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的电终于耗尽了。

作者: 华伟552

本文转载自:历史的荷尔蒙(ID:ermeng20180705)

范仲淹的电终于耗尽了。

1

 

历史很有意思,在时间上对称的两年,有时都会发生大事。

 

比如,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姬发联军进攻商朝,史称“牧野之战”,不用多说,这绝对是中国历史上影响力排前十的战争。

那公元1046年发生了什么事呢?

 

应该是一代猛男范仲淹,写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岳阳楼记》。

是的。范仲淹的人生高光时刻,不是他做了副宰相,主持了庆历新政;

 

也不是他在西北如战神般,御西夏于千里之外。

 

也不是他倡导教育,到处是他的学生。

 

这些,都比不上《岳阳楼记》的影响力。

更惊人的是,老范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并未去过岳阳楼。

 

仅凭一幅画,他就写出了非凡的景致

 

当然,他写的不止是景,而是借景发挥,表达自己的政治态度。

 

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你们别瞎BB,我是不会屈服的。”

 

真是波澜万丈。

2

 

透过时光之霾,我依稀看到了范仲淹的脸。很瘦,但是很精神,眼神像在燃烧。

 

一旁的书童问他,“您确定这就开始写了吗?”

 

范仲淹微微一笑(不是很倾城),“老夫虽然多年不见洞庭,心里却满是它的细浪。”

“再说,这里还有滕子京送来的洞庭湖画像,”范仲淹捋了捋胡须。

书童不再说话,开始磨墨。

范仲淹叹了口气,提笔,闭目沉吟片刻,开始笔走龙蛇——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

 

这就是后来中国的初中生,人人都会背诵的《岳阳楼记》。

 

我们一定要记住,他写这篇文章的地点——河南邓州。

 

虽然这个地方离首都汴梁并不远,算不上发配,但是范仲淹的心,很痛很痛。

 

一切缘于,范仲淹是个耿直老BOY。

他就像一个充满电的马达,轰鸣一生,奔跑一世,直到电量耗尽。

 

他必须奔跑,且从不后悔。

 

 

3

 

当范仲淹还是小范的时候,生活苦得几乎不能再苦了。

 

989年夏天出生在苏州政府大院,父亲是一个普通干部。

 

说起家世,范家也曾辉煌,其先祖是唐朝宰相范履冰。

 

范家本来世代住在陕西,后来因种种际遇,搬到江南。

 

范仲淹的父亲范墉,本是吴越王钱俶的手下,后来一起归降大宋,做了一个职位很低微的干部。他后来生病,很早就去世。

 

父亲离开时,范仲淹只有两岁。

 

为了生存,他的母亲谢氏,不得不改嫁给一个姓朱的人家,小范也改了一个特别难听的名字——朱说。

 

谁也没想到,朱说后来成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和文学家。

 

……

 

小范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直到22岁那年,母亲才告知一切。

 

范仲淹发奋图强,天天苦读,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知识分子的梦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在古代,这是稍有点理想的读书人的宿命。

 

自己的下一顿饭都不知道在那里,就在那里忧国忧民。

 

范仲淹将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推上了新的高度。

 

如果从时间上看,寄人篱下是他坚强的开始,而22岁是他的起跑线。

4

 

但凡有成就者,一定得有人赏识,否则没戏。

 

范仲淹的第一个伯乐,名叫晏殊,就是写“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那位太平宰相。

说起来这对师徒的性格,还真是格格不入。晏殊怕事,躲事。而范仲淹是属于那种举着砍刀往枪口冲的那种人。

 

天圣五年(1027年),范仲淹的妈妈离开了这个世界,38岁的范仲淹在商丘守灵。

 

当时的晏殊已经是南京留守(管卫戍和基建),知道商丘有这么个青年才俊,所以邀请他执掌应天书院。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晏殊虽为人师,却比范仲淹还小2岁。

 

真是岁月摧人老,时间不等人啊。

 

范仲淹果然不负期待,他亲自当班主任,与学生一起纵论天下大事,时常慷慨激昂,不能自己。

 

历代都有这样的导师,他们总觉得自己身负神圣的职责,被理想主义所激荡,在台上讲着讲着,都要痛哭流涕的。

 

在范老师的带动下,一大批年轻人脱颖而出。

 

范仲淹成了大宋的先进教育工作者,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当然,范仲淹的理想,绝不只是当一个老师。

 

刚站稳脚跟,他就开始向朝廷进言了。

 

很快,庙堂内外都开始风传范仲淹这个名字。

 

 

5

1028年,老范给朝廷写了一封信,长达10000多字,名叫《上执政书》。

在这封信中,他建议进行干部改革,对有关部门进行裁撤。

上来就摆出了一副与既得利益派死磕的姿态。

这封信引起了一个人的重视,那就是当朝宰相王曾。

这个人很善于考试,有着辉煌的过去——连中三元(乡试、省试、殿试皆第一)。

 

后来王曾也很有作为,两次拜相,可以说是范仲淹的第二个伯乐。

他跟晏殊一起,不停地说小范的好话,引起了宋仁宗的强烈兴趣。

当年冬天,仁宗召范仲淹入朝,决定重用他,但最初的职务并不高——秘阁校理,也就是皇家高级图书校对。

……

 

有人说,宋仁宗执政的1022-1063年,是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最好的40年,我是深表赞同的。

有兴趣的人,可以多看点有关他的资料,我看后是很叹服的。

 

尤其是对知识分子和言臣的态度,在历史上也是没谁了。

 

6

 

封赏范仲淹的第二年,19岁的仁宗打算依惯例,率百官给把持朝政的章献太后祝寿。

 

大家都认为这是理所应当,仁宗和太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

 

但范仲淹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认为这种祝寿的方式,混淆家礼与国礼,有损皇上威严。

仁宗想想也是,暂停了所有活动。

 

在有些人眼中,估计范仲淹是活腻味了,看他什么时候脑袋搬家。

 

老范还不满足,乘胜追击,上书太后,请求彻底还政给仁宗。

 

章献太后生气了,非常生气。

 

众所周知,晏殊是一个非常害怕棱角的干部,用现在的话说,他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看到自己举荐的人这么蹬鼻子上脸,他十分着急。

 

为了安慰伯乐,范仲淹给他写了封信,表示尽管伴君如伴虎,但他绝不能拍马屁,光讲好听的——这对国家和社稷都不好。

 

在信的最后,他还强调了一句,“即使我因此被杀,也在所不惜。”

 

一般人的软硬,是有时限的,或者是做给人看的。

但在范仲淹这里,是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锋芒。

他装不出来。

6

章献太后没有立即发飙,但范仲淹很知趣,主动要求离开首都为官。

 

次年,他就先后到河中府和陈州府当通判。

 

他的硬骨头本色,依然未改。

作为一个地方官,他一只眼睛看着辖地那点事儿,另一只眼睛仍然盯着朝廷。

 

皇宫要动土兴建太一宫、洪福院,范仲淹觉得“劳民伤财”,上书阻止。

 

奇怪的是,后来朝廷居然采纳了他的建议。

除此之外,他的兴趣很广泛,在干部任命、土地政策等方面,都有进言。堪称“策论小能手”。

 

看得出来,范仲淹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本来是赵家的事,他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

仁宗有这样的手下,心中窃喜。只是大权旁落,他一直忍气吞声。

 

1033年,章献太后终于驾崩,仁宗第一时间把范仲淹喊到汴梁,任命他为右司谏。

 

俗话说,人走茶凉,太后死后不久,很多大臣开始攻击她生前的过失。

这时范仲淹又站出来,说太后还是有功劳的。

 

公然扇了很多骑墙派、两面人的耳光。

 

整个朝廷,也只有他有这个资格。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670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