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人未走茶已凉 川普遭遇核指挥权“危机”

作者:易军评

本文转载自:易评天下(ID:yptx2035)

独家|人未走茶已凉 川普遭遇核指挥权“危机”

今年10月确诊新冠的特朗普正在前往军事医院

距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已经过去两周时间,尽管部分州重新计票,但川普基本没有翻盘希望。通常来说,新旧政府交替期间,看守政府通常都不会在人事、大政方针上有大动作,就是为了避免政局动荡,确保平稳过渡。然而特朗普偏偏不是个循规蹈矩之人,11月9日,川普发推宣布解雇国防部长埃斯珀,18日,这位“建国”老兄又解雇了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主管克雷布斯。

短短四年时间,五角大楼换了四位主官,先是颇有人望的马蒂斯因为中东问题与川普意见相左被解雇,而后代理防长沙纳汉因卷入“波音丑闻”而辞职,随后担任海军部长的理查德·斯宾塞被提名为代理国防部长,又因与川普不睦在一周之后被解雇。接替他的埃斯珀从去年11月上任到今年被解雇,时间恰好一年。

如果说作为文官的防长被解职,还有参联会坐镇,美军倒也不会出啥大乱子,那么川普在最后两月对美国情报、安全界官员动刀可就真的鸡飞狗跳了。11月18日,继解雇国防部长后,川普又发推解雇了美国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局长克里斯·克雷布斯(Chris Krebs),原因是克雷布斯认为选举公正触怒了川普。除此之外,现任FBI负责人的克里斯·雷(Chris Wray)和CIA负责人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的职位也岌岌可危。

面对川普放飞自我的举动,特别是不断解职政府要员,且传出风声要对伊朗动武的背景下,如何约束其行为避免酿成大错成为美国政界的当务之急。由于川普仍是美国武装力量总司令,手里掌握着全球最具破坏性的核力量,故而限制其核指挥权也成了题中之义。近日,包括前防长威廉·佩里,前加州州长小埃德蒙·布朗在内的多位美国前高官以及斯坦福大学研究员史蒂文·皮弗分别撰文,要求对总统核打击权力进行约束,以避免核灾难。

核打击不能令出一人

史蒂文·皮弗

事实证明,特朗普反复无常、复仇心强、容易发脾气。上周,随着计票结果出炉,竞选连任的希望化成泡影,他陷入了一种负面情绪。就像他在10月份表现的那样,当时他服用新冠病毒治疗药物后产生了副作用,包括狂躁、狂喜等。尽管如此,特朗普仍然拥有下令发射核武器的唯一权力。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其他人,让总统单独这种最重大的决定真的合理吗?

作为一名从事军控工作的外交官员,我曾三次接近核武器。其中一次是通过厚厚的防碎窗户,观察两名技术人员维护三叉戟弹道导弹的核弹头。由于美军对核武器管理实施“双人制”原则,即任何人接触核武器时,都必须有同样技术知识的另一个人在场,要求两人均具备“发现对方非经批准的或不正当操作的能力”。因而我们注意到,一个人离开操作室,另一人也必须离开。

第二次是在一艘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上,我们观察了一枚装有核弹头的巡航导弹,其发射筒内有一根连接电缆。潜艇指挥官解释说,如果发射筒稍微移动,警报就会响起,其他水手也会带着武器第一时间赶到,这就是“双人制”原则的应用。第三次是在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潜艇上,我有机会登上三叉戟导弹的发射舱,当舱门打开时,标准操作协议规定必须有两名武装水手在场。

这些小插曲证明美军非常重视核武器,任何错误或疏漏都会终结当事人的前途。2007年,一架B-52轰炸机从北达科他州飞往路易斯安那州,无意中携带了6枚带有核弹头的导弹。事情尘埃落定后,美国空军部长、空军参谋长辞职,一大批官兵也被免职或调离岗位。

独家|人未走茶已凉 川普遭遇核指挥权“危机”

独家|人未走茶已凉 川普遭遇核指挥权“危机”

上图为舰载战斧,下图为改装后的佛罗里达号战略核潜艇发射潜射战斧。

但是,这些操作层面的规范并不适用于总统。美国总统作为武装力量总司令,有权下令使用核武器,甚至不必咨询其他人。随行工作人员携带着装有简报材料、代码和通讯的“核手提箱”,允许总统发射核武器。如果做出决定,系统会迅速传送命令,洲际导弹可以在几分钟内离开发射井。

如果美国或其盟国遭遇敌方先发制人核打击,那么让总统全权下令进行核反应是有道理的。然而,美国当前的政策设想是必要时首先使用核武器,也许是在进展糟糕的常规冲突中,或者是为了应对非核战略攻击。虽然拜登上台后,我们可以松口气,但仍然没人能保证未来总统的脾气不会像特朗普那样,据报道,他正在考虑2024年的竞选。

因此,在命令先发制人核打击时,我们应该有第二种声音。一种方法是要求总统获得国会批准,这可能会很麻烦,因为国会并非总在会议期。另一种选择是指定一个人分享总统的核权力,实际上,当涉及先发制人使用核武器时,有必要将“双人制”原则扩大至决策层。这个人应该在总统的指挥系统之外,包括众议院议长、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或最高法院首席法官。

被指定的个人也需要配备“核手提箱”——它只有在总统考虑下令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情况下才发挥作用。如果美国及其盟国遭遇极为严峻的的安全风险,双方都会同意使用核武器。如果指定的个人不同意,那么发射命令就会推迟,这将要求总统说服对方。诚然,提出“双人制”的要求将损害总统权威,但如果提议变成现实,将使我们不必担心未来的总统或是在服用强效药物,或是在愤怒的情绪中做出令所有人都追悔莫及的决定。

下一任总统阻止核灾难的五个步骤

小埃德蒙·布朗,威廉·佩里,众议员罗·卡纳

随着大火肆虐加州,新冠病毒继续其致命的扩散,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予以谴责但拒绝负责。他否认气候变化,在疫情防控问题上把保民众的责任甩给各州。可悲的是,他的无能不仅导致美国无力应对新冠疫情与气候变化,还引申出另一种潜在风险,华盛顿很少讨论也很少被关注:核灾难的可能性。

冷战早已结束,但美国和俄罗斯仍然拥有超过12000枚核弹头,占世界核武库的90%,其中近2000枚核弹头可在两国总统命令下达数分钟内发射升空。核灾难风险在过去十年并不是大问题,但特朗普的政策以及公众的忽视使这一威胁变得严重。美国当前的决策者就像泰坦尼克号上的乘客一样,看不到他们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危险。

特朗普退出了两项至关重要的核条约,一项涉及伊朗核计划,另一项禁止研发中程和短程导弹。现在,只剩一个条约阻止美俄全面重启核军备竞赛——于2010年签署明年初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特朗普非但没有迅速延长这项协议,反而犹豫不决,对核军控毫无兴趣。事实上,他刚刚批准了133亿美元研制新的洲际弹道导弹。他正在终结人类文明的武器与俄罗斯玩轮盘赌。

我们如何改变航向?

这首先要选举一位新总统,一位有勇气恢复核理智的总统。这正是罗纳德·里根总统1985年对戈尔巴乔夫所做的,他宣称“核战争永远不会赢,也决不能打。”新总统需公开重申这一原则,并采取大胆行动将我们从悬崖边上拉回来。下一任总统从哪里入手?严肃的学术和政策专家们对这一持续而棘手的核危险已经深思熟虑了很久,根据他们的想法和我们的经验,建议新总统和国会采取以下实际的、常识性的、显著可行的步骤。

独家|人未走茶已凉 川普遭遇核指挥权“危机”

独家|人未走茶已凉 川普遭遇核指挥权“危机”

美国海军俄亥俄及战略核潜艇

第一,禁止核武器“预警发射”。当今世界面临的最严重的威胁是,美国和俄罗斯的洲际弹道导弹都处于一触即发的警戒状态,这意味着核武器可以在敌方核打击被证实之前发射(接到弹道导弹来袭预警即可发射核武器)。新任总统可以很快改变这一点,因为他拥有决定何时、在什么条件下发射核武器的唯一权力。遏制俄罗斯需要强大的报复能力,但不是一触即发的洲际导弹。俄罗斯和美国之前多次收到导弹攻击的错误预警,包括1980年6月3日深夜发生的一次事件,当时北美防空司令部因为计算机芯片故障检测到2200枚导弹从苏联飞向美国。美国核导弹发射钥匙被从保险箱中取出,战斗机飞行员紧急升空。如果美国基于这一错误预警进行报复,那么一场世界末日灾难就会接踵而至。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必须改变现有政策,只有在明确核攻击后,总统才下令报复。

第二,削减由奥巴马政府发起的计划,耗时30余年投入超过1万亿美元建造和维护新一代弹道导弹、核潜艇和轰炸机,以实现核武库“现代化”。不能把这些昂贵而危险的决定交给一小撮核专家小组,或者交给幕后的国防预算人士,而是需要公开审查,最好是国会军事委员会和新政府的听证会。这并不是激进提议,考虑到美国社会从疫情中恢复所需巨额开支,联邦预算不可避免地要重新审查。尼克松和克林顿都找到了在不损害安全的前提下削减军费的方法,我们也可以这么做。

独家|人未走茶已凉 川普遭遇核指挥权“危机”

独家|人未走茶已凉 川普遭遇核指挥权“危机”

上图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指挥室,下图为发射三叉戟弹道导弹。

第三,下一任总统应立即延长与俄罗斯签订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并开始后续谈判,将部署的战略核力量削减三分之一。

第四,我们应该找到一种方法来限制发展战略导弹防御系统,因为它不正当地鼓励其他国家发展更多的进攻性系统,使世界变得更加危险。自1983年以来,美国已经花费3000亿美元试图建立一个防御系统来阻止核打击,但没有成功。正如所预测的那样,俄罗斯正在通过研制五种新的攻击性武器系统来对冲美国努力,这些武器系统将以更低的成本压倒我们的防御系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新的俄罗斯武器是不必要,因为俄军现有武器装备也能实现对美核报复的效果。

发展导弹防御系统一开始是为了让美国更安全,现在却让整个世界变得更加危险。除非我们找到办法与俄罗斯谈判达成一项限制防御系统的协议,类似于《反弹道导弹条约》,否则我们永远不会扭转军备竞赛,实现稳定威慑。

第五,在特朗普大张旗鼓和夸夸其谈之后,现在是时候与俄罗斯和中国进行严肃和密集的外交了。而且朝鲜和伊朗一个已经是拥核国,另一个正在努力成为拥核国家。我们不能对这些国家的不良行为视而不见。通过切断交流来惩罚敌人是一种危险方式。在军事、情报、外交和非政府组织的诸多层面上,我们应该就当前面临的深刻危险与对手进行认真对话。外交不是对良好行为的奖励。当务之急是缓和紧张局势,达成谅解,使世界更加安全。尼克松、里根和奥巴马都与对手签署了核协议,他们认识到美国的弱点,并进行广泛外交活动。

这项五步行动计划源于现实主义的愿景,它承认我们的世界存在着无休止的竞争,但也有着深刻的共同利益。俄罗斯、中国和美国以及伊朗都很容易受到疫情、气候变化和核危机的影响,我们不是在一个零和博弈的系统里。下一任总统应该深刻反思我们的生存困境,为美国制定一条新的更明智道路。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952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