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作者:补刀客

本文转载自:补壹刀(ID:buyidao2016)

执笔/李小飞刀&花痴刀

“这次香港的事件当中,日本和韩国的媒体区别非常大,我看到的日本人是正经做新闻报道的,而韩国人更像是来闹事的”。

香港一位中学的校长如是告诉刀哥。

“日本媒体来了之后,会进到校园里采访,比如做‘通识教育课到底有没有对学生政治意识产生影响’这个选题,他们既会采访学生,也会采访老师、校长,之后的报道也比较平实客观”。

“而韩国媒体来了之后,根本不进校园,而是在校外架起摄像机,专门采访闹事的学生,之后拍成的纪录片歪曲事实,一味鼓动暴徒”。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有个在我们学校外面拍纪录片的韩国人,我不认识他,有老师告诉我,他叫金义圣”。

《釜山行》里的小丑

这位校长提及的金义圣,是韩国MBC电视台招牌时政栏目《Straight》的主持人。这个节目在风波期间可谓是上蹿下跳,不断“高度评价”暴徒“为自由、为民主奋力抗争的样子,很令人感动”,却对暴徒袭警、破坏公共设施等暴力行为只字不提,反而污蔑港警用枪对准所谓“无辜群众”、“暴力镇压和平示威者”。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这个金义圣,更为中国人所熟知的角色是演员,他在电影《釜山行》中塑造了一个贪生怕死、陷他人于不利害人害己的小丑形象。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在现实中,他也不遑多让。风波期间,他带了一支摄影队,加入暴徒队伍,给他们加油打气,他参与了英国领事馆门前的示威,采访了多名反对派议员、大学生以及自称是“元朗事件”的被害者的人,给他们“控诉”警方“暴力”提供舆论出口。在街头全副武装的“黑衣人”身边,金义圣对着镜头说,这场面“令他感动”。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暴徒制造所谓警方打瞎“暴眼女”事件后,金义圣在社交媒体上传辱警手势照片。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他还叫上同事一起摆拍

9月9日,金义圣在社交媒体上转载“港警暴力镇压示威群众”以及“中国明星力挺港警”的视频,导致原本在韩国形象良好的刘亦菲(宋承宪的前女友),也跟着遭到一些非议。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12月16日,MBC电视台宣布,由于合同约满,从下周起金义圣不再担任《Straight》栏目的主持人,改由该台资深记者担任主持人。

带节奏的韩国媒体

风波一开始,MBC电视台对香港的报道并不如此。早在6月17日,MBC电视台工会发表声明、抨击MBC“对香港问题三缄其口”。难道是“已沦落到要看中国脸色行事的地步了吗?”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的确,几乎所有主流韩媒都集中报道了香港风波,而作为韩国半国营电视台、三大无线电视台之一的MBC,在风波最初几天确实没有跟进报道。说起MBC电视台,这是一家对美国很“硬气”的罕见媒体。2008年,该台时政栏目《PD手册》独家揭露的“从美国进口牛肉,我们离疯牛病有多远?”的专题报道。节目一经播出舆论哗然,进而在韩国社会引发大规模“反对进口美国牛肉”甚至“反美”群众游行。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当时是李明博执政时期,MBC电视台高层自然也是亲政府人士。结果,《PD手册》栏目组的下场是:从制片人到导演共3人,全部停职处分。这直接引发MBC电视台众多记者、制片人和主播罢工数个月,进而无数人被相继解雇或发配至后勤部门。直到2017年初文在寅政府上台,先前被解雇或“冷藏”的制片人、记者和主播陆续回归。

这样的一家对美国也很硬气的媒体,在被指“看中国脸色行事”后,接下来的涉港报道可谓“画风陡变”。

在香港问题上,屁股坐歪的可不止MBC一家。“为美西方媒体报道论调马首是瞻”,这是多数韩国媒体报道国际时政新闻时,普遍表现出的报道取向和态度,即使在经贸方面严重倚赖的中国相关报道时,韩媒也毫不含糊、保持与西方媒体论调高度一致,比如在华为问题、香港风波等报道上,几乎是“美西方媒体怎么说,韩媒就怎么照抄”。

但韩国媒体,尤其是左派媒体在此次风波当中的表现,又有其特殊的小九九,正如金义圣在节目中所说,“2020年韩国将迎来‘光州民主化运动’40周年,而韩国曾历经1987年6月抗争、2016年‘烛光运动’等民主运动,希望韩国的经验给香港民众带去希望与借鉴。”

也就是说,韩国极端左派准备为 “光州事件”40年“献礼”,向外地输出他们脑子里的“革命经验”。

除了MBC电视台,其实《京乡新闻》、《韩民族日报》等左派媒体以往在涉华、涉朝报道方面,都相对友好和客观。但涉及香港就不同了,这或许与“韩国多数左派政党或左派人士均出身于学生运动或民主运动”有关,他们骨子里就天然带有“抗争到底”的基因。

而在西方媒体不断断章取义和片面报道影响下,香港示威活动已然被美化为“神圣民主运动”,韩国的左派媒体自然倾向于同情示威,不管该示威诉求是不是合理,过程是不是充满暴力。

而对于一直努力寻找国际同盟军的暴徒们来说,韩国这个美国的铁杆盟友自然是他们巴不得能贴得上的对象,他们也特别注意吸引韩国人关注,不仅在示威现场播放“光州实践”主题曲“为伊人的行进曲”,继而不断给韩国戴高帽称:“十分赞赏韩国群众通过民主运动推翻军事政权,2016年更是用‘烛光集会’实现了政权更迭”。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今年8月底,《韩民族日报》旗下的时事周刊《韩民族21》专访黄之锋,后者也毫不掩饰对韩国“烛光集会”的赞赏之情。整篇专访报道用大部分篇幅介绍了黄之锋的“港独”观点和主张,其中少不了各种抹黑言论。

或许出于权衡,《韩民族21》周刊记者直问黄之锋“坊间盛传你与美国政府暗中联手并获得对方大力支持,这是否属实?”而黄之锋的回答是:“这是假新闻,不要被这类假新闻骗了”。等于,《韩民族21》周刊的整篇文章,最后还是起到了为黄之锋“洗白”的言论效果。

黄之锋们的跪舔似乎让这些媒体十分受用。有人注意到,几个月来,暴徒队伍里经常有一些表面上用英语交流,私下里却用韩语沟通的人,这些混入队伍的人一部分是在港的韩国留学生,而另一部分就是韩国记者。

这些记者明面上以采访报道为幌子,背地里却进行着秘密拍摄,掌握了大量一手现场信息。通过互联网论坛、电报群、人力渠道等方式,打探、整理、汇总香港暴力示威游行的情况。

在这些记者传回国的画面中,从无暴徒对普通市民及警察的攻击,专挑港警正常执法的画面,渲染警察使用催泪弹,散播“有大量市民’被自杀’”的荒谬谣言,吹嘘“五大诉求”,攻击“一国两制”。

《京乡新闻》驻京特派员在8月份的一篇报道中,更是直接指着我们中国媒体的鼻子说:“我在现场没有接触到暴徒,请你们慎重使用‘暴徒’二字。”

韩国公营电视台KBS专门做了一期节目,称呼一个蒙着面、声音经过处理的来路不明的人是“港警”,这个“港警”在节目中大谈他调查了多少警方伤人和强奸市民的案件,仅强奸就“至少有两起”。节目在香港引起极其恶劣的效果,香港警署被迫出来回应这一极端荒谬的谣言,称警方从来不会让一个警员同时负责这么多起调查,这个来路不明人的指控是恶意中伤。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除了媒体之外,一些韩国极端人士也不甘寂寞,风波中第一个被警方逮捕的外籍示威人士就是韩国人。

韩国驻港机构也没闲着,风波开始后,驻香港总领馆为韩籍人员准备了一份“行动指南”,教授参与暴力游行示威的韩国人如何应对香港警方,提示做好规避打击的措施,并指出如一旦发生示威人员遭到港警逮捕的情况,韩驻港领馆会强烈要求公开处理,并要求将警方视线引向韩籍人员属“单纯观看”的角度,防止被归为示威者。

世界的“传教士”

各国采用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国内不同人群秉持什么样的价值观,这是“家里事”,为什么韩国人这么热衷于外传呢?

一位熟悉半岛事务的老师反问刀哥,世界上信仰基督教的国家这么多,你又见过哪个国家的基督徒像韩国一样激进,脑子瓦特了要跑到阿富汗去传教?

韩国如此热衷于向外传播价值观,本质上跟其激烈极端的国民性有关。此外,“光州事件”与民主化运动在韩国被当做是成功经验,韩国人倾向于把其他国家的示威活动都拿来跟“光州事件”比对。

再加上,香港与韩国两地的文化联系一直比较紧密,上世纪80年代时,香港电影在韩国影响很大,近几年来,反映“光州事件”的韩国电影同样在香港影响不小,暴徒们要找国际盟友,韩国是个理想对象,与韩国相比,他们与日本就没什么情感共鸣。

刀哥想劝劝这些热心的“传教士”们,韩国想为世界作贡献,目前看主要是管好自己。“光州事件”真不是什么左右人类命运的大事,它的影响力跨不出韩国国境线。

没有人不认为那些深入贫困战乱地区提供无私援助的人伟大,同样,没有人会认为到阿富汗传播基督教是件什么“伟迹”,他们除了添乱,什么也做不了,除了感动他们自己,谁也不能感动。

别人只会一笑:这群傻子。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78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