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作者:肖磊看市

本文转载自:肖磊看市(ID:kanshi1314)


最近,在科技领域有几件事值得关注,一个是中国的嫦娥五号探测器成功降落在月球,并顺利完成月球表面的自动采样,同时上升器带着月球土壤顺利从月球表面升空,成功踏上了返程之旅。

另一个是,中国探月工程对外发布重要消息,称中国将具备月球科学技术研究、资源开发利用技术验证的能力,并与国际同行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

第三个是,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也不甘示弱,其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12月1日说,他依然对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到2026年载人着陆火星“高度自信”。

那这三个消息意味着什么呢,其实从人类科技发展的角度来说,这意味着无论中国在月球建立基地,还是美国实现载人抵达火星,都是一定可以实现的事情,因为这是个确定的物理逻辑。

既然是确定的物理问题,那就存在一套确定的解决办法,所以马斯克为什么会选择火星“殖民”,本身就是对火星非常了解,甚至是精确计算的结果。

比如在各国行星科学家的整个研究和测算当中,把火星改造成地球,也就是将火星地球化并不是没有可能,火星上存在大量的冰、干冰、甲烷,以及丰富的矿产资源等等,这些资源通过一定的方式(比如用大量的核爆),理论上就可以制造出适宜动物生存的大气层等。更主要的是,火星是离地球最近的,具备这类条件的星球。

除了这些,马斯克还以西方惯有的扩张和殖民逻辑,宣誓了对火星的主权,未来由马斯克率先发起的火星“移民”不承认地球法律,一切争端采取自治原则(类似于1620年第一批分离派清教徒从英国抵达北美后,订立的“五月花号公约”)。

那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其实火星作为一个稳定且确定的目的地,正在毫无“反抗”能力的等待着马斯克的“殖民”,就像当年“沉睡”的美洲大陆,基本没有抵抗能力的印第安人,只能等待欧洲人的“殖民”一样。

当然,我这里并没有否认科技进步对人类的贡献,也没有说马斯克的行为有什么不妥,我要表达的意思是,美国人,甚至整个西方主流世界,对火星的认知和了解,其实已经远远高于对于地球上另一个国家,中国的了解。

对于火星来说,美国人知道“殖民”火星总共要分几个步骤,以及如何实现,甚至连具体的时间轴都清晰的画出来了,而且连“殖民”火星之后,要采取什么样的法律,都已经想好了。

那另一边呢,美国人至今还没学会如何跟中国和平相处,甚至整个西方都无法按照自己早已养成的历史优越感来跟中国打交道,也不愿意放下身段更进一步的了解中国,在整个西方诸多精英政客眼里,中国还处在晚清时代,还梦想着要以船舰利炮来改变中国,那这问题出在哪里呢?

最近,美国疫情已经进入到了一天内死亡人数接近3000人的程度(12月4日当天,美国因新冠死亡的人数达到2964人),但并没有引起西方世界的关注,要知道这一死亡数据,已经跟2001年美国911恐怖袭击的死亡人数相当(911恐怖袭击死亡人数包括凶手共计2996人),也就是说,现在美国每天都相当于遭遇了一次911恐怖袭击。

那如此恐怖的事情,西方世界为什么并不是很关注呢,原因是他们正在忙着批评中国一个作者发布的一张用来揭示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丑闻的漫画,忙着给中国贴“战狼”外交标签,忙着关心中国的香港、台湾等问题,忙着骂中国这也不对那也不对。

对于西方一些具有历史眼光的大学者来说,或许认为这就是文明的冲突,然后一笔带过,但问题是,自从亨廷顿提出“文明的冲突”以来,这个词尽管已经被大家熟知,然而,到底什么叫文明的冲突呢?

我的理解是,真正的文明冲突,就是当西方对另一个人类文明的认知,低于对火星的了解,同时西方又无法将其征服或毁灭的时候,才会有文明的冲突。其实当年美洲的印第安人,也有跟古代欧洲完全不同,但同样灿烂的文明,但印第安人的文明跟欧洲人的文明并不会产生文明的冲突,因为印第安人很快就被消灭了。

如今,以中华文明为代表的东方文明,正在以西方非常不适应的方式影响世界,无论西方如何污名化这种影响,都很难被征服或毁灭,这恐怕是未来永久的事实。

当西方天天都在指责中国“战狼”外交的时候,等来的不是中国的“狼性”,而是类似澳大利亚这样,跟着美国跑到阿富汗去猎杀平民的丑闻(这只是冰山一角),是美国社会眼看着每天新冠死亡人数的剧增而无动于衷,是美国不断发起的对自己看不顺眼的国家的打压和制裁,甚至是直接抓捕其他国家的企业主,直接猎杀其他国家的高级官员。“狼”这种动物是不足以形容这类行为的,表面仁义道德,背地里偷鸡摸狗的狐狸更适合些。

也就是说,只要给世界足够的时间,西方的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的,两百多年前是拿破仑(法国),一百多年前是英王维多利亚(英国),七十多年前是希特勒(德国),现在也该轮到美国了。这就好比说,强盗和小偷尽管可以扮演三、五天,甚至是三、五年的正人君子,也可以发明出极其高深的学问,并趾高气扬的宣扬什么是正道,但不可能长期伪装,因为不当强盗和小偷,是维持不住生计的,只不过“盗亦有道”,很多国家只是习惯了逆来顺受罢了。所以,大家可以放心,中华文明绝对有这个耐心,让美国的狐狸尾巴露得更充分些。

现在说到西方对中国不了解,其实很多人只是停留在非常表面的程度,比如语言、风土人情、社会制度、宣传方式、科技发展、教育体系,以及对人性的探讨等等,但其实这些东西对了解中国意义不大。

接下来我就说说,西方应该如何从更深层的逻辑来了解中国,因为我可以肯定的说,西方谁先真正了解了中国,真正懂得如何跟中国打交道,谁就能最先获得更大的利益,而这种利益的延续,可能不是几十年的问题,而是数百年的问题。

我今天先从三个方面说一下中国的底层属性问题。

首先,中国是一个比西方更具备世界属性的国家。

由于我们当代人经历的事情较少,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大家都印象深刻,觉得好像中国一直很封闭,其实作为整个中国来说,也可以说对于整个中华文明来说,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属于世界的。

中国的历史,从来就不是封闭的历史,早在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公元前300年左右),当时中原的赵武灵王为了国家的强大,就开始推行“胡服”、教练“骑射”,这就是后来被人们传诵的“胡服骑射”的故事,而胡服骑射本身就是在向外学习。

那个时候,中原就已经跟东北的东胡,北边的匈奴,西北的林胡、楼烦等搅合到了一起,这些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和战争水平,深刻的影响着中原,而中原文化,也深刻的塑造着整个东亚。

现在很多人觉得中华文明里面,最重要的是儒家文化,但其实儒家文化,远远不是一个静态的刻板守旧系统,传入中国的佛教,就深刻的改变了儒家文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大儒都去学佛了,而后来传入中国的伊斯兰教、基督教等等,跟儒家之间建立的互动和影响,也塑造了新的文明形态。

西方工业革命兴起之后,工业文明以其强大的进攻性来到了亚洲,然而,东亚的日本、韩国等之所以能够出现经济奇迹,很大程度上来说,跟不断进阶的儒家文化有很大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被美国直接统治和改造过的菲律宾没有发展起来,而儒家文化圈却诞生了亚洲四小龙的原因,如果儒家文化是一个守旧封闭的系统,是跟现代文明脱节的系统,恐怕整个中日韩、新加坡等等就不是现在的样子,而更可能是非洲和南美洲的样子,或类似于印度、菲律宾的样子。

那我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呢,其实推动这个世界进步的,主要依然是人类精神层面的世俗和进取之心,世俗意味着要尊重科学和自然,而进取意味着人会把自身的潜能发挥到极致,儒家文化成为中华文明的精神内核,原因就是儒家文化是世俗和进取的文化,比美国人所推崇的新教伦理更加世俗和进取。

当然,我不是来吹儒家文化的,对研究繁文缛节我从来也不感兴趣,我只是想说,儒家文化早已不再是攻击者眼中的样子了,这就好比说,你硬要把欧洲黑暗的中世纪,拿来理解如今的美国清教徒文化,那将是毫无意义的。

而我提儒家文化的意思是,中华文明,并不是一个靠一两个人的嘴就能定义的文明,更不是一个在“温室”里成长起来的文明,没有人能够给这样的文明做出确切的解释,因为他是一个动态的,坚韧的,不断融入和吸纳世界的文明。

也就是说,纵观中国历史,其实就是一部跟中亚、南亚、北亚,以及西方世界各种经济模式,以及不同政权、信仰等互动和博弈的历史,甚至也是人跟自然灾害作斗争的历史,这种互动和博弈,甚至是斗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更准确的说,中华文明,是在面对世界各大文明和自然界的狂风骤雨中成长起来的文明。

明朝有过片板不得入海的禁令,但也发起过郑和下西洋的创举,要知道当时西方搞大航海,最大的船,其长度还没有郑和船的宽度长。清朝是中华文明史上,一个由东北半游牧地区人口南下建立的政权,但清朝为了展现自己的正统,给明朝修史,传承中华文明。在开放性方面,早期的顺治皇帝可以跟来自德国的传教士汤若望就西医西药和中西历法方面的问题彻夜长谈,甚至有一年,顺治过生日时,将生日宴会摆在了汤若望的教堂里。

新中国建立后,中国虽然站在了苏联阵营,但其地位从来都不是苏联来背书的,而是通过像朝鲜战争这样的立国之战,以及提出第三世界这样的外交概念,团结了亚非拉诸多主权国家,得到世界拥护和尊重的,更主要的是,指导中国革命成功,再次重塑中国人意志和价值观体系的,是被中国本土化后的,来自西方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也就是说,中华文明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世界,从来就是世界的组成部分,正因为中华文明的实用主义根基,从两千多年前开始,中国就已经完成了世俗化进程,整个社会不再受到极端思想的长期约束,什么样的制度和信仰可以解决民众的实际问题,能建立起来更加统一的市场,就引进什么样的制度和信仰;什么样的技术可以强大自己,就引进和学习什么样的技术,从穿着打扮到宗教信仰,从治病救人到富国强兵,中国从来没有与世界脱离。

当然,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华文明有时候会显得停滞不前,但那本身就是一种容错机制(平衡无限增长的人口和有限资源的问题,以及民族融合问题),因为每一次停滞之后,出现的就是更大规模的崛起。

大家可能对晚清的破败印象深刻,但却不知道的是,历史上,在盛唐之前,有过十六国和南北朝的时代,要知道这两个朝代总共加起来是286年(比整个清朝的历史都长),而正是这286年的华夏各族大博弈和大融合,给后来的隋唐多民族大一统时代奠定了基础;再比如,大宋之前的五代十国,也都延续了超过140年,才有了如今被很多商贾志士和文人骚客怀念的宋朝。

另外,如果不是跟北方蒙古和关外满清的大博弈,中国就不会有马可波罗笔下的盛世元朝元大都,西藏就很难真正纳入中国版图,也很难有因清朝而大体留存至今的中国版图。也正是由于从清末开始的,跟来自西方的工业文明正式全方位碰撞,最终经过长达百年的大博弈、大斗争(从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找到了如今属于自己的工业化和社会主义道路,中华文明再次进入了更大的复兴时代。

因此,中华文明不仅是一个没有间断的人类文明,而且从来就是世界各类文明互动和博弈的结果,也就是说,如今的中国,本身就是被全球历史塑造出来的,如果西方一定要认为现在的中国是有问题的,那就要从自身的历史去反思。

也就是说,如果西方的价值观依然是唯我独尊,无法学会接纳,那中国一定是遇强则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其博弈和斗争下去。更值得西方认真研究的是,中华文明在错过西方工业文明两百年后,在被一度领先中国工业化的日本以倾国之力入侵之后,在被美国和苏联两大地球霸主夹击之后,依然顽强的完成了在大统一体制下的浴火重生,这是任何一个农耕文明在面对工业文明时都未曾有过的。

现在大家经常会说,全球最古老的文明,好像只有中国延续至今,但大家并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其实原因很简单,其他这些文明纵然伟大,但本身是一种区域性文明,并不是在参与全球长期大博弈当中成长起来的文明,因此并不知道在适应未来的道路上,如何迅速调整和升级,应对各类风险的能力被大大削弱,从而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请注意,我这里说的大博弈和大斗争,必须是不间断的,而且不仅仅是跟人类自己,在中国历史上,不仅无时无刻都需要面对东北、北方、西北等四面八方的威胁,而且也要面对来自从南至北数千公里海洋方向的威胁,同时还要跟各类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

就拿中世纪东西方都爆发的瘟疫来说,在欧洲夺走了2500万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3。当时欧洲是如何认知瘟疫的呢?其实跟如今美国应对疫情有很多相似性,当时有人认为是上帝的惩罚,有人说是来自东方的恶魔,还有人认为是犹太人向河流里撒下了剧毒粉末所致。

而在此之前的中国宋朝,在面对瘟疫的时候,完全是一套非常科学的国家级应对方法,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阅读几篇论文,比如雅彬的《宋朝用“公费医疗”抗瘟疫》、韩毅的《宋代地方官吏应对瘟疫的措施及其对医学发展的影响》、刘清明的《宋代官办药局的设立及功能评价》、汪圣铎,胡玉的《宋代应对瘟疫的措施》等等,请注意,这些论文并不是这次疫情爆发之后才撰写的,此前早就发表了。

因此,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把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看成是没有意义,是落后禁锢和专制野蛮的历史,是人类文明的对立面,是拿来污蔑的历史,那么将会遭遇历史的遗弃和教训,一旦在这样的逻辑下研究中国,并试图做出正确的判断,从而指导国家或个人做出正确的前途选择,那就要犯常识性错误。

其次我要说的是,中国是一个多元统一的多民族超大规模共同体国家。

为什么这一点要单独拿出来说呢,因为目前中国面对的最大的对手,是被称为多种族移民国家的美国,似乎只有美国的价值体系,可以把不同种族和信仰的民众整合到一起,并形成一个超大规模的共同体国家。

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大家,中国的少数民族人口超过1.2亿,也就是说,中国的少数民族人口,已经相当于一个日本,也接近整个俄罗斯的人口。另外,中国有基督教人口7000万(比整个英国的人口还要多),其中天主教2000万,中国还有穆斯林人口3000万(跟沙特人口相当),佛教徒1亿,而他们都能毫无主客之分的生活在一起。

我可以发一些中国各民族明星照片,由于篇幅有限,只能展示一部分。在中国,曾在NBA打球的巴特尔是中国的蒙古族,目前十分走红的迪丽热巴、古力娜扎等是维吾尔族,佟丽娅是锡伯族,韩红是藏族,刘诗诗、金晨、马思纯等是回族,吴京、王丽坤、关晓彤等是满族,何洁、吉克隽逸等是彝族。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最近,出生于北京,成长在北京胡同,毕业于北京大学的中国跟乌干达混血中国籍黑人祝铭震,已入选中国篮球国家队集训名单。祝铭震并非归化球员,而是在在北京土生土长的中国籍混血。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中国还有白人塔吉克族,下面是很普通的两位中国新疆的塔吉克族白人姑娘。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按照目前中国的发展速度,在少数民族地区完成脱贫,进入小康和富裕社会之后,一旦在蒙古、新疆、西藏等地区建立起来完善的体育设施和教育体系,让更多的少数民族发挥出体能、文娱等特长,得到更加专业的训练,我相信中国的娱乐、体育等行业,会给世界带来不一样的感官,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理解中国最重要的部分。

时至今日,西方还总是拿理解日本、韩国等国家来理解中国,其实搞反了,从文化上来说,这就类似于要用“儿子”去理解“父亲”(只是举例,没有其他意思),只能是管中窥豹,中国从地域上横跨半个亚欧大陆,两千年前就开发了河西走廊,真正打通了东西方地理大通道,把地球上最重要的几大文明都串联到了一起。

那这能代表什么呢?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所代表的意义,远远不是简单的多民族社会的问题,而是所承载的超越狭隘民族国家的,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

西方永远不会理解,中国为什么可以跟非洲,以及穆斯林世界的关系如此和谐,就算西方极力的挑拨离间,中国总是能赢得全球不同种族和不同信仰群体的认可,原因就是西方根本不了解中华文明,中国对不同种族和不同信仰的接纳,不是简单的学者的呼吁,更不是国家的强制,也不是精英居高临下的伪装,而是早就融入到血液里的融合,我本人从小就生活在回族和藏族比较多的地区,我们一起踢球、玩耍,也经常发生冲突,但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主客这类的分别。

因此,在理解中国的时候,套用日本的大和民族主义,以及韩国的韩民族优越主义,是根本无法理解中国的。如果再按照西方的基督教排他的异教徒逻辑来研究中华文明的接纳融合属性,恐怕就更难以理解了,站在这样的角度来观测和研究中国,就只能靠先入为主的意识形态逻辑来表明政治立场了,而不是真正研究问题。

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引出了一个更为宏大的问题,那就是如今的中国,是如何将不同信仰、不同民族的超大规模国家,整合在一起并迅速崛起的呢?这就要提到中国超越这一切的价值观体系,但要说明白中国超越这一切的价值观体系,还得说一下当今世界西方所推崇的价值观体系。

我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比如西方所推崇的泛“民主”价值观体系,给世界带来了什么呢?就拿美国自己来说,目前两党已经开始的分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牵扯到种族和信仰的分裂,也就是说,从美国政坛最早的对国内经济政策的不同主张,已经演变为谁支持少数族裔,谁支持白人群体,甚至也已经到了谁支持新教,谁支持其他信仰;谁支持中国,谁反对中国的程度,可能大家还没明白这将意味着什么。

那我再举个例子,比如像中东、非洲等诸多被西方改造过的国家,刚开始走上了很好的世俗社会,但由于泛“民主”化,最后选举上来的政府,往往就是强调宗教的政府,因为任何人想获得支持,就得迎合占大多数宗教信仰的选民,而一旦宗教派上台,国家就走向了反世俗主义,甚至政教合一,然后西方受不了,就用其所控制的军队系统推翻民选政府,再重新选举,保证国家的世俗化。

但当重新开始选举的时候,宗教派又会获得更大的支持,这使得这些国家,根本找不到发展国家的正确方案,国家制度毫无尊严和权威可言,整个国家只能陷入世俗化、选举、宗教派上台、被推翻、再选举、再被推翻这样的无限循环。

这也是为什么伊朗等国家,要从世俗化重新回到宗教社会,而被美国刚刚改造过的阿富汗和伊拉克,也都立马变成了宗教政权的原因,尤其是像土耳其这样世俗化十分彻底的北约国家,甚至是准备加入欧盟的国家,依然重新走上了宗教国家的根本原因。

也就是说,一旦中国走向西方倡导的泛“民主”化,分裂和动荡就是大概率事件,因为为了获得某种支持,一些人会宣传和支持大汉族主义,一些人会搞少数民族主义,一些人会打出宗教等信仰差异和冲突,还有一些人会强化南北有别和东西差异,甚至还会出现,亲美和反美两方的对决,无论任何一方,都会出现相应的支持者,最终整个国家将分崩离析,走向分裂,然后被各列强蚕食。

因此,中国需要的是超越这一切的,新的普世价值观体系,中国需要重新定义什么是适合中国的普世价值,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大统一共和国模式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原因就是共产主义是一个超越民族、宗教和地域的价值观体系,是一个人民民主专政的体系,是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政党,只有这样的价值观体系,以及其系统化的,为贫苦大众谋利益的政党,才能拥有超越民族、宗教、地域差异和对抗寡头,以及阻止西方分裂企图的组织和执行体系,才能重新完成对中国的整合。

现在的中国,不是一个民族去统治另一个民族,中国也不是一个宗教去统治和排挤另一个宗教,中国更不是简单的亲美或反美,中国只关注落后与先进的区别,我们不在乎你是什么民族,更不在乎你拥有什么宗教信仰,也不在乎你到底是亲美还是反美,我们在乎的是,你是否认可中国的组织和生活方式,你是否已经脱贫,你是否已经收入翻倍,你是否已经走上了小康之路,你是否在不断的进步和世俗化,而不是极端化,这是唯一的关注点。而我们再看看现在的美国,已经进入到了纠结谁是白人谁是黑人,谁是新教,谁是天主教,谁是华裔,谁是印度裔,谁亲中国,谁反中国等等程度。

这就是为什么当中国和西方,更明确的说,当美国要打压中国的时候,一定会拿中国共产党说事的原因,因为只要中国共产党的普世价值观还在,任何想肢解和削弱中国,任何试图挑起中国民族争端,任何对中国的分裂企图都将是徒劳的,因为从历史的角度,中国民众很难再找到可以团结和管理如此复杂和规模如此之大的国家的普世价值体系。

也正因为如此,中国才完全有资格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如果西方无法深刻理解中国超越民族和宗教信仰等的价值观体系,依然以西方那种看谁都像异教徒的逻辑来看待中国人的想法,那就只能是无限虚伪之下的偏执。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问题的解决方案,如果美国跟中国共产党为敌,实际上就是要否定中国问题的解决方案,因为中国不可能放弃多民族主义,不可能走民族矛盾冲突的路径,中国也不可能走宗教极端主义,中国更不可能走类似乌克兰等国家的亲美和反美分裂主义,中国也不能走墨西哥、巴西等被美国改造后的多数贫民窟和少数财阀精英寡头主义,中国只有坚持共产党的超越民族、信仰、阶级,以及国际仇恨主义的普世社会主义,才能成为真正的中国,才能延续中华文明,才会给世界带来安宁。

我以前多次说过,纵观整个东南亚的近代史,其所有的不幸,都是因为中国的衰败,从而都想吃中国一口,失去了制衡所致,反过来看,无论是哪个历史阶段,只要东亚有一个强大的中国,整个亚洲就一定是世界经济的中心之一,世界财富一定会流向亚洲。

我可以这样说,就在西方现在天天拿来吹牛的大航海时代,盘踞在中国东南沿海的海盗,都可以屡次打败当时最强大的海上霸主荷兰,而这些海盗,就是通过垄断基于中国的东南亚贸易而生存的,其总部设在日本长崎,雇员数十万,其中不乏中国、日本、欧洲、非洲,以及中东印度等地人。也就是说,当年仅仅东南亚海上贸易的“手续费”,就足以养活可以打败荷兰的海盗群体,足见这一区域贸易量的巨大。现在签署一个RCEP,西方好像觉得很突然,但其实这从来就不是东南亚贸易的巅峰状态。

我再给大家说一下当前东南亚的经济逻辑,美国早在2006年就给了越南最惠国待遇,欧洲、日本等也都跟越南签署了各类自贸协议,很多欧美日等工厂,也都搬迁,以及打算搬迁到越南,那我的问题是,如果按照人口等,非洲的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埃及等等,其人口都比越南多,而且离欧洲特别近,为什么欧洲的企业不迁往尼日利亚和埃塞俄比亚、埃及等国家呢,而要迁往如此之远的越南呢?另外,菲律宾离日本更近,日本企业为啥不迁往菲律宾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从文明的角度来说,越南依然是儒家文化圈的成员,人们讲究进取之心,且拥有秩序感,这是人类创造财富的基本前提,更重要的是,越南就在中国旁边,把工厂放在越南,可以更好的利用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最全、最大的供应链体系。

其实你去看,菲律宾人口比越南还要多出3000万,而且菲律宾完全是被欧洲和美国殖民起来的,制度和法律也都非常像欧洲和美国,如果是想离开中国就近搬迁,为什么大家不讨论把工厂迁到菲律宾呢,反而那么热衷于将工厂迁到价值观完全不同,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越南呢?但如果你知道,菲律宾连基本的,杀人放火的毒贩都治不了(西方反对,说侵犯了人权),谁会放心在这样的地方大搞生产呢?

其实无论东南亚各国政客和被美国控制的寡头心中如何谋划,但作为民众,整个亚洲都应该感谢中国的崛起(民众逐渐会明白的),如果不是中国的崛起,仅仅日本和亚洲四小龙,是留不住世界产业的,日本看上去很强大,但日本大部分资产最终都回归到了美国,中国崛起之前的太平洋,仅仅也不过是大西洋的一个小补充,而正是因为中国的崛起,西方不仅开始重视中国,而且也开始重视中国周边国家,因为中国把全球延续了两百多年的技术、产业、资本,硬生生的从大西洋沿岸,永久性的分流到了西太平洋和南海,让这一地区,重新成为不可转移的世界经济中心,中国的崛起,才是整个亚洲的福气。

因此,西方,尤其是美国,如果无法真正走出盲区,开始彻底的了解和研究中华文明,而依然停留在追踪网络热点事件,逞口舌之勇,以及针对香港、台湾、新疆西藏等的政策层面,那将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西方一定要搞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对西方的研究,数倍于西方对中国的研究,中国目前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来说,本身就是不断的学习西方的结果,如果西方的精髓中国没有学到,那中国肯定不会发展到今天,反过来说,西方极力推广的所谓西方模式里面的“精华”,却使得诸多发展中国家陷入了分裂,以及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

我还可以这样说,正是由于中国坚持了自己的学习节奏和发展模式,美国等西方国家,才不得不跟中国合作,假设中国按照西方的意愿,把自己变成墨西哥和巴西的样子,美国能从中国得到啥呢?像打击墨西哥非法移民一样打击中国的非法移民?让中国成为巴西一样的农业出口国,跟美国抢大豆市场?

要知道如今的中国,就在美国天天高喊着要跟中国脱钩的时下,美国在农业和石油等领域对中国的出口再创新高,美国现在已经成了中国第四大石油来源国,同时,按照上个月的数据,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总额再创新高。

当然,中国还需要不断的向西方学习,不断的推进自身的改革,毫不犹豫的走向法治社会,我们对任何文明都抱有学习和敬畏的心态,但至于如何学,不是对方说了算。

最后再说一点,就在西方沉浸在舆论战场对中国建立的心理优势的时候,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和建设着自己。

我先给大家一个最近的数据,比如最近两个月,中国的出口总额超过了4600亿美元,那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呢,比如印度,整个去年一年的出口总额是3200亿美元,也就是说,中国最近两个月的出口总额,就已经是印度去年全年出口总额的接近1.5倍,请注意,去年印度可没有爆发新冠。

在国内建设方面,仅仅高铁一项,中国至年末,又将新增13条高铁运营线路。

肖磊:“战狼”比“狐狸”磊落,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不比对火星多

科技方面,除了最近关注度比较高的探月工程,中国还公布了几个重量级的成果,分别是:中国新一代人造太阳装置建成并首次放电;中国的超燃冲压发动机地面实验中使其连续运行了600秒,美国这个记录是210秒;中国的量子计算机项目,成功构建76个光子的量子计算原型机“九章”,大幅超越了去年谷歌发布的53个超导比特量子计算原型机“悬铃木”。

另外,中国载人深潜项目“奋斗者”号载人潜水器打破10909米深潜纪录;中国自行设计研制的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完成海上首飞;中国正在研制中的300座以上双通道宽体客机CR929,预计在 2023到2045年交付约1000架;中国还计划到2045年全面建成全球快速抵达航天运输系统,满足每年总飞行千次级、总货运万吨级、总客运万人次的总目标。

当然,很多同学可能会说,作者吹了这么多,中国为什么还在芯片、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等等方面,被人家卡脖子呢?其实我想说的是,国家的发展规划,跟个人的发展类似,哪些东西是不重要也不紧急的事情,哪些是重要且紧急的事情,而哪些是远期重要但时下又不紧急的事情,哪些又是当前紧急,而远期又不重要的事情,需要分门别类的做出规划和推进。

如果不是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以倾国之力研制两弹一星,中国就不会有后来的和平发展环境,正是由于有了战略性科技力量,整个社会才可以大胆的改革和试错,才会给芯片等研制提供市场机会。否则你连被人家卡脖子的机会都没有,你去看,美国会用这些去卡阿富汗、伊拉克的脖子吗?

再者,我举个反例大家就明白了,既然芯片一直就存在卡脖子的问题,那为什么中国电子产品的发展速度如此之快,在全球占有如此之大的市场份额,诞生了如此之多的电子品牌呢,而作为美国盟友的欧洲,同样是制造业非常发达的地区,美国也没拿芯片卡欧洲脖子,欧洲诸多电子品牌为什么会没落呢?你现在还能买到西门子、诺基亚的手机吗?

其实在民用科技领域,卡脖子是互相的,你掌握了技术,但我拥有最大规模的市场。如果你的技术并不是拿来变现的,那你卡我脖子是有威慑力的,但如果你的技术是用来赚钱的,那你卡我的脖子,就相当于卡自己的脖子,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当年一定是先要研制两弹一星,而不是先要造出大家都能开的上的汽车的原因。这就是分清轻重缓急的重要性,毕竟我们在工业化方面,落后了西方两百年。

大家还可以再想想,就算是美国现在打压中国科技,也必须得到处鼓吹和散播威胁论,上升到国家安全威胁这样的高度,才能卡一下华为、中兴的脖子,鼓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为自己垫背,而且还要忌惮中国的反击,但对于伊朗这种国家,美国采取的方式是什么呢,很大的可能是直接派人把人家的科学家杀了。

当年为中国研制两弹一星的诸多功勋和工厂,直到四十多年后才开始解密,原因就是防止敌人的暗杀和破坏,而现在呢,哪个国家敢派人来暗杀中国的科学家?我们可以正大光明的研制芯片、航空发动机、开发操作系统,甚至正大光明的跟美国争夺相关人才。这都是我们排除万难,搞出了两弹一星的结果。

乌克兰当年为了亲西方,获得西方的支持,放弃了前苏联留下来的几乎所有的国防战略科技和武器,那西方让乌克兰发展起来了吗?不仅没有发展起来,而且还把乌克兰当枪使,摧毁了其发展经济的和平环境,成为西方反复收割和欺骗的对象。到如今,一个快破产的航空发动机公司,中国要去拯救,还被美国要挟,蓬佩奥说绝不能让乌克兰的快破产的航空发动机公司被中国收购,要知道这可是乌克兰企业主动来找中国的。然后乌克兰政府就毁约了,中国不得不诉诸到世贸组织。乌克兰真TM可悲。

其实中国对乌克兰这家公司的兴趣没有美国想象的那么大,中国的歼20已经换装国产的涡扇-10B发动机,涡扇-10B发动机的最大推力达到14吨,比较接近F22战机的航发推力了。同时,中国的的涡扇-15发动机也已经基本研发完毕了。就像我们为什么依然还会购买一些俄罗斯的武器,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对友好国家的支持,而不是中国真的缺。

所以,我从来不觉得芯片和民用航空发动机等等就是中国的软肋,这种卡脖子,只不过是减少技术提供方的收入,同时又给中国国内企业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罢了。

我还可以告诉大家,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不仅依然是全球最快的,而且是全方位的,今年的前十月,中国消耗了全世界超过60%的钢铁和水泥,消费了全世界40%的新能源汽车,安装了全球超过60%的5G基站,购买了全球接近30%的服务机器人。

另外,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内地新上市IPO数量全球第一,融资额全球第二,上交所通过公开募股筹集的资金为2019年同一时期的三倍多,有294支新股上市,创十年来新高。

再过个十来年,西方突然间会发现,对中国的批评,会变得力不从心,这就好比说,中国现在很多人为什么还非常在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指指点点呢,原因是人家在很多生活硬件和治理软件方面依然比中国要强,而同样是泛“民主”国家的墨西哥和巴西,以及菲律宾等国家,如果天天对中国指指点点,中国人会在意吗?肯定不会太在意。

因此,对西方最好的回击,不是纠结是不是“战狼”外交的问题,因为“狼”至少是光明磊落的,是懂得在最恶劣的条件下生存的,是知道内部凝聚和对外边界的,而居心叵测的狐狸,看上去柔软细语,但掩盖不了尖嘴猴腮之下的伪装和欺骗,所以,我们只需要用中华文明的耐力和进取基因,等待狐狸尾巴的暴露,只要是狐狸,饿了总得出来觅食。有兴趣同学可以再回过头去看一下我五月份的文章:“中国需警惕,不收割全球美国难以度过这次危机”。

另外,中国要以更大的决心和意志,以及制度优势,加速对国土的改造,如果有一天,生活在新疆、西藏等偏远地区的民众,全都住上了钢筋水泥空调暖气房,都开上了汽车,都用上了燃气,门口不远处就是高铁站和高速公路入口,有低廉的电价和吃不动的新鲜果蔬,有人均足够长的受教育年限和足够多的人均体育设施,而在中国的中东部地区,住在任何一个省会城市,都拥有超过住在东京湾区和旧金山湾区的现代化体验,那个时候西方在我们眼里,就变成了另一种文明,我们看他们,就类似于100多年前西方看中国晚清的样子,你还会在乎他们在说啥吗?

文/肖磊(如果担心错过重要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公众号)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100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