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作者: one world 一界

本文转载自:一界oneworld(ID:yijie_20200518)

在这个地球上,有一个国家“混不吝”,四面出击,与不少世界大国和地区国家硬怼,但别人也拿他无可奈何。

这个国家就是土耳其。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一)
处处树敌的“刺儿头”
11月15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突访1974年入侵攫取控制的“北塞浦路斯”,塞浦路斯总统阿纳斯塔夏季斯称之为一次“前所未有的挑衅”,希腊也对之予以谴责。
而今年8月,土耳其曾与希腊在东地中海发生正面冲突。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10月16日,法国一名中学历史教师塞缪尔·帕蒂在学校附近被一名伊斯兰教徒残忍“斩首”。
法国总统马克龙将此事定义为“伊斯兰恐怖袭击”,其对穆斯林的言辞措施使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强硬抨击,事态发展至两国均召回本国大使,两国关系降至冰点。
作为中东两个主要地区大国,逊尼派的土耳其和什叶派的伊朗长期以来因为争夺伊斯兰世界领导权、地缘政治影响和少数民族问题而处于结构性矛盾中。
近年两国在叙利亚问题上针锋相对,一度关系非常紧张。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发生冲突已经2个月,其背后实际上主要是土耳其与俄罗斯在斗法。
在利比亚,俄罗斯支持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土耳其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两国立场对立。
在叙利亚问题上,土耳其支持叙反对派,俄罗斯则支持巴沙尔政府。
2015年11月14日,土耳其在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击落了一架俄罗斯空军苏-24战机,次年底一名土耳其枪手光天化日之下刺杀了俄罗斯驻土大使,两国关系一度差点进入战争状态。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尽管土耳其一直以来希望加入欧盟,但其实两者关系比较微妙。
2011年中东爆发阿拉伯之春,滋生大量难民。2015年后,中东难民涌入欧洲数量井喷。
2016年3月土欧达成难民协议,并将解决难民问题与土入欧捆绑。
2016年土耳其军事政变后,埃尔多安政府决定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达2年之久,逮捕镇压大批反对派,2017年土耳其修宪,将议会制改为总统制。
为此,欧盟加大了对土压力,2019年3月,欧洲议会建议暂停其入盟谈判。
今年11月19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称,随着东地中海地区局势恶化,欧盟与土耳其之间的分歧扩大,双方关系“正走向分水岭”。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11月1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极其尴尬地访问了土耳其,吃了闭门羹。
行前蓬佩奥声称访问土耳其的一大目的是“促进宗教自由”,这让土耳其极其恼怒,双方打起口水战,土方声称“对于美国来说,首先应该照照镜子,对本国侵犯人权的行为,诸如种族主义、仇视伊斯兰和仇恨犯罪表现出必要的关注才对。”
蓬佩奥到了土耳其后,土耳其总统及外长均拒绝会见,最终蓬佩奥仅与东正教精神领袖牧首巴塞洛缪一世会晤后即匆匆离开。
实际上,尽管是盟友,但土美两国近年龃龉不断。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2016年,土耳其发生针对埃尔多安总统的军事政变,土耳其将政变主使锁定为在美国定居的土耳其知名宗教人士费特胡拉·居伦,要求引渡,被美国断然拒绝。
当年,土耳其以参与军事政变为由,将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羁押,美国便挥起贸易大棒,对进口自土耳其的钢、铝加税。
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曾极力扶持库尔德武装组织,这一度引起土耳其的不满。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中国与土耳其之间,总体上合作是主流。但往往因土耳其搞泛突厥主义,庇护新疆三股势力,不时对中国新疆政策说三道四而影响两国合作气氛。
2019年2月,土耳其高调发表声明称,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的基本人权遭到侵犯,情况急剧恶化,要将该问题提至国际议程。
土耳其无理谴责中国新疆的教培中心是“在21世纪重新引入集中营和系统性同化政策”。
由上可见,土耳其浑身是刺,与当今世界的主要国家和地区强国均有冲突矛盾。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二)
长袖善舞的“滑头”
 
冲突归冲突,这些国家还没有一个完全与土耳其撕破脸全面对抗,而都是有斗争有合作,一旦双方利益交集增大,关系就会缓和甚至热络。
对于所在地区的小国,土耳其蛮横地搞地区霸权主义。对于有关大国,各有各的情况,投鼠忌器,也不敢或不愿完全与土耳其闹翻。
欧盟不敢过于得罪土耳其,因为土耳其动则以放开中东难民相威胁,同时,欧盟在土耳其有大量投资利益。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因现实政治需要,伊朗和土耳其两国关系有所回暖,伊朗官员称,土耳其是伊朗应对制裁最重要的盟友,面临西方压力,当前两国彼此都有交好需要。
历史上俄土是世仇,发生过多次惨烈战争,但今天俄罗斯再不高兴,也要顾忌如果土耳其封锁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后果。
闹别扭归闹别扭,与美结盟是土耳其外交政策基石,同时,美国也不会将土耳其从怀抱中推出去,使之更加亲俄。
对中国而言,尽管土耳其有时政治上不自量力、惹人讨嫌,但两国毕竟相隔遥远,无直接利害冲突,关系还不至于无转圜余地。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土耳其是G20成员国,2019年GDP约7535亿美元,人口8300万,国土面积78.36万平方公里,只能算是中等体量国家,但往往能在世界上抓人眼球,挺上热搜。
土耳其长袖善舞,善于把握战略契机,游走在各大国之间,采取激进但总体务实外交政策,与世界舞台上的主要玩家斗而不破,从而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三)
梦幻与现实交织的“铁头”
土耳其为何如此行事,又是如何能做到这一点的呢?主要有以下因素。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首先,在地理位置上,土耳其是欧亚“门栓”,地缘政治战略地位显赫。
土耳其北临黑海,南临地中海,东南与叙利亚、伊拉克接壤,西临爱琴海,与希腊、保加利亚接壤,东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伊朗接壤。
土耳其所处安纳托利亚半岛,是连接欧亚的十字路口和门户中枢,地缘政治战略意义重大。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由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和达达尼尔海峡组成的土耳其海峡,是连接黑海和地中海的唯一航道。
一旦土耳其关闭此海峡,俄罗斯就会被封锁在黑海,进不了地中海。
当初我国购买的“瓦良格号”航母,就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被土耳其拦阻长达一年半的时间。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其次,在历史传承上,土耳其不东不西,且东且西,使其既左右逢源,又到处格格不入。
其前身奥斯曼帝国掌握东西文明陆上交通线达600年,将游牧部落的传统、波斯的艺术修养、拜占庭的政治文明和阿拉伯的科学文化融于一身,统合了东罗马帝国和伊斯兰文明。
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后,脱亚入欧,实施政教分离,以欧洲法律为蓝本,拜欧洲为师,向西方看齐。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冷战爆发后,土耳其投身美西方阵营,成为对抗苏联的前沿。
从1987年正式申请加入欧共体,迄今33年,土耳其依然在加入欧盟的路上,这表明西方文明并不那么情愿接纳一个偏东方的伊斯兰国家。
因此,今天的土耳其,依然是东西方文明的混合体,一只脚踏入了西方,但作为历史上数百年与基督教世界为敌的伊斯兰国家,并不被西方完全接纳,双方骨子里的敌意难以根除。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第三,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使得土耳其拥有虚拟历史资本与重复荣光的梦想。
大约在公元6-7世纪,作为游牧民族的突厥人大规模向西南迁徙,进入中亚,11世纪到达安纳托利亚高原,最后到达小亚细亚半岛,经历突厥塞尔柱王朝、奥斯曼帝国,最终于1923年成立土耳其共和国。
奥斯曼帝国鼎盛时期横跨欧亚非,十九世纪国力衰落,一战后解体,在凯末尔领导下,1923年建立了今天的土耳其共和国,领土约为鼎盛时期的十分之一。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1860后,奥斯曼土耳其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迅速发展,而20世纪的凯末尔主义有个“奇幻”的土耳其史观,认为世界上最早的人类出现在中亚,中亚最早的民族是土耳其人,土耳其人将自己的伟大文明传播到了全世界。
土耳其还有个泛突厥主义梦,就是恢复奥斯曼荣光,北进巴尔干,东扩至中东,甚至中亚。
 
近年来,土耳其宗教保守势力炽涨,改变了凯末尔主义世俗化航向。
现在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将自己标榜为穆斯林的维护者,想同时成为“苏丹”和“哈里发”,即政治领袖和宗教领袖,既想对突厥语民族发挥引领整合作用,又想当整个伊斯兰世界的领袖。
这样的梦想恐怕只能是自欺欺人的幻想而已。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第四,近年来土耳其的经济实力持续发展,这给土耳其在世界上四处出击增强添加了些许底气。
21世纪以来,土耳其实施进口替代工业化策略,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经济一直较快发展,GDP位居全球第十。除了2001年发生金融危机和2008年受到美国次贷危机影响,其GDP年均增速都在5%以上。
2003年埃尔多安上台时人均GDP为4700美元,去年已达9100美元,高峰时甚至超过12000美元。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既受北约庇护,自身军事实力也较强大。
土耳其拥有正规军近70万人,军事规模在北约仅次于美国,号称世界第十军事强国,在中东地区军事实力最强。
但土耳其毕竟是发展中国家的底子,该国的科技实力、贸易赤字、货币超发、巨额外债、储备见底表明总体实力有限,军事力量也仅属地区强国。
但土耳其善于抓住时机扩张,趁传统大国自顾不暇或相互之间发生冲突之际,大肆进行战略扩张,多线作战,中东和地中海热点冲突,到处都有土耳其的身影。
华观正论丨土耳其与世界大国的不解世仇
本身还是个侏儒,却想像巨人那样逞能,土耳其咄咄逼人的扩张政策,迟早会碰得头破血流。
唐朝分别于640年和657年彻底击败东、西突厥,导致了突厥汗国的灭亡,突厥残部被迫向西流窜。直到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奥斯曼帝国对我新疆地区横加干涉渗透。
当时,中亚浩罕汗国的军事头目阿古柏趁机带兵入侵新疆。奥斯曼苏丹授予阿古柏“埃米尔”称号,援助军火,阿古柏承认了奥斯曼的宗主权。
生活在“大土耳其”的梦幻中,土耳其至今还诡称我国新疆为所谓的“东土耳其斯坦”,支持新疆暴恐分裂分子,威胁我国家安全。
因此,中土两国具有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
但土耳其实行现实主义政策,中国国力日盛,两国之间的合作空间较大,因此,土耳其总体也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面临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要用两手对待带刺的土耳其,一方面要尽量扩大合作,互利共赢发展两者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关系;另一方面要坚持原则,对其危害我国家安全的行径坚决斗争,予以反制。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1960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