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真功夫硬怼李小龙女儿:不换标,不和解!

本文转载自:21财闻汇(ID:jiayou21cbh)

以下文章来源于21世纪商业评论 ,作者:李惠琳

因为一个用了15年的商标,真功夫摊上了大事。

12月25日,“李小龙有限责任公司”(Bruce Lee Enterprises, LLC)以使用酷似李小龙形象图标为由,将真功夫餐饮诉至上海二中院。

李小龙公司法人代表为李小龙女儿李香凝,其要求真功夫立即停止使用李小龙形象,赔偿其经济损失2.1亿元。

26日上午,真功夫官方回应称,其系列商标由公司申请、国家商标局严格审查后授权,多年前曾引发侵权争议,一直未有被判定侵权或者撤销的行政或司法结论,就此次被诉,真功夫正准备应诉。

真功夫硬怼李小龙女儿:不换标,不和解!

本案已由法院立案,尚未开庭审理。

26日,《21CBR》记者就商标权纠纷一事询问真功夫方面,真功夫以书面回复称:将积极应诉,没有更换真功夫品牌商标的计划,也不会寻求庭外和解,这个索赔额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10年纠纷

李香凝与真功夫的“恩怨”已持续近10年。

真功夫于1990年在东莞创立,最初名为“168蒸品快餐店”,后更名为“双种子”,2004年,由知名策划人叶茂中营销策划,开始启用形似李小龙的形象,并配合“真功夫”品牌名称,组成了商标注册使用,此后快速发展。

据真功夫董事长兼总裁潘宇海公开透露,2018年营收已跨过50亿元大关,“突破百亿仍旧要走三四年”。如今,公司拥有600多家直营门店,遍布57个城市。

记者查询国家商标局网站,发现真功夫公司在2005年、2006年和2012年已多次将本案诉争的形象注册成商标。

从商标纠纷来看,当时真功夫并未购买李小龙的形象版权,由此埋下隐患。

真功夫硬怼李小龙女儿:不换标,不和解!李小龙女儿李香凝

在中国、美国等多数国家和地区,李小龙的形象、姓名等商标专利均专属于李小龙企业、基金会和李香凝母女。2010年,李香凝便以真功夫商标涉嫌“侵犯李小龙肖像权”等为由,向国家商标总局提出过异议。

“最终真功夫申报的多数商标得以通过审核、获得注册,故我们说,真功夫系列商标是经国家商标总局严格审查后授权,合法使用的。真功夫官方回应《21CBR》称。

2016年,真功夫更新品牌标志,相较之前图标,面部更为模糊,左右手的动作进行对换,主体图案仍为一个“展示中国功夫的男性”形象,发型和格斗动作依然形似李小龙的经典形象。

除品牌logo外,真功夫还将该形象广泛应用于门店内部装潢以及餐具、宣传册、纸巾、餐盘垫纸、饮料杯、塑料袋、包装盒等服务用具上。

不过,真功夫向《21CBR》提供的回复,特别强调“真功夫2016年的品牌升级与所谓的涉嫌商标侵权无关。”

各执一词

单从logo的男性形象看,真功夫确有可能参照李小龙在电影中的经典形象,至少,部分消费者认知中,真功夫商标图案中的“功夫人”就是李小龙。

就真功夫而言,此案的关键在于,商标是否真的构成侵权?一旦李香凝赢得官司,现有品牌标志是否无法再用,以及需支付怎样的经济代价?

广州的张栩律师告诉《21CBR》记者,认定真功夫是否构成侵权,关键在于真功夫的商标形象来源。

“如果李香凝能证明真功夫的商标来源是李小龙的照片,而法院也认为采用了李小龙的形象,那么就会构成侵权。”

他表示,如果普通人都认为那就是李小龙,构成侵权的可能性就非常大,除非真功夫能证明其商标另有出处,只是另外一人与李小龙的形象酷似而已。

真功夫硬怼李小龙女儿:不换标,不和解!

就目前网络流传的对照图,真功夫回复《21CBR》称,“这张图表是美国加州的Bruce Lee Enterprises, LLC公司诉讼材料中的核心内容之一,我们将向法庭阐述我们的答辩意见,出于保密和尊重审判独立的需要,请恕暂不便透露。”

一旦法院认定真功夫公司使用的就是李小龙形象,会如何呢?

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认为,根据现行法律和司法政策,即便如此,只要真功夫公司抗辩说自己使用的是注册商标,法院可能也只支持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会要求停止使用商标。

张栩表示,如果确定侵权,李香凝可以要求真功夫停止侵权,但也有可能双方达成和解,真功夫赔偿之后付费继续使用,至于赔偿金额,则可能参照对方获利的金额计算。

因此,真功夫仍然可以保留商标,只是要付出经济代价。

目前,李小龙公司提出2.1亿元的索赔额,据代理律师叶芳向解释,该索赔额的测算,主要参照同类功夫巨星成龙的商业价值确定。

李小龙公司曾咨询成龙国际集团得知,2019年成龙代言的市场报价为一年3000万元,真功夫由2004年开始侵权,李小龙公司最后折中取值,确定一年1400万元为赔偿依据,真功夫侵权15年,最后共计索赔2.1亿。

对此,真功夫称,“这个索赔额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真功夫同时向《21CBR》指出,真功夫门店遍布全国,这次被诉的却只有上海真功夫、广州真功夫、广州市真功夫三家。

“广州市真功夫是真功夫商标的所有权人,广州真功夫、上海真功夫只是真功夫商标的个别被授权人,所获得的仅是普通授权,为何原告只是选择以上海真功夫这一个普通授权使用人为被告、在上海起诉?三家被告公司作为共同被告的合法性、合理性、必要性足够吗?我们提请上海相关法院严格审查原告起诉的合法性和三家真功夫公司作为共同被告的适当性。”真功夫称。

无论结果如何,这次沸沸扬扬的商标侵权风波,对已历经创始人家族内争风波的真功夫来说,可能造成一定冲击。

真功夫硬怼李小龙女儿:不换标,不和解!

真功夫的“小三、内斗”

1994年,开五金店失败的蔡达标与潘敏峰夫妇,出资4万元加入到小舅子潘宇海的餐厅,潘宇海占股50%,蔡达标夫妇各占股25%。

但彼时,蔡达标夫妇没有联合署名,而是署的蔡达标。对半股份、家族经营、夫妻共持。这也为后面发生的一切埋下祸根。

夫妻两加盟之后,凭借蔡达标对市场的敏锐,及其对原料、加工、作业、设备、烹饪、出品等环节进行标准化运作,餐厅也经营的越来越好。

1997年,蔡达标三人决定将快餐从东莞转移至广州。不过,昂贵的租金与低下的单店盈利能力、管理层对“双种子”的核心价值认识不清,不符合城市人的消费心理等原因,此次企业升级并不顺利。

到了2004年,“双种子”改名为“真功夫”,“一份主菜+一个配菜+一碗饭+一杯饮料”的模式被固定,还用上了疑似李小龙的形象来作为真功夫的招牌。

同时,真功夫曾先后与《功夫》、《霍元甲》电影合作,借助这两股“功夫”热,真功夫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但是,随着企业越做越大,蔡达标、潘敏峰、潘宇海之间的矛盾开始显现。

企业不断扩大,权利和欲望也被无限放大。而此时,亲情似乎“一文不值”。

2006年9月,蔡达标夫妇以感情破裂为由,双方协议离婚。为换取子女的抚养权, 妻子潘敏峰将自己在真功夫25%的股权让渡给了蔡达标 。自此,蔡达标获得与潘宇海对等的股权比例。

2007年开始,蔡达标在企业内部开始实施 “去家族化”改革,推行标准化管理,并从肯德基、麦当劳等引进一批空降高管。

2007年10月,真功夫引进两家风投“今日资本”和“中山联动”各1.5亿元,各占3%的股份,蔡和潘的股权就同时被稀释到了47%。

通过当年制定的《中外合资真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章程》(下称《章程》),连同合并的双种子,五方出资占比分别为:蔡达标与潘宇海各37.61%、今日资本与中山联动各4.5%,双种子15.78%。同时,蔡达标、潘宇海在双种子各占股50%,后经调整,最终股权分配为蔡达标、潘宇海各占47%,今日资本、中山联动各占3%。

按《章程》规定,真功夫董事会由出资五方构成,所以在双种子便空出一名董事名额,蔡达标将此名额给了潘敏峰。同时,任命潘宇海之妻窦效嫘为公司监事。

2009年3月,蔡达标的“小三”突然宣布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和蔡达标11年的相处,并生有一子现年9岁。随即潘敏峰起诉蔡达标重婚,并欲索回25%的股权。

8月,潘宇海以大股东身份委派哥哥潘国良出任真功夫副总经理,但因“未经董事会认可,个别董事私自委任”之由被蔡达标拒绝。

此时,蔡达标、潘敏峰、潘宇海之间已经“撕破脸”,公开“内斗”。

根据真功夫前财务总监洪人刚当年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所述,在现代企业制度下,蔡达标与潘宇海的权利开始不平衡。当时潘宇海“由此产生强烈的失落感”,在经营决策上如“局外人”一般。巨大的心理落差之下,“几乎所有需要通过董事会决议的事情,都会被潘宇海反对”,“公司其实根本就无法运转”

洪人刚表示,由于在核心决策层内,潘宇海、潘敏峰为董事,窦效嫘为监事,董事会因此沦为“吵架会” 。“总是吵着吵着就把家里的旧账都翻出来,董事会又变回了过去的家庭会议。”

没有赢家2009年7月,潘宇海将真功夫告上法庭,指公司内部财务混乱,请求法院查封该公司2007年以来的财务报告、账册以及会计凭证。

2010年2月,广州市天河法院作出判决,判定真功夫拒绝大股东查账属于违法,要求真功夫将财务报告、财务账册、会计凭证、银行对账单提供给潘宇海委托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账目审计。

2011年3月17日下午,真功夫公司位于广州的公司总部和位于东莞市长安镇的后勤总部同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和东莞市公安局方面搜查,涉案金额为3363万元。

除了蔡达标,同时被捕的还有蔡达标的弟弟、东莞思远公司老板蔡亮标,蔡达标的妹夫、东莞科普达厨具公司老板李跃义,真功夫公司财务副总裁洪人刚,真功夫总裁助理兼法务总监丁伟琴等人。

晚间,广东省公安厅网站发布公告称:广州市公安局对广州市真功夫餐饮连锁有限公司个别高管人员涉嫌经济犯罪展开调查,已在广州、东莞两地与该公司部分管理人员接触并核实情况。

检方对蔡达标共有6项指控,在2009年至2010年,蔡达标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指使洪人刚、丁伟琴等人,通过虚构与李跃义及蔡亮标所有公司的交易合同和工程支出等方式,侵占、挪用真功夫公司资金共计3068万元,以及涉嫌将赢天公司的注册资本1500万元抽逃后再次注资。

2013年12月9日,潘宇海代表被羁押的蔡达标投票,在公司临时董事会决议中当选为董事长。12月12日,蔡达标因“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蔡达标当庭提出上诉。2014年6月,二审维持原判。

真功夫从此进入“潘宇海时代”。但真功夫的斗争还没结束。

2015年6月18日,真功夫在北京召开未来战略发布会,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潘宇海首度公开亮相,力推“中式快餐孵化器”创业平台。

7月1日,身陷囹圄的真功夫前董事长兼总裁蔡达标委托胞妹蔡春红发布声明:

作为真功夫第一大股东,自2011年刑事案件公开至今,一直“被潘宇海及其关联人士非法排除在公司管理事物之外且完全剥夺了股东知情权”,且其“合法委派的董事、董事长被拒绝认可且始终不能行使职权”,因此,“自2011年3月以来,真功夫召开的全部董事会以及董事会做出的决议,包括法人及章程变更,均为非法、无效”。

针对蔡达标的隔空喊话,真功夫官方回应:“董事会是最高权力机构,董事会过半数即可决定生产经营方面的所有重大事项”。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资本邦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79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半睡狮
    半睡狮 2019年12月27日 下午10:55

    有人家先人形象挣钱,还“不换标、不和解”,什么东西!要钱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