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作者: 血钻故事编辑部
本文转载自: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

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

就是自己去创造未来。

——林肯

整个十月,从月初特朗普意外“夺冠”三天痊愈,再到月中网上“突然”出现的拜登儿子陈年丑闻,用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话来说,今年的美国大选,“光看就已‘眼花缭乱’”。

如今,“十月惊奇”翻过了自己的篇章,距离尘埃落定的日子也已剩不到一周时间。究竟是特朗普还是拜登?这不仅是3.3亿美国人民尤为在意的事,这个世界第一大国头号人物的归属问题,同时也和未来四年世界脉搏的跳动脉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此,在最终答案揭晓前,我决定进行一场终极预测。

相信直觉还是科学?两个月前,我本人还对特朗普的连任言之凿凿,可如今,各项比民调更具参考价值的指标也都在强调:那位令我难以分辨是否已罹患老年痴呆的拜登,才是更有可能叩响白宫大门的那个人。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年龄不是问题

一般人对大选的预测,往往把论据的重点放在了候选人本人身上。大概两个月前,就有读者留言道:民主党难道就只能推个拜登出来选了吗?

的确,无论怎么看,迷糊到连特朗普名字都能喊错的拜登,实在很难让正常人把他和美国总统联系起来。但美国大选,从来都跟候选人个人的主观因素无关。

1984年,年已古稀的里根代表共和党,同年轻的蒙代尔竞选总统宝座。竞选期间,一名支持民主党的记者不怀好意地向里根提问:“您不认为在这次选举中,年龄会成为问题吗?”

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一共出现过45位总统。他们成功坐上宝座时,平均年龄在55岁。而在当时,里根已经73岁了,并在四年前创下了以69岁高龄当选总统的就职年龄记录。

竞选者的年龄对最终结果的走向会有影响吗?放到2020年,这个问题也显得格外值得关注。因为里根的小迷弟特朗普在2016年以70岁这个数字单位,打破了里根保持多年的记录,而一旦他输掉几天后的大选,那么拜登又将以77岁高龄再次刷新这一纪录。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这是两位爷爷之间的pk。

回到1984年,那名记者提问背后所涵盖的质疑,依然值得今天的美国选民思忖再三:过大的年龄可能导致未来总统精力不足、反应迟钝等问题,恐难以胜任。

36年前的里根明白记者的意思,今天的特朗普也明白。他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调侃比自己大的拜登是“瞌睡乔”,旨在让选民像36年前的那名记者一样,引导选民把注意力放到拜登那所剩无几的精力和反应力上:美国人民难道是傻子吗?不选一个反应力快到可以随时来场单口相声、还什么都懂的人,去选一个随时有可能死在任期上的瞌睡虫当总统?

特朗普的这一策略看似没有问题,但里根的故事又给小迷弟特朗普泼了一盆凉水:1984年11月,共和党人罗纳德·里根斩获525张选举人票,民主党仅仅收获13张选举人票。这一悬殊比分,甚至创下了20世纪获胜方赢得选举人票最多一次的纪录。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候选人的年龄和美国总统位的归属,这两件事之间其实没那么大联系。这一残酷现实,让特朗普针对拜登的那些调侃显得格外多余。但更残酷的是,早在36年前,一名预言家就已经发现了这一规律。

2016年11月3日晚,随着一亿三千万选民的选票投出,当曼哈顿上西区的希拉里办公室充满疑惑的时候,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则陷入了狂欢。在那个令世界费解的夜晚,华盛顿特区一所高校内,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教授脸上却异常平静。

利希特曼,美利坚大学(AU)历史教授,他曾成功预言了1984年美国大选的胜出者将是73岁的里根。在此之后,他又连续9次成功预言了美国大选的结局,并在2016年异于常人地指出不被看好的特朗普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指谁谁就赢,是什么让利希特曼这个非政治领域的教授成为名副其实的金手指?答案是一套神奇的大选模型,而在这套模型内,候选者的年龄并没有被纳入参考系数。

显然,川·什么都懂·普不懂这套几十年就已诞生的模型,白白费了大波口水去证明拜登真的比自己老,给大家带来了不亚于去听德云社相声般的欢乐,却对他的连任做了一堆无用功。

这让特朗普多少显得有些滑稽,但所谓杀人诛心,川·什么都懂·普他懂经商、懂政治、懂新冠,甚至还懂核物理,却偏偏不懂这个大选模型。于是,感到自己被懂王轻视了的利希特曼就根据这套模型,简明扼要地指出:2020年大选,特朗普必败无疑。

从近期民调来看,拜登的确胜率更大。可如果民调真能决定总统位的最终归属,就不会出现四年前川普惊人上位的一幕了。好在除了“年龄”不重要外,这套模型还反常地把“民调”如此重要的因素排除在外:利希特曼的预言从不以民意调查为依据,他只相信自己的模型。

那这套连民调都不参考的模型真的有科学依据吗?又为什么这套模型会说特朗普将连任失败?

在结束下一段落后,除了这两个问题外,此次美国大选的答案亦将大概率被提前揭晓。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神奇的大选模型

上世纪80年代初,加州理工大学举办了一次晚宴。在晚宴上,来自苏联的地球物理学家和地震学家波洛克恰巧坐在了“神算子”利希特曼的身边。

当时,利希特曼还只关心自己的人文历史领域,对这位研究自然科学的苏联专家聊不到一起去。家长里短瞎扯过后,波洛克突然对利希特曼说道:我们合作吧!

利希特曼很是吃惊,两个八杆子都打不着的领域,能怎么合作?“这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苏联间谍。”利希特曼口头上答应了下来,心里却这样想着。

几天后,波洛克找上了门。利希特曼有些困惑,但还是招待了他。在沟通中,他惊奇地发现,这个苏联地震学家的想法有点意思!

“把现任总统谋求连任当作一个研究对象,如果败选,在政治领域,不就相当于发生了一场地震嘛。只要是地震,就可以用研究地震的思路去构建模型,识别是否会发生地震的预兆。”

利希特曼被这惊人的想法打动了,最终接受了地震学家的建议,一起合作。他们既不研究地震,也不研究历史,而是把落脚点放在了一个他们俩都不属于的领域:政治。

对美国历史了如指掌的利希特曼提供有可能影响结果的各项指标,苏联地震学家将其作为参数,按照预测地震的方式搭建缜密的数学模型,并将1860年到1980年间的总统选举结果拿来一一验证,最终把复杂的数学模型简洁明了地归纳成了12个决定性指标。后来,经过反复测试,他们又把这12个指标修正成为13个。

不是直觉,也不是经验。这13个关键指标,均是严格按照自然科学的逻辑算法缜密推导出来的。

就此,自1984年里根连任成功起,美国大选开始拥有了13把通往白宫的钥匙。眼花缭乱的总统位之争,就此变为一场“保七大作战”:执政党能守住至少7把钥匙,就百分百胜出,反之则百分百失败——30多年来,除了00年的小布什因最高法院的介入获胜,无一例外。

那么这套模型为何判定今年的大选,获胜者会是拜登呢?理由也很简单:与民调和摇摆州都无关,那个看起来啥也没做的拜登,已经拿到了7把钥匙。

而抢夺钥匙的战争,自特朗普任职之日起,就已打响。2017年1月9日,距离特朗普就职典礼还有11天,利希特曼就预言:特朗普在任期内会被弹劾。果不其然,2019年10月31日,在南希佩洛西的领导下,众议院以232票对196票通过了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程序。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弹劾的成功率为0。不仅如此,如果弹劾调查启动,特朗普就多了一个“受害者”的身份,从而进一步煽动特朗普支持者的情绪,不利于2020年大选。但民主党还是启动了弹劾,这不是因为他们喜欢白忙活,而是为了率先抢到其中一把钥匙——“丑闻”。

弹劾案并不是真的要把特朗普赶下台,而是为了让人重新关注到特朗普的“通乌门”。在利希特曼那个神奇的大选模型中,“现任政党无重大丑闻”正是其中一项指标,也是四年前,压死希拉里所代表的现任政党,民主党阵营的最后一根稻草。

前阵子,关于拜登儿子的陈年丑闻再度被翻出来,有媒体说很多选民都希望能把投给拜登的票收回来,并就此认定大选走势仍旧扑朔迷离。可遗憾的是,非执政党是否有重大丑闻不在模型考虑范围之内。只要现任政党有丑闻,这把钥匙就自动送到了对方手里。只能说懂王不懂大选模型,又多做了一次无用功。

说到弹劾案,就不得不提中期选举了。2018年11月6日,美国迎来中期选举投票日。最终民主党在众议院435个席位争夺中获得218席,超过半数,从而赢下众院。也是因为赢下了众议院,才让民主党对特朗普的弹劾启动有了可能性。而“执政党在众议院获得更多席位”恰好又是另一项关键指标。

预测到特朗普将被弹劾,同时也意味着预测到了共和党的中期选举失利。在离特朗普就职典礼还有11天的时候,利希特曼就已看到特朗普将失去两把钥匙。

但这个预测其实并不难:中期选举向来被认为是总统选举的风向标。而传统上,中期选举往往都是总统所在党派会失利。过去80年,只有两次例外。要拿到中期选举获胜这把钥匙,意味着共和党要创造奇迹。但显然,越科学的模型,越不愿意把奇迹纳入参数。

如果说上面两把丢失的钥匙算党派竞争失利的人事,那么2020年发生的一切,就是特朗普不得不接受的天命了。

首先,是疫情。被大家拿来讨论最多的疫情,对特朗普的连任确有影响。但影响的点并不在于他是否防疫不利,而是触发了另一项指标:在竞选期间短期经济没有衰退迹象。

2020年第二季度,美国GDP按年率计算暴跌32.9%,创下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最大跌幅记录。如今,按美联储的说法,美国经济已恢复疫情前9成,但经济究竟有没有衰退,几无异议。

我愿意相信懂王是真的懂经济,他一定是因为不懂模型,才会在面对疫情的时候,把精力全用在了怒怼FakeNews和告诉大家没人比他更懂新冠上,才不是没有能力在疫情的大环境下搞好经济,白白送给对手一把钥匙。

但他真的只送出了一把钥匙吗?2020年这一波新冠病毒,不仅仅短期影响了美国经济,而且长期来讲,亦是重创。而这又触发了另一指标:长期经济表现强劲。

至此,特朗普已丢掉了4把钥匙。

在波诡云谲的2020年,特朗普可谓是昏招频频。疫情带来的经济问题还没解决,黑人弗洛伊德事件又触发了模型中的另一项指标:在任期内没有持续的社会动荡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因不懂模型,肯定懂维稳的特朗普还是下令军队向游行群众开火,非但不勉强一下自己向人民道个歉,减轻事态严重性,还要把影响最大化,交出了第5把钥匙。

这五把钥匙,特朗普是彻彻底底的丢了。除此之外,按利希特曼的说法,特朗普在任期内并无重大外交或军事成就,而川普本人也没有什么很大的人格魅力。加上这两项,特朗普已失去7把钥匙,注定无缘白宫。

细心的人这时会发现,后面这两把钥匙是否丢失,尚有争议。在军事上,击毙ISIS头目巴格达迪,今年初又炸死了伊朗三号人物,这算不算重大军事成就?在个人魅力上,狂热“川粉”的存在是否能证明特朗普的人格魅力?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利希特曼个人的看法不能代表特朗普真的已经丢了7把钥匙了,但可以确定的是,特朗普铁定丢了5把钥匙,他只剩两把钥匙可以丢。而除了外交和军事上的重大成就和个人魅力这两项外,还有以下6项指标也同最终结局紧密相连:

现任政府在外交和军事上无重大失败

执政党内部没有竞争

执政党把持白宫

没有特别显著的第三方独立竞选阵营

现任政府颁布了重大的国家政策

挑战者不具备超凡的个人魅力

上面几项里面,至少还有1~2项存在争议。这也意味着,特朗普能丢的钥匙只剩两把,可至少还有3~4把钥匙有没有丢均是存在争议的。行文至此,虽然我们还不能百分百预测特朗普真的就必败无疑了,但可以确定的是,特朗普连任的概率,远低于拜登当选的概率

当然,即便概率极低,我们还是不能排除裁判就认定了剩下那3~4项存在争议的指标特朗普达标了。

而能对这些争议做出判定的裁判,不是你我,也不是神算子利希特曼一个人的主观判定,而是选民——这也是我们最后一部分要重点分析的地方。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义乌不再具有参考性

“我的客户只找我定制特朗普的,前几天刚接了一个2000的订单量,其他竞选人的几乎没有,可能特朗普的呼声比较高吧。”

距离美国大选只剩几个月时间,而义乌接到的应援订单清一色都是特朗普的。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回顾2016年美国大选,希拉里曾以72%的惊人胜选率误导了世界的判断。可当时,义乌接到的应援订单占比最多的,也是特朗普的。

不同于希拉里的大起大落,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其实很稳定。最低也在30%以上,最高又不超过50%。其支持率始终在40%左右徘徊。即便放到历史上比较,如此稳定的支持率也是极为罕见的存在。

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大选终极预测

换句话说,不管特朗普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总有约40%的美国人民无条件支持特朗普。而最可怕的是,通过义乌的数据,我们可以发现特朗普的支持者更愿意付出实际行动。

有着近40%铁杆粉丝的特朗普根本就不打算拉拢中间派。因为现在的美国社会,已经走到了“左”和“右”的十字路口,红蓝泾渭分明。20个人中,可能有8个无条件支持民主党,8个无条件支持共和党,只有剩下的4个才是中间派。

结合这一社会背景,再把投票率纳入坐标参数,我们可以重建一套义乌模型。

美国的投票率在西方国家里是出了名的低,最高不超过60%,通常不到50%。如果按50%的投票率,那在这8个无条件支持者里面,只有4个会真正投出自己的选票给特朗普,还剩4个是弃权。

不出意外的话,正常人都不会选特朗普,但自己的支持者里面还有争取的余地,这就给了他发挥的空间。如果按常规出牌,去争取那些中间派,即便他多争取到了2个中间派——这意味着要煽动50%的中间派,然后我们再按50%的投票率计算,最终票数就是8*0.5+2*0.5=5。

而同样多煽动2个极端的支持者去投票——这意味着只需要提升2/8——也就是25%的支持者投票率,那在这个20人的小模型里,总票数就变成了8*0.5+2=6。

煽动50%的中间派,不如提升自己粉丝25%的投票率。温和的中间派已经不重要了,关键在于那些极端的支持者。这是来自义乌的数据,为特朗普提供的最合理的连任路线。而透过今年美国暴乱期间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我们也能看到,他的确是在遵循这一规律。

然而,这一规律还具备参考价值吗?

有民调显示,将票投给拜登的群体中有67%是因为反对特朗普,而真正支持拜登的只有33%;相应地,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中真正支持特朗普的占76%,以反对拜登为由者仅占24%。

这一数据从表面看,真正支持特朗普的人是比支持拜登的多,但往深了看:特朗普提高自己支持者投票率的做法,同时也提高了反对派和中间派的投票率,甚至把后两者推到了同一阵线。

换句话说,让自己支持者行动起来的连任路线已经不再适用。因为建立在50%投票率基础上的义乌模型被破坏了:截至28日,美国2020年大选提前投票人数已超过7516.2万人,这一数字相当于2016年大选投票总人数的54%。这一创纪录的数字,也在强调今年的大选投票率很有可能高于4年之前。

四年前,特朗普靠来自义乌的神秘算法提前锁定了总统位,可如今,时势又不得不逼着特朗普亲手毁掉这个算法。而追根溯源,义乌模型也只是恰巧在2016年意外符合了利希特曼的神奇模型:希拉里的邮件门触发了“现任政府无重大丑闻”的指标,并连带着触发了“现任总统拥有个人魅力”这一指标,在短短两个月内,连失两把预料之外的钥匙。

四年前的特朗普也丑闻缠身,却因不是现任执政者变得无关紧要——这仍未跳出利希特曼的大选模型。

其实利希特曼的模型也没那么神奇,那13项指标,每一项都影响着选民对现任政府的看法,进而影响了选票的最终归宿。

有5项指标不达标,至少可以说明过去四年,现任执政党做得没那么糟,却也没那么好。这时的大选,讨论的才是谁更适合总统位的问题;6项都不达标,大选讨论的其实是现任总统的去留问题;而一旦超过了7项,为了让现任总统下台,没人介意要不要牵条狗来当总统。

换而言之,拜登哪怕真的老年痴呆了又怎样?今年大选,讨论的其实是特朗普个人的去留问题。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当公司开始讨论一个人的去留问题了,那么这个人还能留下来的概率又有多大呢?

当然,我们的预测,都是根据利希特曼的大选模型来的。近40年,唯一一次绕过这个模型的,就只有2000年的小布什。特朗普的命运,将不得不取决于这一小概率奇迹能否再现。

相信科学还是奇迹?

理性告诉我,再过两天,拜登将登上王座;而人之所以为人,正是我们愿意相信奇迹的存在。引用清华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的话就是:

“如果你问我中国的利益所在,我会倾向于选特朗普,而不是拜登。不是因为特朗普对中国利益的损害会比拜登小,而是因为他对美国的损害肯定会比拜登大。

END
本文作者:地中海螃蟹,血钻故事高级研究员。
部分参考资料:

1、Thomas Neuburger.The Scientific Basis for Allan Lichtman’s “13 Keys to the White House”. downwithtyranny?blogspot.

2、Kevin Breuninger.?Biden will beat Trump, says historian who predicted every presidential race since 1984. CNBC.

3、U.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2nd Quarter 2020 (Advance Estimate) and Annual Update.?eaccny.

4、David Mayhew,“Incumbency Advantage in U.S.Presidential Elections:The Historical Record,” 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Vol.123,No.2,Summer 2008,pp.201-228.

5、2020年美国大选:阶段性预估,刁大明、陈佳骏、李东辰、王栋、董春岭、张昭曦、季澄,世界知识

6、2020年美国大选的特殊性及其影响,刁大明,现代国际关系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829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