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海大鱼

钱?钱钱钱!

钱?钱钱钱!
文 / Happy精 & LUYI

本文转载自: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

货币,或者说钱,是地球上所有人从出生到死亡都要打交道的东西。自打人类从树上爬下来建立社会的那天,钱就存在于世了。回想一下,我们一生中的欢乐、悲伤与平淡,难道不都跟它有关吗?人类文明走过了数千年,然而直到近些年,人类才拥有了摆脱钱币束缚的能力,甚至还因此获得了一些额外的能力。

这种能力如同涟漪一般,还在此次新冠疫情中导演出意外的结果。我在荷兰生活了十几年,也到过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咱们就来聊聊欧洲主流群体怎样看待货币,以及这种货币文化如何影响了疫情的走向。

对「钱」的「痴迷」

在荷兰乌特勒支、阿姆斯特丹,德国法兰克福,奥地利维也纳,瑞士苏黎世以及比利时,法国等地都有像模像样的钱币博物馆,它们被称为Geldmuseum或Money Museum。

这些博物馆里陈列着从古至今世界各地的钱币,它们记录着人类文明的进程与悲欢离合的故事。比如,在古印度,人们给新生儿钱币;在古代日本,人们给新婚夫妇钱币;在古希腊,人们给逝者的双眼上放上钱币……

钱?钱钱钱!

位于法兰克福的货币博物馆

© eugeniusro / Shutterstock

欧洲不光有只能看不能拿的钱币博物馆,还有售卖各国古代钱币的店铺和摊位在荷兰、比利时、法国、葡萄牙等多个国家,我都在闹市区见到过这些商家。最搞笑的一次要数阿姆斯特丹

那次我在阿姆斯特丹核心地带的滑铁卢广场开放市场里见到一个巨大的钱币摊位。这摊子里有些中国钱币,大多是各种朝代的铜币,上面刻着万历通宝,嘉靖通宝,大观通宝之类的文字。我仔细一看,上面刻的都是简体字……

趣事讲完,说说欧洲真实的日常生活。在欧洲这么多年,我可说是每天都离不开和现金打交道。欧洲人对实体钱币有一种执着与迷恋,这一点是深植于老欧洲的文化血脉之中的。

钱?钱钱钱!

市集上的现金交易

© elmar gubisch / Shutterstock

即便在荷兰这个号称世界上最自由,最开放,最易接受与合法化新鲜事物、争议事物(同性婚姻合法,软毒品大麻与硬毒品致幻蘑菇合法,红灯区合法,赌场合法,安乐死合法)的国家,移动支付也是裹步不前,现金交易依然是主流。在荷兰的商店、超市、露天摊位、餐馆、酒吧、咖啡厅,甚至奢侈品店,实体钱币依然是主角

荷兰尚且如此,其他欧洲国家就更不用说了。总体来说,欧洲人在文化上与生活方式上趋于保守,在和切身生活与利益息息相关的事物上更是慎之又慎,持天生怀疑态度。

举个例子,欧洲很多老牌中餐馆在百多年前登陆欧洲时做的什么菜品,现在还是什么菜品。你一变,老顾客就骂娘!这就是为何诸如火腩、炸火肉这些在中国已很难看到的菜品在欧洲很多中餐馆依然司空见惯。

钱?钱钱钱!

在露天咖啡馆,现金支付也很常见

© Marina Andrejchenko / Shutterstock

这也是为何欧洲的移动支付一直不能很好发展的文化原因。当然了,欧洲人一直尊重实体货币还有其他更深层的原因,篇幅所限,就不展开赘述。

重新看待「钱」

总的来说,现金是欧洲货物流通市场中更为常见的支付载体,欧洲人对于实体货币的使用需求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而在货币的流通之中,一些必然会产生的风险也自然而然地被人们忽视掉。直到新冠来袭,这些风险才又一次走进人们的视线。

实际上我们对于纸币“脏”的顾虑不是近来才有。事实上,纸币也比我们原本的想象更“脏”:瑞士研究人员早在2008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便发现,流感病毒可以在瑞士法郎钞票上存活数日。在有粘液的情况下,甚至可以存活长达17天。

还有一项卫生检测表明,每张钞票上带有病原微生物26000-69000多个,最多者可达30余万个;即使一枚硬币上的病原微生物也有3-4万个。并且流通机会较多的十元票比百元大钞平均带菌数高出数倍。

钞票上病原微生物的种类也是五花八门,如沙门氏菌、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链球菌、绿脓杆菌、伤寒杆菌、肝炎病毒、结核杆菌、流感病毒、沙眼衣原体、痢疾杆菌等等,在小额的纸币上,20%带有痢疾杆菌,63%带有大肠杆菌。

钱?钱钱钱!

© Nick Pampoukidis / Unsplash

同时,在使用现金频率最高的场所银行ATM机、超市自助收银台等地,考虑到现金的流通都是在人们最可能频繁接触到的玻璃表面,且它们不会被经常清洁,人们在接触这些表面的同时就存在了接触病毒的风险,而纸币作为这巨大风险中接触最多的媒介,理所当然地具有传播病毒的可能。

对此,WHO(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曾在日前呼吁,由于纸币流动性极高,其表面有携带细菌和病毒的可能性,故建议在使用后洗手,并避免触碰自己的脸,降低传播风险。

多国央行也曾因为纸币有传播病毒的风险,早就对这些“风险较高”的纸币实施了隔离和高温消毒,在新冠病毒大规模爆发之前,中国就曾对纸币进行消毒处理,而据韩国央行官员日前透露,从地方银行送到央行的纸币均需“隔离”两周才能继续流通,一些纸币甚至会被直接销毁。由此可见,纸币的传播对于新冠病毒的影响或早已被担忧。

钱?钱钱钱!

对于实体钱币在一定程度上传播新冠病毒的说法,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也显示了最新的研究:在室温20摄氏度(68华氏度)的温度下,新冠病毒可以在钞票、自动取款机等光滑的表面存活28天,这远远超出普通流行性病毒的存活时常。研究人员指出,新冠病毒在玻璃和纸币上传染的持久性是非常重要的发现。

近日,欧洲多国疫情的单日确诊数每天都以突破原有记录的节奏疯狂上涨,法国政府也宣布,从本周六开始,全国将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这样爆发式流行的病毒除了通过气溶胶和飞沫传染,想必与最新结论显示的病毒在钞票上的持续停留不无关系。这也使得众多国家纷纷推广线上支付,推进移动支付业务发展。

钱?钱钱钱!

早在今年四月,欧盟执委会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便在推特呼吁人们使用移动支付,他说到“现在正是放弃铜板改用无现金支付的好时机,这有助于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瑞典,越来越多的公司和超过65岁的年长者开始使用Swish移动支付软件进行线上支付。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提倡企业和个人减少去往金融机构等场所的频率,多使用数字金融和电子支付。在日本,许多坚持使用现金者亦表示在这紧要关头,希望减少与店员的接触,更多地使用二维码或刷卡式移动支付。

钱?钱钱钱!

「钱」的新趋势

而作为“移动支付时代”当之无愧的主角,中国的移动支付行业是开创了世界先河的弄潮儿。

这种中国人已经习以为常的支付方式在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在疫情期间做出了自己的独特贡献

钱?钱钱钱!

和欧洲等发达国家、地区仍然大规模使用纸币不同,早就习惯了移动支付的中国民众只需要在手机上动动手指,就可以和店家完成无接触支付

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移动支付工具,这一次大放异彩,既绕开了可能成为病毒传播渠道的纸币,又防止了付款时可能出现的大规模聚集。而它们多达10多亿的用户量,也保证了移动支付在特殊时期能让大多数人享受到它的优势。

移动支付的卫生和便利,自然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肯定。疫情期间,商务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的《零售、餐饮企业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期间经营服务防控指南》中,就提倡刷卡支付、各种移动支付方式结算。

而央行,也在疫情期间消杀现金的同时,推荐使用移动支付,将线上支付并列为重要的支付手段。

与民生运输息息相关的中石油,则在疫情期间在6000座加油站建设了无接触加油系统,助力防疫。

不夸张地说,中国能最终先于世界各国压制疫情,移动支付的普及也是有贡献的。

钱?钱钱钱!

而像支付宝这样的移动支付工具,对于中国人来说也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支付手段,更逐渐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2008年,支付宝和上海电力联合推动了首笔网上缴电费业务,由此开启了网上办事的元年。后来,这款app上承载的民生功能越来越多,不仅包揽了水电煤缴费,还实现了线上挂号、线上购买车票、交通违章处理等等功能。

小小的改进不断累积,在平日为用户们带来便捷,在特殊时期则成为了安全卫生的代名词。

这项中国发明,也得到了全世界的共同学习。

比如东南亚、欧洲等的移动支付比例也水涨船高。就算是一贯认定“现金为王”的日本,使用移动支付的人也越来越多,以至于有专家认为2020年会成为日本的“移动支付元年”。

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回看国内移动支付初次诞生的年代,恐怕谁都想不到,这种那时人们甚至未曾想象过的支付方式,会在一场流行疾病中体现出如此关键的价值。

在这个全球化的年代,移动支付也早已不限于其“平台”的本质,而更像是一枚文明的信标,推动整个人类社会进入一个更便捷、更安全、更可行的世界。

END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723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