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年前的毛主席说:他们懂什么是资本主义?

作者:温伯陵

本文转载自: 温乎(ID:wenboling2020)

48年前的毛主席说:他们懂什么是资本主义?

    温乎曰:    

资本需要教育。

1

1972年,有人问毛主席:“资本主义复辟,无产阶级就会吃二遍苦吗?”

 

毛主席不屑一顾:

 

“你太高看他们了,他们懂什么是资本主义?最多倒退回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资本主义是靠侵略和掠夺别的国家而积累资产的,他们敢侵略谁呀?不被侵略就阿弥陀佛喽。

 

“他们只能剥削本民族的百姓,或者贱卖自己国家的资源,以满足自己贪得无厌的私欲。

 

那时候的人们不懂,总以为毛主席夸大其词,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是资本主义,也不见得有多坏嘛,肯定是主席老糊涂了。

 

然而几十年后,呐,你都见到了。

 

上个月被约谈的蚂蚁金服,嘴上说着大数据、算法、金融创新、高科技公司……其实本质上是一家放贷公司。

 

他们用30亿做本金,加上百倍的杠杆,能放出3000亿贷款。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蚂蚁金服可以轻松置身事外,数千亿资金的损失将由国家和人民背锅。

 

蚂蚁金服变成“马已经服”没多久,其他互联网巨头不吸取教训,反而布局“社区团购”,集体把手伸向菜市场,准备收割中老年人的钱包。

 

如今再回头看毛主席的话,是不是呼应上了?

 

他们掌握了庞大的资本,却没有胆量出海开疆拓土,每分钱、每份精力都用在国内的一亩三分地,瓜分完电商市场就放贷款、送外卖、出租车、卖白菜……

 

什么时候国内地盘瓜分完毕,各个领域都有垄断的巨头,他们便能坐地收租一本万利。

 

到那个时候,中国人做什么事情,几乎都绕不开这几家公司。

 

到那个时候,哪有动力创新哦。

 

但是显而易见,他们空负资本之名,却不懂什么是资本主义,无非是地主老财的剥削手段,套上互联网的皮罢了

 

不过最近国家频繁出手,到底什么是资本主义,他们也不需要懂了。

 

先是在十月底通过关于“十四五”的《建议》,开篇就说:“制定科技强国行动纲要,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新型举国体制,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提高创新链整体效能。

 

紧接着在12月11日的政治局会议上要求“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夯实农业基础,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也就在同一天,官媒点名批评“社区团购”,说别只惦记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意思很明白了,国家不允许互联网巨头在任何领域,出现任何垄断行为,凡是以为资本为王的公司,都被会教做人。

 

这个国家终究是姓社。

 

 

2

 

 

为什么垄断如此遭人恨呢?

 

其实垄断并不是核心问题,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垄断给公司带来的议价权,可以挟国家和人民谋私利

 

我们这个号是读历史的,就举个历史的例子。

 

古代农民在王朝初年有大片土地,可以自由选择地方定居或者耕种,不必看地主豪强的脸色。

 

而地主的土地很多,却没有足够的人来耕种,便会给农民让利,比如减田租、送福利什么的,求农民给自己种田。

 

这个时候相当于互联网公司初创,为了拉流量凑人气,动不动就送优惠券,求着用户使用自家的APP。

 

所以此时的地主和农民、公司和用户的互动是良性的,双方各取所取,基本没有太难看的事情出现。

 

可慢慢的事情正在起变化。

 

那些地主经过一代代的继承,逐渐有了强大的先发优势,地主后代有了土地,便有了优质的教育、光明的仕途、同等级别的姻亲,这些优势又会反过来保护土地的扩张。

 

到后来,地主会把家乡的土地都兼并了,形成土地垄断的地位。而自耕农的土地已经所剩无几,为了养家糊口,必须租地主的田。

 

个时候,垄断土地的地主就有了议价权。

 

你想租田是吧,好说啊,每年收成的70%都是田租,没问题吧?什么,你居然说田租太贵,那就不要租好了,反正方圆百里的田都是我的,不租饿死你。

 

农民能有什么办法,不交高额的田租就要饿死,思来想去还是租吧,能活一天算一天。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就是普通人面对垄断的处境

 

那些互联网公司不也是么,经过十年发展壮大,每个领域都有垄断的巨头,只要普通人想在这个领域生存,那就得使用垄断公司的规则。

 

比如出租车定价是滴滴公司说了算、外卖费是美团说了算、小额贷款的利息是蚂蚁金服说了算、网购质量是淘宝说了算。

 

普通人不满意,垄断公司会说,那就不要用好了。

 

可这些都是生活必备的东西,怎么可能不用呢,而只要你用了这些APP,就成为垄断公司大数据的一部分,也就是被挟制了。

 

最可气的是,所有无奈都是以美好面目出现的。

 

古代农民遭遇灾年,为了换一口活命的粮食,会以低价把土地卖给地主,地主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啊,还不感谢我?

 

互联网垄断公司的广告语说,小额贷款让你女儿的生日有模有样……

 

明明是坑了用户,还让你感谢他们,缺德不。

 

而且垄断是挖国家的墙角

 

那些田连阡陌的地主豪强,根本不在乎哪家哪姓坐江山,国号是汉唐宋明清都无所谓,反正不管朝廷怎么变,他们都是主人,谁让田地都在他们的账本上呢。

 

既然无所谓改朝换代,那么“爱国”对于他们来说,便是口号而已,需要的时候喊两声,不需要的时候转头跪拜新主。

 

所以垄断江南土地和政商的东林党,才会在大明、大清、李自成之间骑墙观望,谁赢了他们支持谁,或者说他们想支持谁,谁就能赢。

 

那些各个领域的垄断公司,又何尝不是如此?

 

反正大数据在手,治江山总要用得着他们,什么时候都有一口饭吃别看现在口号喊得响亮,其实都是潜在的东林党。

 

这和个人取向无关,而是垄断必然会造成举足轻重的地位

 

 

3

 

 

历来反垄断有三种模式。

 

其一是汉武帝的反垄断。

 

汉朝经过70年的太平岁月,出现很多豪商地主,不仅垄断盐铁等工商业,还兼并土地称霸地方,甚至和诸侯王勾结对抗朝廷。

 

比如卓文君家族以冶铁起家,生意大到富可敌国,生活质量可以和皇帝比肩。山东商人刀某以煮盐起家,积累财富数千万,而当时的国库存钱也不过如此。

 

这些地主豪商还放高利贷,利息在1-10倍之间,穷人只要向他们借钱,往往要被套牢,一生一世给他们做牛马。

 

汉武帝要治理天下,便听了桑弘羊的建议,推行告缗令和算缗令。

 

算缗令是征收商业税,根据商人呈报的财产数量,按12%的比例收税,而普通小商人则征收3%的财产税。

 

告缗令则是为了防止商人呈报虚假财产,鼓励汉朝人民检举揭发,凡是核实商人呈报的财产是假的,就没收全部财产,并且奖励一半给告密的人。

 

商人出来做生意,谁的屁股干净呀。

 

告缗令和算缗令推行三年,汉朝的“中产之家皆破”,地主豪强被整治的服服帖帖。

 

而且汉武帝把最赚钱的盐铁生意,全部收归国有,不让民间商人插手了,既然要垄断,还不如由国家来垄断。

 

汉武帝的反垄断,其实是整治民间资本的力量,然后把资本和产业转移给国家,壮大国家的力量。

 

其二是普京的反垄断。

 

普京刚做总统的时候,俄罗斯有别列佐夫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等七大寡头,垄断了俄罗斯的金融、传媒、石油等最赚钱的行业。到1999年底,俄罗斯寡头控制了60%以上的国家经济。

 

别列佐夫斯基曾说,如果我愿意,可以让一只猴子做总统。相比之下,普京显得势单力薄。

 

不过俄罗斯七大寡头的屁股也不干净,而普京挟车臣战争之威,赢得俄罗斯的民心,身边又有一批克格勃和军队的小伙伴,也能和寡头们较量一番。

 

普京竞选时说,要让寡头阶层彻底消失。

 

所以上位不久,普京便以侵占国家资产的名义拘捕古辛斯基,以洗钱和欺诈的名义指控别列佐夫斯基,逼二人出国避难,然后在机场抓捕霍多尔科夫斯基,将其麾下的尤甘斯克石油天然气公司,低价卖给俄罗斯石油公司。

 

而俄罗斯石油公司的领导人,就是普京的小伙伴谢钦。

 

负责给俄罗斯石油、俄气提供出口服务的贡沃尔公司,总裁是普京的克格勃同事季姆琴科。

 

号称普京钱袋子的俄罗斯银行,董事局主席是科尔瓦丘克,也是普京在圣彼得堡时候的老朋友。

 

所以普京的反垄断并不是真的反垄断,而是把垄断寡头的利益,重新分配给自己的私人亲信

 

只要普京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

 

其三是美国的反垄断。

 

1929年10月24日,美国股市崩溃,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数百亿美元在华尔街蒸发,由于很多银行用储蓄参与股市投机,导致无数美国人的毕生积蓄化为乌有。

 

这件事错在存款和投行同时经营的大银行。

 

4年后罗斯福总统上任,签定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规定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分开经营,商业银行不能用储蓄投机,投资银行不能接受存款。

 

因为《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推行,大通银行和花旗银行被迫拆分,经营百年的摩根公司被分成两部分。

 

J·P·摩根转型为商业银行,并且在2000年和大通曼哈顿银行合并,成为摩根大通。公司合伙人史丹利则带着债权部的人离开,成立摩根士丹利。

 

曾经呼风唤雨的金钱托拉斯,被法案斩于马下。

 

美国的反垄断,属于政府以强硬手段推动法律,逼迫垄断公司拆分重组,让他们没有能力和政府对抗

 

用中国的话说,也叫众建诸侯少其力。

 

 

4

 

 

中国以后的反垄断之路,我个人觉得,应该是汉武帝式和美国式结合起来操作,毕竟十四五的《建议》都说了:

 

“毫不动摇巩固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发挥国有经济的战略支撑作用。

 

普京那套太秀了,不适合中国的国情。

 

现在回到前文,再来看国家强调的三句话,风向非常明显。

 

移动互联网是好东西,彻底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但是资本和平台绝对不允许垄断,国家会用强力手段,把资本约束在可控的范围内,和人民、政府一起形成新型举国体制,一举一动都要听指挥。

 

要新型举国体制做什么呢?

 

当然是努力科技创新,将来出国赚别人的钱,别总想着在中国的基本盘里内卷到死。

 

所以资本和垄断公司的未来,便是和国家绑定在一起,出海开疆拓土,一起走向星辰大海

 

谁要是继续盘剥小民的生计,那真的是逆时代潮流而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历史车轮碾压了。

 

毛主席在48年前就预言了,他们懂什么资本主义。

 

既然中国不适合资本主义,就努力建设社会主义吧,这才是资本和垄断公司的唯一出路。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110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