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深度 | 亚裔美国人的双重挑战

作者: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间(ID:NYandBeyond)

28岁的杰弗逊·李(Jefferson Li)是美国梦的实现。他的父母来自广东,1985年来美国定居,在纽约唐人街开了一家肉档。
小李还记得幼年时爸爸十分辛苦,白天开肉铺,晚上开出租车,而他自己也是打小就在店里帮忙收银打杂。如今,小李已经从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毕业,之前在海岸警卫队预备役服役。
 
小李的父母几乎不会说英语,来到美国只是为了让孩子们过上更好的生活。现在,这个家庭和华人社区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受新冠疫情影响,店铺自3月中旬就开始歇业,重新开业后由于社区里很多人失业,生意也不如从前,小李说,“我们主要是为当地社区服务……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中国人,他们原本感染新冠病毒后得重病的可能性就更大,现在又受到了经济不景气的打击。”
 
小李不想让父母几十年来的心血尽毁,想办法通过像Reddit之类的社交媒体为店铺招揽生意,他给自己起了个“meatboy”的ID,以不可思议的低价招揽顾客,比如鸭爪子卖1.59美元一磅,猪蹄是1.49美元一磅,由此他已经从纽约其他社区吸引到了人气。
 
他说:“我们父母那一代人,很多刚来美国的时候做的都是低薪工作,真的是最底层的工作。作为父母,他们总是告诉我们,‘我们做这些,都是为了你们长大后不用这么做。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你可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深度 | 亚裔美国人的双重挑战 
当川普总统继续吹捧就业数据的积极趋势时,像小李这样的亚裔家庭并没有享受到这种成功——在经济上,他们仍然受到最严重的打击。亚裔美国人的失业率已经达到历史新高。
 
与疫情之前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当时亚裔人口的整体失业率最低,只有2.5%。如今,截至8月份亚裔的失业率高达10.7%,是排在黑人之后失业率处于第二高的人群。而且有诸多报告指出,受到语言障碍等影响,许多亚裔小企业和工人难以获得财政救助。
 
更加令人担心的是,此前的历史数据表明,受种族偏见等因素影响,亚裔是受经济危机余波冲击最大的群体,在2008年的金融风暴后期,亚裔的失业时间较其他所有族裔都更长。如果在疫情之后经济不能实现强劲复苏,美国排外情绪继续高涨,在无法获得经济救济的情况下,亚裔社区恐将遭到连绵不去的影响。
 
 
就业复苏已经放缓
 
上个月,大量被迫停薪留职的工人继续重返工作岗位,但速度并不理想,数百万美国人仍然没有工作,而且大量临时失业的工人可能将转变为永久性失业。
 
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公布称,美国8月份新增就业岗位140万个,失业率从从4月份的14.7%和7月份的10.2%降至目前的8.4%。但就业增长与今夏早些时候相比已经出现颓势:7月份新增就业岗位170万个,6月份新增就业岗位480万个。
 
在新冠疫情带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之后,每一个能够重返工作岗位的人都是一个胜利。然而,美国的就业岗位仍比2月份减少了1150万个,而且永久性失业人数增加了50多万,达到340万。超过800万美国人已经失业15周或更长时间。经济学家说,失业从暂时到永久的转变非常令人担忧,因为这表明公司预计业务不会迅速反弹,也因为这意味着失业工人将不得不从头开始找工作。
 
此外,8月份的就业增长数据还受到2020年人口普查雇用近24万临时工的提振,但是在9月份人口普查结束后,这些工人将再次失业。私营部门的就业人数没有受到人口普查的影响,8月份增加了100万,低于7月份的150万。
 
Indeed Hiring Lab的经济研究主管尼克·邦克(NickBunker)在邮件评论中说:“更多的人拥有更多的工作是值得庆祝的,但我们需要关注这些增长的持续性。”
 
许多行业都已经出现了复苏放缓的迹象。例如,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休闲和酒店业继续回暖,上个月又增加了17.4万个工作岗位。但与前一个月增加的62.1万人相比,这一数字要少得多。建筑业的工作岗位比疫情前少了近50万个,但8月份建筑业只增加了1.6万个工作岗位。
 
美国的经济活动在3月和4月骤降,随后随着联邦政府实施经济刺激计划、扩大失业救济和通过工资保障计划发放贷款等援助措施,经济活动开始好转。现在,这种人为刺激带来的复苏正在消退,人们还担心,如果今年晚些时候出现第二波疫情,私营和政府机构将再次裁员。数以百万计的家庭仍然需要福利来维持收支平衡,而国会仍在就下一个刺激计划争论不休。
 
 
亚裔面临失业率飙升和种族主义的双重挑战
 
与白人相比,有色人种继续面临着经济大萧条对就业市场带来的更严重的影响。白人失业率只有7.3%,而黑人、西班牙裔和亚裔工人的失业率仍在10%以上。黑人失业率最高,为13%,而2月份的数字是5.8%。亚裔遭到的打击则尤其严重:目前亚裔失业率为10.7%,较2月份时的2.5%有显著增加。
 

深度 | 亚裔美国人的双重挑战

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邻里知识中心、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裔美国人研究中心和Ong& Associates的研究人员使用加州和纽约的就业和劳动力数据,想要了解疫情对亚裔美国人造成了何种程度的经济影响。
 
报告发现,疫情前亚裔的失业率在全美最低,白人次之,但疫情导致二者的就业差距逐渐拉大。
 
亚裔占加州劳动力的16%,但在封锁的两个半月里,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中,亚裔占19%。在纽约州,他们占了9%的劳动力,但到4月中旬,他们提交了14%的申请。
 
报告的共同作者、加州大学邻里知识中心主任邓道明(Paul Ong)解释说,出现这一问题,一方面是因为许多亚裔集中在少数几个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州,而且其所在行业受疫情影响也最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种族偏见,人们在抛弃亚裔经营的企业。从2月到4月,有23.3万家亚裔小企业关闭,比例达28%;同期有179万家白人小企业关闭,比例为17%。
 
“这就是为什么将新冠种族化,称为‘中国病毒’具有深远的社会影响。我们从对亚裔的口头和身体攻击,以及失业和企业倒闭等方面看到了这一点,”邓教授说。
 
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最近的一份报告也有同样的发现,麦肯锡认为,造成亚裔失业率高企的部分原因是种族主义。该公司表示,“在受新冠肺炎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亚裔拥有很大一部分企业,例如,虽然亚裔只占全美人口的6%,但拥有美国四分之一的餐馆和酒店,亚裔开设的零售店铺亦占17%。而疫情又进一步加剧了反亚裔的排外情绪和种族主义。”
 
报告作者之一、麦肯锡合伙人龙谦信(Harrison Lung)说:“我们的数据表明,亚裔美国人在全国各地都受到了阻碍,无论是在东海岸、西海岸还是中西部。当我们查看数据时,这对这个社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无法获得救济
 
杰弗逊·李说,来自白宫的种族主义言论使得像他家这样的亚裔企业几乎不可能恢复过来。
 
“我们国家的领导一直把它称为‘中国病毒’或‘功夫病毒’,”李先生说。“当然,有了这样的名号,唐人街和在这里生活和工作的人就会跟病毒联系起来。”直至今日,唐人街仍然门庭冷落,许多餐馆和小店可能永远都不可能重新开门,许多在这里打了半辈子工的劳工也无法再找到工作。
 
亚太裔美国人全国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显示,李先生的家庭商店是全国近200万家小企业中的一家。这些企业雇佣了350多万人,其中许多企业目前难以获得财政救助。
 
麦肯锡的龙谦信说,“我们的分析表明,由于缺乏与金融服务机构的关系,这些企业中约有75%不符合申请救助的资格。”
 
除此之外,许多人还面临着语言障碍。小企业管理局的网站没有诸如中文、越南语等亚洲语言选项,联邦政府的工资保障计划网站只有部分文件提供了少量亚裔语种的翻译。
 
疫情对处境原本就不利的亚裔产生了尤其深远的影响。在加州,高中及以下学历的亚裔劳动力中,有83%申请了失业救济,而同等学历的加州其他劳动力申请失业救济的比例为37%。邓道明说:“亚洲餐馆和越南美甲店为什么那么便宜,柬埔寨甜甜圈店为什么都是找亲戚帮工,因为能节省工资,这些劳动力在经济危机之前工资就很低,而且需要长时间工作,现在他们的储蓄已经耗尽了。”
 
即使能获得政府援助,这些资金也只够勉强维持。布赖恩·喜藤(Brian Kito)在洛杉矶的小东京经营着一家名为“风月堂”的日本和果子店,这家始建于1903年的店是整条街区历史最悠久的老铺,布赖恩是第三代传人。他说,“在很多情况下,我们这里许多小店仍然在亏损,但他们只是通过越来越努力地工作来缩小亏损,你知道,努力工作却仍然在赔钱,这太艰难了。”
 
 
模范少数族裔的名声掩盖了长期的劣势
 
对于亚裔就业的前景,加州大学的邓道明最担心的是:“未来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是,随着经济重新开放,这些就业差距是否会继续存在,甚至因美国反亚裔情绪的明显增加而导致进一步加剧。”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亚裔美国人似乎显得比一般人生活得更殷实——这使得他们有了“模范少数族裔”的名声。但这些数字掩盖了亚裔美国人长期存在的劣势。
 
独立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EPI)发现,在疫情之前亚裔失业率比白人更低,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较高的教育水平——57.2%的亚裔劳动力受过高等教育。但如果考虑到拥有学士以上学位的亚裔美国工人比同等教育水平的白人工人失业率更高,亚裔美国人的就业率实际上是低于白人劳动力的总体水平的。2010年,拥有学士学位的25岁及以上亚裔美国人中有6.8%处于失业状态,而同等学历的白人中这一比例为4.7%。
 
对于亚裔来说,更加令人不安的一点是,根据波士顿马萨诸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Boston)经济学教授马琳·金(Marlene Kim)在2012年所做的一项研究,在2008年的经济衰退期间,亚裔美国人的长期失业率、也就是失业至少27周(半年以上)的比例是所有群体中最高的,她预测现在这种情况还会再次发生,亚裔失业率不成比例的跃升只是一个预兆,预示着未来这个群体还将经历许多经济上的折磨。
 
受上一次经济衰退影响,所有种族群体中长期失业的工人比例都在稳步上升,但随着衰退的余波,亚裔与其他族裔的差距开始扩大:2007年,20.9%的失业亚裔美国人失业超过半年。这一比例在2009年升至35.5%,2010年升至48.7%。从2007年到2009年,亚裔美国人的长期失业率仅次于非裔美国人;到了2010年,亚裔在这方面超过了非裔美国人。值得注意的是,在每年的调查中,拥有学士或高等学位的亚裔美国人都比受过同等教育的白人更有可能失业。
 

深度 | 亚裔美国人的双重挑战

与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相比,受过高等教育的亚裔失业率较高,部分原因在于他们更有可能是移民——超过四分之三的亚裔美国工人是在外国出生的,而95%的白人工人则是在美国出生。语言和其他障碍可能会阻碍他们顺利找到新工作,比方说,出于雇佣移民方面的限制和文书工作方面的麻烦,雇主可能会偏爱本土出生的工人。
 
种族偏见也有助于解释失业率的这些差异。研究发现在企业高层存在歧视和玻璃天花板;换句话说,亚裔美国人被视为有技术能力的优秀员工,而不是领导,这可能会让受过高等教育的亚裔美国人更难找到高薪工作,也更难晋升到领导职位。
 
在邓道明看来,尽快为亚裔美国人提供急需的经济救济,制定联邦和州的政策和基金项目,帮助失业群体掌握新的工作技能,是确保美国经济强劲复苏的重要一环,但与此同时,许多家庭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挣扎下去。
 
对于像杰弗逊·李这样的移民家庭的孩子来说,未来仍有希望。
 
“你知道,我满怀希望。我是这里的年轻血液,所以我在这里努力让它运转起来。”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595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