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重返亚太”:对印度对台湾都是机会|三策智库

作者:魏开星
本文转载自:三策智库(ID:Senstrat)

拜登没有白等!

拜登的支持者也没白等!

在11月8日中国记者节,全球的记者终于等到了2020年最重要的新闻: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于美东冬令时11月7日20时,即北京时间8日上午9时以当选总统的身份发表全国讲话。

至此,本届美国大选基本上算是尘埃落定。乔·拜登的身份也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转换为美国第46任、第59届总统。虽然特朗普还没有认输,后续或许还有官司要打,各种争拗也会出现;但是,这一切不会阻滞拜登迈向白宫并登上总统宝座的步伐。毕竟,美国是个民主成熟,法制健全的国家。

经过特朗普执政四年,加上选举争执,美国已是个陷入深度撕裂的国家;主流媒体哀叹“美国再也回不去了”。为此,拜登在全国讲话中大声疾呼:“现在是美国疗伤的时候了。”

白宫对外政策的回潮

“疗伤”恐怕还包括拜登上台以后,要将特朗普退掉的“群”加回来的部分。《华盛顿邮报》11月7日透露,拜登计划上台第一天就准备签署行政命令推翻特朗普诸多政策。比如,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中止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进程,并有意推翻“穆斯林移民禁令”。

拜登“重返亚太”:对印度对台湾都是机会|三策智库

我们身处亚太区,更关注美国新政府的亚太政策。特朗普将亚太战略扩展为印太战略;而之前拜登担任副总统时的奥巴马政府,其亚太战略是“亚太再平衡”。其中一项核心内容,就是设立以美国为首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专家分析认为,TPP在拜登手上极有可能“复活”。

美国主导TPP的初衷

让我们回顾一下,美国当初积极推动TPP谈判的用意。

首先是为了提升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曾明确表示,把推动TPP作为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重点。美国试图以TPP为突破口,建立以其为主导的横跨太平洋的亚太经济合作体系,并由此建立美国主导的“亚太自贸区”,进而赢得全球的战略优势。

其次,美国希望借此制定新的国际贸易规则。美国主导协商TPP是奥巴马政府实行的贸易政策的一项支柱,在制定规则方面美国同样希望掌握主导权。与过去的经济合作协定不同,TPP增加了“战略合作”内容,这些内容更有助美国推行有利于自己的贸易标准。因此,TPP被认为是美国在WTO之外推动自由贸易的新途径。2010年3月,TPP首轮谈判举行,美国较为强调的内容包括,推动清洁能源等新兴行业的发展,促进其制造业、农业以及服务业的商品与服务出口,并强化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第三,美国希望借此促进出口,挽救美国低迷的就业市场。美国对建立TPP态度积极,与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出口大幅滑坡、失业率持续走高有关。当时的美国政府希望通过加强与亚太的贸易,实现其五年之内出口翻番、创造200万个就业机会的政策目标。通过TPP,美国可以充分发挥其技术和金融优势,打开更多的亚太经济体市场,以提升出口总量,助力美国由“消费驱动”向“出口驱动”转变。

上述是美方利己的部分,此外,TPP还有损人的功能。TPP所要针对的主要是区内贸易大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的中国大陆。因为TPP将中国排斥在外,短期对中国经济和产业的总体影响可控并有限,加入TPP的综合收益不及东盟的“10+3”;但是,TPP对中国参与推进东亚区域合作将构成现实的制约,不利于中国提升在东亚事务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从中长期看,TPP的持续推进,会改变全球经济治理规则,使中国与周边大国关系趋向复杂,甚至会增加中国地缘政治与安全压力。

安倍晋三比特朗普“识货”

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正式上台,1月23日即签署一纸行政命令,就退出了奥巴马政府力推的TPP。特朗普曾在竞选期间批评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会损害美国的制造业,是美国‘潜在的灾难’”。特朗普在签署上述行政命令时说,“我们所做的这件事情对美国工人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实际上,特朗普所要达到的拯救美国制造业的目的,也包含在TPP目标之中;只不过,TPP野心更大,目的更多元,“志向”更高远,手段更委婉。这正是“政客总统”与“商人总统”的最大分野之处。

特朗普不识货,安倍晋三却是识货之人。因此,该协定后被日本、澳大利亚改造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改造后的CPTPP,无论是声势还是影响,与TPP不可同日而语。原因是缺少一个够份量的带头大哥。据说,CPTPP虚席以待,为美国空出“头把交椅”;随时欢迎山姆大叔回心转意,老大“王者归来”。

TPP遭弃 RCEP崛起

中国被关在TPP门外,便致力于区内一个规模更大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谈判。RCEP于2012年11月启动,整整七年后在2019年11月4日谈判完成。中国对推动该协定态度积极,有媒体认为该协定由中国大陆主导。此协定也向其他外部经济体开放,比如中亚国家、南亚及大洋洲其他国家。因印度于2019年11月退出RCEP谈判,故为该协定落实投下阴影。但本月12日至15日即将召开的第37届东盟峰会及相关会议,有一个看点便是RCEP峰会,按照计划,各方将签署RCEP协定。

拜登“重返亚太”:对印度对台湾都是机会|三策智库

正值RCEP协定签署的当口,白宫易主,四年前的美利坚合众国副总统以总统身份卷土重来。美国若考虑重新加入CPTPP,会否给RCEP的落实带来变数?CPTPP现有11个国家,而RCEP不包印度有15个国家,其中重叠的国家有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文莱等七国。

这些脚踏两只船的国家,眼见CPTPP可能重振雄风,会否对RCEP三心二意,意兴阑珊?没到RCEP真正签字的那一天还真不好说。

CPTPP若因美方再次到来而壮大,对于在这两组织之外的经济体——印度和台湾,将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印太版的“亚太再平衡”需要印度来填充

尽管政权更迭,党派轮替,然而一国的政策有其延续的必然性。拜登上台后,即使重拾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对于特朗普的印太战略也不可能弃之如敝履。因此,有理由相信,新政府的亚太政策是上两届政府的综合,姑且称之为“印太版的亚太再平衡”。既然这样,重振CPTPP,美国要拉印度进来,是可以想见的。

CPTPP生效后第一次部长级执行委员会于2019年1月18至19日在东京召开。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议前致词表示,CPTPP对符合其高标准的所有国家与地区,皆采取开放态度,期待CPTPP向外成长扩张。按照其所谓高标准要求,印度肯定没戏;可是,在非经济因素的考量下,可为某些国家降低门槛;例如,TPP初期将越南拉进来,就是地缘政治占了上风。

印度正好游离在RCEP之外,CPTPP若成功让印度加入,便可收一石二鸟之效。既可削弱RCEP壮大CPTPP,又可在经贸合作层面拉住印度,进而为印太安全合作夯实基础。一旦中国与印度分属于印太区域的两大区域合作组织,而不是在一个组织之内,这两大经济体的经贸联系将疏远。现在的问题是,印度不继续留在RCEP内的理由,会否也构成不参与CPTPP的原因?即便是这样,印度也会变成两边都要争取的“香饽饽”:不仅在安全上还在经贸层面。莫迪政府在退出RCEP谈判之前,是否有意吊起来卖,等待下一买家?

台湾将继续争取加入CPTPP

无论出自独立还是减少对中国大陆依赖的原因,无论出自向美国靠拢还是产业链分布的考量,台湾都将试图在区内扮演积极角色。在奥巴马时代,台湾已对加入TPP跃跃欲试;美国退出后,台湾要求日本拉其进去。日媒报导,在新冠肺炎暴露出过度依赖中国大陆的供应链风险后,日本将在扩大《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试行方面进行新尝试,试图纳入更多亚洲经济体,如泰国、台湾、印尼及菲律宾。为了参与CPTPP,台湾做了不少努力,包括2019年修正海关进口税则部分税则,调降涉及日本山药、清酒等15项农渔产品及加工食品关税;希望有助谈判,创造有利参与区域经济整合的氛围。

现在美国要回来了,台湾直接向美国求助,岂不更加顺理成章?加入区域经贸组织,除了关税减免,成员体之间互相开放市场外,眼下还有产业链布局的考量。台湾想加入CPTPP,除了RCEP因中国大陆占据主导地位而加入无门外,关键还是可以向美日等国家靠近。同时,对于民主党政府而言,跟中国大陆打“台湾牌”,可有与特朗普政府不一样的打法;从经贸入手或许比导致两岸军事剑拔弩张更符合美国的利益。有鉴于此,美国在拜登上台后,很可能借推动台湾参与国际多边场合的机会,推动台湾加入CPTPP谈判。因美台双边经贸谈判与互相开放市场,如美猪进口等等,可能遭遇比较大的民间抵抗;而一般民众对于多边协定,似乎不会那么反感与敏感。

(作者是香港资深媒体人)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888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