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出席中日韩会议前,安倍还派人去了趟印度

本文转载自:凤凰网国际智库(ID:ifengtank)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陈言

今年中日韩合作迎来了第20个周年。12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韩国总统文在寅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四川成都共同出席了纪念活动。

成都会议的成果,有两点笔者特别注目:一个在于维持多边贸易体制依旧是中日韩三国的共同需求;再一个是成都会议助日韩从战后最为恶劣的两国关系中走了出来。

出席中日韩会议前,安倍还派人去了趟印度

三国是推动多边贸易的主力

和20年前相比,中日韩的经济规模发生了巨大变化,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中日韩三国各自的诉求也大不相同。

20年前日本主张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时候,日本一个国家的经济规模(4.5万亿美元)是中国(1万亿美元)的4.5倍,更是韩国(0.5万亿美元)的9倍。尤其日本当时有极为先进的汽车生产技术,有构筑国际贸易体系的强大能力。日本提议进行中日韩FTA谈判,希望借助成立中日韩FTA,来维持日本在产品制造、国际贸易体系上的优势地位。

出席中日韩会议前,安倍还派人去了趟印度

数字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开发表的年报(单位亿美元)(制图/陈言)

但是在过去的20年里,日本几乎只是维持了其不到5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而中国一下子增长了12倍(2018年为13.3万亿美元),韩国也早就走出了1998年以后的金融危机,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经济规模增长了3.4倍左右,达到了1.7万亿美元。此时的日本已经不再是中日韩FTA的积极提倡者,没有了20年前的热情。

但是,日本依然是主张维持自由贸易的国家。2012年以后,东盟十国开始探讨建设包括中日韩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日本媒体认为,日本出于牵制中国的目的,主张让印度、澳大利亚及新西兰进入这个关系中。日本媒体还认为,印度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经济发展十分落后,印度的加入更能够在贸易谈判上成为制约中国的主要因素。

果真,在2019年年底的东盟峰会上,印度因和中国有着较大的贸易逆差,表示不会加入RCEP。日本在得知相关消息后,迅即由经产省副大臣牧原秀树出面,表示印度不签署的话,日本也不能加入。

出席中日韩会议前,安倍还派人去了趟印度

当地时间11月4日下午,第14届东亚峰会在泰国曼谷举行。(图/新华社)

不过,日本并未在RCEP上正式表态不参加,12月15日,本来有安倍与印度总理莫迪直接见面谈RCEP的机会,但因为印度内乱,安倍访印未能成行。日本在RCEP上的态度如何,现在是世界各国注目的焦点之一。

12月24日,在成都参加完中日韩合作20周年的纪念活动后,安倍对日本记者说,“我在会议上谈了我们的目标是16个国家尽快签字。”表示日本依然愿意留在RCEP中,并愿意继续劝说印度参加。

笔者于24日的前几天在日本进行了一周时间的采访。据日本相关官员透露,在中日韩三国首脑会议前,日本派出了经产大臣梶山弘志去印度,说服印度回心转意,重新加入到RCEP中。日本方面对印度说,如果是因为和中国的产业竞争印度处于弱势地位,日本愿意在员工培训、制造能力的提升方面,向印度提供援助。这个建议同样没有被印度所接纳,但劝说印度加入RCEP,日本应是有真意的。

日韩关系走出低谷对东亚来说是好事

24日前在日本采访一周,与学者、记者、官员、企业家做了较为广泛的交流。不论遇到哪方面的人,谈到韩国对方便立即义愤填膺,语调高出几分,就算没有对韩国破口大骂,也绝对不能容忍韩国对日本的挑战。书店里厌韩的书籍汗牛充栋,尤其是借用韩国人的名字,或者韩国的亲日派的反韩、厌韩书籍,永远堆放在最为显眼的地方。

从未见过日本如此厌韩,也特别希望两国首脑能冷静下来,让关系走出最低谷。

12月24日,安倍晋三首相与文在寅总统预定了15分钟的会谈时间。在过去的1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两国首脑虽然在不少场合有过偶遇的机会,但一直没有坐下来进行会谈的时间。这天15分钟的会谈很快拉长到了45分钟。

出席中日韩会议前,安倍还派人去了趟印度

文在寅与安倍晋三在中国成都香格里拉酒店举行了45分钟会谈(图/法新社)

“日韩两国互为重要的邻国同士,包括朝鲜问题在内的安全保障问题,对日韩、日美韩的连带来说是极为重要的问题。”见到文在寅后,安倍第一句话便说出了日韩之间的核心问题。和日本坊间、官员、学者、舆论极为严重的厌韩情绪划出了一条界限。

在日本人、日本政府看来,日本对朝鲜半岛长达36年的殖民统治,在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时候,所有历史问题便通过一纸文书彻底解决。这是对国际法的尊重,是必须执行的。

但对韩国来说,国内局势的震荡,让殖民地统治问题悬而未决。日韩两国的关系不能从当时的韩国政治家与日本的一纸协议得到解决。日本政府在道义上有着向韩国民众解释相关法律的义务。在历史背景极为复杂的情况下,日本应该向韩国支付一定的费用,这是韩国民众出自自身感觉得出的结论,是无法用一纸国家间的协议彻底解决的。

殖民地统治等问题,需要有一个较长的历史时间去甄别事实,去真心寻求解决途径。在太多的韩国民众看来,这方面日本国家、舆论做得很不够。于是出现了长期影响日韩关系的慰安妇、征用工等历史问题。

日本在解决历史方面无策的情况下,希望通过经济打压的方式压迫韩国屈服。禁止向韩国出口半导体方面的重要原料,将韩国从贸易最惠国“白名单”中踢了出去。

韩国只能在历史、经济之外的地方被迫反击,破除了日韩之间的军事信息交换协定。结果这个决定触动了美国在东亚的利益,美国不同意韩国的做法,命令韩国必须回到韩日、韩美日军事交流机制中来。韩国的废约决定更加加深了韩国自己的困难。韩国旅行者不再去日本观光,国内厌日情绪同样严重。

对于45分钟的“超长”会谈结果,笔者认为最大的成就在于没有让日韩关系继续恶劣下去。日韩都是中国的近邻,三国关系稳定,东亚发展就快。

日韩关系出现的转机在本次成都会议上得以实现,对东亚来说是件好事。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陈言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82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