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西方这句话坑了30年,好在俄军还是回过味来了

作者: 晓华哥

本文转载自: 华语智库(ID:huayujunshi)

俄军被“军队非政治化”整整蒙骗了30年,现在终于醒悟,这么多年搞错了!

2019年5月15日,俄国防部副部长兼刚成立不久的俄联邦武装力量军事政治总局局长安德烈·卡尔塔波洛夫上将在俄《军工信使报》(俄军工企业行业报)发文,在回顾俄军政治机关走过的百年路程后由衷地感慨:“时光荏苒,现已一清二楚:实行军队非政治化绝对是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因为武装力量不仅是军事暴力工具,更是强大的政治工具。”这是近30年来俄军主管高官首次公开承认,俄军这么多年来搞非政治化是个错误。同年12月20日,俄军报(《红星报》)刊发了安德烈·卡尔塔波洛夫上将答该报记者问。卡尔塔波洛夫再次对“军队可否置身政治之外”之问,通过官方媒体亮明观点,“可以完全负责任地说,军队不可能脱离政治。回顾伟大的军事理论家和历史学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的精辟论点就足够了:‘战争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实质上,军队本身就是政治工具。因此,武装力量根本不可能在这一领域之外存在。军人必须把了解内外政策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他们应该是国家政策的传播者,因为军队是国家的主要工具,是国家脊梁。那些不了解这一点的人,不会爱自己的祖国,更不会准备保卫祖国,不可能也更不应该呆在军队中。”“显而易见,今天假如没有提高军人政治觉悟的高效系统,遂行保障军事安全的任务将无从谈起。”

被西方这句话坑了30年,好在俄军还是回过味来了

卡尔塔波洛夫上将看望在叙利亚战场一线俄军官兵

这是俄军领导层的觉醒。

俄军的“非政治化”最早可追溯到苏联解体的前夕,伴随着“军队非党化”“军队国家化”进程而展开。托洛斯基曾经说过,军队是党灌输其坚强意志、自我牺牲精神和纪律的学校。戈尔巴乔夫推行“新思维”与政治体制改革,总统制与多党制,从思想上组织上逐步削弱、剥夺苏共对包括军队在内的整个社会组织、团体的领导地位,苏军总政治部被由苏共中央在苏军中的一个部转变为总统办公厅与苏联人代表大会控制。苏联社会、苏军内部也掀起了质疑政治机关作用、取缔政治机关、大批军官纷纷退党的浪潮,直至发展到军队取消苏共的一切活动。苏联解体后,叶利钦领导的俄罗斯又进一步深化了“军队非政治化”的成果。

“军队非政治化”的核心就是主张军队必须始终同政治分开,不介入政治,不代表或支持任何一种政治观点或任何一个政治党派。目的就是割裂军队与政治的关系。这是美西方蛊惑人心的一种错误思潮,因披着“自由、民主”的华丽外衣,该论调具有相当的迷惑性、欺骗性。“军队非政治化”是一剂毒药与迷魂汤,让军人在大事大非甚至政权生死存亡面前,无所适从、麻木不仁、无动于衷。俄军在这个问题上可没少吃苦头、跌跟头。1998年,曾任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的威廉·奥多姆撰写的《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Military》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2014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引进并组织翻译出版了这本书,书名译为《苏联军队的瓦解》。奥多姆为写这本书,采访过许多苏联军官、党的领导人和政府官员。他坦承,他对苏联解体并不感到难过,但“确实同情这些职业军人,他们目睹了苏联政权在自己身边崩溃,并对自己的职责是什么,自己应该效忠于谁这些问题很迷茫。”他作为一名职业军人,认为这从某种意义上说,“同战争一样可怕。”他在书中写道:苏联军队不是被入侵的敌军消灭的,它也没有企图从苏共及苏维埃手中夺权,它甚至没有为维护自身生存而孤注一掷。它也未曾向别国发动战争,以便团结国内民众来支持摇摇欲坠的政权。它手中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核武器,却从没有威胁过要使用它。相反,苏军只是在埋怨不休、没有采取任何积极的行动,“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而继苏联之后,俄军彻底开启了“非政治化”的运行模式,结果一系列军事行动因缺乏明确信念目标、士气低落、战斗力差而屡屡受挫,社会形象大打折扣,俄军不得不深刻反思,教训极其深刻。

如今,好在一番折腾之后,俄军终于自我清醒过来了。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342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