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默 |选后民调中高度政治极化的美国 | 海外看世界

作者:李海默

本文转载自:海外看世界(ID:haiwaikanshijie)

李海默

美国休斯顿大学政治学系讲师

不仅大选的结果本身显示出美国高度的政治极化,选后民调亦是如此。Monmouth University Polling Institute 11月18日最新出炉的民调显示,受访者中有75%今年参与投票,而投票者中41%投给特朗普,45%投给拜登,6%投给第三党,9%不愿透露相关信息;受访者关于特朗普普遍印象“非常好”24%,“有点好”16%,“有点不好”8%,“非常不好”40%,“不予评论”11%;受访者关于拜登普遍印象 “非常好”21%,“有点好”23%, “有点不好”14%,“非常不好”29%,“不予评论”13%,是以特朗普的铁粉甚至比拜登还要多 。

李海默 |选后民调中高度政治极化的美国 | 海外看世界

(图片来自网络)

另有一项问题也非常有趣(且不少专家认为从政治心理学角度考虑可信度与可参考度更高),即问“您觉得您的亲朋好友中大多数人这次投了谁?”,答案是特朗普41%,拜登48%,“说不清,猜不透”11%。这些都是政治极化现象的切实反映

从这份民调看,对于特朗普在权力交接方面的表现,“完全赞成”的只有20%,“有点赞成”的有11%, “强烈不赞成”的有46%,“有点不赞成”的有15%,从这个情势来看,特朗普最终也大概率会就范,因为只有大约1/5的人会无条件支持特朗普硬抗到底,这个比率太低,无法成气候,而超过60%的人都是批评,且随着时间向1月20日逐步迈进,特朗普遇到的交权压力也一定会越来越大。

李海默 |选后民调中高度政治极化的美国 | 海外看世界

而且该民调还问了“您对此次大选程序性问题的看法若何?您觉得是公平公正的吗?” 44% 的受访者回答“很有信心”,16% “比较有信心”,9%“不太有信心”,29%“完全没信心”;另一问题“您觉得拜登怎么赢的?”, “正大光明的赢得选举”60%,“选举舞弊”32%, 2% 认为“拜登最后不会被宣布为胜选一方”,6%“不知道”。这也说明愿意一路跟着特朗普跑下去,坚持在选举结果上不断做文章、搞翻案的大概也就是个30-35%左右,而且当诸项申诉的制度之门全部关闭之后,这个比例会继续掉。笔者认为2016、2020都只说明民调有机构效应和回答质量等问题限制了其预测力,但并不直接说明民调完全无用(关键是看如何使用),且全国性民调往往比关键摇摆州民调更值得信赖和凭据。

李海默 |选后民调中高度政治极化的美国 | 海外看世界

(图片来自网络)

目前更有趣的一个问题是,究竟2024共和党方面会由谁出战?笔者综合美国媒体猜测,现阶段大致可能有这8个人:特朗普,彭斯, 蓬佩奥,本·萨斯 (Ben Sasse), 汤姆·科顿 (Tom Cotton), 妮基·黑利 (Nikki Haley), 蒂姆·斯科特 (Tim Scott), 伊万卡, 以及 马克罗·鲁比奥 (Marco Rubio)和泰德·克鲁兹 (Ted Cruz)等 亦仍有可能。此中尤其以特、彭、蓬此前三人之可能性最大

李海默 |选后民调中高度政治极化的美国 | 海外看世界

(图片来自网络)

另一个核心问题是CPTPP,基于RCEP 已经正式成军,且中国已出现进军CPTPP的声音(如黄奇帆等),拜登政府究竟会如何对待特朗普退出的CPTPP?如果重进,就连民主党内部都有人不同意(更不必说共和党),如果继续特朗普的民粹风格路线,又与美国许多财经智库给拜登的专业建议相悖,因此不少人分析可能拜登会先搁置议题,然后在2022或2023再寻求重新加入,也就是说,走一条折中道路。经贸问题很多时候是超越意识形态的,比如澳大利亚反中声浪很高,但该加入RCEP时,还是毅然前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考虑加入CPTPP也自有一番道理,比如与中国关系极好的新加坡就同时在RCEP 和CPTPP框架中,与中国政治体制相近的越南也同样立身在两个框架中。从某种意义上讲,印度的退出RCEP 和美国的退出 CPTPP都不是区域内国家选择的主流方向与路径。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951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