还好,最讨厌的是那种什么都不会,业务太差靠背景关系胡混的,除了作,除了秀,连唯利是图歪门邪道都做不到位,被同事侧目嘲讽暗中鄙视。

再有更惨的,是玩命拼青春,为了点儿微薄报酬,没日没夜寝食俱废,大冬天的泡在冷水里,小小年纪落下一身病,甚至红颜薄命,早早儿的香消玉殒,人走灯灭之际,可能在热搜榜上打出一个小小浪花,就此沉寂。

但是,人呐,要有点自知之明,冰冰小姐那句“我就是豪门”若不是作秀,就是糊涂到家,放眼整个演艺圈,从顶层到底层,哪有什么豪门,最多只能混成白手套,不定哪天就翻车,底层的更是只能挣扎求生存。

事已至此,她也终于被罚,活该,一点都不冤。但吃瓜群众也不傻:别人呢?别人呢???难不成这么多年,就只有一部《大轰炸》,就只有一个范冰冰?

行业整治,谈何容易。

曲高和寡,自古如是。有价值的作品,有内涵的文章,从来都是点击量噩梦。

即如红德,每天都在点击量和质量的纠结中,艰难地维持平衡。

事到如今,唯一能看的,只有国家导向。

资本主义国家,指向的是资本收益最大化,必要时可以让利减税,吃瓜群众韭菜们安安静静输血。

社会主义国家,指向的是基业长青,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

国家意志是很清晰的:一是对非法资本围追堵截,反腐反贪,查违规堵窟窿,尽力止损;一是积极鼓励,鼓励吃瓜群众消费升级——这“升级”,指的是不要耽溺在破碎庸俗的奶头乐,更鼓励有情怀有内涵有价值的精神追求,因为只有足够体量的观众,才能撑起真正的创新创业,文化产业,否则,再好的文化产品,也只能是大隐隐于市。

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也不是单纯的政府行为。

这是整个民族的答卷,你,我,都在其中。

一周热文推荐

重磅!轰-6J入列!中国海军如虎添翼,南海已成美航母禁区!

美国最厉害武器!一夜轰塌一个国家!现在又盯上了谁?

美股飞流直下,中国要不要抛售美债?

印度购S-400,巴铁孤立无援?关键时刻,中国再次出手!

干货满满!美联储加息、美股血洗、川普遭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