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学日本玩“政冷经热”,澳大利亚政客思维错误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澳大利亚是对中国经济依赖性最大的国家之一。能维持数十年经济繁荣,与中国经济发展有着极大的关系。中国经济的好坏直接对澳大利亚产生重要的影响。按理说中澳就算不能积极合作,也应当是和平相处。可澳大利亚政客却变本加厉追随美国,对中国充满了恶意。甚至豪言做好了付出巨大代价的准备。

 

中澳关系友好,明显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澳大利亚政客为何对中国的恶意这么浓?为何要不惜一切代价恶化与中国的关系?

 

一种情况是源自于先天性的优势感,实际上就是对中国的岐视。

 

澳大利亚虽然是一个移民国家,但“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思维却在政坛非常严重。最典型的就是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偷窃原住民婴儿案。虽然目前澳洲社会种族主义明显减弱,但其种族主义特别对中国的岐视却非常明显。

 

澳大利亚是发达国家,一直拥有很大的优势感。而突然之间遇到了崛起的中国,特别是在经济上还要依赖中国,中国发展得越好,政客们的危机感越严重。

 

而实际上,过去的优越感因为中国崛起而正在减弱消失。中国已经是世界性大国。澳大利亚在亚洲的地位明显在下降。不甘心自然就心生恶意。

 

中国对澳的各种投资快速增长,一方面推动澳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就担心严重影响到澳大利亚经济。

 

另一个原因就是,澳大利亚不论从经济实力还是从军事实力和政治影响力方面,在世界上都没有什么地位。

 

欧洲有欧盟统一体,欧盟的国家在对待中国方面显然更有底气。而与澳大利亚类似的加拿大,是美国的近邻,与美国利益更趋一致。自然也有底气。

 

亚洲的韩国,与澳大利亚也差不多。对中国经济依赖性也很大。但韩国与中国是近邻,尽管韩国也在承受美国的压力,但还是选择了与中国的合作。这是理性的。

 

而亚洲的日本,则是世界上与美国最特殊的国家,其政治外交受控于美国。尽管也想摆脱对美国的依赖或控制,但终归还是难以顶住美国的压力。

 

也正是由于中日经济关系密切,所以日本采取了对华关系的“政冷经热”的策略。

 

正是因为有中日关系这个先例,所以澳大利亚政客们想采取的就是这种策略。

 

中日关系是非常特殊的。这是历史的与现实的原因决定的。站在战略角度这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日本和澳大利亚与中国的经济关系都非常密切,但日本与澳大利亚显然有很大的不同。日本在华投资远多于澳大利亚,日本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也是中国非常需要借鉴和使用的。

 

澳大利亚则更需要中国购买其大量的资源,更需要中国的投资,这样才能维持澳大利亚的繁荣。而澳大利亚也经常在资源问题上卡中国的脖子,或者说经常哄抬物价。当中国有了选择的时候,澳大利亚就失去了优势,或者说就会受损严重。至少中日经济一损俱损的关系更明显。以目前的情况,中国经济对澳大利亚经济的影响力更大。

 

中国可以默认日本政府采取“政冷经热”的政策,却不会默视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却无来由对中国产生恶意。这是不能允许的,也是无法接受的。

 

第三个原因就是,澳大利亚自知实力过弱。澳经济上很富裕,但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太小,也只有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才敢发声。他也不敢得罪美国。如果美国不待见,澳大利亚就更没有国家会在意和理睬了。重要的是,傍上美国也好在南太平洋发声。澳大利亚还想当“南太平洋之王”。这一点又有点像印度。

 

总之,澳大利亚目前的对华恶意,源自于自身先天的优越感。想学日本与中国玩“政冷经热”的游戏。重要的是,澳大利亚依然还算是一个南太平洋上的小国,对美国也没有办法,必须扯着美国的大旗作虎皮。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723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