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川普赦免或赦免川普

文: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间(ID:NYandBeyond)

特稿 | 川普赦免或赦免川普
上周在玫瑰园仪式上,川普将他在白宫的最后一个感恩节仪式描述为“总统正式赦免一只非常非常幸运的火鸡”。总统每年一度上演这么一出饶恕一只火鸡、让它得享天年的的大戏,这让人们窥见了一种深刻的权力:给予法治例外的能力。
在赦免了火鸡之后,川普在11月25日很应景地赦免了他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这位川普的首任国家安全顾问在2017年承认了他在接受联邦调查局调查时,在是否与俄罗斯有过任何接触的问题上撒了谎——虽然嘴上仍然不承认自己败选,但川普已经在身体力行地从事过渡期总统在任期最后几周往往会做的事情:赦免。
专家说,总统在换届过渡期发布有争议的赦免令并不罕见。例如,1992年12月,老布什(George H.W. Bush)总统赦免了伊朗门事件中的六名被告。2001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在任的最后一周赦免了金融家马克·里奇(Marc Rich)。里奇被控逃税和骗税,而其前妻曾向克林顿夫妇提供大量捐款。公共服务合作组织(Partnership for Public Service)的创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斯·斯蒂尔(Max Stier)说,在总统交接期间,“赦免权通常会引起很多关注”。
但川普尤其擅长利用这种权力来造福他的盟友和他个人认识的人。《川普之后:重建总统职位》(After Trump: Rebuild the Presidency)的合著者杰克·戈德史密斯(Jack Goldsmith)计算出,截至11月25日,在川普担任总统期间发布的42项赦免或减刑中,88%的人与他有个人或政治关系。戈德史密斯指出:“没有哪位总统会如此持续地以利己的方式使用赦免权。”
在接下来的几周,川普可能还将进一步赦免,这将涉及他那些犯有联邦罪或正在接受调查的亲密盟友,他的家人,甚至他本人。昨天(12月2日)《纽约时报》报道称,川普已经在考虑“先发制人”赦免他的孩子小唐纳德(Donald Jr)、埃里克(Eric)和伊万卡(Ivanka),以及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律师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朱利安尼回应说,“假新闻”),而川普自己也已经发推文声称,“我有绝对的权利赦免自己”。本周,有消息证实,司法部正在调查白宫所谓的“赦免贿赂”计划。
那么,川普真的有权赦免自己和家人,甚至让他们从尚未被调查起诉的案件中脱身吗?赦免权能让总统为所欲为吗?
 
为什么会有赦免?
 
特稿 | 川普赦免或赦免川普
在《联邦党人文集》中,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强调了赦免权的两个理由:改善可能过于残酷或过于严厉的刑法的不公正性,以及在关键时刻恢复国家的安宁。汉密尔顿写道:“每个国家的刑法法典都无法避免必要的严厉性,如果没有对不幸过失的赦免机制,司法就会摆出一副过于血腥和残酷的面孔。”
可以看到,美国历史上总统的一些赦免正是贯彻了汉密尔顿的理念。吉米·卡特(Jimmy Carter)赦免了那些在越战期间逃避兵役的人。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和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赦免了那些参与反对联邦收税人员的叛乱的人。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赦免了在路易斯安那州活动的大量海盗。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和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在内战后对前同盟军给予了广泛赦免。
其他国家也通过赦免纠正了历史上一些法律的错误。比如英国在2017年颁发《警务与犯罪法令》同样秉持,令4.9万名因为反同性恋法而被定罪的男性获得了死后赦免,当中包括了科学家艾伦·图灵(Alan Turing)。1952年,图灵根据反同性恋法被定罪,之后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就引出了一个更广泛的道德问题。莎士比亚晚期戏剧《辛白林》(Cymbeline)的最后一幕中说:“宽恕是适用于所有人的箴言。”前坎特伯雷大主教罗文·威廉姆斯(Rowan Williams)形容辛白林的立场是道德号角。大主教认为,宽恕一个人的能力有助于提升人类,人类的同情心和和解能力是神之手的证据。
不过,川普已经和即将使用的赦免权可能与神圣或同情无关。而且在此过程中,他可能造成巨大的损害。
 
总统可以赦免所有人吗?
特稿 | 川普赦免或赦免川普
总统在赦免方面拥有广泛的权力。宪法赋予总统的赦免权只有两个明确的限制:总统不能赦免弹劾案,总统赦免只能宽恕或减轻对联邦罪行的惩罚,但对州一级无效。总统的继任者不能撤销此类赦免。这就意味着总统在赦免联邦罪行方面确实基本上能为所欲为,他们可以本着崇高和宽恕的精神纠正法律的错误,但也可以纯粹出于自私。
这种自私的赦免并非没有先例。比尔·克林顿2000年卸任时,赦免了对他同父异母的兄弟罗杰·克林顿(Roger Clinton)吸毒的指控,他还赦免了他的老朋友和同事苏珊·麦克道格尔(Susan McDougal),麦克道格尔曾因拒绝在对克林顿的调查中作证而入狱。老布什赦免了前国防部长温伯格(Caspar Weinberger)和几名国家安全官员,他们被判有罪或被控在伊朗门丑闻中作伪证和妨碍司法公正,而布什本人也被怀疑参与了该丑闻。
但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川普的赦免也不寻常。
首先,在获得川普赦免或减刑(或两者兼有)的42人中,有37人(占88%)与总统有私人或政治关系,只有5件赦免案与个人或政治无关,而且已经通过了传统的司法部审查程序,因此案件本身存在宽恕的空间。
没有哪位总统会如此持续地以利己的方式使用赦免权。他们要么是推进了川普的政治议程,要么认识总统或者与某个与他关系密切的人有联系,要么是他在电视上熟知的人(通常是在福克斯电视台),要么是他喜欢的名人。
这当中包括赦免亚利桑那州前警长乔·阿尔帕约(Joe Arpaio,他因对非法移民执行种族歧视政策而被定罪);保守出版商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他出版过一本支持川普的书);保守评论员迪尼斯·迪索萨(Dinesh D’Souza,制作过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的电影)和前伊利诺伊州州长罗德·布拉戈耶维奇(Rod Blagojevich,川普说,起诉这位州长的跟追着他调查的是同一伙人)。
其次,川普在他的第一个任期结束之前就发布了几乎所有这些有争议的、自私的赦免令,而大多数总统都是在卸任前几周才发布此类赦免令的。而且川普似乎在为幕僚和同伙提供减刑和赦免的可能性,以保护自己不被揭发。今年7月,川普为他的朋友、顾问罗杰·斯通(Roger Stone)减刑。此前,陪审团判定斯通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过程中,犯有妨碍证人、妨碍司法公正和向国会撒谎等罪行。
赦免必须针对特定的罪行吗?总统能给一个没有被调查的人开个空白赦免单吗?
本周,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川普的盟友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建议总统应该赦免自己和家人,避免在卸任后遭遇出于政治动机的调查。“我不知道他是否有权力赦免自己,但应该没有必要,”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回答说。近几周来,鲍威尔代表川普提出了大规模选举欺诈的虚假指控。
问题是,川普和他的子女目前尚未被指控任何联邦罪行,他能写一张空白赦免单,宣布赦免他的孩子或任何与他有关的人尚未被指控(甚至还未被人所知)的罪行吗?确实可以。
最高法院在1866年宣布,赦免权“适用于法律所知的每一项罪行,并可在执行之后的任何时间行使,或在法律程序进行之前,或在案件未决期间,或在定罪和判决之后。”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杰拉尔德·福特总统赦免了理查德·尼克松在他的总统任期内“对美国犯下的所有罪行”,尽管尼克森当时并没有被指控。
大多数法律学者同意,总统不能赦免一个人尚未犯下的罪行,但可以承诺未来赦免计划犯罪的同伙。
制宪者在起草权力时就担心这种可能性,但认为可以通过弹劾来遏制这种可能性。
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法学教授乔纳森·阿德勒(Jonathan Adler)说,“人们担心它会被滥用,毕竟你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总统会派出他的手下去做一些卑鄙的事情,承诺一旦事情暴露他们总能得到赦免。幸运的是,在我们的历史上没有看到这种情况。”
那么总统可以赦免自己吗?
特稿 | 川普赦免或赦免川普
法律专家对川普是否能赦免自己意见不一,毕竟从来没有哪位总统尝试过。但川普和他的团队提出了这种可能性。
2018年1月,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川普的律师团队在一封长达20页的信中提出,川普可能有这样的权力,声称宪法允许总统”终止调查,甚至行使赦免权,如果他愿意的话”。他们没有明确表示川普可以赦免自己,但信中的措辞为这种可能性留下了空间。
2018年6月,川普在推特上写道:“正如许多法律学者所说,我有绝对的权利赦免自己,但我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在过去,行政部门的官方立场是总统不能赦免自己。尼克松总统时期的法律顾问办公室(Office of legal Counsel)在1974年撰写的一份备忘录中表示,赦免自己违反了美国的基本法律原则。在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而辞职的几天前,这份备忘录宣称:“根据任何人都不得在他自己的案件中担任法官的基本原则,总统不能赦免自己。”
不过,该文件也承认其中可能存在漏洞:“如果总统宣布他暂时无法履行总统职责,那么副总统将成为代理总统,则可赦免总统。此后,总统要么辞职,要么恢复他的职务。”
宪法学学者对这一问题持不同意见,一些人认为赦免权是无限的,因此允许赦免自己,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赦免的本质是给予他人一些东西,所以自我赦免违背了这一基本观点。如果有人要检验这个可能的极限,那就是川普;如果有哪个机构能对这个问题做出最终判决,那就是最高法院。
不过,他没有必要这样做。如果他真的想确保自己不受联邦起诉,有一招非常方便:在拜登宣誓就职前几分钟辞去总统职务,让新任总统迈克·彭斯迅速赦免他。这当然极度腐败,但这将是完全合宪的。
 
 
总统赦免权适用于州犯罪吗?
不。总统只能赦免联邦罪行。总统的赦免并不能阻止州政府官员调查川普、他的助手或家人可能触犯的州法律。
目前川普的大部分法律问题都在纽约州的州层面上,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和纽约总检察长正在针对川普可能的保险或银行欺诈展开刑事调查,当中涉及川普的财务状况、他的避税行为、他的慈善活动,以及他向据称与他有婚外情的女性支付封口费一事。这些调查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或几年内进入起诉和审判阶段。
法庭文件还显示,12月1日,总统的女儿兼顾问伊万卡刚刚接受了华盛顿特区检察长办公室的证人传唤,检方质疑川普就职委员会向川普酒店支付了高额费用。
 

延伸阅读:
假如川普败选,11项诉讼正在等待他
特稿 | 川普赦免或赦免川普
总统能接受金钱来换取赦免吗?
最高法院认为赦免权不受国会控制,这意味着如果没有宪法修正案,立法机构几乎无法对赦免权进行检查。
不过,任何以腐败换取赦免的行为都有可能被调查,并被指控为联邦罪行,司法部就曾对克林顿赦免马克·里奇一事展开了调查,但几年后在没有任何指控的情况下结束了调查。
12月1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率先报道了一份由联邦法官公布的法庭文件,文件显示,司法部一直在调查一项可能的贿赂赦免计划,为联邦罪犯工作的人提供金钱作为政治捐款,以换取赦免或减刑。
这些文件经过编辑,因此不清楚谁参与了这一行为,也不清楚白宫可能对此事了解多少。川普星期二晚上在推特上抨击这项调查是“假新闻”。
特稿 | 川普赦免或赦免川普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041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