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作者:刘斯郎

本文转载自:郎言志(ID:liusilang520)

最近的西方,真的可以算是水深火热的了:美国疫情依旧一飞冲天,加州的山火千里绵连,欧洲的疫情又卷土重来,这一切不禁让人发出这样的疑问: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内容来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作者刘斯郎。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以前,西方的“驻华公知”很喜欢说这样一句话:说得好像西方民众的日子都水深火热一样,人家好歹生活在发达国家。这样的说辞往往出现在中文媒体报道西方恐袭、暴乱和治安差等负面消息之后
在某些持有“西方信仰”的特殊群体眼中,似乎所有关乎西方的负面报道都是中文媒体的刻意抹黑,而客观报道西方乱象的中文媒体人则成了罪人。
例如2018年中文媒体报道法国黄背心革命被批渲染气氛,2019年中文媒体曝澳大利亚在山火中救治不力被批没有人性,2020年初中文媒体警告西方疫情即将失控被批唯恐天下不乱。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2019年,中文媒体对澳大利亚山火的客观报道,以及对澳洲政府的不作为的批评,被很多精神西方人视为眼中钉,甚至有人里应外合造谣环球时报诅咒澳大利亚等。
似乎,西方“高级社会”的问题不能说,否则你就是有问题的人,就会被这些护主群体定性成“夸大其词,刻意营造西方水深火热气氛”的无良媒体人。
比如今年早期,欧美疫情爆发并乱成一锅粥的时候,面对中文媒体依据事实的报道,就有欧洲和北美的“代表”站出来喊话了:这里一切都好,都是无良中文媒体抹黑西方,人家欧美的医疗水平和救援能力不是你国能比的。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西方疫情早期,急于为“西方防疫不力”洗地的一些典型代表。
可是,2020年是个很现实的一年,后来西方的疫情发展比我们早期公开预判的还要严重上数倍:
截止2020年9月14日,总人口约为13亿的、医疗发达的、制度先进的、文明领先的、救援及时的、福利到位的、政府负责的欧美地区(北美洲和欧洲),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总数超1200万人,累计死亡总数超50万人。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这其中,“人权楷模”美国的情况最为严重,截止9月14日,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总数超670万,累计死亡近20万人。因为新冠肺炎而“病死一个人的事”在人口仅3.3亿的美国发生了近200000次。昭昭其表,人权卫士,日月可鉴。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疫情这种情况是叫“水深”,而最近美国还有“火热”的情况出现:西部大火。美国西部加州等地的大火这几年几乎连年上演,颇有点愈演愈烈的势头。而且周而复始,没啥人管。
今年这火势算是烧得格外旺,不知道是负责救灾的人都调遣去防疫了还是怎么的,今年这火烧得有些肆无忌惮,远超前两年的规模,成为了当地有历史记录以来最大的山火。据不完全统计,美西当地共有97处大火正在燃烧,烧红了该地区的半边天,烧毁了约16个纽约的面积。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截止当地时间14日,这场大火已经造成了至少30多人丧生,并有数十人失踪。虽然比起那新冠肺炎中病死的20万条生命,山火的伤亡数据显得微不足道,但这些毕竟也是生命啊。“烧死一个人”事情,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发生了至少数十次。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近期,美国西海岸山火已致30余人死亡,数十万人紧急疏散。在加州,大火已摧毁了4000多座建筑物。来源:中新视频。
最近不仅仅是美国这般难,前一两个月方才宣布“情况好转”和“有效控制住疫情”的欧洲各国,几乎一夜回到了解放前,原本宣称已经控制住疫情的意、法、德等国,又从日增确诊两位数的水平,暴增到日均增长四位数、甚至是五位数的水平,算得上是欧洲疫情的二次“燃爆”了。
于是,他们回到了疫情爆发早期面对的那个问题:是在家里等着饿死,还是出门随机病死?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在八月度假期过后,欧洲各国“第二波疫情”开始上演,法国、西班牙等国的防疫近乎前功尽弃。
山火在西方肆意燃烧,病毒在西方肆意传播,病死一个人或烧死一个人的事,正在人们的眼皮子底下继续发生,而且毫无改观与到头的迹象。
那么问题来了:发达的、先进的、尊重人权的西方,他们的政府为什么救不了自己的民众?
1:社会性质决定西方政府救扶不了民众
在解读“西方政府为何救不了民众”的问题上,我们必须明确的是,西方社会的资本主义性质决定了他们的政府无法在灾难中全力救助民众。
须知,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政府和国家是偏向于集体性的,且集体对群众个体负责;而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政府和国家是偏向于个体局域性的。
简单地说就是,中国的政府是属于国家集体的大政府,服务于社会大众;而欧美的政府表面上是集体的,实质上往往是属于资本家的政府,服务于背后的赞助财团。因此,中国的政府敢说“为人民服务”,而西方的政府很少会这么表达,因为他们是“为大资本家服务”的——资本治世决定了西方政府的傀儡性质。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捋清了这两种社会性质的差别,我们再来看西方防疫的问题就都能理解其间的奇葩现象了:为什么早期西方各国迟迟不封锁?为什么西方各国封锁后早早就解封?为什么西方各国不敢像中国一样全民免费救助?为什么西方各国不敢做全民免费检测?
答案其实很简单:服务于资本财团的西方政府,不可能做到不计成本的全民救助,他们考虑的往往是这背后利益集团的损失最小化和利益最大化。因此“疲于封城”和“急于解封”成了欧美社会在这一场疫情中的常态,否则封城防疫期间的巨大资金漏洞谁来填、资本家们的生意怎么做都将成为巨大的问题。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此前背负压力以“封城”形式控制住法国疫情的马克龙,在外界压力的胁迫下于日前宣布“不会考虑封城”。而今年八月,面对疫情的卷土重来,他曾严肃表示“考虑再次封锁”。口风改变如此之快,这背后的细节恐怕也是有难言之隐。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今年4月份,意大利疫区解封复产复工前,威尼托大区主席Zaia曾公开表示过自己同意复产复工是“被迫的”,很多资本家在政府批准之前就已经有所动作了。
这种社会性质差异不仅仅体现在政府层面,连国家的军队层面都区别明显。你看中国的军队,都是叫“人民子弟兵”或“人民军队”,而且这样的称呼一点都不为过,因为中国的军队确实是为人民服务的,什么洪水啊、地震啊、台风啊,有灾有难了,人民子弟兵都在前面保护着人民群众,包括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军队的医疗救助力量进入武汉后,大家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但这种情况在西方社会,几乎不可能出现。欧美的军队都干什么的?别说是为人民服务了,不拿着枪指着受苦受难的群众就不错了。你看人家美国的军队,全世界到处派兵点火,炸这里炸那里的,人家这两年出动军方的实际力量救过加州的山火吗?大力度出动过军队力量救助过飓风灾难中的受苦民众吗?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飓风过后,美军坐在装甲车上镇压本国难民。
答案是“美国没有”。那美国的军队为什么在外面打仗那么卖力,却不花点心思去保护本国的底层民众呢?原因其实也很简单:资本社会的军队服务于背后的资本财团,去国外煽风点火放大炮,财团赚大钱;在家里头救死扶伤不仅不赚钱,还倒贴,换谁都不愿意当那个圣母啊。没办法,制度问题摆在那,一时半会也改变不了。
2:愚民政策决定西方政府动员不了民众
为了维护资本家对群众的统治,西方社会近几十年来,实行了相对深入的“愚民政策”,这种愚民政策不仅限于基础教育层面的愚民化,包括网络媒体、报刊杂志等,都参与其中。
我们曾提到过,不管是北美洲的美国,还是西欧的法、德、意等发达国家,其基础的国民教育都非常差。名义上虽为“高福利型免费教育”,实质上却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低素质教育,像法国和意大利的许多公立中小学,甚至连合格的教师都安排不上。底层的孩子们玩着闹着就毕业了,出了校园还是一问三不知。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近些年来,由于学校没有合格的老师,法国各地发生了多起家长抗议事件。
在这种情况下,普通民众家的孩子上的是水平低下的公立学校,接受的是连本国地图都可能认不全的愚民教育,而资本精英家庭的孩子去的则是教育严苛的私立学校,与“愚民阶层”形成了鲜明的阶级隔阂。
教育愚民是第一关的“愚民手段”,而西方社会的新闻媒体、报刊杂志对世界失实的非客观报道,则是第二关的愚民手段。例如,在新冠肺炎爆发早期,西方媒体集体渲染的是“该病毒只相当于普通流感无需恐慌”、“只有中国人的体质才容易感染”、“无法证明口罩能有效预防新冠肺炎”、“像中国人一样戴口罩是不民主的”等等。
诚然,这样的教育愚民和舆论愚民,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有利于资本政府的统治,但愚化民众的同时,也往往会被愚民反噬。因此,我们才会看到下面这些画面:
2020年8月,德国柏林、意大利罗马等城市街头,再次出现了大批“反防疫政策”的民众,他们高呼的口号是“新冠肺炎不存在”、“新冠肺炎是个骗局”,数万人群聚,集体赴死: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今年8月初,德国柏林数万人集会,反对戴口罩、反对封锁、反对研发疫苗,他们宣称新冠肺炎是骗局。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和德国人一起遥相呼应的,还有南边的意大利民众,数万人集会高喊“新冠肺炎是骗人的”。
2020年7月,“口罩里藏着中国5G天线”的谣言在美国悄然走红,大批民众信以为真,并以此为由拒戴口罩以示民主自由的伟大所在。直到数月后的9月10日,在美国密歇根州的特朗普竞选集会上,仍有大批拒戴口罩的民众表示“口罩里有5G天线”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2020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宣称“喝消毒水治新冠”后,不少美国民众信以为真,甚至有人以身试法喝了下去,成为世界笑柄。当然,还有英国魔幻的“5G信号塔传播病毒”的谣言,导致了大量信号塔被民众焚毁的奇闻。
这两天在美国,还有一件事也挺奇葩的:
9月5日,美国警方在迈阿密大学附近发现一起聚会,警察赶到的时候发现有七八个大学生在门口群聚,而且所有人都没有戴口罩,而屋里还有十多个不戴口罩的年轻人。按照当地的防疫法,不能出现10人以上的聚会。因此警方警告了这群大学生。
结果这群大学生给警察送了个大礼,警方通过电脑查询到聚会组织者是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并且告诫该组织者要隔离。结果该聚会组织者告诉警方“这里是我家,我就在隔离”。警方接着质问他“隔离期间为何聚集这么多人”,结果得到的回应更奇葩:我们这群人都是确诊患者。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一群新冠肺炎确诊大学生,在一起开派对。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但想想此前美国的大学生开“新冠派对”,以及欧洲的大学生发起的所谓“舔病毒挑战”,便不难理解这样的“奇葩存在”了。
只能说,这是极其可悲的“愚民反被愚民误”。试想一下,在这样的愚化环境中,西方政府要想封城或者动员群众,是何其的难啊?发个口罩说你安了5G天线,建个5G基站说你利用5G传播新冠病毒,封个城说新冠肺炎是政府编造的谎言······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3:形式主义决定了西方政府做不了实事
西方政府救不了疫情中的西方民众,除了早期愚民政策的反噬因素外,还有一层非常重要的点是——西方形式主义民主不具备实质性。简答地说就是:西方形式主义的民主,拘泥于口号和理论,缺少了实际操作过程中的科学指导和客观依据。
做个最直接的比较:中国早期疫情出现的时候,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级部门,是在积极寻找对策,解决眼前的问题,并迅速作出了举国封城、全民佩戴口罩的决定;而同样的情况在西方,却是解决问题的人少之又少,吵嘴和推卸责任的人一个接一个,戴不戴口罩能吵几个月,封不封城也能撕得你死我活。
最后可能实在不行了,就像特朗普那样胡言乱语了:美国情况全世界最好,中国比美国严重多了。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形式主义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解决问题”,而西方当前的体制恰恰是把形式主义演绎到了极致。因此,我们也看到了,欧美各国底层民众连年示威游行,走完一轮又一轮的民众表达形式,就是没人解决问题。
就说美国加州的山火,民众不满的抗议有吧?每年惨痛的伤亡数据也在吧?社会公开的民主批评也广为流传吧?可有人去解决这个问题吗?答案是没有,有的只是形式主义的辩论和实实在在的推卸责任,联邦政府和地方互喷,地方官员之间也互相诋毁,最后没争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几年过去了,到了今年,还能烧死一堆人,烧毁16个纽约的面积。

美国“火”了,欧洲“爆”了,发达的西方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人民?

我们再回到新冠肺炎的问题上,也能发现很多这样的问题:
以往形式主义地高喊尊重每一条生命的西欧国家,很多最终放弃了对高龄老人的救助;
以往形式主义地高呼保障人权的美国,却活活病死了数十万条鲜活的生命;
以往形式主义地呐喊医疗水平全球顶尖的英国,却在灾难来临的时候选择让民众自生自灭······
你说,这样的“形式主义”的西方政府,怎么能救民众于水火呢?
写在最后:
美国的山火还在连年燃烧,每年都烧死不少人,却少有人去改变这一问题;欧洲的疫情一波接一波,病死的人堆积如山,政客却被迫表示绝不考虑停班停课。生命,人权,在这时候显得如此的一文不值。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说一开始西方的“人权神话”就是个骗局?我想,这都是值得我们去思索的问题。西方的政府为何救不了民众,想来大家心中也都有自己的理解了。
资本治国、愚民反噬和形式主义是本文中提到的“西方政府救不了本国民众”的三大原因,但这绝不是全部原因。不过,凭这三点原因,就足以断定西方资本主义政府在大灾大难中无法救民众于水火。因此我们也说,没有必要让西方抄中国的作业,就算把中国政府借给西方,也救不了它们。根子是烂的,建不了高房;烂泥,真的扶不上墙。
最后,我想说的是:西方在加速走向衰弱,但衰弱的西方,才是最危险的。比如美国,它们不会甘于衰弱,更不会包容中国的强大。所以,每一个“看戏”的中国人,都应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以防有人狂犬病发作。
作者信息:刘斯郎,郎言志主笔,知名小粉红。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591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