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伤医案发后,医院被噤声,我们该如何反思?

作者:丁香园 DXY

本文转载自:丁香园(ID:dingxiangwang)

伤医案发后,医院被噤声,我们该如何反思?
民航总医院正门

12 月 30 日早晨,虽然北京寒风刺骨,气温达到零下七摄氏度,但赶来为杨文医生献花的人依旧络绎不绝。花束堆满了民航总医院急诊抢救室旁边的房间,溢出至走廊。

伤医案发后,医院被噤声,我们该如何反思?

来送花的绝大多数是快递员,他们和保安一起把花束从快递盒中取出,并小心翼翼地将卡片放在花束上。「今天是我第三次来了」,一位快递员说,我帮人给杨医生送了 6 束花,还在等一位顾客过来,他说要亲自献花。

伤医案发后,医院被噤声,我们该如何反思?
人们站在花束旁边神情凝重,有女孩低头啜泣。急诊科里医生和护士行色匆匆,周一的早晨注定是无比繁忙的。
丁香园了解到,民航总医院急诊留观室一共 22 张床位,目前没有完全住满,很多都是终末期的患者滞留在这里。肿瘤病房只有零星几张空床,一位患者家属表示不太容易进来住院,人太多了。
据丁香园了解,朝阳医院于 30 日发布紧急命令,禁止该院医生针对伤医案接受采访、评论转发新闻以及参加群体性活动。
之前声称「不是政府部门为杀医者母亲组织了所谓的 VVIP 会诊,也不存在免费」的全国政协委员凌峰,拒绝对该事件进行回复,并表示目前正在推动医生救死扶伤、平安出诊的法律出台及配套措施的完善。
这次杀医案件既有偶然性,也折射出种种深层次问题。
对此,丁香园采访了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医学伦理与法律学系副主任刘瑞爽、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以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三甲医院医生,以下是他们对此次事件的看法:
刘瑞爽:杀医案件之后,不应该是把凶手判死刑就算了
近年来的几起杀医案,除了哈医大的王浩医生被杀案凶手是未成年人外,其余都是死刑立即执行,从严从快从重处理。
因为本案比较清晰,证据充分,情节恶劣,所以侦查机关很快移交至检查院,检查院现在已经准备起诉,估计很快就会有一审。
但这种从严从快从重的处理原则用医学上的说法叫对「症」处理在医院增设安保人员,安检设施也是一样的道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真解决问题,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还需要对「因」处理。
对「因」还需要加强综合的社会保障体系。关注医患双方的权利,尤其是患者的权利有没有得到保障,比如这次存在患者住院难的问题。
有人总结了最近几年的杀医案件,说是因为伤医案件的发生,患者与院方先前发生的医疗纠纷均不了了之。

我觉得这样的总结有一定道理,杀医案件之后,不应该是把凶手判死刑就够了。行政机关其实应该把杀医背后的医疗纠纷调查清楚并公之于众,就算原告没有去起诉,也应当主动启动这种调查,搞清楚这背后的这种深层次原因,从哪些方面可以改进。

虽然我们现在有进步,但是我个人觉得还是做得不是很够。
另外,有人说最近出台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说明「治『医闹』有法」。这是一个误区。
首先,是一个纲领性的原则性的法律,一种宣誓,这并不是创新,而是早已有之,实际上它是对原有法律的归纳总结;再者,「医闹」也不是一个完整准确的法律定义,比如理性维权算不算医闹,甚至有些律师都被纳入了医闹的范围,这种模糊的界定只会增加医患对立。同时,对治疗过程发生不同看法很正常,关键是建立什么机制去解决和疏导。
伤医案发后,医院被噤声,我们该如何反思?
民航总医院急诊楼
业内人士:在急诊室,医生连轴转,患者就医体验差

作为一个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我曾经在急诊室工作过,环境非常恶劣。24 小时连轴转,每天要看大量情况紧急的患者,让人焦头烂额。急诊室的设计糟糕,患者就医体验差。在这种情况下,医患冲突在所难免。

医院现在按照 business 的方式运营,肯定优先选择优质客户和优质患者。医院要赚钱,考虑每张床位的收益率、人均治疗费用、床位周转率等,又要面临考核和医保控费。案件中的 95 岁患者年纪很大,并发症多,一住就要很多天,医院肯定不欢迎其入院。这种拒绝会不会让身处底层的患者和家属心怀怨恨,值得我们去思索。

贺滨:根本问题是医疗市场未放开

就这件事来说,实际上医患纠纷是第一阶段,刑事犯罪是第二阶段。两个事件合起来看。我们有必要去反思,医患纠纷是怎么形成的。
抛开凶手孙文斌的偏执性格等偶然因素,杨医生其实是现存医疗制度的「替罪羊」。收钱的并不是杨医生,为什么是她受害?
同时,为什么公立医院的杀医案件多,民营医院少?因为民营医院有市场压力,需要以患者为中心。但公立医院是垄断行业,加上患者太多,工作时间长,压力大,所以公立医院的医生普遍缺少服务意识。不过这时候去谈以患者为中心,实际上是外部要求,而非内在驱动力。
根本的解决方式是,在制度层面引入竞争机制,取消行业准入管制,鼓励更多的资本流入医疗领域,解决医疗资源匮乏的问题。
而政府应该当好裁判,建立行业准则,维护公平竞争环境。
至于医生,没有必要把制度问题揽在自己身上,俗话说「抬手不打笑脸人」,在行医过程中,尽量安抚患者情绪,多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能够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也不失为一种自救方式。

据人民日报报道,12 月 30 日,经侦查终结,北京市公安局对犯罪嫌疑人孙文斌在民航总医院内杀害医生杨文案,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移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审查起诉。丁香园将持续关注、跟进事件最新进展。

图片拍摄:果子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01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李树涛
    李树涛 2019年12月31日 上午11:22

    本来是不想发言,看对最有的那个贺滨说话想骂人,难道引入社会资本就一定能改善情况了吗,莆田系是怎么回事出来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